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苏锦云来了/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年脾气上来了,其实是特别冷酷的,上次因为赵郅给我打电话,那天晚上他就那样的惩罚我。

像狼一样,残忍凶猛。

这次他知道我和宋之琛在一起几天,即便我觉得是偶然,他也会生气。

但是我又凭什么怕他呢?

“苏先生是吗?顾检跟我提到过你,她这几天和我来北京出差,她没给你说吗?”

我一愣抬头看向宋之琛的背影,他这个男人,他了解苏倾年的性格,他不想我为难。

明明他们互相认识,他却称他为苏先生。

这恐怕也是为了隐藏我已经知道苏倾年就是小哥哥的秘密。

而苏倾年也认识宋之琛,此刻他听见宋之琛的话,却立马淡漠的回应说:“她是我太太,怎么可能没给我说?”

苏倾年在宣布主权。

看着他们两个之间这样打太极,我就觉得好笑。

宋之琛没有说话,只是转过身子对我说:“顾检,明天见。”

然后就丢下我转身离开了。

那个……方向不是回公寓的路。

我想提醒他,但想他可能有别的地方想去,就没有多事的出声。

宋之琛他太善解人意了,而他这样的性格,是不该这样委屈自己的。

“还没看够?”

苏倾年冷着声音,走过来几步伸出手,将我脑袋夹在他胳膊里,抵在他胸膛上往他想去的地方走。

他禁锢着我的脖子,我从他胳膊里使劲挣扎,也没有办法。

他圈着着我往前走,我看不见路,步伐也不稳,跌跌撞撞的。

我气的不行,出声质问苏倾年道:“苏倾年你这是做什么?松开!”

我的音调提了起来,苏倾年顿住脚步,手臂只是微微松了松,将我搂在他的怀里,他沉呤问:“顾希,你还在生我的气?你觉得我把你扔在海里是我的不对?你觉得很委屈?”

我脾气不好道:“你觉得呢?”

“那么我呢?”他这话让我一愣,我抬头看向他,他搭在我肩膀上的手掌紧了紧,低哑道:“顾希,有时候你不要只是觉得你自己很委屈。”

擦,他这句话的意思他有时候也很委屈?苏倾年这是在示弱?

“苏倾年,你很委屈?”

“我为什么不委屈?你和我是夫妻,那晚是谁提起宋之琛的?”

“不是你吗?是你要看信的。”

“那你今天呢?你觉得我真的很傻吗?这几天你们肯定住在一起的。顾希,这次我没有生气,所以上次的事算扯平了好吗?别和我闹。”

苏倾年突然示弱,我心里却更堵得慌,我是不能相信他的。

可是我们现在的关系又不得不牵扯到一起,我突然很疲惫。

还有……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我也想见一见苏锦云,他很大可能是我的孩子,不,他就是。

我忽而挣脱他的束缚,一个人走在前面。

我没有和他闹,我知道他的目的不单纯,所以一时间我没办法和他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而我的心底还有很多疑惑。

“顾希,你这是在做什么?”

苏倾年长腿很快追上我,从后面又将我拥在自己怀里。

明明之前我们两个人的关系是跋扈的,怎么现在他觉得什么都没发生过呢?

今天中午还在和我说,要一把火将我烧了,要逮住我。

现在……

我越来越难懂苏倾年这个男人。

他现在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顾希,说话。”

“苏倾年你很可怕。”

苏倾年眉头皱起,有些不悦道:“我让你说话不是说这个。”

“苏倾年你上次因为赵郅的一个电话就那样待我,这次又因为你自己提起宋之琛而将我扔在海里。你性格真的一点都不好,脾气太大,我怕你成了吗?你别烦我。”

这些话我早就想对他说,而且我的语气很冷漠。

“哦?苏太太喜欢温柔的男人是吗?像刚刚那个宋之琛一样对你?替你遮风挡雨?那我的确应该多学习学习。”

他说话阴阳怪气的也有一些无所谓的态度,我终于找到他的语病,连忙抬头看着他问:“你怎么知道他是宋之琛?明明你们没有见过面的。”

他们两人互相装作不认识,在我面前这是第一次相见,苏倾年刚说漏嘴了。

拥着我肩膀的手一顿,随即低声嘲笑我说:“顾希,没人和你一样傻。”

他总是拿我的智商塞我的话。

可是我心底明白他现在心里也是悔恼的,不过他这样骗我他心里难道不难受吗?

