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顾希,生日快乐/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以为苏倾年现在要打开这封信,没想到他只是收在自己的大衣兜里。

那他刚刚让我立马拿出来做什么?

虽然好奇,但我也没有多问。

我问他道:“晚上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

苏倾年目光清凉的看着我,被他这样盯着,我还是下意识的偏过头绕过他,走出房间说:“吃什么都行,做饭的阿姨没有过来,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顾希,今天是你生日。”苏倾年突然说了这么一句,我转过头看着他,他的神情有微微的恍惚。

“是啊,怎么?”

“我们出去吃饭吧。”

苏倾年说的话一般都是一个决定。

当我坐着他的车来到上次那栋海景别墅的时候,心中满是惊讶。

别墅前面的海滩上都插满了灯光柱,就连附近的榆树上面也连着五彩的灯光串,照耀着远处的海浪很漂亮。

而且海滩上还有镂空的白色摇椅,很巨大,当真是面朝大海。

我从没有想过,苏倾年会做这些,他可能看我神情有些惊讶,伸手搂着我的肩膀解释说:“下午你说是你的生日,我就安排人做了这些。”

我感动问:“你是特意为我弄得?”

此刻我心里很甜蜜。

“苏太太生日,作为先生的我没有一点表示,那也太失败了。”

苏倾年挑着眉微微低头看着我,眸子里灼灼光芒随着附近的灯光,一同落入了我的眼里,晃了我的心。

我真诚的感谢道说:“谢谢你苏先生,谢谢你做的这些。”

在我以往的人生里,即使和赵郅生活了六年,他也没有做过如此浪漫的事。

第一个他觉得花钱。

第二个他觉得浪费,所以这样的浪漫我是第一次经历。

苏倾年听到我感谢,语气愉悦的说:“听你这小东西这么真诚的说一声谢谢,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我抱着他的胳膊,没有说话,他带我进了别墅里面。

里面有一张长条的白色桌子,桌上两头都摆着吃食,是西餐,还有造型优美的白色蜡烛,还有红酒,这场景像电视剧里那些烛光晚会一样。

“怎么这么浪漫?”

苏倾年没搭话,却绅士的替我拉开椅子,然后按住我肩膀迫使我坐下。

我瞪了他一眼,被他看见,他好笑的勾着手指刮了刮我额头,打趣道:“在对谁不满呢?”

说完这句话,他拿过桌上的红酒给我倒了杯。

随后到另一方伸手脱下自己外面的大衣放在一旁,坐下。

面对面看着,直到这时候我才发现,苏倾年下午换了一身衣服。

他穿着正装,黑色的西装白色的衬衫,露出一小截手腕,很修长。

他是个长身长手的人,所以做什么事看上去都显得优雅,沉稳。

又被受到魅惑,我微微的低着头看着餐盘里的牛排,散发着香味。

被这么一勾引,也真的饿了。

正打算动手的时候,苏倾年的声音通过长桌传来,他说:“顾希,我们认识有……有两个月了吧。”

是的,快两个月了。

我点头说:“再过几天就两个月了。”

“那你觉得我是怎么样的人?”

苏倾年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既然他问了,我还是给出答案说:“怎么?我觉得你挺好的。”

“没怎么,我就是好奇在苏太太的眼中,我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罢了。没想到她只是给我一个挺好的评价。”

听他这样讲,我好奇问苏倾年说:“那我要怎么评价你?”

“这样就很好。”苏倾年端起桌上的红酒,唇瓣抿了抿道:“评价很高。”

苏倾年这话莫名其妙,我也没有再追问,他伸手朝我摇了摇手中的红酒杯,我秒懂的端起来和他空中碰了一杯。

我听见苏倾年嗓音低哑道:“顾希,26岁生日快乐。”

对,26岁生日快乐。

即使心中忐忑不安,恐惧交错,但是该高兴的时间就不要难过。

吃了饭以后,苏倾年带我去了海滩上。

我光着脚丫在海边踩水,他也没有出声阻止我。

而是自己坐在那个巨大的如同床一样的摇椅里,看着远处黑暗的大海。

我踩了一会海浪,觉得有些无聊,向苏倾年看过去,他正背着光芒隐藏在黑暗里,头的方向却落在我这边。

我跑过去爬到摇椅上去,将自己塞在他怀里,好奇的问:“怎么感觉你在出神,你刚刚在想什么?”

“哈。”苏倾年将我抱在怀里,头放在我肩膀上,感兴趣的问:“你当检察官当顺溜了吗?怎么总喜欢分析别人想什么?这么久你这胡思乱想的毛病一点都没变。”

我佩服的看着他问:“苏倾年,你怎么知道我爱在心里胡思乱想啊?”

