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不让我插手天成/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年就是一妖孽。

总有一天会有一个道士将他收了去,免得他兴风作浪,免得他魅惑人心。

我从他身上下来,拿起自己的外套穿上,然后开着车回检察院。

在楼下没有碰着苏锦云,应该是在其他的地方玩耍。

我得想一个办法,怎么以最快的速度打入这个孩子的心房。

下周季洛就要过来,在苏锦云的心中,我的地位肯定没有季洛高。

这是一件让我特别忧伤的事情。

回到检察院的时候,董佛告诉我说:“沈军被抓了,还有那个黑社会的。”

我惊疑道:“怎么快?”

“人家根本就没有打算逃跑,那个箱子里不是毒品,我们被骗了。”

董佛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道:“他们和我们玩碟中谍,故意的。”

我说:“不可能吧,他们怎么知道我和苏倾年会突然过去?”

董佛问我道:“你们进去的时候是不是有很多人?都在喝酒玩闹?”

“是啊。”

“那就对了,交易毒品这事,他们不会这么大意的,这是他们的策略。”

他们是老手,每次交易前都会给人虚晃一下,害怕被抓住把柄。

“先去警局再说。”

到了警局的时候,我们才知道,海外逃跑的两个人昨夜被抓住。

正在被遣送回来。

还有玫瑰那个账号里分散出去的钱今早也被查到了位置,正冻结起来。

而沈军请的律师来保释他。

但是沈军即使没有涉嫌毒品,他也有嫌疑。

他很大程度是买凶杀人。

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怎么让陈建义松口,不然沈军保释出去就不好了。

陈建义不松口也行,海外逃跑被抓回来的两个人松口也是可以的。

现在人都抓在这里,最重要的就是需要一个人松口说话。

我出了警察局立刻给苏倾年打电话说:“苏倾年,沈军根本没有交易毒品之类的,是我们上当受骗了。”

“哦。”苏倾年淡淡的声音传来,无所谓的语气道:“有一个抓他的借口就行了,你不会真信吧?”

最后一句,我想骂人。

我立马挂了电话,去了宋之琛办公室,他正在接电话。

见我来他对我摆了摆手,我等了一会,他挂断电话这才问我说:“九九你有什么事吗?”

我先问他说道:“总检,沈军的事你今天听说了吗?”

宋之琛点点头,道:“我调查过这个人,据我对他的了解,他不会直接这样做,给自己留下把柄。”

“有没有毒品不是重点,苏倾年说陈建义是他的替罪羊,他很可能指使陈建义买凶杀人,然后嫁祸给陈国。”

听我这样说,宋之琛忽而目光如炬的看着我问:“九九,在你心中,已经完全相信了苏倾年吗?”

我震惊问:“什么意思?”

“没什么,沈军他有嫌疑,我已经给警局的人打过招呼,短时间内不会放他出去,有什么后果我承担就是。”

这是我来找宋之琛的目的,没想到他早就预料到了。

他说的对,我很相信苏倾年。

苏倾年说沈军有问题,我就深信不疑。

不然他做什么冒着那么大的风险深入虎穴,找抓他的借口?

苏倾年想让我们抓到他,就是希望他松了牙关,能够顺藤摸瓜。

“宋之琛,这样强制关着沈军,你会不会引来麻烦?”

“会,但不足以有威胁。”

宋之琛和苏倾年一样,骄傲自大,他们这样的男人是有资本的。

宋之琛看了我半晌,随后迈着长腿坐在沙发上道:“九九,现在该抓的人都差不多了,目前最重要的还是证据,以后这些事就给潘队和董检负责吧。”

“可是核心人物还在潜伏,我现在开始什么都不用管了吗?”

我有些着急,跟了一个月的案子,现在宋之琛忽然不想让我管了。

宋之琛见我表情不好,知道我想要个原因。

他轻声问我道:“你记得我说过下周季洛要过来吗?”

他说过,他昨天刚说过,我怎么可能这么短时间就忘了?

“这个收集证据就交给她吧,九九我不想你和她正面有什么冲突。”

我着急,脱口而出道“我和季洛能有什么冲突?我都不记得她长相!”

