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四表哥不让人省心/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伽成这话说的莫名其妙。

但随即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他从一开始就不赞成我和苏倾年在一起。

而现在不光在一起了,孩子也接到一起生活了,所以他不高兴吧。

但是四表哥这有没有点咸吃萝卜淡操心?

苏倾年的家事和他有什么关系?

四表哥真是好样的,从一开始就当足了婆婆的角色。

“四表哥,你每次和我见面说话都是这么带刺的,我做了什么错事吗?”

见我这样直接,四表哥神情愣了愣,他轻轻的摇了摇头,随即了然问:“顾希,你已经知道了吧。”

我下意识将手揣在大衣兜里面去,故作镇定的问:“我知道了什么?”

“知道季洛了吧?我不相信你和苏倾年在一起一个多月,完完全全没有听过季洛这个女人?”

呼,原来是这件事。

我以为他要说,你已经知道锦云是你的孩子了吧。

毕竟四表哥一直知道我是谁,也肯定知道我失忆了,他从开始到现在也没有戳破我,或者告诉我真相。

他和苏倾年一样,选择了隐瞒。

从开始到现在,也只有从宋之琛的口中,我才知道自己丢过一段记忆。

而且我是没有在苏倾年的口中听过季洛这个名字的。

别说季洛,任何女人的名字都没有。

我是从宋之琛和苏锦云口中知道的,而我对她也有一定的认知。

我不在意的笑了笑,问:“锦云说过他和季洛阿姨是朋友,怎么了?”

“有些事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四表哥神情微微有些无奈。

他的确是不知道该怎么说起,也不知道该怎么阻止我和苏倾年。

更不知道怎么才能说服苏倾年和我离婚。

“我知道季洛是苏倾年的未婚妻,但是现在,苏倾年在法律上,是我名正言顺的丈夫,是我合法的丈夫。”

我想我的语气有些坚定,有些倔强,四表哥听了神色瞬间不好。

苏家的人没有一个是笨的,他明白我话里的意思——苏倾年现在是我的,即使是季洛也和他毫无关系。

“还是这么伶牙俐齿。”

还是这么伶牙俐齿说的是以前吗?以前那一年多的时间。

“四表哥,我就想不通,为什么你偏偏要插手苏倾年的家事?”

我们两个人说话声音一直都小,害怕被车里的苏锦云听见。

“你不知道吗?想阻止我的不是你,而是倾年的母亲,整个苏家。”

他这话说的特别正经,让我心底微微一揪,整个苏家……都不想?

“四表哥你别唬我了,我不相信苏倾年的母亲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事。”

如果真的反对,她会提早出现的,不会容忍苏倾年到现在。

似乎听出我话里的意思,四表哥勾了勾唇,笑的有些莫名道:“一个结过婚的女人而已,她会放在心上?”

四表哥看我脸色瞬间苍白,勾唇的弧度更大了,他说:“真的遇上事的时候,你就会明白苏家的手段了,顾希你好自为之,我先离开了。”

苏伽成这个四表哥就是坏人,总是在人心情愉悦的时候丢下一颗哑炮。

不告诉我苏家到底会怎么做,但是绝对也会让我心里不好受。

他打开车门,将里面熟睡的苏锦云给我抱了出来塞在我怀里。

开车离去之前,还叮嘱说:“顾希,好好对待这个孩子,不然你会后悔。”

我的孩子,我自己会好好对待,用不着他一个外人来说。

我没有理会他,抱着苏锦云就回检察院。

在电梯里的时候苏锦云突然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睛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看见我倒没有一点惊讶。

苏锦云伸手揉了揉眼睛,一张小脸高兴的说:“刚刚苏倾年同学让苏伽成送我到阿姨这里来,没想到我太困了。”

我笑了笑,伸手揉揉他脑袋上的软发,轻声细语的问:“睡好了吗?”

“嗯,阿姨放我下来。”

我听他的话将他放在地上,视线看着他,他还是穿着昨天的衣服。

黑色小皮衣深色牛仔褂,脖子上围着宽松的红色围巾,穿着黑色的半筒靴子。

这是一个很帅气的小男孩。

而这孩子从小的穿衣水平都这么高,长大后恐怕和苏倾年品味一样挑剔。

苏倾年在穿衣方面挺挑剔的,也注重自己形象。

我低头问他道:“吃过早饭了吗?”

