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约他们父子/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苏倾年的黑色宾利消失在这座城市的茫茫车流里时,我才转身。

只是转身对上那双怜悯的视线的时候,我猛的低头从他身边绕过去。

宋之琛皮鞋的声音响起,他跟在我身边,我却没有勇气去看他。

我刚刚脸上的满足和甜蜜,肯定入了他的眼。

他在怜悯我,因为我和他都知道苏倾年目的不单纯。

可是我还是无所顾忌的陷进去。

在进电梯的时候,宋之琛才轻声安慰我说道:“别紧张。”

看吧,他聪明到能猜到我的小心思,也能及时的安抚我。

我没有紧张,只是那种怜悯的眼神让我心房差点崩溃。

“宋之琛,我中午想去医院看看,我想去问一问医生我那丢失的一年记忆还有没有希望恢复过来。”

宋之琛点头道:“我陪你。”

“不用,我想自己去。”

他也没有勉强,叮嘱我说:“好,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董佛说那个嫌疑犯已经被抓到,真实名字陈建义,是陈国的侄子。

这事真的奇了怪了,侄子让自己的叔叔当替罪羊?

在监狱里看见他,他精神萎靡的坐在角落里,头发剪的更短了。

董佛说:“已经询问过,他一直死扛,闷不吭声的。”

我看了眼他胳膊上的纹身,纹路纵横交错,像一个图腾。

但仔细看,又有些字。

我拿了手机将他身上的图案悄悄的拍下来,然后装在衣兜里。

我听见董佛问他说:“小子,你已经被抓了,牢肯定是会坐的,只是多少的问题,你坦白点我们会给你减刑。”

他沉默,只是目光忽而看向我们,脸上的胡子拉碴,表情阴狠的不行。

董佛即使跆拳道高手,见过很多世面,也和许多犯人打过交道,但是此刻她下意识的拉着我往后退了一步。

这是块不好啃的骨头。

我拉着董佛离开这里说:“先等他这样,等会潘队过来再说。”

“真是个硬骨头,我佩服他,你看见他那个眼神没?超毒辣的。”

“他是个在社会上跑惯的人,刚被抓来不会轻易松口的。”

听我这样说,董佛也点头赞同道:“他这样,也只有等潘队。”

我笑着说:“硬骨头对上硬骨头,就看是谁比较硬。”

潘队这人在警局出了名的硬脾气,犯人和他执拗,他比犯人还执拗。

他可以在审讯室和犯人大眼对小眼,对整整一天一夜也没问题。

“不过潘队这次应该会弱一点,他那是假把式,唬别的犯人还可以。”

董佛刚说完这句话,身后就传来潘队阴阳怪气的声音道:“我还不知道小董在心里是这样想我这个老头子的。”

“啊?”董佛脸色一白随即装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问我说:“顾检你刚刚听见什么声音没有?我是不是耳鸣了?快离开这里,出去透透气。”

她还真的拉着我,没有理会潘队就径直的离开了。

我无奈的转过头抱歉的对潘队笑一笑和她出去。

“哎呀妈呀,吓死我了。”

出去后董佛松开我,连忙拍着自己的胸口,我叮嘱她道:“以后说话注意一点,还好潘队好说话,要是其他领导肯定和你扯上,暗地里想办法整你。”

董佛惊吓也只是一会,现在又无所谓的样子说道:“潘队又不是斤斤计较的人,再说了他又不是我的直系领导,宋总检才是。”

好吧,她完胜我。

中午的时候董佛利索的丢下我和宋言去外面吃饭了,小两口欢喜的不行。

苏倾年没有等到我的电话,反而率先给我打电话。

我接起来,听见奶声奶气的声音说:“阿姨,苏倾年同学让我给你打电话,说俩帅哥约你出去吃饭,让你腾出时间给个面子。”

“好啊,我等会过来。”

孩子的请求我拒绝不了。

“苏倾年同学说我们过来接你。”

“好的,路上注意安全。”

等苏锦云挂了电话之后,我挂上沙发上的挎包准备随时出发。

这时我的办公室门被打开,宋之琛进来看见我,自若问:“多久去医院?”

我起身客气的给他倒了一杯水,说:“下午两点左右,医院才上班。”

宋之琛从我手上接过水杯,点头细心的吩咐说:“如若医院没有什么法子,我可以带你去见我的一个朋友。”

他说的很淡定,我好奇的看着他问:“什么朋友?”

“心理医生,也是催眠师,藏在过去的记忆会在你脑海中一闪而过,你不知道他会询问你。”

我有些震惊,这个的确是一个方法,电视剧里面都有这些桥段。

但我担忧问:“那他岂不是会知道我所有的事?”

