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他的客气只给陌生人。/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两人在床上裹了很久,直到外面传来苏锦云的声音,我才有些慌张的推开苏倾年。

外面的苏锦云好像刚醒,一直喊着苏倾年同学。

脾气着急了还直接喊苏倾年。

苏倾年紧皱着眉头,伸手狠狠的摸了我的脸一把,就穿衣服出去。

他伸手不忘带上门,在里面我听见他漠然的声音道:“苏锦云,你坏了爷的好事懂吗?”

苏锦云倒直接忽视他的话,而是可怜兮兮道:“苏倾年,我想喝奶。”

原来在苏倾年面前,苏锦云就会撒娇,就会像个正常的孩子。

原来苏锦云只是在陌生人面前装小大人。

他的客气也只会给陌生人。

想到这我心底泛酸起来。

苏倾年没好脾气的说:“这么大的男子汉了,喝什么奶?”

“苏倾年你抱一抱我。”

应该是苏倾年将苏锦云抱在怀里了,因为我听见苏锦云用满足的语气说:“苏倾年同学,你给我兑奶喝。”

“没有奶瓶,将就着喝瓶装牛奶。”

苏锦云委屈的声音说:“哦。”

外面渐渐安静下来,我在床上躺了一会就开始穿衣服起身。

我穿着衬衫出去的时候,苏倾年正把孩子抱在怀里坐在沙发上。

他的身姿挺拔宽厚,将苏锦云小小的身子拥在怀里,宽大的手掌还揉着苏锦云脑袋上的软发,这一刻,他像一个仁慈的父亲。

苏锦云的手上抱着一瓶牛奶,将小脑袋依靠在苏倾年的胸膛上。

小孩子看见我出来一愣,随即将脑袋埋在苏倾年的胸膛里。

我见他这动作笑了笑,苏锦云可能没想到我还在这里,有些羞涩。

苏倾年见我出来,抬起眸子将视线落在我身上,声音低哑道:“苏太太,我们晚饭都还没吃呢。”

他在孩子面前喊我苏太太,难道不怕苏锦云知道吗?

我点点头,出声问:“你们想吃什么?”

苏倾年低头看着苏锦云,轻声问:“苏锦云,你想吃什么?”

苏锦云看着他父亲小心翼翼的问:“想吃什么都可以吗?”

我不知道苏锦云想说什么,但是我看见苏倾年脸色突然沉了下了,严肃着说:“只有那个不行。”

“可是那个很好吃。”

苏锦云语气有些委屈,我略有些不忍也有些好奇问苏倾年说:“孩子想吃什么?”

苏倾年偏过视线落在我身上对我解释:“他对红虾有点过敏,吃了身上长痘,但是他挺喜欢的。”嗓音顿了顿,随后又说:“你随便做点吧,他也不是很挑食。”

我点头,转身去了厨房。

在进厨房之前,我转身看了他们两父子一眼,两人低着头不知道在交流着一些什么,但苏锦云却被逗笑了,在他怀里乐得开怀。

到现在......我还没有摸过那个孩子。

就连牵手也没有过。

吃了晚饭之后,苏倾年想带孩子离开,他走之前对我说:“明天的机票已经订好了,他现在想回家拿点东西。”

那个家,指的是苏家吧。

我点点头,微笑着说:“早点回来。”

苏锦云听了,乖巧的说:“阿姨我们等会就回来。”

我点点头伸出手想摸一摸他的脸,还是强忍住手偏转了方向替他将衣服的纽扣扣上,叮嘱说:“外面天冷,别着凉了。”

苏倾年带着孩子走的那一刻,我的心有些慌张,但随即又镇定下来,因为苏倾年说过孩子会跟着我们住一段日子。

现在所有的人应该都不会知道,我已经知道了这个秘密。

我已经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

过几天我可以去看一看医生,指不定有办法恢复记忆。

正在我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小钢琴家后妈给我打电话过来了。

她出声问:“小希,是你将医疗费交齐了吗?”

医疗费?!