苏锦云摇摇头说:“还没有,今早起来后就过来了。”

小模样有点可怜,我笑了笑说:“等会让阿姨的手下给你买早餐。”

“我想喝牛奶。”

这个事是可以的,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对苏锦云说:“以后喝奶的话,可以少用奶瓶,能戒就戒,你现在正在长牙齿,经常拿奶瓶磨牙的话,对牙齿不好。”

说到这的时候,苏锦云有些羞涩的低下头说:“我知道了阿姨。”

一说完这些话的时候,我又觉得自己多事。

我刚和他接触没几天,应该少管一下,免得他觉得被束缚。

引着苏锦云到了办公室后,董佛看见这个小男孩欢喜的不行,连忙欢笑道:“这小帅哥,你从哪里勾搭来的。”

说完还想抱苏锦云,苏锦云下意识的退了两步到我身后。

我连忙阻止董佛说:“文雅点,他不喜欢和陌生人打交道。”

“这也是,小孩子初见都怕生,见过两回就会野上天去。”

她这个形容词,我也是醉了。

我拜托办公室里的实习生去买点早餐,将兜里的二十元拿出来递给他说:“食堂现在应该没早餐了,麻烦你下去跑一趟了。”

他笑着说:“小事,顾检。”

小伙子不错,跑的很麻溜。

十分钟后,苏锦云坐在我办公椅上,吃着刚刚那个实习生买来的清汤混沌,很是惬意。

他也不和我们说一句话,很安静。

我们继续工作,我害怕他无聊还将我自己的手机递给他玩消消乐。

时间很快打发到中午,董佛邀请我和苏锦云去吃饭。

我摇摇头果断拒绝说:“没宋言小朋友的时候,就想起我了?”

“嘁,爱去不去。”

董佛最后还是拉着她的几个组员出去AA制,据说吃火锅。

虽然我有点嘴馋,但是还是要将孩子送到天成集团去。

苏锦云在这边很陌生,和我也不亲切,他一早上都很无聊。

只有将他送到他父亲身边去。

我将他扔在沙发上的围巾给他围的严严实实后,才带他下楼。

正要发车的时候,我接到宋之琛的电话。

他声音通过电话筒传来,嗓音微哑道:“那个孩子已经过来了?”

我明白他的意思,嗯了一声,轻声解释说:“过来有几天了。”

“九九。”

他喊了我一声,我知道他担心我。

因为到现在为止他不知道这个孩子是我的,他以为我在吃闷亏。

我语调特别轻松愉悦的说:“宋之琛,我挺好的。”

闻言对方轻笑一声说:“路上小心。”

他在哪里?他怎么知道我要上路?

我连忙望向四周,一辆白色的车停在角落里,随后开出车库。

等他离开后,我才将手机放在一旁。

苏锦云这时突然出声问我说:“阿姨,宋之琛是北京那个宋之琛吗?”

我猛的偏头望过去,苏锦云正仰着一张稚嫩的脸问我。

我闭了闭眼睁开,镇定自若的问:“锦云认识宋之琛这个人?”

“嗯。”苏锦云点头解释说:“在北京的时候,季洛阿姨带我去和他玩过几次,她让我喊宋之琛叔叔。”

原来季洛带这孩子去见过。

我发动车问:“那你喜欢他吗?”

苏锦云摇摇头,我问:“为什么啊?”

“每次季洛阿姨带我去见宋之琛叔叔,他都是一副冷冷的样子,也是季洛阿姨问一句他才说一句,但是他还是挺不错的,他会给我买肯德基。”

一个肯德基也能收买他。

宋之琛就是这样冷漠的男人。

只是没想到他和季洛认识这么多年,也是这样一副冷漠,寡言的样子。

“不说宋之琛叔叔了,你想吃什么?阿姨今天带你去吃。”

“我想吃牛排。”

西餐我兜里可没那么多钱。

但是苏倾年的卡在我身上,说什么我都要满足他。

我直爽说:“好啊,还想吃什么吗?”

“阿姨你真好,你等会能不能给我买两本漫画?”苏锦云可怜兮兮的说:“在家里的时候,奶奶和爷爷不允许我看这些书,每次只有苏倾年回家的时候,他们才不会管我。”

听出他话里的意思,我好奇问:“你爸爸不经常在家?”

“不在的,一个月也只回来几次。”

“那等会阿姨带你去买漫画。”

我心底有些酸酸的,想了想又轻声说:“以后阿姨和你爸爸都会在你身边陪你。”

“哦,好的。”

他对这句话兴致不高,下意识客套了一句,我也没法再说什么。

我开车去了上次苏倾年带我去的那家西餐厅对面。

上次丢脸,这次不好意思再进去。

我将车停在路边,然后下车牵着苏锦云的手。

他不排斥我牵他的手,这点很好。

服务员将菜单送上来,我按照上次的记忆点了一遍,又要了一份甜点。

我问坐在对面的苏锦云说:“锦云,你还想吃些什么?”

他摇摇头迷茫说:“我不知道。”

“那就先这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