我突然好想质问他这个问题。

而当时的我没有发现,我是被他转移了话题。

苏倾年是本地人,又是这么财大气粗的人,在北京的房子肯定很好。

只是没想到,好的让人震惊。

这是一个半山腰的别墅,刚刚坐出租车过来的时候我就觉得偏僻。

没想到半山腰上是别墅群。

苏倾年带我走进了他的别墅,他一进门打开灯脱下外面的大衣,对我说:“冷吗?洗个澡暖和一下。”

我点头,顺着他指的方向去了浴室,泡过澡后身上确实很暖。

我打开门正想出去的时候,被一个人拉过去拥抱在怀里。

熟悉的冷冽气息相裹而来,我一愣,唇瓣上已经被人覆盖。

唇上美好缠绵相触,苏倾年撬开我的唇瓣将自己舌头伸进来,扫荡着我里面的高地,我身子微微往后仰,他的大掌就禁锢着我的脖子,压向他的唇瓣。

炙热的气息从他的身上传到我心间,苏倾年将我抵在墙上,缠绵了好一会。

我不经意的呻吟了一声。

他忽的伸手扯下我身上我的浴巾,凉意传来,我脑袋瞬间清醒。

我连忙推开他,将地上的浴巾拣起来围在自己的身上。

刚刚居然差点又被他魅惑住了。

被我这么推开,苏倾年也一愣,他站在原地,随即突然低笑了一声,伸手脱下自己身上的白色毛衣,过来道:“苏太太难不成又想我伺候你?”

他将毛衣随意的扔在地上,我制止他说:“苏倾年我累了我想睡觉。”

“所以……”

所以什么?他不明白吗?!

我不想和他做爱,我心里有了防备,我现在不想和他发生任何关系。

我绕过苏倾年想离开这里,他突然伸手将我打横抱起来,走了几步将我扔在宽大的沙发上,随即自己的身子压上来。

他的嘴唇落在我的锁骨上,声音暗哑道:“苏太太,给我生一个小猴子。”

他的话含糊不清,我却还是听清楚了,我手指突然控制不住发抖起来,苏倾年未曾发现异样,手掌摸着我的身子,又道:“趁着猴年给我生一个小姑娘。”

他现在有一个儿子了,所以他想要一个姑娘,我忽而伸手抱住他的腰问:“苏倾年,我们在酒吧认识的时候,是我先勾搭你,还是你先勾搭我的?”

苏倾年伸手摸了摸我的脸,捏了捏好笑的问:“你觉得呢?”

他曾经说过,我这种货色被他玩都是降低品味的。

他曾经的戏怎么演的这么好呢?

“那时候我有丈夫,我再不理智也不可能去勾搭一个陌生的男人。”

“呵,顾希你忘了吗?你说我长的帅,和我睡一夜也不错。”

他不肯说实话,傻子都知道是他先接近的,然后给我设套。

苏倾年说的特别顺嘴,手也不安分,从我的衣服里伸进去扣住我的胸,我立马伸手按住他的大掌。

他疑惑的看着我,终于发现不对,声音沉了下来问:“顾希,你到底怎么了?”

“我不想要孩子。”

我在回答他刚刚那个问题。

闻言他倒很无所谓道:“孩子不要也可以,但是过程还是要享受的,手松开。”

他的手指动了动,我脸色一变,使劲按住,声音略低说:“苏倾年我真的想睡觉了。”

苏倾年今天真的是好脾气,听我这样说只是沉默了一会,然后将我抱起来到二楼的卧室里。

他将我放在床上,视线落在我身上半晌,我连忙将自己塞进被子里。

苏倾年忽而伸手脱下自己的裤子,上床将我拥在怀里,用着为数不多的温柔说:“累了就睡吧,毕竟日子还长着呢。”

他说:毕竟日子还长着呢。

这个日子他想要有多长?