我记起来了,我上次说过,但是那天没钱之后也忘了。

我大概能猜到是谁交的。

我解释说:“是倾年交的,他说让爸多休养一段日子。”

“我上次交了四天的住院费,今天去交的时候,护士告诉我医药费已经被人交了半个月的,我想只能是你们。”小钢琴家后妈声音顿了顿,温柔又有些无奈的说:“小希,我大概知道这么多年你和我不亲热的原因,但你要相信你是老顾的孩子,我对你不会有什么坏心,还要欣乔她这孩子就是有些任性,你多包容包容她。”

这是小钢琴家后妈第一次给我说这些话,我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思索了一会说:“雪姨,我知道。以后我会孝敬你和老顾的,你一天也别多想,好好和老顾过日子。”

“好,小希,你有一个好丈夫,希望你和他一直幸福的生活下去。”

这是小钢琴家后妈给我最好的祝福。

只有我自己知道,这其中冷暖。

我一个人在沙发上坐了一个晚上,苏倾年都没有带孩子回来,也没给我打一个电话解释原因。

直到第二天清明的时候,他打电话说:“昨晚有点事没有回来,等会有司机过来接你,我们在机场等你。”

他这轻飘飘的一句算是给了解释。

我没有去想是什么事,因为这不重要。

挂了电话不到十分钟,果然有司机过来。

到了机场的时候,苏锦云穿着帅气的皮衣,脖子上围着厚厚的红色围巾,脚上穿着和苏倾年同款的鞋子,小手拉着自己的小皮箱站在苏倾年的身边。

而苏倾年的身边有两个黑色的大行李箱。

小家伙看见我来,羞涩的冲我笑了笑说:“阿姨,昨晚爷爷突然从美国回来了,他让我和苏倾年陪他,所以没有回来。阿姨,刚刚苏倾年同学说你会生气,你生气了吗?”

苏锦云从来就不喊苏倾年为爸爸。

我摇摇头,从苏倾年身边拿过一个行李箱笑着安慰说:“阿姨没有生气,你可别听他的话,我没有那么小气。”

苏倾年听我这样说,从我手上重新拿回那个箱子,说:“走吧,这小子,什么东西都要带上。”

我哦了一声,任由他。

而苏锦云拖着那个小箱子屁颠屁颠的跟在苏倾年的身边。

两个多小时后,回到我已经离开四天的城市。

感觉又像回到了鸡毛蒜皮的生活里。

机场有专人来接机,苏倾年将手上的行李箱交给他们手上,弯着身子将苏锦云抱在怀里,对我低声说:“回家吧。”

回家吧,刚好一家三口,一个不差。

只是我没有想到苏倾年所说的回家是另一个家,在小区楼下他看我神情不解,嗓音略低的解释说:“那边房子离我们工作的地方远,再说苏锦云不喜欢住小房子。”

苏锦云此刻脑袋趴在苏倾年的肩头,熟睡了过去。

不过苏倾年已经做好了决定,我也没有多嘴的必要,我低头看着他说:“这个看你,等下我回桓台将东西收拾过来。”

苏倾年嗯了一声,接机的人把行李放在走廊上就离开了。

苏倾年将钥匙从兜里掏出来递给我,我接过来打开门,他抱着苏锦云放到了卧室里面去,细心的给他盖上被子,轻手轻脚的。

他出来将行李拉进去,打开两个门,找到苏锦云的房间进去。

我跟在他身后看到这个装修略有些震惊。

墙角砌了一个高台起来,高台中央是一颗树干特别粗的大树,是真的树木,叶子繁盛,树顶还铺了很多假叶子。

而树上的三角地方,搭了一个小房子,够苏锦云钻进去。

那个高台下面应该就是泥土,养着这棵树。

我在看新闻的时候,外国爸爸,有给孩子装修过类似的房间。

我好奇问:“怎么这样装修?”

“苏锦云喜欢自己玩,不喜欢别人打扰。”

苏倾年解释,打开行李箱,里面都是苏锦云的衣服。

那个孩子什么样的性格,喜欢做什么事我现在都是不了解的。

他还口口声声的喊着我阿姨,给他做顿饭还客气的对我说谢谢。

作为一个母亲,我无非是最失败的。

我按耐下心中的倒腾,看见窗边有一台望远镜,我凑上去望了望,清晰的看见远处的蓝天,还有飘落的雪花。

整个房间装修都是超级棒的,我过去和苏倾年一起将苏锦云的衣服放在衣柜里,将最后一件衣服挂上,苏倾年突然伸手将我抱在自己怀里,右手摩擦着我的脸颊。

他嗓音略带魅惑的说:“苏锦云不太会和人相处,但是谁对他好,他的心里是知道的,所以顾希,有时间多陪陪他。”

不用他说,我也会这样做的。

只是苏倾年这样说,让我心底产生怀疑。

他隐隐约约好像知道一些什么,但我又不敢确定。

“顾希,你是不是在想苏锦云是我的孩子?”

苏倾年突然撕破隔膜问我这个问题,让我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故作震惊的看着他,瞪着眼,苏倾年见我这样,他低声的笑了笑说:“顾希,他就是我的孩子。”

“为什么不继续瞒着我?”

我颤抖着声音问他,这男人倒不在意勾着唇笑的明媚说:“与其让你整天疑神疑鬼,还不如直接告诉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