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苏倾年不高兴。/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年前天说过,等他回来就去医院看老顾。

所以他肯定会去,这个问题我也是白问的。

苏倾年将车停在医院外面的超市附近,和我一起进去买了一些水果。

我昨天刚买了那么多,老顾他们也吃不过来。

只是这是苏倾年的心意。

医院外面有卖花的,苏倾年拉住我的手问:“要不要买一束鲜花?”

花贵也不实用,我摇摇头说:“老顾对这些不感兴趣,买点水果就行。”

苏倾年没有听我这话,而是自己挑选了一束开的比较好的花给了钱。

我郁闷,他都自己决定了,那他刚刚为什么要问我?

老顾今天看见苏倾年来,有些不知所措说:“倾年怎么来了?”

老顾有些紧张,毕竟这个女婿出奇的好,感觉捡的莫名其妙的。

我想老顾和我一样,有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

“岳父,小希说你生病了,我今天刚从外地回来,过来看看你。”

苏倾年特别的会说话,在我长辈面前给足了他们面子,一点也没有甩脸色。

给足他们面子,就是给我面子。

这一点,苏倾年做的很周全。

“你昨天买了那么多水果?怎么又买了这么多?不是浪费钱吗?”

小钢琴家后妈连忙从苏倾年手上接过水果,招呼我们坐下。

苏倾年坐在病床旁边,耐心的听老顾说话,也没有什么重要的。

就是唠叨一些家常,说一些琐事。

他表现的很有耐心,在问到家里情况的时候,苏倾年也认真的说:“家里做一些生意,有一个妹妹出嫁了,父母常年不在家里,有时间就带顾希回去。”

苏倾年认真聆听和回答的模样,让他离我的心更近了一步。

他和赵郅不一样。

赵郅面对老顾的时候,说了几句就说不下去了。

两人坐在一起也经常沉默相对。

我怕苏倾年无聊,连忙找了一个借口拉着他离开这里。

在医院门口的时候,苏倾年伸手取下自己脖子上的黑色毛线围巾拢在我身上,还细心的伸手替我拂了拂头发丝上的雪花。

我一直看着他,目光很专注。

他被我这样盯着,伸手弹了一下我的额头,语调清朗说:“几个小时了还没有看够?”

我摇头抱着他的手臂,笑道:“这么好看的先生,自然想多看几眼。”

“油嘴滑舌,口腹蜜剑。”

苏倾年下了这样的评论。

我欢笑道说:“哪有,我是真心的,对了我爸刚刚问你家里的事,你别往心里去,他就是想了解你。”

“我为什么往心里去?”

苏倾年和我一同往医院的停车库去,听到这个话他反问我一句。

表情显得有些疑惑和不解。

“我们是合约婚姻,按理说我不应该侵犯你的隐私,这么久你都没说你的家庭,肯定是你心里不愿。我爸刚才问你也只是随口一说,你别在意。”

苏倾年突然将我的手从他的臂弯里拿出来,他目光淡漠的看着我半晌,许久才压低声音问:“你觉得是我不愿说家里的事?”

“难道不是?”

这么久他都没有提过家里,我连他住在哪里的都不知道。

这一直都是我心里的结,他出现的太神秘。

闻言苏倾年皱着眉头,目光疏离了许多,转身丢下我一个人走在前面。

我连忙小跑几步跟上去。

即使在后知后觉,我也知道苏倾年生气了。

我连忙讨好的问:“苏倾年,你怎么莫名其妙的不高兴了?”

苏倾年沉默,走在我前面的背影异常的高大挺拔,也异常的遥不可及。

我在这一刻有心酸,好像有些事在心中翻腾,却具体抓不住什么。

苏倾年先坐上车,他发动车的时候我连忙打开门进去坐着。

我刚拴好安全带,苏倾年就开着车离开这里。

一言不发。

他今天刚回来,却莫名其妙的开始生气,我心底有些委屈。

“苏倾年你在生气?”

我仔细的想着刚刚我们两个之间的话,我并没有说错什么。

“顾希。”苏倾年喊我名字顿住,等过了二十秒的时候又说:“我们结婚的初衷,你记得很好,就这样下去。”

就这样下去?两人一直这样相处。

我突然有些疲倦的嗯了一声,今天是我26岁的生日,却突然高兴不起来。

苏倾年他不记得我生日。

还冲我生气。

他刚刚就是在生气,现在也是,一言不发的送我到检察院。

然后招呼也不打一声就离开。

我失望的进了检察院,宋言看见我连忙招呼我说:“顾大美女,你运气真好,总检刚刚通知开会,现在我们过去吧,不然等会挨骂。”

突然开会?

