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他替我分析?/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20岁不到的顾希在信里写着——

她到北京六个月,和小哥哥认识四个月,但在一起却三个月。

和那个小哥哥认识一个月的时间两人就快速的拍拖。

也就是到北京差不多两个多月的时间,她就和另一个男人交往。

而在此之前,她却喜欢宋之琛。

宋之琛的神情忽而难过起来,窗外的雪忽然大了起来。

这时候我的手机也响了起来,我拿出来看了眼。

是苏倾年的电话。

中午他还在生气,可是现在他却突然打电话过来,他什么意思?

我手心捏着电话也不知该接还是不该接。

宋之琛看见我的神情,猜测道:“是苏先生打来的?”

宋之琛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正常夫妻对方过生日的时候,另一半都会有所表示。

而现在又是下班的点,能打来电话的人是谁基本能确定。

这是聪明的宋之琛分析的。

而苏倾年不会表示,他不记得今天是我的生日。

回来这么久,苏倾年提都没有提这事。

但是宋之琛猜的没错,是苏倾年打来的。

“接吧。”

他刚说了这句话,我立马按了挂断,伸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我好像在他面前一直都爱哭。

宋之琛他看上去很难过,而我看上去也一点都不开心。

宋之琛见我利索的挂了电话,他勾唇道:“九九,你想知道过去是不是?那我派你去北京,到时候我带你去两个地方,见一见你曾经生活的地方。”

我急切问:“你会告诉我所有?”

“不会,现在不是时机,我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是我会护着你。”

宋之琛这话莫名其妙,我抓住重点问:“他是谁?”

“他啊,是季洛的朋友,是我的朋友,也是你的朋友,是我们共同的朋友,但是这也只是曾经而已。”

只是曾经而已,我们现在几个人的关系已经支离破碎。

就连季洛打电话也说,从我忘了她和宋之琛开始,我们就不是朋友了。

失去记忆非我所愿。

而我的经历被抹杀过,这是最大的疑点。

也是最令我恐惧之处的地方。

“宋之琛如若我们曾经关系真的很好,那么你告诉小哥哥是谁好吗?”

我真的很想知道这个问题。

宋之琛却沉默了,他转身从桌上拿过一个盒子,当着我的面拆开。

里面是一个银色的手镯。

手镯上面镶嵌着很多晶莹的珠宝。

宋之琛伸出手拿起我的手替我戴上,轻声说:“九九生日快乐,即使现在陪伴在你身边的不是我,那又如何?六年前没有守住你是我的错,六年后即使身份各异,我都不想你再受苦。”

他嗓音低沉,认真。说的话的确能让很多女孩子感动。

但我不想听他说这些,我看着他眸子着急道:“我结婚了,宋之琛你不要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明明我都不记得你,你也一直不肯告诉我曾经。你这样究竟是为什么?我还在想要不要相信你说的话。”

我突然爆发推开宋之琛,将手中的手镯扯下来,可是没有用。

“那是密码手镯。”宋之琛突然将我抱在怀里,宽大的手掌按住我的脑袋死扣在他胸膛上,他嗓音难过的说:“九九我知道你难过,我知道你迷茫,可是我现在告诉你,你就会失去现在拥有的一切。你就会发现你所有期待的都是一场梦。”

我在期待什么?!

“我只是想知道那个小哥哥是谁?”

那个念起来就让我难过的三个字。

我趴在宋之琛怀里默默的留下眼泪,我很难过。

心里像无数个小虫子钻咬一样,难受的不行。

宋之琛。这个过去唯一和我有些联系的人。

他明明知道我曾经的一切,却总不肯告诉我。

他不肯替我解惑。

“对不起,九九。”

我从宋之琛办公室里面出来,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

我以后要避免和他见面。

每次见面都会被弄哭,明明我不是那么脆弱的人,可是未知让我恐惧。

在办公室里宋言看我心情不好,也没有来打扰我,自己识趣的在外面办公室。

我用纸巾擦了擦自己红了的眼眶,看着手腕上这个手镯。

仔细看上面还有两个字母:JJ。

九九。

宋之琛明明知道,可是却一直一直都隐瞒着我。

他以前说的那个……以后不知道的事他都讲给我听,都是骗人的。

宋之琛说他不知道他要做什么,那个他究竟是谁?

他还说我知道以前的事,就会对现在的生活失去期望。

这都是些什么个意思?!

这个时候手机又响了起来,是苏倾年打过来的。

我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接起这个电话。

对方厉声道:“顾希,你胆儿肥了,竟然敢挂我的电话。”

“苏倾年,中午你为什么生我气?”

