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李欣乔又在这里/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凶什么凶,你看不看病!不看病从医院大门里出去!”

他听我这样讲,脸色瞬间沉了下来,说了这么一句点燃我脾气的话。

我黑着脸使劲的拍着他的桌子,语气特别不好道:“我他妈在警局的时候见过比你还叼的犯人,你耍什么威风?”

他这时仔细才看向我穿的衣服,他可能不太认识。

视线又落在我衣服上的徽章上面,不过两秒他连忙起身说:“走吧,检查。”

看吧,看吧,人就是这样犯贱。

你给他好脸色,他不接受,你比他凶,他就识趣的噤声了。

这脑部片子检查过程很慢,前前后后差不多经历了二十分钟。

我将片子拿到主任医生的办公室,进去连忙放到他办公桌上。

他见我面色着急,慈祥的笑着说:“别着急,慢慢来。”

他拿着片子看了差不多五分钟左右,对我解释说:“你的脑部没有受到什么损害,也没有做过任何的手术。”

“这意思是?”

“这样的话在医学上失忆有两种笼统的解释,第一是自我精神催眠。”

“还有一种呢?”

“一种是心理医生接受病人的邀请,对病人进行催眠,封闭记忆。”

医生的话像一颗炸弹,我突然想起宋之琛今天中午说的话。

他说他有个朋友是心理医生,他说他可以带我去看看,他说可以问我想知道的问题,他说不会探测我的秘密。

宋之琛是早知道还是不经意的?

应该是不经意的吧,他说过不知道我失忆的原因,而且心理催眠这种是很普通的事,只是我没想起来。

“这种书上都有记载,很普遍的事,你如若想知道答案,可以去曾经熟悉的地方,或者和熟悉的人接触,更或者去找心理医生,这些都是方法。”

这个医生,给了指引。

和熟悉的人接触,苏倾年宋之琛这两人已经在我生活里出现。

曾经的地方?

我好像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那个出租房一点印象也没有。

而且那个老大爷我也一点印象也没有。

找心理医生……这是唯一的法子。

只要有法子就行,我对医生感激的说:“谢谢你,至少没有死路。”

“不用,祝你早日恢复记忆。”

我从办公室里出来,本来想直接离开。

但想起老顾在这个医院,我连忙去他所在的楼层病房。

在病房外,我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推开门进去。

我没想到那样闹过以后,李欣乔居然还在这里,她怎么有脸来的?

小钢琴家后妈可能没想到我今天会过来,表情略有些错愕,连忙问我说:“小希今天不上班吗?”

现在时间已经是上班时间了,难怪她会这样问,我摇摇头说:“今下午检察院没什么事,我过来看一看。”

我没有理会李欣乔,直接走到老顾身边坐下问:“腿恢复怎么样?还需要多久才能出院?”

老顾见我来笑的很欢喜说:“恢复的很好,只是倾年交了半个月的住院费,你雪姨让我在医院里多住几天,说不要浪费女婿的一片心意。”

“哼,只会用别人的钱。”

李欣乔现在说话更加无所忌惮。

我拍拍老顾的肩膀,神色的不好的看着她问:“你今天过来做什么?”

“我姥姥姥爷说,我妈手上还有几十万存款,他们让我过来转到自己的账户里,免得给你们用了。”

姥姥姥爷就是小钢琴家后妈的亲爸亲妈。

我知道他们一家人讨厌我和老顾两个拖油瓶,但没想到他们会指使自己的孙女来这么对自己的母亲。

其实我真的不算一个拖油瓶,小钢琴家后妈和老顾结婚的时候,我已经独立生活,有了自己的一份稳定工作。

虽然后来的这么多年,我的工资全都在赵郅的母亲那里,但她每个月也会给我和赵致两三千块钱做生活费。

所以我基本上没有怎么花小钢琴家后妈的钱。

即使有时候困难,她救济我和赵郅我都是有还过的。

而且老顾每天给他们两母女一日三餐伺候的好好的,衣服也是洗的干净的。

就单请保姆一个月也要花很多钱。

再说小钢琴家后妈给的那十万块按揭的房子,我和赵郅也出了三万,现在被李欣乔拿过去,我都没有计较。

但是这么多年积累下来,旁人看在眼里的就是老顾吃软饭。

说到底都是觉得我和老顾占了便宜。

我黑着脸道:“我和我爸不会再用你妈的钱。”

