65.苏先生回来了/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老顾病房里的时候,没想到李欣乔这个丫头也在,坐在小钢琴家后妈身边规规矩矩的,也没拿出手机玩。

可能她被小钢琴家后妈严厉的批评过,也可能她终究不过是一个20岁左右的小姑娘,犯了这么大的事,心底还是有些余悸的。

但了解她的我知道,她这规矩也不过一瞬间,等出了病房又回到以前的模样,骄横跋扈,无法无天。

她见我进来,眼神也没有甩一个,我也不在意的将水果放在病床旁。

我问老顾说:“今天怎么样?”

小钢琴家后妈将我买的水果取了几个到病房里的卫生间去洗净。

“挺好的,过几天就应该可以出院了,你别担心。”老顾笑呵呵的,还将腿拍了一下给我看,说:“很结实。”

我无语的看他一眼,这时候小钢琴家后妈过来将水果给我们一人递了一个。

我接过来拿在手上叮嘱老顾说:“爸,这么多天你就住在医院,等腿好利索了再出院。”

听我这样说,李欣乔忍不住的插了一句说:“现在住院多贵去了。”

我一愣看向老顾,他沉默的瞳孔里是灰败的颜色,很自责。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小钢琴家后妈冷着一张脸,将李欣乔手上吃了一口的苹果抽出来放在桌上说:“这苹果也贵,你吃它做什么?”

李欣乔瞪我一眼识趣的闭嘴。

小钢琴家后妈很少说这样的话,想来是心底真的生气,也心疼老顾。

其实李欣乔说的话更深一层意思,我们心里都明白。

这个住院费是小钢琴家后妈在掏,李欣乔的心底认为这钱以后都是她的,却给我和老顾败了这么多。

她心里不舒服,堵的慌。

其实从李欣乔的角度上来考虑,她这样的想法是没有错的。

在她眼中,我们都是外人,用她家里的钱,她心底很难受。

没有谁愿意看着自己未来要继承的财产,被别人一点一点的花费。

气氛有些尴尬,我心底有些难过的出声说:“爸,倾年听说你生病了,心里很担心,昨天他说回来的时候过来看你。而且明天我也要领工资了,医药费的钱你别担心,好生养病。”

小钢琴家后妈听我这样对老顾说,脸色着急,连忙的对我解释道:“小希,欣欣不是这个意思,你……”

“我是这个意思。”李欣乔看着她妈妈,一脸倔强的说:“你知道顾希昨天说什么吗?她说她以后和我老死不相往来,你看看她说的话,凭什么我们家要一个劲的给她用钱。”

小钢琴家后妈吼道:“你闭嘴!”

她少有的生气,娇小的身体气的瑟瑟发抖,苍白着脸看着李欣乔。

李欣乔这下脾气是执拗起来了,几头牛都拉不回来,她扯着声音说:“我凭什么闭嘴?你再这样执迷不悟下去,再给他们两个拖油瓶用钱,我去找我爸,找我奶奶爷爷,找我姥爷姥姥,让他们来责问你,看看你这么多年为了他们两个干了一些什么蠢事!”

李欣乔搬出了她的全家来压小钢琴家后妈。

小钢琴家后妈生气的伸出手想打她,但是想起什么一样手顿在半空。

“你想打我是吗?呵呵,妈我现在就去找我的爸,我以后和他一起生活。还有那个房子是我的名字,是你和我爸当初离婚的时候,写的我的名字,现在我不允许他们再住在里面!不然我让我爸打官司,当着所有人的面赶他们出去。”

李欣乔说完这一噼里啪啦,脚步飞快的跑了出去,留下我们众人。

留下各自尴尬的三人。

小钢琴家后妈气的坐在病床上,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眼圈红红的,却一直强自忍着。

老顾也低着头,很不知所措。

其实李欣乔很少说过这些话,说将我们赶出去也是第一次。

她说的没错,这个房子自始至终写的是李欣乔的名字。

只是这么多年都当她是小孩子,从来没有想过会提到房产的问题。

我觉得自己留下来尴尬。

我还是先离开等他们两个互相安慰。

我待下来有点多余。

我出声打破一丝尴尬说:“爸,她说的是气话,你别放在心上。明天我再来看你,先走了。”

老顾现在也没有多少心情,点点头憔悴的吩咐一句:“路上小心。”

我从病房里出来后,去一楼挂号。

心情虽然被李欣乔堵的特别难受,但是检查身体这事不能再耽搁。

我要解开赵郅给我留下的疑惑。

长这么大我还从来没有这样仔细的做过全身检查。

等结果出来也是两个小时后,我拿着片子去找医生。

医生挺年轻的,三十岁左右的样子,很儒雅。

他看了片子半天,才对我说:“这片子没什么问题,你放心。”

没什么问题?!

