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我知道小哥哥是谁了?/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聪明的苏倾年。

但是我知道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保持沉默,不去惹他的火点。

他见我这样,他也沉默下来,气氛突然尴尬起来,他虽然还抱着我,但是我能感受到他的冷漠。

再说他现在还掐着我的下巴,我们两个的视线还对望着。

他盯了半晌,突然松开我下了摇椅,到远处的海滩上坐下来。

他伸手从自己的黑色大衣里掏出一包东西,很快一点光芒从他指尖里亮起来。

苏倾年心情不好他在抽烟。

海风微微吹乱他一头的墨发,正在这个时候铃声响了起来。

这铃声打破了夜晚的安静。

苏倾年的手机落在这摇椅上面的,我取过来看见宝贝儿这个备注。

犹豫了一会,下了摇椅走到苏倾年身边将手机递给他说:“你的电话。”

苏倾年偏过头看了我半晌,直到手机铃声停止了,他才从我手中抽过手机,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滑动出那个号码,打回去了。

接电话的是个女声,我清楚的听见她说:“倾年,是我。”

苏倾年忽而柔声问:“你现在在苏家吗?”

“嗯,我陪锦云,他刚想给你打电话说一声晚安,看你不接电话,就下楼去找他奶奶去了。”

我也清晰的看见苏倾年忽而勾了勾唇,语气轻和道:“锦云那孩子喜欢你,今晚麻烦你了。”

“没事,我也想和他一起睡,而且他晚上睡觉又不折腾人,很规矩。”

对方的声音含着笑意,这声音隐隐有一些熟悉,一时之间我想不起来。

“嗯,早点休息。”

挂了电话之后,苏倾年不经意偏头看见我还站在他身边的,他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将手机扔在一旁,伸手将我拉向他的怀里,低头吻上来。

即使灯光很暗,即使远处天空如泼墨一般,我也清晰的看见苏倾年眼中浓浓的厌恶。

这种厌恶让我突然清醒,我连忙在他怀里挣扎,伸手使劲的推开他,瘫坐在沙滩上。

他见我这样,紧锁着眉头,语气不悦问:“顾希,你这是在做什么?”

“苏倾年你又是做什么?”

被我这样反问,苏倾年神情一愣。

我低头用自己的衣袖擦了擦自己的嘴唇,这上面还有他的气息。

和他接触是很愉悦的,只是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他刚给他那个宝贝儿说过话,凭什么现在就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和我亲热?

他的心到底有多大?

我想如果是以前,我不爱他的时候,我可以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和他接吻身体接触很顺其自然。

可是我现在感到一些恶心。

“你觉得我会做什么?”

在说话方面从未占过下风的男人,现在也只是轻飘飘的反问我一句。

而且他现在心情不好。

我想起刚刚的事,觉得更气,出声噼里啪啦道:“刚刚你只是怀疑宋之琛对我做过什么,就冷漠的对我给我发脾气,而现在你和你那个宝贝儿打电话,可想过我的感受?苏倾年人不能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我既然管不着你,那么你以后也不要多管我。”

我说了这么多话的下场,就是突然被苏倾年抱起来,扔进了海里。

一月份的海水冰冷刺骨,我滚在海里,被海水呛着咳嗽了好久。

我坐在海水里身体冻的瑟瑟发抖,瞪着苏倾年道:“苏倾年你这个疯子,你凭什么这么待我?”

“给你这蠢货醒醒脑子。”

他嗓音特别的冷漠,说完这句话就丢下我转身回了别墅。

给我留下一个冷酷的背影。

等他进去后,我才红着眼眶从海里爬起来,居然被人欺负成这样。

我他妈招谁惹谁了?

苏倾年凭什么这么对我?!

而且今天还是我生日,寿星最大不知道?

我现在也不想回别墅,可是身体冻得发抖,我连忙脱了外面厚重的冬装爬到摇椅上面去,用被子裹着自己,严严实实的。

而正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这个备注,现在让我有些抗拒。

但我还是接了起来,客气的问:“宋之琛,你有什么事?”

“九九,有一件事我想要告诉你。”

我略有些好奇问:“什么事?”

我的牙齿打着抖,塞在被子里这么久,还没有一丝的暖和。

宋之琛突然问我道:“九九,你的苏先生是叫苏倾年对吗?”

我上次对宋之琛提过苏倾年,我有些疑惑的说:“是,怎么了?”