我想问他,所以就问出来了。

“我没有生你的气。”苏倾年一愣,可能没有想到我问这个,他顿了顿解释说:“我在生自己的气。”

为什么要生自己的气?

“苏倾年今天是我26岁的生日。”

“所以……”

“可是我好难过,我真的特别的难过,我的心被堵着的,我害怕。”

我的心底产生了一种恐惧。

有的人极力的隐瞒着我一些事。

不仅仅是宋之琛,就连季洛给我打电话也是劈头盖脸的。

却没有告诉过我发生过什么,而是怪我忘了他们。

苏倾年镇定自若的声音传来问:“你现在在哪里?”

“检察院。”

挂了电话二十分钟不到,苏倾年就给我打电话,直接吩咐:“下来。”

我穿好检察院发的黑色大衣,然后拿着黑色的挎包下楼。

在楼下远远的看见苏倾年和萧炎焱站在一块,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

等我走近的时候,苏倾年对萧炎焱点点头,然后迈开长腿向我走近。

他穿着修身的大衣,露出修长的脖子,加上漫不经心的神情。

又魅惑了我的心。

“走吧。”苏倾年过来伸出手替我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这还是他中午给我围上的。

苏倾年拉着我出声问我说:“今天发生什么了?”

我刚刚给他说我很难过,可是萧炎焱在一旁,我淡定的笑笑说:“没有发生什么事。”

“萧检,我先回家了。”

大家都是同事,互相打招呼只是一种客套。

萧炎焱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苏倾年,点头说:“我也回去了。”

她今天不加班真是稀奇。

在车上的时候,苏倾年问我道:“顾希,你今天在难过什么?”

难过什么?要告诉他么?!

可是我现在没有谁可以倾诉了。

我偏过头看着他道:“苏倾年我前天收到一封信。”

苏倾年淡定自若,也顺着我的话接下去问:“哦?什么信?”

“20岁不到的顾希寄给现在的我的信,信是从北京寄过来的。”

车速突然慢了下来,苏倾年声音略有些疑惑问:“什么信?”

苏倾年的声音有微微的紧张,我略有些好奇,但也没有多想。

他想问信里面什么内容。

“里面没有记载什么,苏倾年你说的对,我的确忘了自己曾经喜欢的人。”

苏倾年问:“那么你忘记了谁?”

“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他是谁,没有人告诉我。可是我心里就像被什么堵着的一样,我想知道又害怕知道,我心里忐忑不安。”

“那封信,回去给我看一看,说不定我能替你分析分析。”

苏倾年现在特别的深明大义,也特别的理解人。

他听说我曾经有喜欢的人,居然也没有生气。

对他这种占有欲很强的男人,简直是一种奇迹。

我和苏倾年的关系有点莫名其妙。

他中午可以不搭理人。

但是过不久,他就会主动联系起来。

真是一个奇怪的人。

回了桓台小区的时候,苏倾年将车停在小区路边就带我上楼。

在此之前我见他这样拉住他的胳膊说:“车停在这里不好的,停到车库去吧。”

“没事,等会让物业的人帮我们停一下,我们回去。”

物业的停一下?

苏倾年的面子这么大?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他那时候口气狂妄是有资本的。

因为桓台小区是他家修的。

苏倾年带我回了公寓,他进房间的第一时间就是问我道:“那封信在哪里?”

语调有些急迫。

我一愣,可能他自己也意识到了,又慢悠悠的平静说:“帮你这个蠢东西分析分析,我这智商可不比你差。”

我知道他聪明,但是他这话说的我一点都不高兴。

我不是蠢东西。

我白他一眼,噔噔的跑到自己的房间,站在衣柜门前犹豫了许久。

苏倾年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安抚说:“顾希,你已经看过了,没有什么好怕的。”

他知道我怕这寥寥数语的一封信。

两天过去,我还是不想去接触这个。

我咬了咬牙,伸手打开衣柜门,把最底层的抽屉打开。

将信封取了出来递给苏倾年。

苏倾年敛着眸子从我手中接过去。

他没有第一时间打开。

而是伸手摸了摸我的脸,又用了点力捏了捏,嗓音安抚的说:“别怕,我在。”

他这简单的四个字。

让我的心奇迹般的安静下来。

他果然是一个神奇的人。

我对他说:“苏倾年,我现在强烈的想知道以前的事。”

“想知道就行了,能不能知道就顺其自然。总有一天该你知道的,你一点都不会忘记,所以别多想。”

他这安慰人的套路也是绝了。

苏倾年将我的信放在自己大衣里,突然又不着急的说道:“先吃晚饭吧,晚上看了告诉你我的想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