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证据/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年说的一起跳下去这句话已经胎死腹中。

他刚数了一就率先的跳下去,而后面的人已经来到园中。

苏倾年在墙角处儿,敞开双臂,用哄骗的声音道:“跳下来,爷在这接着你的。”

暗黄的路灯落在他的脸上,此一刻温暖的不行,也让人安心的不行。

我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因为冲力他后退了一步,但依旧他稳稳妥妥的接住了我,将我包裹在他大衣里,顺势遮住了这个冬天的寒风。

苏倾年将我放在地上,拉着我跑向前面的停车位。

我想我是第一次跑这么快,仅仅一分钟就从后门跑到前门。

苏倾年从车泊小弟手上速度极快的拿过车钥匙,然后发动车子离去。

后面还追赶着一群人。

我有些心惊胆战的喘着气,苏倾年这男人太大胆了。

本来我们两个人就占下风,他还特别冷漠的和人家对上。

我身子软在副驾驶里,有些郁闷的看着他。

他似有感觉一样偏过头来,轻声问我道:“今夜好玩吗?”

我拿过车上的一瓶矿泉水喝了两口,白了他一眼才说话:“好玩个屁,吓死人了,你是不是疯子啊,这么多年我也听潘队对我讲起过沈军这人,人挺毒辣的,他如若逮到我们怎么办?”

苏倾年听我说脏话,眉头皱了皱,轻声叮嘱我道:“好好说话,我在你旁边你担心个什么?”

我心一塞,有句话没有说出来,正因为他在我心底才更担心。

我刚刚心底挺怕他受一点点伤的,那样我的心里也不好受

不不不,想想他受伤就痛。

这人的男人只适合欺负别人。

而那个时候也是我想多了,苏倾年这样谨慎的人,去一个狼窝自然会带上武器,那个私人会所里有他花钱雇佣的保镖。

只是那时候,他享受和我逃亡的乐趣,不告诉我这些事。

而且我还疑惑对方怎么追那么久都还没有过来。

原来一切都是套路,都有原因的。

苏倾年这个男人太贼了,害得我小心脏乱跳,却什么也不说。

我很长时间没有说话,苏倾年耐不住寂寞,他开口道:“你猜猜杨悦为什么会在那里?”

我没聊天的心情,但还是顺着他的话问:“为什么在?”

“我也不知道。”

我斜他一眼,看他像看渣儿一样,道“你这说的有什么意思?对了杨悦知道你是颐元公司的总裁吗?”

苏倾年目光看着前方,开着车,语气平静的解释说:“我没有对她说过,不过她给沈军强调了我两次名字,是个猪都能听出来。”

“第一次他没猜出来。”

苏倾年无所谓的轻笑了一声,解释说:“可能我刚进去的时候他觉得我是个渣渣,所以没有在意。”

我点头下结论,对苏倾年说道“他也真的有点傻。”

我忍不住好奇问:“今晚你来究竟做了什么?被人追?”

苏倾年没有接我这话。

等过了五分钟之后,他从自己的暗红色大衣里取出一个类似笔的东西递给我。

我接过来看了看,居然是录音笔。

我按了播放键,之前在包厢里的对话一句不少的都录了下来。

等我听完之后也快到了景江公寓。

难怪他会专门问一句,你们刚刚在交易毒品?

他妈苏倾年这个人精,就是想套对方的话。

等我听完,苏倾年才吩咐我说道:“这个你明天拿到警局去。”

我点头,突然很佩服苏倾年,没想到他下句就是,“你们公家人员办事效率好像不怎么样,还需要我涉险出手。”

我识趣沉默,让他嘚瑟。

我掏出手机看了眼今天拍的照片,仔细回忆。

果然和陈建义手上的纹身一模一样。

天成这个案子牵扯的人越来越多,范围也越来越广。

回到公寓之后,苏倾年脱掉外套进去洗澡。

十多分钟后,他穿着白色的浴袍出来,见我躺在床上,将我拉起来道:“乖,去洗个澡再说,我在这等你。”

我依偎在他怀里,随后强打起精神去了浴室。

被热水一泡疲惫感消除了。很多。

这几天都没有怎么休息好,出去的时候就立马钻入了被窝。

苏倾年身子缠上来,我连忙用脚推开他,委屈的说:“我很累,想睡。”

苏倾年从后面抱住我身子,轻声嗯了一声。

他的手很规矩,我也没有再说什么。

这一夜睡得很舒服,也终于睡了一个好觉。

天儿清明的时候,我被苏倾年从床上弄醒。

我睁开眼睛问的第一句话就是说:“锦云多久回来?”