闻言,宋之琛愣了愣,还是坚持道:“我会重新给你个案子,这个天成的案子你以后不用插手了。”

我和他争执几句,他索性说:“九九,没有什么事先出去工作。”

他第一次用了领导的口吻。

我微错愕,随即走出他的办公室。

是我任性了,只记得他是宋之琛,不记得他是这个检察院的大领导了。

也是直到后来,我才明白宋之琛这样做的意义。

他都是在保护我这可怜兮兮,为数不多的自尊。

季洛是一个豪门名媛,谈吐举止皆是不凡,长相又是特别的漂亮。

将我和她送一块,简直就是小乌鸦和大凤凰的鲜明对比。

更何况,她和苏倾年还从小认识,她还特别讨苏锦云的欢心。

宋之琛不想让我以后一整天都面对她,不想让我心里觉得心塞。

但是宋之琛小看我了,我再怎么不好都是我自己,我都不会难过。

但宋之琛这样做,让我更加的肯定,我和季洛以前发生过事。

而这事让我和季洛的关系不可能再走到以前,再遇见肯定会针锋相对。

宋之琛都提醒的这么明显了。

季洛,季洛这个女人,明明曾经是朋友,而我现在却一点也喜欢不起她来。

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她长什么模样,但我心底已经对她有了戒备。

何况苏锦云,我自己的孩子都那么喜欢她。

承认吧,蠢货顾希,你就是嫉妒。

她可以名正言顺的陪在苏倾年身边得到苏家的承认,而你不能!

她可以轻而易举用陪伴获取孩子的信任和喜爱,而你不能!

现在宋之琛让我别管这个案子,我就是无所事事,根本不知道做什么。

办公室里的这些实习生,也开始无聊起来,互相唠嗑。

在快要下班的时候,我接到李欣乔的电话,她语气着急说:“顾希,你还不赶快过来,我妈晕倒了。”

小钢琴家后妈怎么突然晕倒了?!

这两天事真多!

我给办公室里的实习生打了招呼,连忙开车去了医院。

到的时候小钢琴家后妈还在急救室里面被抢救。

老顾坐在医院走廊上的蓝色椅子上一脸的颓废与无助。

然他的旁边还有一大帮的人。

而这些人我都认识。

李欣乔的一家人,三姑六婆一大堆,还有她那个亲爸亲姥爷亲姥姥。

我随即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李欣乔见我来,跑到我跟前着急说:“我妈晕倒了,莫名其妙的抢救起来了。”

是莫名其妙吗?

还不是被他们这一大家人逼的。

我皱着眉问她:“医生怎么说?”

“不知道,进去半个多小时了,医生到现在还没有出来。”

我默了默,没有搭理李欣乔,而是到老顾身边问了具体的经过。

原来李欣乔一家人过来,就是想要小钢琴家后妈手上的那笔钱。

老顾没钱,而小钢琴家后妈不想用我的钱。

所以她手上的钱必须要牢牢的攥在自己手上,谁也不能给。

最后的场面肯定是闹起来了。

但小钢琴家后妈从没有见过这个架势,心一急,抖着声音说了几句就晕过去了。

我没来之前,他们肯定也逮着老顾说了半天。

而按照老顾的性子他也不会反驳他们。

老顾又默默的受了委屈,我心里很不好受。

李欣乔的爸爸视线落在我这边,目光很冷漠,我想了想硬着头皮对他说:“雪姨辛苦一辈子,存点钱不容易,你们也不用逼她到这个份上。这个钱我和老顾都不会要的,它以后还是李欣乔的,你们做事还是给雪姨留点退路,别让她觉得心太凉了。”

“你个丫头片子说什么呢?这些年你用的钱还少吗?”

口气生硬,态度不好,说这话的是李欣乔的姥姥。

我望过去看着她一副厌恶的神情看着我,我心底的非常不悦。

但她是长辈我还是好脾气的说:“这些年我用的很多吗?这么多年我都有自己的工作,而且李欣乔拿的那套房子我和赵郅当初也出了几万,还一起养了半年,她拿走我有说过什么吗?”

李欣乔的姥爷听我这样说,不高兴道:“别说这些,这么多年你和你爸用我女儿的,肯定超过六位数。”

六位数,真是天文数字!

他们一家人不喜欢我们,这是铁板子订钉的事。

所以无论我怎么解释,他们认定了的事就不会轻易改变。

多说无益。

“等雪姨出来再说。”

我懒得再和他们废话。

我也忽而明白,他们这样的阵仗,这钱是非拿回去不可了。

这就是现实和人心,等大家都认为你做了错事的时候,就不会探究你的感情和原因,一起来抗争你。

而小钢琴家后妈就做了错事,所以她的家人都来和她抗争。

而这错事就是我和老顾。

他们害怕钱会落在我和老顾手上,他们心底就认为我和老顾居心叵测。

而站在他们的立场,他们也没有错。

钱,是所有问题的根本源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