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苏倾年家的公司/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神情一愣。

苏锦云反驳我这话,可能有点反感我这样说,我赶紧识趣的说:“对啊,他们都是你的朋友。”

我不敢再问苏锦云什么。

苏锦云应该很喜欢季洛的。

那天晚上苏倾年打电话,听说她在苏家陪苏锦云睡觉。

这么多年,季洛陪他的时间应该很多吧。

不然这小孩子不会一直说这些都是他的朋友,会陪他玩。

这一刻,我有些吃季洛的醋,我觉得季洛代替了我的位置。

感觉她像成为了苏锦云名义上的母亲,照顾他,对他好,打入他的心房。

而我心里又有一些感激季洛,这么多年是她一直陪的苏锦云。

我自己的孩子,对待我就像看陌生人一样,对待别的女人那样依赖。

我心底也真的很矛盾。

孩子就是这样啊,谁对他好,他就一直把别人放在心中。

“阿姨对不起。”苏锦云突然给我道歉,让我有些受宠若惊。

“苏倾年同学说不能在其他女人面前提别的女人,这样不绅士。”

苏锦云时时刻刻的都记着苏倾年的话呐,他这样说显得我们之间更加生分,哪有孩子这样给母亲道歉的?

我心底有些难过,苏锦云突然拿着沙发上的书包迈着小步伐上楼了。

他去找苏倾年了,现在楼下就剩我一个人了,我感到莫名的孤单。

在这下面坐了一个小时,他们两个父子也没有下来。

我不知道他们会做什么,会说些什么,会不会聊到我。

还有苏倾年会不会问到孩子对我的第一印象如何?

我心里好奇,像猫爪痒痒一样,但是极力的克制住自己。

正在这个时候,宋之琛打电话过来,我犹豫一会按了接听键。

“九九,今天周一。”

宋之琛这话是想告诉我,今天周一是该去颐元走一趟。

“我马上过来,地址给我发到手机上,我……还记不住你的公寓。”

我的行李箱和检察院工作服全部在他那里。

“嗯。”

挂了电话之后,我抬头看了眼楼上,两人都没心搭理我。

我有些落寂的离开,坐出租车到了宋之琛的公寓下面。

下车的时候,我看见宋之琛依靠在一旁的树干上,头微微低着视线落在地上。

宋之琛轻轻的动着一条腿,脚尖摩擦着白雪,很快化成了脏兮兮的雪水。

我没想到宋之琛也会幼稚的做这样的行为。

我走过去拍了拍他肩膀,笑着说:“总检大人,我来了。”

我想了很多,宋之琛虽然有的话不会对我说,但他是真对我好。

所以我想和他用这种轻松的模式相处,就像上一个总检大人一样。

可能见我笑的挺傻,宋之琛勾了勾唇角,柔声说:“先回公寓换衣服吧,这是钥匙,我在这里等你。”

他从自己的黑色大衣里掏出一把银色的钥匙交给我。

我从他手上接过来,然后从他身边离开。

走了十几米远的时候,我转回头去看他,他的视线还落在我这边的。

雪花掉落在他的发色上浑然一体,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染这个类似奶奶灰的发色,但是真的很帅气。

从我这个角度看他,侧脸很坚硬,轮廓感特别强,海拔又高。

就是这样的男人,在大学的时候所有的女孩都会将他憧憬成最佳男神。

而他现在却莫名其妙的看上我。

他真的很喜欢我吗?可是他表现出来的行为,还有他说的话,是很真诚的。

其实他和苏倾年一样,是一块能把我撑死的馅饼,太大了。

我对他咧嘴笑了笑,然后转过头回去他的公寓。

我的工作服被宋之琛整整齐齐的放在沙发上的,但是大衣变了。

检察院冬天发的黑色大衣质量摸着不是特别好,而且特别长。

而这件质感特别好,长度也只是到我膝盖的位置,宋之琛他换了一件。

更神奇的是这和检察院发的黑色大衣样式一模一样,而且特别暖和。

我穿在身上,心底暖暖的。

我下去的时候,宋之琛看见我,他几步过去打开公路旁的一辆车门。

我也连忙坐上他的车,真诚的说了一句:“谢谢。”

他知道我说的意思,不在意的嗯了一声。

到了颐元的时候,宋之琛将车停在停车库里,然后拿着证件和我一起坐电梯上37层。

颐元的布局很大,全都是玻璃窗连接起来的,是一个很豪气的公司。

宋之琛找到负责人,但是对方不透露内部资料,说他没有这个权力。

他说到这个话的时候,宋之琛默了默,然后转过身对我说:“顾检,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一下顶层。”

为什么不带我一起上去?

