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宋之琛和我讲他们/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近来的事确实打击到老顾的自尊了。

老顾腿脚好了之后,开始偷偷的出去找工作。

而那些工作,对他来说负担很大,每天疼痛加身,痛苦难耐。

后来我听闻小钢琴家后妈说这件事的时候,让我心底忍不住泛酸,红了眼眶,忍不住流下眼泪来。

老顾是我爸,我孝敬他是应该的。

而看着他吃苦受累,看着他被李欣乔欺负,我心里一点都不好受。

从医院离开之后,我坐出租车回了检察院,下午继续工作。

即使心情再不好,这工作还是要继续下去的。

我不能因为上头领导是熟人,我就开始为所欲为。

最起码的职场守则我还是懂的。

刚回到办公室,看见董佛正在我办公椅上磕瓜子,还有一群小伙伴。

她见我回来,连忙扔下手上的瓜子起身,好奇问:“上班迟到了两个小时,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说去哪里约会了?居然没有给我报告行踪。”

我无语反问:“凭什么说我约会?”

董佛像看渣渣一样的看着我,解释说:“中午有同事说你被一辆黑色宾利接走,我知道那是苏倾年帅哥的车。没想到你们两个之间的关系这么好,熟到中午都开始约在一起出去吃饭了,告诉我有什么进展没?”

“没什么进展。”

办公室一群人,我跳开这个话题继续,好奇问:“你们一群人都待在我办公室里做什么?”

董佛解释说:“这不是把两个组员都联合起来一起开个会吗?”

开会磕瓜子?

“怎么不去你办公室!”

“我的办公室你又不是不知道,比你的小的太多,那让你在这比我多工作了两年,福利比我好那么多。”

董佛说的理直气壮,我也没有反驳的余地,就随她了。

下班后办公室里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我算着时间离开检察院。

要赶上最后一趟公交车。

刚到检察院楼下的时候,一辆白色的我看不出来牌子的车停在我面前。

这辆车刚好堵了我的路。

车窗被摇下,显示出主人的真正面孔,我没想到会是宋之琛。

他从来没有在下班的时候堵过我,平常也就是工作的时候问我两句。

“上车。”

我闻言,乖乖的上车。

“九九,地址给我。”

我立马报了地名。

宋之琛发动车子一溜烟的开出去,随后他出声问我道:“今天去医院的结果怎么样?”

宋之琛在关心我,我低头想了想说:“医生说有两种可能,是自我精神催眠或者是被心理医生催眠选择遗忘。”

“你觉得是属于什么?”

宋之琛这样问我,我疑惑的抬头看着他道:“这我怎么知道?”

“我认识的九九,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孩子,遇到事她不会自我逃避。”

宋之琛偏头看了我一眼,轮廓分明的脸上写满了认真。

这是他认识的九九,也就是顾希。

“你的意思是我被人催眠的?”

“我也不能确定,这事毕竟还是个谜团,不过等你了解的越多,记忆应该就会渐渐的打开一扇大门。”

“是的,但是你也说过我们每个人知道的都不是一切。我的想法不深,我只是想知道我们几个人之间的关系,还有我是怎么失忆的。”

我说到我们几个人关系的时候,我感觉宋之琛放在方向盘上的手指僵了僵,随即在同一个地方摩擦了两次。

这样的动作,说明宋之琛心底有微微的紧张和不愿透明的事。

我知道自己不能深问,问了宋之琛也是不会说的。

所以我找了个他能说的问题道:“苏倾年和季洛是多久订婚的?”

前面有一辆车违规停了下来,宋之琛将方向盘大力的打了一个转,等视线开阔的时候,他问:“嗯?你刚刚在问我什么?”

宋之琛刚刚在出神,没有注意我在说什么,我哪句话刺中他了?

我仔细回忆了一次,好像就是那句想知道我们几个人之间的关系。

难道宋之琛说的我们四人是朋友,这是假的或者有其他的隐情?