我连忙问:“关于什么的?”

“听说是天成的,就你和董检两个组开会,讨论一下进展。”

还喊董检,这宋言同学真当我不知道他做过什么。

宋言解释道,然后将手中的资料分给我一份,说:“总检刚刚走在我前面的,我们赶快进去吧。”

我将他递过来的资料抱在怀里,摇摇头不去想刚才发生的事。

天成的案子,除了海外正在追捕的两个人。

有了新的线索。

从陈国的家里,查到另一些证据,洗钱的一些渠道。

他们通过不同的账户,利用互联网转到美国一个叫做玫瑰的账户里。

银行卡一般都是实名记载,但是查到国外那个玫瑰的人,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

她账户里的钱已经在前几日被转走。

线索到这又断了。

上面今早突然给施压了,月底之前一定要有实质性的进展。

实质性的进展,至少锁定嫌疑犯。

但是目前逃脱的两个好像不是什么大人物,只是天成集团上面的领导。

宋之琛等大家说完,他才冷静的出声说:“天成只是北京颐元总部公司的一个分公司,苗头应该在上面。等下周一的时候,派顾检察官去北京出差,查一查颐元的案子。”

天成总部在北京,名字叫颐元,这我知道。

但是这城市的案子突然牵扯到首都。

而且他突然派我出去出差……

我心底惊讶,目光连忙看向他。

宋之琛的手中拿着一支黑色的钢笔,衬的他的手骨异常的白皙修长。

他为什么突然让我去北京。

他明明知道……

散会之后,我心中一直不安,宋之琛突然把我推向了过去。

推向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整个下午我一直都在想这个事。

快下班的时候,宋言突然打开办公室门从外面进来说:“顾大美女,总检喊你去一下。”

宋之琛喊我过去,我也没有犹豫,立马起身去他的办公室了。

我也有一些问题想问问他。

我打开门进去的时候,宋之琛将手插在西装裤里,背对着我看向窗外的。

窗外下着小雪,稀疏的飘落。

听见后面的动静,宋之琛突然转过头来,目光清浅的看着我。

他弯了弯唇说:“九九,生日快乐。”

他记得,宋之琛记得我的生日。

我眼圈突然酸了起来,颤着声音问他道:“宋之琛,你曾经说过我连那么一点时间都等不住,这是什么意思?”

闻言他表情有些错愕,棱角分明的脸上显示着惊讶。

宋之琛忽而向我走了几步,沉着声音问我道:“九九你记起了什么?”

我摇头,我什么也没有记起来。

“我收到一封信,是曾经的自己寄给26岁的我的,可是信上并没有清晰的记载着什么,还有小哥哥是谁?”

我对他解释,宋之琛却忽而笑了出来说:“曾经写信的时候记着我的吗?九九你心中将我和他都当做重要的人吗?”

“他是谁?”我颤着声音,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问:“小哥哥是谁?”

这才是我想知道的答案。

为什么我的心会这么痛?

想到这几个字就痛苦的不行。

宋之琛伸手摸上我的脸,他的手指刚刚触碰到我,我连忙后退几步。

他也不觉得尴尬,收回手转移问题说:“我认识你的时候,也是在这个月份,那时候你刚来北京实习,不懂规矩。办公室里就有一些人为难你,但是你傻呵呵的感受不出来,还将她们当做好朋友,热情的给她们跑腿。”

宋之琛突然讲起了过去。

“而刚好有一次被我撞见,我批评了她们,你感谢我要请我吃饭。当时我就想这个姑娘怎么这么单纯?别人不过顺手帮她,她就要掏出自己为数不多的工资请别人吃饭?吃饭的时候你告诉我曾经我们是一个学校的,你说你是我的隔壁同学,可是九九,有一件事我没有告诉你,曾经我也是你的隔壁同学。以前不知道怎么和你套近乎,就假装淡定的让你给我递资料。”

曾经这样的事是有过几次,他一直喊的我同学。

我以为宋之琛不记得我。

没想到他一直记得,难道那时候?

宋之琛见我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向我走近几步,又道:“曾经你说你喜欢我,可是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你就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

宋之琛声音忽而悲凉道:“九九只是两个月而已,我就失去了你六年的时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