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那孩子是我的/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在阳台上看着外面的景色,北京的天上有几颗星子杵在夜空里的。

帝都的景色真的比其他地方来的璀璨,繁华点点,远处公路上的车流不曾停歇,所有的人都沉浮其中。

房间里只有一盏微弱的灯光,我转身回到客厅打开这里的主灯。

宋之琛北京的房子,装修恢复了他卧室里的风格,简单明了,冷色系。

桌上扣着一个相框,我略有些好奇的走过去,拿起来看了看。

这里面是一张照片,是宋之琛穿着西装的照片,看上去有好几年了。

那时候他的棱角没有还现在坚硬,眸子里也带了点点笑意。

我想起从前的时候,每次他辩论赛赢了对方,都是这样的神情。

宋之琛变了许多,就我十年前的记忆来说,宋之琛现在变得更加沉稳冷漠。

面对检察院的同事,他经常都是一副冷漠,不苟言笑的模样。

应该的,岁月经过六年时光的打磨,没有人依旧如初。

不仅仅是宋之琛变了,我也变了,季洛应该也变了。

还有……苏倾年也应该变了。

宋之琛离开二十分钟左右才回来。

他打开门进来的时候看见我手上拿着那个相框坐在沙发上,可能见我神情有些发呆,他出声解释说:“那个照片是六年前,我们打赢了一场官司,你偷拍的。”

这是我偷拍的吗?

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层故事。

我连忙放下手中的相框,笑着说:“是吗?我也不记得了。”

这些事我都不记得,宋之琛说话也只能半信半疑,身边的人没有可以信任的。

就连苏倾年也一直都在欺骗我。

宋之琛见我神色平静,站在原地默了默,然后转身去厨房烧了一壶热水,倒了一杯端出来放在我手心里。

他细心的将药取出来,放在我手心,叮嘱说:“喝点药,别半夜发高烧。”

他买的都是药店常有的感冒药,我低着头没有说话,喝完这药。

“怎么跑去饭店喝酒了?遇到什么事了吗?”

见我喝下感冒药,宋之琛这才出声,声音轻柔的问我。

我望向他,他单膝蹲在沙发旁的,我这个居高临下的视角,将他看的清清楚楚的,他的眸子深处含着担心。

他心底担心我。

可是我却一点都不了解他。

苏倾年,宋之琛,季洛这几个人对我来说都是神秘的。

而我现在任何人都不能相信。

我要想办法恢复自己的记忆,这样才能知道当初发生了什么。

宋之琛问我为什么一个人跑去喝酒,我随意的找了个借口说:“正因为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心里难过。”

见我这样说,他没有再问,只是起身伸手摸了摸我脑袋上的软发,轻声说:“刚喝了酒,肯定不好受,睡一觉吧,明天起来什么都会好起来的。”

我点头,站起来回到刚刚那个卧室。

刚打开门的时候,宋之琛在我身后道:“九九明天带你去一个地方。”

宋之琛说的那个地方,暂时被耽搁了,因为半夜我发烧了。

第二天早上七点的时候被宋之琛发现送到医院去。

在医院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

我睁开眼看着身边的人,他正一动不动的将视线落在我身上的。

眼眸深处有淡淡的愧疚,可能是我睁开眼的那一瞬间太突然,他有些错愕,随即镇定下来,对我说道:“今早担心你,进房看了看,没想到你发烧了,再怎么喊你也不醒,所以送你到医院来了,医生说你体质不好。”

我体质不是不好,而是在大冬天这样寒冷的天气前晚被扔在海水里浸泡过。

我点点头,安慰他说:“我没事,可能是这两天天气冷了下来。”

“好好休息。”宋之琛伸手替我整理了一下被子边角说:“别想太多。”

宋之琛担心我胡思乱想。

我摇摇头,对他微微一笑说:“我不会胡思乱想,因为想是没有用的。”

他不说,我想是没有用的。

他可能听出我这话里的意思,微微抿了抿唇瓣,沉默不语。

我收回视线,看了眼这个透明的管子,上面的液体正慢慢的落下来,又缓慢的注入我的身体里去。

看的我心底渐渐的宁静了起来。

也不知沉默了多久,宋之琛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下意识的偏过头去,他正按了拒接键。

我有些好奇,他见我视线望过来也很乐意的对我解惑说:“是季洛打来的,她知道我回北京了。”

我出声问:“那……”

“她不知道。”宋之琛打断我的话说:“她不知道你在北京。”

听到这个,我松了一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想见她。

那个我遗忘的朋友,苏倾年名义上的未婚妻,我不想见。

我点头,又听见宋之琛说:“以后她想见你,你可以先拒绝。”

我惊异的看着他,为什么宋之琛会突然说这样的话?