“九九,其实我想告诉你的事,就是苏倾年是瞒着家里结婚的。”

我和苏倾年结婚,是瞒着家里的。

这个我知道,但是宋之琛是怎么知道的?

他似乎知道我的疑惑,解释说:“季洛的未婚夫,就是苏先生。”

我震惊的这劲还没有缓过来,宋之琛又说:“季洛现在还不知道你们结婚了,也就是说你和她之间,有点难说清了。”

我和季洛,始终和不好了。

“季洛告诉你的?”

季洛是我过去的朋友,我却对她没有一点印象,此刻我有些无措。

我抓住被子的手突然紧了起来,宋之琛的声音传来说:“九九,季洛今天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她说两家长辈决定新年后就办婚礼,她邀请我参加,她说起了苏倾年。我想这件事可以同你说一说。”

我终于想起刚刚那个电话为什么这么熟悉了,是季洛的声音。

她现在在苏家,和苏锦云在一起。

即使我再傻,我也知道苏锦云这小孩子是谁了!

是苏倾年的儿子!

不然他怎么会那么喜欢他?

不然他怎么听说他出事的时候就第一时间赶回北京去?

只是我一直被埋在鼓里而已。

宋之琛见我没有说话,轻声问我道:“九九,你难过吗?”

不,我不难过。

我没有必要难过,在结婚之前,苏倾年就已经对我说清了。

他没有爱,我也就没有爱。

没有爱,自然就不存在难过,也不存在互相欺骗,这个婚姻本来就是奢侈。

这个天上掉的馅饼,将我撑死了。

可是我心底还是难过……

“宋之琛,可是你也在骗我。”

对方半晌没有声音,我靠在摇椅上,看着远处深黑的大海,镇定的对他说:“你和季洛是朋友,不可能不知道她的未婚夫是苏倾年,从最开始你就在我面前装不认识苏倾年。你今天白天说的,季洛的朋友,你的朋友,我的朋友,而现在我知道了,指的就是苏倾年。宋之琛你是高估自己的能力,还是看不起我的智商?”

可能太冷,我的思维渐渐的清晰起来,我又说:“你不告诉我那个小哥哥是谁,你说告诉我之后会失掉现在所有对生活的期望,可是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那个信封里的小哥哥就是苏倾年。”

还有那个神似的钻石项链,这都是指向苏倾年的证据。

我可真傻啊,还将那封信交给苏倾年看,可是他为什么要装作不认识我?

六年后出现在我生命里又是为了什么?

他帮我惩罚渣男前夫,斗小三,难道是因为爱我吗?

是见不得我被人欺负吗?

不会的,苏倾年出现在生命里,绝对不会是因为还爱我。

如果爱我,当我说我失忆的时候,他应该坦然的承认他是谁。

应该像宋之琛一样,承认。

而不是和我演这么多戏。

这里面的事越来越复杂了。

六年前我栽在苏倾年的手上,六年后依旧是这样。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失忆,但是我知道苏倾年的出现是不好的事。

“九九,你比想象中聪明了许多,苏倾年就是你曾经的那个人。”

宋之琛的声音略有些无奈。

“他为什么接近我?”

我有些无助,居然去问宋之琛这个问题。

他那边默了默,为我解释说:“九九,我不知道。”

“苏锦云是他的孩子吗?”

这是我关心的问题。

“是。”

“他的母亲是?”

“不是季洛。”宋之琛知道我想问什么,他解释说:“听苏家的人说,苏锦云的母亲现在在国外定居,和苏倾年是未婚生子,听说和苏倾年感情不和。”

呵,真是一个笑话。

“和苏倾年感情不和?”

“这是苏家的说法,但是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九九这次看你自己的选择。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在你身边。”

宋之琛的话总是这样温暖人心,但是我却不得不排斥。

不是他不好,而是我的心住进了另一个男人。

我又将苏倾年小心翼翼的放了回来。

这个小哥哥,在失忆前和失忆后,都出现在了我的生命里。

可是我现在不敢去爱了,要时刻提醒自己心如止水。

“宋之琛,周一去北京的时候,你真的会告诉我一切吗?”

半晌,宋之琛无奈的声音传来说:“九九,你该明白,我知道的并不是一切,季洛知道的也并不是一切。”

宋之琛的意思是,所有人知道的都不是一切。

都是片面的。

挂了电话之后,我躺在摇椅上想着这些问题,。

本来在脑袋里混沌的线索,突然被苏倾年扔下海,冷静过后都有了头绪。

可这样我陷入了更大的混沌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