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陪苏锦云/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客厅里,苏锦云在地板上玩积木。

我过去坐在他身边,安静的看着他,没有出声打扰他。

他玩到紧张的时候会下意识拿起奶瓶吸允一口,然后想办法怎么搭建才不会倒塌。

第一次倒塌,第二次也倒塌,但还会从头开始,一点也不觉得厌烦。

我不知道苏倾年做事的时候认不认真,因为他总是一副很云淡风轻的模样。

但这个孩子他很认真也很有毅力,更……独立自主。

他不求助别人的帮忙,喜欢一个人自己专研,自己玩乐。

苏倾年说过这孩子不喜欢别人打扰他,他这话弄的我有些小心翼翼。

好几次想帮这孩子也就强制忍住了,我害怕他厌烦我。

苏锦云这孩子就离我这么近,其实我好想伸手去触碰一下他,伸手将他抱在怀里感受他软软的身子。

但我不敢,我怕吓着他。

积木再一次崩塌,苏锦云终于没有了耐心,但他还是好脾气的将积木摆放整齐,装在天蓝色的框里。

他转过身子看见我,羞涩的笑了笑,然后将框子搬到自己房间里。

不过几分钟他就出来了,迈着小步伐坐在我对面,目光专注的落在我脸上。

他这是第一次认真的打量着我。

被他这样注视我心里有些忐忑,正想说些什么打破这种奇异的气氛,苏锦云却先开口说:“阿姨你真漂亮。”

我一愣,盯着他嫩白的脸蛋有些不知所措,这孩子是在夸我?

“阿姨,苏倾年同学说我以后要好好和你相处,要和你多沟通沟通,对你要像对他一样热情。”说完这句,苏锦云有些不解的低头喃喃道:“我平时对苏倾年同学很热情吗?”

小脸上一阵迷茫。

而这一刻我有些感谢苏倾年,他在教孩子怎么和我相处,我心底很感动。

我甚至觉得他在我下班之前离开,就是为了让我和孩子单独相处。

见他这样迷茫,我轻声对他解释说:“他是你爸爸,你对他热情很正常。”

附近有个小汽车,我顺手拿过来递到他手上。

苏锦云小手接过去低着头,边研究边说:“苏倾年在带我见你的时候,他说我可以喊你妈妈或者阿姨,他让我自己选一个。”

所以他选了后者吗?

我的心突然揪了起来,面上却笑着安慰他说:“喊我阿姨也没事。”

苏锦云笑着说:“我觉得阿姨人很好,会做饭给我和苏倾年吃。”

六岁的孩子说话没有一点混乱,而且苏倾年说的没错,对他好他都会记在心里,我也没想到仅仅两顿饭就收买了他的心。

我心底很高兴,低声笑了出来对他说:“锦云,你觉得我很好,这点就让阿姨很高兴,你喜欢吃什么?晚上我给你做。”

“苏倾年同学说不能吃虾,那阿姨可以给我做可乐鸡翅吗?”

苏锦云手上拿着小汽车,抬头眼睛期待的望着我,生怕我拒绝。

“可以的,那你在这里玩,阿姨去把鸡翅从冰箱里拿出来解冻。”

我起身,苏锦云一脸高兴的看着我,突然冒了一句:“阿姨,你真好。”

他真诚的夸我,这让我心里很高兴,干劲十足的进了厨房。

将鸡翅从冰箱里取出来后,我回到卧室将两个行李箱的衣服取出来。

苏锦云这孩子可能无聊跟在我身后进来,在一旁给我递衣服。

我没有问他知不知道我和苏倾年的关系,但是他这样聪明的孩子心里应该明白,或者苏倾年也对他说过。

排骨汤炖好的时候,我给苏倾年打电话让他回来吃饭。

苏倾年回话道:“今天有事。”

有事就是不回来了。

我嗯了一声挂了电话,给苏锦云解释了两句,然后张罗他吃饭。

晚上我想要给他洗澡,他脱衣服之前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说:“阿姨,我可以自己来。”

他自己来怎么洗的干净?

我将浴缸里的水接满问他道:“锦云,平常是谁给你洗澡啊?”

“奶奶或者家里的保姆阿姨。”

我用话忽悠他说:“她们是女人,阿姨也是女人,为什么阿姨就不能给你洗呢?”

我想我的语气很轻柔,带着鼓励。

“对哦。”

他倒没有再反对我给他洗澡了,但是全程都是坐在浴缸里不说话。

应该是心里还不好意思。

毕竟对他来说,我还算陌生。

这也是我第一次给他洗澡,摸到他的脸颊,牵到他的小手。

给苏锦云洗了澡,我给他找来小睡袍穿上,然后陪他在客厅看动画片。

就这样的感觉很好,虽然不怎么经常交流,但是和他坐在一起,看着他,心都是软的一塌糊涂的。

这可能就是作为一个母亲的心思吧,简单的只想陪着他。

哄着苏锦云睡觉后,我坐在他床边许久,也犹豫了许久才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颊,小孩子的皮肤触感很好。

我的心底忽而充实起来,又握了握他的小手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回到自己卧室洗了澡出来,看见坐在床上的人微微有些错愕。

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卧室里的灯落在他身上很神秘,而落在他眼睛里眸光点点,泛着微微波澜。

我对他打招呼说:“回来了?”

