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这些掩藏的秘密/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曾经一直觉得,遇到苏倾年就是天上掉馅饼,意料之外的事。

可是今天才发现这不是偶然。

从我到酒吧买醉和他初遇开始,我好像一步一步的阴差阳错的进了他的局。

而他的目的就是和我拿结婚证。

而和我领证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越想越乱,我在心里念了念小哥哥,苏倾年……苏倾年,小哥哥。

这个念着就让我痛的名字,没想到这段日子一直都在我身边。

附近的海风吹荡,身体越发的冷了,可是苏倾年一直没有喊我进去。

他刚刚将我扔在海里的那一瞬间,真的很干脆利落。

而且我的直觉没有错,他有时候是真的挺厌恶我的。

他的眼神中透露出来的情绪是真的,是我一直都自欺欺人,没有去多想。

半个小时以后,苏倾年还没有出来。

我看了眼这海滩上的灯光璀璨,随即从摇椅上下来。

默默的捡起自己的衣服,默默的穿上,看了眼别墅的方向,然后默默离开这里。

我没有办法再待下去,我的26岁生日我会永远记得——

我被一个人扔进了海里,而那个人曾经是我的爱人。

而这个人也在我生日这天,对我发了两次脾气。

苏倾年,这两个月看了一场好戏。

这场戏是我将所有的自尊放在他面前任由他蹂躏,任由他变着花样玩。

我真是蠢啊,蠢的无可救药。

这里是有名的海景区,交通便利,我轻松的公路旁拦了一辆出租车回桓台。

我的衣服湿了,身上的钱自然也湿了,我掏出来一张一百的给司机,他还皱着眉头,有些不高兴的接过去。

回到桓台的时候,我进房间换了一身衣服,收拾了一些行李。

虽说周一去北京出差,但是我却更早的想过去,我想去一个地方。

一个我唯一知道的地方。

我在网上订了第二天最早的飞机,从桓台离开之前,苏倾年还没有回来。

他在生气,在我知道他是谁后,我就知道他为何生气。

而他占有欲又特别的强,他不愿我说别的男人。

所以听到我昨天那样用话堵他,他肯定生气。

只是没想到,他果断利索的将我扔进海里,而且在这大冬天的。

但是他凭什么这样为所欲为的对我?当真觉得我好欺负不成?

在上飞机之前,宋之琛给我打来电话。

我犹豫了一会接起来,听见他担忧的问:“九九你怎么没来上班?”

我不想告诉他我提前去了北京,所以我找着借口说:“我昨晚生病了,睡过头了。”

我的确生病了,感冒很严重,被海水那样浸泡,不可能不生病。

宋之琛听我这样说,很善解人意道:“那你好好休息,我给你准假。”

有一个熟悉的好上司,真好。

我坐了两个小时的飞机到达北京,和上一次出差的感受不一样。

上次只是匆匆路过,而这次却让我真正的心底发颤。

有什么东西,在慢慢的被拔撩开。

我身上没有太多的钱,就找了一个便宜的酒店,将行李放下以后,我就坐出租车去一个地方。

这个地方,离北京城比较远,坐车就花了我一百八十快大洋。

澜园这个地方,就是我六年前过来寄信的地方。

我按照记忆找到曾经的那家小店。

没想到现在这里还可以寄信。

店主看见我进来,连忙起身问:“这位美女,有什么需要的吗?”

我看着门口的绿色邮箱,里面还有好几封没有寄出去的信。

我问店主说:“这个信每天是?”

“这个信每天会被收集起来,放在库存里,到一定的时间会寄出去,美女可以给自己的未来写一封信哦。”

我问他说:“这是写给未来的信,会写寄件人的具体信息吗?”

店主笑着说:“会的,难不成美女以前寄过信?”

我点点头说:“六年前寄过。”

店主问:“那你这次……”

“我记忆不太好,我想知道自己六年前住在什么地方的。”

有具体的信息,至少当时住的地方肯定会有记载。

“需要身份证哦,我们不能随便透露寄信人的信息。”

我带上的,这个不是难事。

我将身份证给他,他从电脑里抽取资料,不一会就找到了。

有当时具体的信息,而这信息就是名字,年龄和居住的地方。

我将地址记下来,拿回身份证说了声谢谢正打算离开,店主喊住我说:“美女记忆力不太好,要不要再写一封信给未来的自己?”

