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被苏倾年找到/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北京的气候比我所居住的城市,还要更冷一些,今天没有下雪,但小区里的积雪没有丝毫融化的迹象。

我在阳台上望下去,还有一群孩子正在花园里玩积雪。

欢乐闹腾的堆雪娃娃。

他们身边的大人脸上带着宠溺,视线一直落在孩子身上,生怕有点差错,怕他们碰到磕到哪里,受一点的伤。

而上次……上次苏倾年回北京,就是因为苏锦云不小心掉进了池塘里。

想到这,我的心就揪了起来,这是一种奇妙的自我感受。

看着下面欢乐的景象,我不由的笑出了声。

正在这个时候宋之琛从我背后走出来,略带疑惑的问我道:“有什么好笑的?”

我伸手指着下面说:“刚刚那个孩子摔了一跤,面朝地吃了一嘴的雪,可能被冻惨了,现在哭的很伤心,感觉像全世界抛弃了他一样。”

“那个小孩看上去不过三岁左右,走路还不稳,摔了很正常,摔了疼肯定忍不住会哭。”

小孩子痛的时候,忍不住就会无所顾忌的放声哭出来。

我问他说:“你不觉得很好笑吗?”

“你说的是他摔了个面朝地?如果是这个,应该很好笑。”

“宋之琛,你不幽默。”

在这一刻,宋之琛有些沉默,过了好大一会伸手过来拉着我的手心转移话题说:“饿了吗?我们进去吃饭吧,有你喜欢的菜。”

我下意识的从他手掌里抽出手,几步跑到饭桌前,看了眼饭菜,夸奖他说:“你真是一个好好男人。”

苏倾年就没做过饭,不知道他是不想动手还是不会做。

身后没有声音,我偏过头望过去,宋之琛正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心,整个人看上去有些落寂。

刚刚我是故意的,他表现出来的是喜欢我,但我不想和他暧昧。

用宋之琛的话说,我曾经是喜欢他的,可他为什么没有答应和我在一起?

这其中又会有什么隐情?

解开一个谜团,可是后面的谜团越来越多,所有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很快宋之琛神情就恢复如初,他迈开步伐几步走过来,坐在我身边说:“吃饭吧,下午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我不知道宋之琛会带我去什么地方,但我心里一直在期待。

因为北京,全部都是曾经的气息。

每次接触一点,就激动不已。

而我没想到宋之琛带我去了曾经在北京工作的检察院。

我有些疑惑,问他道:“宋之琛,为什么来这里?”

这里有什么好来的?

“九九,你的经历在那边那个城市都是被抹杀的,可是这里不会。这里是北京的检察院,没有谁会有那么大的权力敢直接在这边动手脚。”

果然宋之琛和我想的一样,我是被人刻意抹杀了过去。

“你想让我知道?”

他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而是直接带我进去到了资料库,从层层的书架里找出一份暗黄色的档案。

他如此熟稔,说明之前来找过。

他抽出这份文件档案,将里面的资料递到我手上说:“你十九岁来的北京实习,工作了不到九个月就开始申请休假,而时间整整六个月,直到你离开北京。按照你的身份,检察院上面没有人可以给你这么大的权力直接休假,除非有人帮你,而这上面休假的原因没有明确记载。”

那段时间我大概知道,我正怀孕,我可能在苏倾年的身边待产。

可能是苏倾年帮我的,只是休假的原因为什么没有具体记载?

我难道也会像明星一样被雪藏起来?!

如若宋之琛是我的上司,他难道不知道我请假的原因吗?

还有他不知道我怀孕吗?!一直都没有对我说过这个问题。

“宋之琛连你也不知道吗?”

他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他为什么不知道这个原因?

听我这样问,他一愣,从我手上抽过资料,嗓音低沉说:“那段时间,我没有在这边,我……我离开了这里。”

他这个答案,让我把疑惑从他身上又移开。

他不在这里,所以他不知道很正常。

我突然有种大胆的猜测,或许身边的人都不知道我怀孕了也说不定!

而那个老大爷就是我的一普通邻居,所以才没被抹杀我经历的人在意?

不,他们不可能这么不谨慎。

这是一个疑点。

而且六年过去,我的模样和装扮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个老大爷真的还记得我不成?

这些个想法让我脸色突然不好,苍白起来,心底也略有些恐惧。

“九九你怎么了?”宋之琛似乎发现我的异样出声关心问我。

我摇摇头,镇定下来问他:“你为什么不在呢?”