正在我迷迷糊糊之中,我好像听见苏倾年轻声说:“想要我温柔待你吗?如你所愿,但顾希你记住我待你一直都比他待你的好。你这个女人啊,无论你做过什么错事,只要一想到你是我的女人,我都会无条件的纵容你。”

我以为自己是做梦,就真的当成了一场梦。

清晨醒来的时候,苏倾年已经不在了,我知道他很早就离开了。

他醒来的时候,我也醒了,只是我闭着眼睛装睡。

这里不是苏倾年的家,这里只是苏倾年名下的一栋别墅。

因为苏锦云没在。

看来是在老宅,我现在很想见那个孩子。

想什么就来什么。

我早上有这个念头,中午的时候苏倾年就把孩子带过来了。

那个小小的人,穿着一身很帅气的衣服牵着苏倾年的手,模样非常的精致,继承了他父亲的好多优点。

一点都不像我。

看见这孩子我的心忽而软了起来,忽而甜蜜了起来,这么多天的难受、纠结、迷茫在这一刻完全烟消云散。

我强制忍住心中的澎湃,装作不知的模样问:“苏倾年,这是?”

“苏锦云。”苏倾年松开孩子的手,向沙发那边走去道:“他刚刚放假,我接他过来了。”

苏锦云见苏倾年走开,他连忙迈着小步伐跟上去坐在他身边。

他没有说话,有些拘束,我想他可能见我是陌生人,所以羞涩。

我接着苏倾年的话问:“放寒假吗?这么早?”

苏倾年伸手取下苏锦云背着的小书包,随后视线落在我身上,清浅说:“寒假,不过他可能要和我们住一段时间了。”

我从一旁的桌上拿过一瓶牛奶走过去问:“那你的意思是要跟我们回去?”

“嗯。”

听到这个话,我想我和苏倾年现在还是要装模作样的过下去。

暂时不去想他的欺骗,暂时不去想那些谜团。

无论以后会发生什么,都是以后的事。

孩子现在是紧要的,陪着他更是紧要的。

我有些不敢亲自给这个孩子,转而递给苏倾年,他接过去给苏锦云说:“阿姨给你的,拿着。”

阿姨给你的……

我心底一痛,像被针扎一样身子忍不住颤抖了一下,但想着不能暴露自己,所以马上恢复镇定,假装不经意的伸手顺了顺自己的耳发说:“这个孩子很帅气。”

夸孩子应该是没错的。

听我说这句话,苏倾年微微抬头看了我一眼,自信道:“基因强大。”

我郁闷,他真能夸自己。

而他也没有准确的告诉过我这孩子是谁的,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带了过来。

他就不怕有一天我会发现吗?

但无论他怕不怕,我都要尽量的伪装自己不知道。

苏锦云将这奶拿着小手上,并没有打开喝,我坐在对面沙发上,轻声的问他:“锦云,你不喜欢喝这个吗?”

苏锦云摇摇头,小小的人故作镇定老派道:“苏倾年同学刚给我买了一瓶喝了,我现在不想喝。”

不想喝还拿在手里,没有驳我的好意。

这和上次向我求助的委屈孩子一点都不一样。

苏锦云这幅懂礼的小大人模样,被苏倾年教养的很好。

看他有点像看苏倾年的小时候。

“没事,不想喝可以放着,等想喝的时候喝。”

他听我这样说,转手将牛奶放在苏倾年的手上问:“苏倾年同学,苏伽成知道你把我带走了吗?”

苏伽成是四表哥的名字。

锦云为何突然提到苏伽成?!

苏倾年将牛奶瓶拿在手心把玩,目光一直看着我,口里却对苏锦云说:“知道了。”

然后苏锦云有些羞涩的低头问:“那季洛阿姨知道吗?”

季洛,从锦云的脸上可以看出来,他很喜欢季洛。

“你个男子汉废话怎么那么多?”

“哪有?苏倾年同学你这是对我不耐烦了。”

快六岁的孩子即使说话还有些奶声奶气的,但还是懂得苏倾年话里的情绪

苏倾年插上吸管,将锦云的牛奶喝了口,教育他说道:“你当着这个阿姨的面,怎么能提别的女人?绅士你不懂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