似乎知道我的疑惑,宋之琛伸头过来在我耳边轻声说:“顶层里有你最不能见的人,我等一下就回来。”

宋之琛这次去了二十分钟之久,才重新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我刚刚就想我最不能见的人是谁?可是我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只有在这下面等他。

37层的负责人之前也接到一个电话,但他等宋之琛下来的时候才说:“袁总说可以让你们拿这边高层领导人的资料。”

我们是检察官,调查案子本来顺其自然,没想到还要通过上面的指示。

等拿了资料回去的时候,我止不住心中的好奇问宋之琛说:“那个我最不能见的人究竟是谁?袁总吗?”

这次宋之琛说话倒是很爽快,直接对我说:“嗯,是她。”

宋之琛默了默,这时又刚巧遇见红绿灯,他将车停下来,偏头目光清明的看着我说道:“那个袁总的名字是袁槿,是苏家的老太太。”

我神情错愕,一下恍惚起来,那个袁槿就是苏倾年的妈妈?

就是当年送我走的人?

“那颐元是苏倾年家的公司?”

宋之琛点头收回视线,红绿灯转换,他脚下慢慢的松了离合,加了油门将车开出去。

“颐元现在的总裁是苏倾年,这些日子他不在北京,所以所有的事务都是他母亲在帮他打理。”

那天成就是苏倾年的分公司。

没想到他是这样一个有雄厚背景的人。

真正的高富帅!钻石王老五。

而关小雨说他是天成的CFO首席执行官,怕也是查到表面的。

关小雨那个女人能知道什么?

我想了许久,犹豫了许久,小心翼翼的对宋之琛道:“我听苏伽成提起过,我是被苏倾年的母亲送走的。”

四表哥原话不是这样的,这些是我分析出来的,我直觉应该没错。

“这我不知道。”

是的,宋之琛应该不知道,他后来离开北京的检察院了。

后来我和他之间应该也没有什么联系。

我问这话也只是想套宋之琛的话,他说我不能见袁槿,应该知道些什么。

突然想起什么一样,宋之琛的车速降了下来,他偏头看了我一眼,神色有些古怪问我道:“苏伽成和你都见过面了吗?都告诉你这些事了吗?九九你到底知道了一些什么没有告诉我?你心里是不相信我吗?”

他说这话表情有些漠然。

见他比较激动,我立马对他解释说:“没有,宋之琛。当时苏伽成不赞成我和苏倾年领结婚证,他来劝我离开苏倾年,他说他看着我想起了当年苏倾年母亲送走的女孩,所以我想到我了。因为苏倾年六年前20岁的女朋友是我。”

这些告诉宋之琛是没有什么的,说不定还能套出我想知道的消息。

闻言宋之琛神色缓和下来,安慰我说:“九九你不要多想,想多了反而会适得其反,该你知道答案的时候总有一天会知道的。”

他的话和那天晚上在海边苏倾年说的话一模一样。

那什么时候该我知道?

我摇摇头没有再去想这个问题,和宋之琛回到他公寓的时候,开始将资料拿出来,将重要的整理出来,装订。

“这里还有他们一些资金运用的记录,你好好记下来,要不了多久海外逃跑的人应该会被抓住。”

这次抓嫌犯,是用了很多财力和人力。

我问他说:“陈国那边还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吗?”

“董佛和潘队正在调查,目前也没有通知说有什么新的进展。”

我抱着宋之琛分给我的文件说:“我先回去了,明天是离开这里吗?”

宋之琛点头,说:“明天先回检察院,那边资料库存多,如若猜的不错,这些文件里面有我们想要的人,就是怎么想办法把他找出来。”

我点头,宋之琛要送我回去,我连忙摆手说:“我要去一个地方。”

“去哪里?”宋之琛刚问了这一句,可能又觉得自己有点多管闲事,又添加了一句:“路上小心,有事给我打电话。”

我点头对他说再见,出了门之后又转过身看着身后的男人。

他挑眉不解,我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说:“能借给我两百块吗?我怕等会我坐车的时候身上的钱不够。”

宋之琛闻言一愣,连忙转身回客厅将自己的衣服拿起来,掏出钱包取出两百块过来交到我手上,叮嘱我说:“记住回去要还我。”

他说这话恐怕不想让我用起来有压力吧。

宋之琛很善解人意,很细心的照顾着我的内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