那赵郅为什么要让我来检查?

我不确定的问医生说:“真的什么问题也没有吗?”

“你想要让自己有什么问题?”

医生冷着脸反问我这么一句。

看他脸色不好,我也没有再多问什么,拿着片子离开回。

在医院门口我又遇到了四表哥,他正在和一个女孩子说着什么。

我从他背后绕过偷偷的离去。

下午的时候处理了一些天成的事,也去警察局看了一些进展。

陈国这个嫌疑犯明明看上去贪生怕死的很,但牙齿咬的绑紧。

就是不松口。

一个劲的说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潘队说他就像失忆了一样,记不起案发当天的情况。

选择性的失忆了。

我心里惊讶,选择性失忆?!这到底是因为什么而造成?

我最近生活的很累,有被从前困扰的,也有最近发生的事多而心累。

苏倾年明天才回来,家里就我一个人。

我在外面吃了晚饭才回公寓的。

苏倾年离开的这一周公寓里都是冷冷清清的。

没有熟悉的声音同我说话,也没有熟悉的胸膛拥抱我。

我叹息一声,洗了澡爬上床看了一会电视,就睡觉了。

第二天我在检察院的时候,才想起昨天我对老顾说的。

我让他别担心今天会发工资。

发了工资就给他交住院费。

可是我自己清楚的明白,我今天不发工资。

而且苏倾年的银行卡还在挂失中,里面的钱根本动不到。

当时只是不想让老顾太跌面子,不想让他心里太难受。

但事到临头的时候我又没有办法。

就在我苦恼这个问题的时候,苏倾年给我打电话过来了。

他直接吩咐我说:“来机场接我。”

我按捺住心中的惊喜,平静的问他:“到了吗?可是我还在上班,要不你自己打车回家?”

“苏太太,想要礼物吗?”

他丢下这句就挂了电话,我心底喜悦,假装淡定的到车库去。

在路上等红绿灯的时候,我给董佛发了一个短信说:“替学姐打一下掩护,学姐去外面办点事。”

董佛消息很快,一个OK的手势过来,还不忘添加一句:“什么大事?”

我偷偷的笑了笑,就不告诉她。

到了机场的时候,我将车停到指定的位置,到出口附近等苏倾年。

可是半个小时也没有见到他的身影,眼看这里面的人都要走光了。

飞机上不能打电话,说明他之前就到这里了。

刚想起这回事,身后就渡过冷冽的气息。

我被一个人拥在了怀里,他用自己的大衣包裹住我,双手放在我腰上。

我异常清楚的熟悉这个气息。

这是属于那个男人的,此刻我的心跳有点快,脸很烫。

不过短短一周多的时间,感觉过了很久一样,止不住的思念。

我想转过头,却被人用脑袋抵住。

他的头放在我肩膀上,说话的浅浅呼吸也落在我脸上,痒痒的。

他嗓音冷艳魅惑的说:“苏太太,这么久不见想我没?”

我直言道:“想。”

我和他之间的甜言蜜语,他说的不一定是真话,但我一定不是假话。

闻言他将我从他的大衣里捞出来,将我转了一个身面对面的站着。

他依旧是一个英俊的男人,目光里点点魅惑,像狐狸一样勾着人的心魄。

还弯着唇角,含着笑看着我。

他懂得怎么让我妥协,也懂得我对他一直都把持不住。

苏倾年见我目光有些恍然,他低笑了一声伸手摸了摸我的脑袋说:“瞧你这模样,该收神了。”

我不好意思看他,低下头故作凶巴巴道:“不准打趣我。”

闻言他轻笑了一声,忽而伸手攀着我的肩膀,搂着我向机场外面走去。

坐在车上,我似想起什么一样,朝着他开口说:“苏先生,礼物呢?”

“我不是吗?”

苏倾年修长的双手放在方向盘上,回我的话回的特别的顺溜,也回的理所当然。

“你这是骗人!”

其实他说的没错,他就是礼物。

但我不能表现出特别高兴的模样,不能让他太过嘚瑟。

“呵。”苏倾年笑了笑,偏头看了我一眼,低声问::“你想要什么?”

“我自己要多没意思?”

我丧气的瘫坐在副驾驶上,苏倾年见我这样,妥协道:“要不等会你网购一个,我帮你付钱成不?”

我嗤笑一声,偏过头看着他,无所谓笑笑说:“我不要了。”

苏倾年勾了勾唇,沉默。

等到半路的时候,他问我说:“你现在还要回检察院?”

我摇摇头,解释说:“下午回去,我现在要去医院看老顾,你去不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