我们三个之间不是好朋友吗?

似乎知道我的疑问,宋之琛声音淡淡的声音解释说:“你现在什么都不知道,见她会不知所措。其实我上次骗了你,季洛没有让我转告你为什么六年不去见她。她原话说的是,既然顾希消失六年,为什么现在又出现了?”

聪明的宋之琛自然听明白了季洛话里的意思。

季洛不想我出现,她心底对我的消失一直都有误解。

其实宋之琛还不知道,季洛已经主动联系我了,她说过些日子来找我。

“宋之琛你们都怨我吧,季洛怨我忘了她,苏倾年可能也怨。”

“或许不是。”

直到后来很久,我才知道宋之琛当时那个或许不是的深层意思。

在医院里住了一天的院,趁着宋之琛离开的时候,我又去做了一次检查。

这次不是全身,而是子宫。

医生说我是很难受孕的体质,我往深层次的问:“我生过孩子吗?”

医生看我这样问,好奇的问:“你连你自己生过孩子都不知道吗?”

“生过吗?”

我现在只想确定这一点。

“生过孩子这宫颈口和没生过孩子的人是不一样的,你的这个显示是生过孩子的,看时间有几年了。”

心中从前天到今天不敢确定的事,在这一刻完全的清晰了。

上次那个医生没有告诉我原因,就连我是不易受孕体质他也没说。

难怪赵郅会对我越来越冷漠,追究其原因,其实他也没什么错。

错就错在他不坦诚,一开始他说清,我们好聚好散就得了。

后来也不会发生那么多事。

赵郅明知道我这个秘密,却一直藏在心底,偷偷的出轨报复我。

他是一个偏执的人,报复我用错了方法。

我的脸上有些湿意,医生看着我这样难过,他好脾气说:“你的体质虽然不易受孕,但是也是有希望的。”

不易受孕并不代表不能下蛋,所以对于这个我是不太在意的。

我怕宋之琛突然回来,赶紧伸手抹了抹脸上的眼泪回到病房。

这个眼泪是激动的,喜悦的,从前的一切慢慢的向我展开。

不是我不想告诉他,而是身边所有的人在欺骗我,我现在不知道该相信谁。

我前些日子真是傻逼,居然将那封信给了苏倾年。

他心里应该在取笑我吧,我那么狼狈的样子被他拯救,他应该很有成就感吧。

他知道一切,却看我一个人在作秀,心里肯定不知道多爽去了。

我在北京待过一年多。将所有的线索凑起来看一看,六年前我在北京,和苏倾年在一起,然后在那期间生下了一个孩子。

也就是说我和苏倾年在一起五个月不到的时间就怀上他了的孩子。

明明是不容受孕的体质,却怀的这么快。

而苏倾年的儿子苏锦云如果不差的话,现在应该快六岁了吧。

也就是说苏锦云很可能是我的孩子。

想到这,我心里突然甜蜜起来,从来都不敢想象,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同我血脉相连的人,而我一直都不知道。

苏锦云,真的会是我孩子吗?

而且听四表哥说,苏倾年的20岁女朋友被自己母亲送走。

前天那个大爷也说,我被一群人团团围住,应该是被人带走吧。

现在所有的线索都指定向了我。

如若不出意外,这样推算下去,苏锦云真的是我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孩子。

可是我一想到从来没有抱过他,哄过他,陪他一起成长。

我心底就难过的不行。

我还没有做过母亲,我不知道自己现在此刻的心情是怎么样的。

我想见那个孩子,我想见苏锦云。

就在我心底越来越确定苏锦云是我孩子的时候,宋之琛回来了,

他手上拿着一套衣服,又是热情似火的红色,还有裙子。

宋之琛的眼光停留在乖巧上面,可能在他眼中我就是孩子吧。

我说了声谢谢从他手上接过衣服去洗手间换了病服。

高烧退了,宋之琛说可以回家休养,是回他在北京的家。

我们回到公寓的时候,刚刚到中午的时间,所以回来后宋之琛就在厨房忙碌。

我的行李已经被宋之琛从宾馆里带过来了,就几套衣服。

我没有什么钱,我就是一穷二白。

如果哪天想要逃跑的时候,也要考虑一下自己有没有那个资本。

所以我压根就不能逃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