李欣乔不屑的挑了挑眉,说道:“这个谁说的定?钱又不在我们这里,而是在我妈那里,她怎么不可能给你们用?再说我爸说过,他和我妈当初离婚的时候有过签约,以后两人无论结婚有没有孩子,这财产以后都是属于我这个独女的。”

我听过一个小道消息,是那个小区的邻居讲过的,听说是李欣乔的爸爸受了工伤,没有再……的能力。

所以小钢琴家后妈寻找着这个借口和李欣乔的爸爸打官司离了婚。

到现在他依旧是一个人单身。

只是没想到两个人之间签约了这个条件,全是给小钢琴家后妈挖的坑。

我也突然明白她的姥爷姥姥为什么要对孙女说这个话。

钱留在自己独孙女手上,比留在自家闺女给别的外人用强的多。

“李欣乔你是不是要逼死我?”小钢琴家后妈最近被气的多,现在她习惯了,只是黑着脸沉声道:“你把房子拿了回去,现在又要把钱全部拿走,你让我以后用什么生活?”

“这个我不管,要么你跟着他过穷日子,要么你跟着我回去过阔太太的日子,就是看你怎么选择了,你也别怪我狠心。”

其实我在想,这么多年都忍过来了,怎么突然和李欣乔走到这个份上的?

随即我明白是自己的原因,这段日子我没有再忍着她,没有再表面和她维持着虚情假意的关系,我发现我最近做事挺看心情的。

好像是受了苏倾年的影响,不再好脾气的受别人的欺负。

小钢琴家后妈呵斥道:“你闭嘴,他好歹是你继父,什么他他他的,上了这么多年的学白上了!”

李欣乔一直没礼貌,她又不是不知道,说这话等于放屁。

而且李欣乔这个话不算没有人性,她只是单纯的看不惯我和老顾。

我实在看不下去李欣乔得意的模样,对小钢琴家后妈说:“雪姨,别生气,别和她扯闹。”

李欣乔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她是有理的,自然很淡定。

几个人在病房里一直没有谈妥钱这个问题,李欣乔索性拿起自己的挎包说:“反正我不来要,我爸我姥爷姥姥都会来找你的,你自己看着办。”

等李欣乔走后,小钢琴家后妈终于忍不住的哭了出来。

一个女人即使再坚强,但被家人联合起来施加压力,也是……难受的。

她这样迟迟不肯妥协是放弃了家里人,而家里人也背弃了她。

一切都只是为了老顾。

钱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给她意见。

因为钱是大事,生活的根本,没有钱举步艰难。

而我现在也没有什么能力,只能每个月给他们租一套房子。

“雪姨,租房子住吧,我已经在托人给你们找了,每个月的房租我出。”

“怎么可以,你每个月钱也不多。”

老顾现在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可能想法和我一样,钱是小钢琴家后妈的,他不能劝她放弃跟着他过苦日子。

这事只能小钢琴家后妈自己下个决定。

小钢琴家后妈这样说,我连忙解释道:“每个月我工资有4000多,租房子用不完,再说倾年也不缺钱,他会给我家庭补用,平常很少用我的钱。”

“你还是自己存一点钱,一个女人要自己存点钱,不能总用男人的。他不在乎你用他多少钱,而是这样依赖的日子久了他心底不平衡,会打心眼里瞧不起你的。相信雪姨,我是过来人,你听雪姨的准没错。”

她都这样了,还来劝慰我。

其实她说的也没有错,一个男人不注重你花他多少钱,而是你有没有资本能够让他心甘情愿的给你花钱。

而苏倾年给的这大手笔钱,目前来看是财大气粗吧。

他和平常斤斤计较的男人不一样,他也和赵郅不一样。

但是我自个的尊严我自个还是要的。

“没事,每个月工资4000多,我自己还剩2000多,能够存下来的。”

我的工资比起其他人来说,在这个社会已经算高的了。

小钢琴家后妈用卫生纸擦了擦眼泪,红着眼圈对我说:“先不说这事,你先回去上班吧,出来这么久了。”

小钢琴家后妈不想用我的钱,看来只有先偷偷租房子了。

我看了眼一直沉默的老顾,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以前我的钱都是给赵郅的母亲的,现在终于可以给我爸用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你们别总拒绝我,养了我这么大,我还没孝敬过我爸。”

两人都笑出了声,气氛好转。

我也赶紧趁着这个时间溜达出病房,离开这里不打扰他们两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