这个……可以。

可是不是写给我自己的。

我从澜园到北京城里,根据地址找到了当时的房东。

失望的是六年过去他已经不记得我了。

我有些丧气的从楼房里下来,没想到身后有人突然喊我的名字。

我转过头去,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大爷,头发花白,我有些疑惑的看着他问:“大爷,你知道我吗?”

当我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手心都是颤抖的,这个人认识我。

仅仅是喊出我的名字,就让我激动的不行。

“记得啊,顾希,小顾,以前经常来我家蹭饭的那个丫头,我还想问你上次从这里搬出去过后怎么没有联系过我?难不成你删了我的电话?还有六年不见,你真的长大了很多。”

老大爷质问我,有些埋怨,我脸色有些苍白不知道该怎么说,我不记得他了。

我正想问他一些什么,就又听见他抱怨说:“六年前你和一群人离开的时候,我本来想给你打招呼,但当时你被他们围的严严实实,我出声喊你,你也没理会我?”

“六年前的事?什么人?”

他这两句话的信息量很大,听我这样问,老大爷惊讶问:“你不记得了?当初你刚生完孩子不久,回来过一次,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了,我也不知道那些人是什么人!”

老大爷的话如同惊雷一样,炸的我神经折断,崩溃。

我红着眼问:“什么孩子?!”

我突然上前一步抓住他的手臂,使了力气的。

他的意思是我在北京生过孩子?

他看着我的手,担忧问:“小顾你怎么了?”

我从那个小区离开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我的情绪低落的很。

北京又在下雪,更让我觉得孤身一人,心里冷的不行。

我回到宾馆之后,觉得心里难受的不行,跑到饭店里去喝酒。

其实我不该喝酒的,因为一个人孤身在外,遇到危险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可是我心里就是难受,就是堵的慌,就是想喝酒。

在喝的一塌糊涂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可是我没有去接。

后来又响了很多次,还是饭店的老板接起来的,我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可是半个小时之后,宋之琛怎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他的表情有些愤怒,和平时的模样一点都不一样,。

他将我扶起我从饭店里弄出去,我也不知道弄到哪里去了。

我一进房间,就想吐,结果就真的吐了,吐到了宋之琛的身上。

他没有怪我,而是把我弄进浴室里,将淋浴的喷头打开。

突然而来的冰水,让我瞬间有些清醒,我瘫坐在地上哭的一塌糊涂。

怎么在宋之琛面前总是爱哭呢?也总是能哭的出来呢?

我真的那么脆弱?那么不堪一击?!

宋之琛脱下自己的外套扔在一边,蹲下身将我抱在怀里,手掌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脑袋说:“别哭九九。”

“我没有哭。”

我真的没有哭,我只是难过。

“好,你没有哭。”

我埋在他怀里,抽噎着问他:“宋之琛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了解你九九。昨晚知道那些事再加上早上那个电话,我猜出你回北京了,也知道你不想告诉任何人。”

“可是我是真的生病了。”

我感冒了,我没有说谎。

“嗯,我知道。”

宋之琛顺着我的话说,他突然将我抱起来回到一间卧室里。

他给我拿了一套衣服,放在床边说:“先把身上的湿衣服换掉。”

我酒量好,醒来的也快,从饭店到这边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

又加上被冷水淋了,意识恢复的特别快,而我又想起老大爷下午说的话。

他说我生过孩子……生过孩子。

他说我被一群人带走。

被一群不知名的人带走,就再也没有回去过,那群人是谁?

这时候门外的敲门声响起来,宋之琛的声音传进来道:“九九好了吗?”

他啊,总是出现在我身边。

上次关小雨的事,我第一个人见到的是他。

这次我心底痛苦难耐的时候,又第一个被他找到。

宋之琛,他怎么能那么厉害呢?

怎么能那么好呢?

“好了。”

我匆匆换上衣服,从里面打开门出去,宋之琛看了眼我被袖子遮住的手,他伸出自己的手替我挽了两圈说:“这是我在北京的一套公寓,里面只有我的衣服,你穿上可能大了。”

这是他的公寓。

有衣服穿就是很好的了,我不能挑剔。

宋之琛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随即低声说:“你有点发烧,我去给你买药。”

说完这句话他就转身离开了。

在这大半夜的,他也不怕麻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