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给锦云解释字音/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年将车停在一家普通的门店外面,淋着冬雨迈着沉稳的步伐绕过来,打开后车门弯腰伸手将后面的一把大黑伞拿出来,撑开示意我下车。

等我下车后他拉着我的手将伞塞在我手心里,我连忙惦着脚撑在他头顶,免得他再淋着一点雨水。

他打开前车门弯腰将苏锦云抱在怀里,单手扶住他的小腰,免得他滑落下去。

苏锦云双手抱着他的脖子将脸放在他肩膀上,眼睛黝黑骨碌碌的打量着在后面打伞的我。

这时走在前面的苏倾年脚步突然顿住,我不明所以。

没想到他却偏过头伸出另一只手将我的手心包裹在他的大掌里。

我下意识的抽了抽,没想到他攥的很紧,我连忙低声说:“这不好打伞。”

他略有些固执道:“没几步路。”

他坚持我也没再矫情。

进去后苏倾年将孩子放在凳上,他抽出桌上的纸巾递给我,我微微一愣。

随即明白他想做什么,我将伞放在一旁,向他走近一步微微的踮着脚替他擦了擦湿润的黑发和额头。

苏倾年的头发很浓密,略有些质感,我随意的擦了下就收回手。

“苏锦云你识字吗?”

苏倾年坐下后看见苏锦云抱着菜单,看的特别认真,出声询问。

苏锦云闻言不服气的嘟着嘴,抬头看着苏倾年认真倔强的说:“有些能认识,苏倾年你别这样小看我。”

他应该好面子,被父亲这样质问心里不高兴,就直接喊了苏倾年的名字。

“哦?”苏倾年好笑问:“比如哪些?”

“这个豆字我认识,我们幼儿园有个小女孩叫陈豆豆。”

我望过去看了眼苏锦云小手指的位置,写着小菜豆腐汤。

苏倾年好像打定主意看苏锦云的笑话,又问:“哦,还有呢?”

苏锦云将菜单往我们这边凑了凑,高兴的指着说:“还有这个云子肉。”

云子肉……

我视线看了眼苏倾年,他似有感觉一样将眸子转过来看着我,幽远深沉,泛着魅惑的光芒,我忍了忍将坛子肉三个字咽在喉咙里,没有说出去。

这孩子认字认半边,我如果说出去,苏锦云会觉得自己没面子,他可能会不喜欢我。

所以这坏事还是要让苏倾年来做。

我心底是真的认为苏倾年会纠正苏锦云的,没想到他只是清淡的说了一句:“不错,还是认识几个字。”

我:“……”哑口无言。

我正想说句什么,苏倾年抢在我前面,嗓音磁性的说道:“不过这个‘坛’字还有一个读音,唤‘tan’,你以后记住唤这个音。”

“为什么是‘tan’?”

苏锦云一副好奇的模样,苏倾年勾了勾唇,将自己旁边的茶水递给我道:“苏锦云,让阿姨给你解释为什么。”

将这个麻烦扔给了我,我有些茫然的看着苏倾年,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突然明白不能说实话。

见苏锦云感兴趣的看着我,一副想要解惑的样子,我立马接上说道:“这个音是老一辈喊的,现在都流行叫‘tan’,不然其他的小伙伴听着会笑话你。”

“这样啊,那好吧。”

这个问题算对付过去了,我收回视线看向苏倾年,他勾着唇看着我。

我白了他一眼,然后点了他们两个共同爱吃的菜,将菜单交给服务员。

吃过午饭以后,苏倾年要送我去检察院,我摇摇头拒绝说:“我要去医院看看我爸,你和锦云先回公司吧。”

苏倾年抱着孩子,将他塞在后座里提议说:“我们一起。”

我想要去看医生问一问记忆这个病因,这事不能让他陪同,我连忙找着一个借口说:“我去看一下就走,你去的话,我爸会一直拉着你说话,你不用过去的,我坐出租车过去就行。”

苏倾年听我这样说,视线落在我脸上,盯的我小心脏略有些忐忑。

许久他伸手使劲揉了揉我的脑袋,叮嘱道:“那你小心,晚上你自己回去。”

这话的意思是他晚上有事。

我点头答应,然后他转身从我伞下离开,长腿几步走过去就坐进了驾驶座。

苏倾年系上安全带吩咐苏锦云道:“苏锦云,给阿姨说再见。”

“阿姨再见。”

“再见,你们一路小心。”