我刚说完这话,感觉抱着自己的人身体一顿,不久他轻声解释说:“毕竟我是聪明的苏先生。”

苏倾年又在夸自己,但是他是真的聪明,很多事都想在前面的。

一点线索和句子,也能被他看透很多事。

真是一个可怕的男人。

苏倾年忽而伸手从自己的大衣里掏出一个红色的礼盒,放在我手心里说:“打开看看,这是你要的礼物。你说你要贵的,让我不要敷衍你。”

我拿着这个红色的礼盒打量着,说“我只是随口说说,这里面是什么?”

“是吗?我只记得中午某人没有见着礼物的时候,对我耍小脾气呢。”

苏倾年又不客气的戳破我。

我郁闷的打开这个礼盒,但是……我想了很多种结果,却没想到是这个。

这个类似20岁顾希寄给我的礼物,除了钻石吊坠的颜色,这两条项链的样式简直一模一样,如出一辙。

20岁顾希给我的是晶莹的,而这个砖石吊坠是粉红色的。

是缘分?还是……

我颤抖着手,将这个握在手心里,苏倾年见我这样,用自己的脸庞摩擦了一下我的脸颊,道:“不过是一个礼物,这么激动?”

他不知道,他不知道我为什么感到这样的惊讶。

苏倾年从我手中取走项链,伸手从后面替我戴在脖子上,用自己的手指在我的脖子上摩擦了半晌,痒痒的感觉。

冷风袭来,远处的一个海浪打过来,一月的气候冰冷刺骨,我下意识的抖了抖身子。

苏倾年像知道我怕冷一样,用手拿过一旁的被子拢在我身上。

“苏倾年,这个项链除了钻石颜色,和20岁的顾希送我的一模一样。”

我没有避讳的将这件事告诉他。

而那时候我不知道,自己就像是一个小丑。

在苏倾年面前一直自取其辱的搞笑。

听到我说这句话,苏倾年倒没有多大的震惊,只是反问我说:“那个项链被你收在什么地方?怎么刚刚没对我提过?”

他这样反问,我一愣解释说:“我以为不重要,就没有说。”

这时苏倾年从自己黑色的大衣里抽出那封他从下午就放在兜里的信。

而远处的天边像浓浓的墨汁渲染,黑色层层压来,我极力的将视线放在这片海滩上,寻求一点点光芒。

苏倾年修长的手指打开这封信,看了不过两分钟,他折起重新收起来。

我忐忑的问他道:“怎么样?你有什么发现没有?”

其实这封信看不出来什么,我也没有指望苏倾年能告诉我什么。

没想到,他沉声说:“顾希,没想到你还会给自己未来写这么一封信,如果真的想知道过去的事,你为什么不去问信上这个宋之琛。你如果真的想知道过去,在警局查一下宋之琛这人不就完了?”

我摇摇头说:“他不会告诉我?”

苏倾年下意识问:“谁?”

“宋之琛。”

突然苏倾年这一刻语气有些不好问:“难不成你们已经联系过了吗?”

“他现在是我的上司。”

“原来你们早就见过面了。”苏倾年突然说这么一句,然后又道:“很显然,你喜欢你那个小哥哥,但也只是曾经。”

季洛,宋之琛,都对我说过这么一句:但也只是曾经。

苏倾年也对我这样说,过去的事难道真的都是曾经了吗?

即使以后记起来什么,我过去认识的人都会成为曾经吗?

我还没有说什么,苏倾年声音低沉道:“两个月时间都等不住,傻子都知道宋之琛喜欢你,他在质问你,而顾希你当初是怎么回答的呢?我想你这个小哥哥可能不知道,在你们交往前的那两个月,你还和别的男人藕断丝连,感情上还有纠纷。”

苏倾年这话说是给我解释,但是却如同尖刀一样刺中我的心,我摇头一个劲说:“我不知道,这些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曾经的事,也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

而苏倾年潜意识里说我花心,因为我到北京不过几个月,就在两个男人身边转悠,即使最后选择了一个人。

但是这不能否认我曾纠结过。

当时我的真实想法是什么呢?

似乎想起什么一样,苏倾年突然伸手掐住我的下巴,而我一直躺在他的怀里的,此刻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眸子里暗沉的不行。

他压着声音问:“他对你做过什么没有?”

我的视线里有些躲闪:“没有。”

除了抱过我,他什么都没有做过。

但是在有丈夫的前提下,被别的男人抱着,这本来就是错误的。

我不能承认。

“顾希,我不傻。”

苏倾年声音突然冷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