如若被他知道什么不能挖掘腐朽的秘密怎么办?

即使我也不确定有没有什么腐朽的秘密。

“你放心,他是有职业操守的,有的事他知道也不会乱说。”

宋之琛说到这的时候顿了顿,他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热水,继续道:“在此之前你可以让他问你想知道的问题,其余的他不会碰触,而且说不定你的记忆会有点好转。”

这是目前比较好的法子,我点点头说:“先去医院看看吧。我只是想知道当年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我只是想知道我当年为何会失忆,而当初离开的时候,苏倾年在哪里?

他做过什么?没做过什么?

还有顾丹,她为何不再联系我。

明明从一开始做错的就是她,她为何将我骗到北京回来后却又不再管我?

还有为何我生下孩子后,苏倾年的妈妈会送我走?

如若只是因为门当户对的话,她现在不会纵容苏倾年和我结婚。

之前我一直认为苏倾年的妈妈不知道我和苏倾年已经结婚。

但随即想她是精明了一辈子的女人,对儿子的行踪她不可能什么都没有察觉。

她肯定知道调查天成案子的人有我顾希这么一个名字。

那么季洛呢?她也知道了吗?

他们现在究竟是怎么想的?!

见我沉默太久,宋之琛上前伸手摇了摇我的胳膊,见我还没有反应,他忽而伸手将我抱在怀里说:“别胡思乱想,别想那么多,这些以后都会知道的。”

他的声音温暖清浅,在这冰冷的世界里徒然入了耳,奇迹般的安抚了我浮躁深陷的心。

我想,还好在这段迷失的路上有一个能够倾诉的人。

如若可以,我想和他做好朋友,像以前一样,大家都是好朋友。

但终究是我贪心,我利索的从宋之琛的怀抱里出来,镇定的摇摇头说:“我没有胡思乱想,我想离开这里了。”

宋之琛嗯了一声退后一步,视线看着我,嗓音低沉道:“下午不用着急过来。”

他这话的意思是,下午来不来全看心情,他怕我心里难受。

宋之琛,明明是个冷漠的人,却总是照顾到我的内心深处。

和苏倾年是不一样的人呐。

苏倾年以前也是现在这样性格的人吗?以前他也是这样爱打趣人吗?

……或许都没变。

……或许都变了。

我不想再待在办公室里,对宋之琛点点头就离开了。

在楼下的时候,苏倾年们还没有过来,我站在门口等着。

今天下着阴冷的冬雨,和苏倾年认识这么久,好像还没有出过晴天。

在这个漫雪的城市里相见不容易,是不期而遇还是蓄谋已久?

是蓄谋已久吧。

即使我一再逃避,不可否认的是,苏倾年是怀揣着目的而来。

说爱我?鬼恐怕都不信吧。

如若还爱我,为何六年都不出现?却偏偏在我遭遇婚变最狼狈的时候,像个救世主一样来俘虏我?

想着这些头疼事的时候,苏倾年的车子就出现在了视线里。

他停在我面前,偏过眸子来看着我,勾唇挑眉的对我道:“苏太太,上车。”

苏锦云坐在前面,我打开后车门坐进去。

进去后我看着前面的孩子,关心问:“锦云,今天早上玩的什么呢?”

“在苏倾年同学办公室里看书,看电视,玩积木,还和苏伽成发短信。”

我由衷道:“早上过得挺丰富的。”

苏锦云从前面望过来,粉嫩的脸上肉肉的,他出声问:“阿姨你呢?”

“阿姨去了一趟警局,询问了一些犯人,然后又看了一些案子。”

“阿姨是警察吗?”

苏倾年开着车沉默不语,他不插嘴我和苏锦云的谈话,一路很安静。

“算是吧,要抓坏人。”

小孩子听了后夸张的张开嘴说:“哇,好厉害。”

和苏锦云熟了之后,他很乐意和你说话,比第一次见面好了很多。

“呵呵,还好,不是很厉害。”

如若苏锦云没在这里,苏倾年肯定会嘲笑我说道:“顾希,瞧瞧你自己以前被欺负成那个熊样,还抓坏人?这些话你就可以哄哄小孩子。”

我太了解这个男人了。

“苏倾年同学,警察都是很厉害的是不是?老师说我们犯错,警察叔叔要来抓我们的。”

苏锦云突然好奇的问苏倾年,男人轻声的嗯了一声,解释道:“很厉害,不过不会抓聪明听话的孩子。”

苏锦云说:“我一直都很听话。”

“所以你还没有在监狱里面被关起来,也没有吃不好睡不暖。”

我:“……”

这样解释真的好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