从早上到现在,一直都是看着他们远去,消失在视线里的。

其实我现在过得真的不错,有自己的孩子也有一个肯对我好的人。

只是有时候心里也会很空。

许多谜团像蜘蛛网一样密密麻麻的缠绕着我。

而我还要淡定的去面对,去告诉自己不要怕,要解开它逃亡出去。

真是一件糟心的事。

我在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到达医院,我通过前台的护士找到神经科的一个厉害医生,是主任。

其实前几次我来的时候,护士态度一点都不好,每次问她事,她头都不抬随意的指着一个方向。

但这次不一样,我穿着检察官的制服,衣服上面还别着徽章。

她刚开始没抬头看我,我不想麻烦直接说了一句:“姑娘,神经科的主任医生在哪里?”

我语气强硬,护士愣了愣抬头看我,又看见我穿的衣服,连忙热情的带着我到神经科医生的办公室。

护士敲了敲门,然后打开道:“主任,这位检察官找你有事。”

主任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头发花白,他听到护士的话一愣,然后起身到沙发那边招呼我说:“过来坐。”

护士关上门离开,我镇定下心中复杂的情绪,走过去坐下。

主任医生先问:“你有什么事?”

我点头,看着他就像抓住波涛汹涌的大海上忽而出现的一根浮木一样,迫使自己将所有的生存的希望交给他。

我特别客气的说:“主任,我有件事想了解一下。”

“什么事?”

这个医生挺慈祥的,也挺平易近人的,我想了想说:“我想了解一下人为什么会失忆,有什么办法恢复吗?”

我的语气含了隐隐的急迫,这时主任医生起身用一个纸杯接了一杯水递给我说:“你就是失忆的那个人?”

我从他手上接过来握在手心里,点点头说:“我已经失忆了六年,而偏偏忘了19岁到20多岁的记忆,差不多一年半左右。而这六年我过得非常平静,从未发现过自己的记忆丢失。可是最近一个月有一个人跑出来告诉我,我曾失忆过,而且……我20岁那样也有过孩子,我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忘记。”

主任医生认真的听着,我盯着他身上的白大褂就像盯着救世主。

他沉默了差不多一分钟左右,才出声说:“你想知道那一年发生的事?失忆症主要是意识、记忆、身份、或对环境的正常整合功能遭到破坏。按照这情况看你是选择性失忆,或许曾经记忆有过不堪,你下意识的逃避。”

我着急的问医生道:“那有什么办法恢复吗?”

“大多数失忆的话,一般都是脑神经有过差错或者压迫,那段时期的记忆被你雪藏了起来。”

医生说到这的时候,他平静的看着我说:“恢复记忆很大程度都是看机遇,有的人几个小时恢复,有的人几年,有的人一辈子,而你现在来看有六年了,恢复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我突然惶恐起来,恢复的可能性不大,这个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以前的谜团真的解不了吗?!

不应该这样说,即使恢复记忆很多谜团我也不一定知道。

但我和苏倾年宋之琛季洛他们之间发生的事,至少能摸个大概。

至少知道怀胎十个月的感受。

我丧失了很多做母亲的资格,我的脑海一片空白。

我的很多事都是听别人说,而我却不知道真假。

我面色苍白的问医生:“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手中的纸杯被我用双手紧紧的攥住,滚烫的水从里面滚了出来,烫过我手上的皮肤,有微微的痛。

我却一点都不在意,我只是盯着医生,盯着这个能给我希望的人。

主任医生从我手上抽过纸杯,安慰我道:“你先别着急,你先去照一个脑部片子,我看了再说。”

我深呼几口气,点头从他手上拿过单子,连忙去七楼。

七楼最拐角里面是照片子的地方,我进去将单子给白大褂医生。

他看了看,皱着眉头态度不好的说:“先去交钱,没交钱你照什么片子。”

刚刚着急居然忘了,我连忙好脾气的从他手中抽过来跑到一楼账房。

……却忘了坐电梯。

等我交了钱跑上去的时候,额头上已经有了汗水,润湿了耳发。

我将单子交给医生,他吩咐一句:“等着,这边还有一个人。”

等里面那个人检查出来后,他慢悠悠的回到办公室做着记录,然后签了名将单子交给我前面的那位病人。

等那位病人走后,他端起桌上的水杯慢悠悠的喝了一口,无聊的问我道:“想查脑子做什么?有什么问题?”

这期间等的我本来很着急,他还这样无所谓的态度问我,我脾气暴躁道:“快点,我已经等了很久了。”

“你凶什么凶,你看不看病!不看病从医院大门里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