这个问题我也有一些关心。

“那时候你和苏倾年在一起,我……不想留下来看你们。”他声音顿了顿又低沉说:“九九那时候我还没有25岁,年轻气盛,所以得不到就远离。未曾想过要祝福你,对不起。”

看他这样小心翼翼,我就不忍心了,我反问他说:“为什么道歉?宋之琛你没有错,以后不要给我说道歉。”

宋之琛没有错,遇见他本来就是我的好运气,只是不是我该拥有的。

他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转移话题继续说:“九九,我知道的也不多,这个答案或许过段时间就会知道。”

他说话总是这么神秘。

还有他知道的多不多我反正是不知道,他带我来这里,只是更加确定了我失忆过。

这我已经知道,而我也从刚开始的震惊,不敢置信,恐惧,未知到现在的坦然接受。

我问:“来这里只是看这个吗?”

宋之琛清淡的声音传来说:“不是,看这个只是顺带。”

“那你想让我知道什么?”

宋之琛有些失望的对我说:“九九,来这里你就没有想起曾经的一点东西吗?你不曾感到一丝的熟悉吗?”

这里我工作了九个月,但是再次见面我却一点印象都没有。

“宋之琛这没用的,只是见曾经的建筑物是没有一点用的。”

失忆不是这么简单能记起来的。

“是我犯傻了。”

宋之琛声音有些无奈。

最后我们两人沉默的回到公寓,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其实我没有告诉宋之琛,刚刚我脑海里有一闪而过的片段。

而那个片段里,我好像和人争执着什么。

不是我不告诉他,我现在谁都不相信,只能自己找答案。

我怕我告诉他,他会编着另一个谎言将我带到一个误区里去。

电视剧有很多这样狗血的剧情,谁不相信就是对的。

我冷静下来,不再去想这些事。

这个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我从兜里掏出手机,是苏倾年打来的。

我离开三天,他三天后才给我打电话过来,是刚知道还是故意冷落我?

或者是他自己忍不住了?

我按了通话键,将手机放在耳边,听到苏倾年暗沉的嗓音问:“顾希,你这几天给我野到哪儿去了?”

我冷声道:“和你有关系吗?”

苏倾年丢我下海这事可以先不计较,但他欺骗我装不认识我,我怎么可能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和他好言说话?

他从一开始就是怀着不单纯的目的接近我的。

虽然我暂时还不知道什么目的,但绝不是破镜重圆!

苏倾年应该隐忍着着怒气,嗓音特别压抑冷漠的说:“别给我阴阳怪气的,信不信你回来我一把火烧了你?”

苏倾年这男人真自大啊。

“苏倾年,做错了事的一直是你,你在对我发什么脾气?”

这是他曾经送给我的话,我现在原封不动的还给他。

对方可能觉得这话熟悉,顿了顿,随即阴沉着嗓音说:“顾希,给我半天时间,我逮不住你,我就不是苏倾年。”

他又果断的挂了电话,我有些好笑的将手机扔在一边。

不知道他这样和我说话,心里究竟想的是什么?

我伸手摸了摸脖子上的项链,这是他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看吧看吧,苏倾年就是这种打你一巴掌顺手也给你一颗糖的人。

而那时我也不相信,半天时间他就可以找到我。

可是说到底是我低估他了。

晚上我和宋之琛出去吃饭,回来的时候我们走在白雪堆积的街道上,路灯照在白雪上泛着冷光。

宋之琛最熟悉的动作就是下意识的照顾我,所以当一阵北风吹来的时候,他是会下意识的挡住我前面的。

而且手臂会扶着我的肩膀。

只是我当时没想到这一幕会被苏倾年看见,我也没想到前面那个隐藏在黑夜里修长的身影,会是苏倾年。

等我们走近,他才从黑夜里出来,苏倾年将手随意的揣在大衣的衣兜里,脖子上围了一条厚厚的黑色围巾,遮住他大半个英俊的脸。

他的目光落在我身上,语气特别讽刺道:“顾希,你这是两条腿跑到北京找艳遇了?”

见到他的那一刻我有些错愕,没想到他还真的来了。

我忽视他说的话,低着头站在宋之琛的身后,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我想见他又不想见他。

“顾希,说话,装哑巴没用。”

他的声音特别的冷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