“今天。”

我哦了一声,连忙起身去浴室洗漱,苏倾年也跟着进来。

我没理会他,用毛巾擦了擦脸。

他倒从后面伸手抱住我的腰,从镜子里看,我们两人的神情完全暴露的。

他勾唇轻笑,眉目如画,而我懵逼傻笑,一副智障,画面差别太大。

我用手推了推他说:“我洗漱呢。”

苏倾年闻言倒好脾气的松开我,身子依靠在门边,看了我半晌才出声问:“顾希,你对从前的事有想起来什么没?”

我刷牙的手一顿,这是那天晚上过后,苏倾年第一次问我关于记忆的事。

我没有想起什么,但是我知道了些事。

而这些事我不能告诉他,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告诉我的打算。

所以我快速摇头,胡诌了个借口说:“具体没想起什么,但有些事心底还是有疑惑的。”

讲到这里的时候,我吐了口水,将牙刷放下,转过身子看着苏倾年认真道:“我想知道那个小哥哥是谁?”

“哦?是吗?”

苏倾年突然伸手,手指半屈的弹了我一下额头,挺疼。

我连忙伸手捂住自己的额头,听见苏倾年语气略为吃醋道:“你丈夫还在你面前,你还提别的男人。”

“神经病。”

我给他翻了一个白眼,骂了这么一句就绕过他离开这里

小哥哥不是他吗?

提别的男人,苏倾年他敢不敢演戏再自然一点?

苏倾年今个给我配的有车,所以他不送我去上班。

在分离之前,他细心叮嘱我说道:“等会将录音笔交给警察局的潘队。”

我知道他的意思,毕竟昨晚是我们触到别人的霉头,而且沈军在商场上打滚了几十年,等我和苏倾年跑了后,他肯定会坐立不安。

会感觉自己有把柄落在别人手上。

他一天不被抓到,他就会一直查我和苏倾年的位置。

这点分析的能力我还是有的,我对他点头说:“我知道,你多注意安全。”

苏倾年无所谓的点了点头,开着车溜了出去。

看着他消失在车库,我才开着他这辆黑色的宾利去检察院。

今天宋言小朋友请假了,听说是家里的爷爷身体不行,住院。

而作为唯一的孙子,宋言小朋友要尽到自己的孝道,守在老人身边。

所以今天早上董佛就拉扯着我到隔壁小巷子去吃早餐。

她点了碗混沌,我点了碗面。

老板娘动作很利索,不到一会就好了,董佛拿着筷子往嘴里塞了一个,吃的很着急,我见她这样连忙笑话她说:“急什么?又没人和你抢。”

“我昨晚加班到半夜,饿了。”

我问:“和潘队出警来的?”

董佛平时就喜欢跟着潘队出去玩,经常加班熬夜很正常的。

“嗯,去了一家私人会所。”

私人会所?!

我略有些惊惑,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问:“什么私人会所?”

董佛报了地名,和苏倾年昨晚带我去的地方对上了号。

“你们去做什么?”

“那边被人举报有人进行贩毒交易,不过我们到的时候,主犯已经逃了,潘队现在都还在搜索呢。”

举报?这事只有苏倾年做的了。

难怪他昨晚那么淡定,我想了想将昨晚的事给董佛讲了。

而且刚才我打电话给潘队,他说等会就回警察局。

“哇塞,顾学姐,没想到你男人这么给力,还带你去冒险。不过就你们两个人胆子会不会太大了?你这男人太扯太牛逼了。”

董佛一脸羡慕的样子,我无语用筷子敲了敲她的碗,解释说:“他不是我的男人,别乱说。”

而且昨晚我也担心惨了,苏倾年真的太扯太大胆!

不过这样危险的冒险,这一辈子有一次就足够了。

董佛现在还不知道我和苏倾年之间的关系。

但是潜意识里已经把苏倾年当做我的男人了,真是一件头痛的事。

而且后来才发现,我们所有人都被沈军耍了。

和董佛吃过早餐,一起去将这个录音笔交给潘队,随后就离开了。

刚到检察院坐下不久,一个陌生的电话打到我手机里面来。

属地依旧是北京。

最近陌生的号码属地都是北京,那就是我以前差不多接触过的人。

我接起来,轻声问:“你谁?”

“顾希,下来接孩子。”

这声音,略有些熟悉,但是让我去接孩子,擦,是四表哥苏伽成。

我连忙起身,办公室里的人都吓了一跳。

我不好意思的摆摆手,笑着说:“你们继续,我下去一会再上来。”

董佛八卦的看着我问:“什么事?”

“闭嘴吧你。”

我伸手拍了拍董佛的脸,然后坐电梯下楼了,出去只看见四表哥。

他的身后有一辆车,苏锦云应该就在车里面。

苏伽成我接触的不多,但按照苏家的人来说,和我接触的算多的了。

等我站在他面前,他皱了皱眉退后一步,出声说:“顾希,我不知道短短一个月你就有这么大的本事,你做事比预料中快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