苏倾年望着我沉默不语。

我也没有在意的绕过他从一旁的梳妆台上拿过吹风机吹头发。

这时苏倾年却起身两步过来伸出手取了电源插头,将我拉到床边。

“我头发还湿着的。”

我以为他要干那档子事,连忙将自己的胳膊从他手腕里挣脱出来。

苏倾年忽而伸出手从我的脖子上取下白色毛巾。

我不知道他这个动作要做什么,不过一瞬,他就按住我的双肩迫使我坐在床边,他伸出手将毛巾覆盖在我脑袋上,手掌轻柔起来。

原来他想自己替我擦干头发。

我的头皮能感受到来自他指间的压力,很舒服,不由的叹息一声。

苏倾年听见了,勾着唇讽刺我道:“瞧你这出息,苏太太。”

他这话也不是第一次说,我在他的磨炼下,段位也起来了,我无谓说道:“你天天这样,没出息我也认了。”

“呵,这不要脸的模样,爷喜欢。”

苏倾年腾出一只手捏了捏我的脸,又继续帮我擦拭头发。

而昨晚一夜未眠,今天又忙碌了一天,我已经很疲惫。

现在这样被苏倾年伺候,睡意连连,我伸手抱着苏倾年的腰,将脑袋靠在他小腹上,叮嘱说:“我想睡觉了,等头发干了你把我放下去就行。”

最后他没有将我放在床上,而是抱着我放在一旁的地毯上。

窗外的夜景璀璨,而苏倾年的欲望很深。

我本来想任由他动作,但最后受不了的时候,双腿还是主动的缠上他精瘦的腰。

和苏倾年做爱太享受,愉悦极致,在迷迷糊糊中,他也会说一些情话。

而这些情话,都是毒药,我甘愿饮之。

苏倾年会拔撩我的欲望,会激发出我身体内对他的渴望。

但他自制力也好到不行,他乐于看我的笑话,会等到我实在没办法伸手主动拉扯他的时候,他才会轻笑一声满足我。

前一夜未睡,昨晚又闹到半夜,清明的时候我实在起不来。

我疲惫酸痛的闭着眼睛用脚蹬着苏倾年的腰吩咐他说:“起来去给孩子做早餐。”

闻言苏倾年单手将我抱在怀里,嘴唇在我脸颊旁摩擦,声音含糊的说:“苏锦云不会起这么早。”

我实在无语,像个尸体一样躺在床上也不阻止他,等到他要进来的时候,外面传来苏锦云的声音:“阿姨,苏倾年同学昨晚回来了吗?”

苏锦云懂事,没有开门进来。

可能苏倾年教过他男女有别,所以他不会随意进女士的房间。

但我听到孩子的声音连忙推开苏倾年,用被子遮住自己,瞪着他说:“你说的他不会起来的。”

然后我又赶紧回复外面的苏锦云道:“锦云,你等一下。”

“我说过吗?”苏倾年声音微微有些嘶哑,他略有些欲求不满的起身,穿好衣服出去关上门,低声问:“要喝奶?”

苏锦云奶声奶气的解释说:“不是,奶奶刚刚给我打电话,问我你在做什么,所以过来看看你回来没?”

苏倾年嗓音略低问:“你难不成等会还要打电话回去告诉她我在做什么?”

“不会的,我又不是奶奶派过来监视你的,放心苏倾年同学我和你是一条心,我不会给奶奶和季洛阿姨告密说你偷偷的背着她们在养漂亮阿姨。”

“你个小子净胡说八道。”

苏倾年声音沉了下去,外面的声音也安静了下来。

我叹息一声,略有些疲惫的重新闭上眼。

搬了新家,离检察院近,每天可以多睡40分钟真好。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苏倾年喊醒的,他强制的将我从床上抱起来扔在浴室里的藤椅上,垂着眼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腕表说:“十分钟,不然你自己花钢镚去上班。”

他出去后,我快速的洗漱,又用很快的速度花了一个淡妆。

我想以漂亮精致的脸见人。

苏倾年将我送到检察院,离去之前他轻声道:“我将苏锦云带公司去,中午你不用回家,如若有时间可以打电话约我。”

“约你做什么?”

苏倾年理所当然的挑眉说道:“约我们爷俩吃饭,让俩帅哥陪你。”

呵。

我不理会苏倾年,偏头对坐在后座上的苏锦云轻声道:“阿姨上班去了,拜拜。”

“阿姨拜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