直到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宋之琛是不大愿意和季洛苏倾年打交道的。

这六年,除了季洛会联系他,他从来都不会主动联系其中的谁。

“苏倾年和季洛是多久订婚的。”

我看着他又问了一次。

他倒很镇定自若,略沉默了几秒钟整理思维道:“他们从小就认识,是世家,两个家族关系一直很好。”

这就是四表哥口中说的门当户对,而苏倾年的母亲也是讲究门当户对的。

我哦了一声,宋之琛又说:“以前苏倾年和季洛的关系不是很好,那时候的苏倾年冷漠,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那种类型,更不喜和别人打交道。”

宋之琛口中的苏倾年和现在的苏倾年一点都不一样。

现在的苏倾年嘴损,腹黑,爱让人心塞,更乐于在床上打趣我。

“后来他通过我和季洛认识你,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也就一个多月吧,你们两个就果断的在一起了,这事当时让我和季洛都很错愕。”

我没想到只是问一个问题,宋之琛会给我解释这么多,这也是我第一次从他口中仔细的说着以前的事。

说着季洛和苏倾年。

“不过看你们两个过得挺开心的,季洛就什么也没有说,而我后来也就离开那个检察院了。”

这时候宋之琛突然将车停在路边,目光看向我道:“九九,那时候季洛没有告诉你的事,就是她和苏倾年一直就有婚姻,这是父母从小包办的。”

我颤抖着声音问宋之琛道:“那季洛会因为这个恨我?”

难怪她会说我们不再是朋友。

“不会的,她是高高在上的名媛,她有自己的傲气,她不会恨你。”宋之琛突然伸出手掌放在我肩膀上,严肃的说:“即使恨你,不会因为苏倾年,也不会因为你和苏倾年结了婚。”

我疑惑问:“那是为什么?”

“那是她的秘密,只有她自己知道,也只有她自己亲自告诉别人。”

宋之琛这话的意思他是知道这个秘密的,可能季洛告诉过他。

而他作为倾听人,听过后就像云烟一样,不存在心中。

不存在心中就假装不会记得,也不会告诉任何人。

我嗯了一声,也没有多问什么,别人的秘密,不能太多探听。

我想了想说:“那她还是会恨我。”

“你还没有记起来,她那样的性子应该不会的,我只是这样打个比喻,她至少不会因为苏倾年来恨你。”

宋之琛又发动了车子,略有兴致的对我讲道:“当初你刚进检察院的时候,就季洛喜欢你这单纯傻呵呵的性格,也就只有她愿意和你交朋友。”

“检察院的人他们都不喜欢我吗?宋之琛我真的很差劲,没想到自己以前活的这么失败。”

我挺愿意听他讲以前的,所以也乐意接上他的话自嘲自个两句。

“倒不是,因为进那个检察院的人要么就是能力特别突出,要么就是那些走后门的,而你两样都没有。”

“我不是两样都没有。”

听我这样说,宋之琛偏头望向我,笑了笑好奇问:“你觉得自己有什么?”

我自嘲道:“我有无限的自信啊。”

当时我就一丫头片子,刚出社会还没有被现实打击过,肯定自信心爆棚,认为什么事都不会难倒我。

秉承着一句:努力努力再努力,奋斗奋斗再奋斗,未来五年一定会拼搏出自己的事业。

这句话在我还没出大学,每天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都会默念一遍。

现在想起来,真是傻到不行。

似乎听出我的画外音,宋之琛抿了抿唇瓣,略有些不高兴说:“当初你还是有优点的,不然我怎么会……怎么会喜欢你。”

他结巴的说了两遍怎么会,而且略带了一些羞涩。

我看着他这个人,奶奶灰的发丝遮住了前面一点的额头。

他和苏倾年一样出色,一样帅气,一样像电影海报里走出来的人物。

就是这样两个人物,差不多同一时间出现在我生活里。

是福还是祸?!

我跳过他刚才那个话,转移话题道:“宋之琛,你今年多大?三十几?”

他疑惑我这样问,还是低头回答说:“这个月初刚满三十不久。”

这个月初……和我差不多。

我却不知道,却只收着他的礼物。

从开始到现在认识这一个月,好像一直都是他在默默付出。

“对不起,我没记住。”

我看了眼手上这个取不下的手镯,昨晚苏倾年抱着我睡觉的时候还问:“这玩意挺搁人的,怎么取下来?”

我当时回答说:“要密码。”

“密码多少?”

我昨晚解释说:“忘了,朋友送的,找时间打电话问一问。”

不能让他知道是宋之琛送的。

宋之琛无所谓的说:“你记忆不好记不住我生日很正常的,而且我也没有提醒过你,别说对不起的话。”

我好奇问:“这手镯密码是多少?你放心我不会取下来的。”

“等你记起的时候就会知道,到时候看你想不想取。”

他总是扔出这么一个问题,让我想知道的不行,他却又不说。

这一路和他说了很多话,他将我送到景江远处的一个路口,就离开了。

他不会主动说邀请我吃晚饭,也不会主动说送我回家的话。

可能他知道,苏倾年在家里等我,宋之琛他不想让我为难。

他真的是理解人到极致,是什么让他这样委曲求全?

不不不,连求全都说不上,全部都剩下了委屈。

让那样的男子委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