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搬家/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婚内的精神出轨,怎么可能?

我摇摇头,我想反驳他那个话,但是也不想让他误会。

我低头思索了一番,才解释说:“我不喜欢他。”

我又说:“我是个有家室的人,我很明白现在自己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那么你呢?会怎么做?”

“你什么意思?”

“宋之琛说下周季洛要过来接收天成的案子,你的未婚妻。”

我说这些话的时候,很平静。

我这也是第一次在他面前提起季洛,一个我很陌生又熟悉的女人。

苏倾年默了默,问:“宋之琛还给你说过什么?”

“苏倾年,你和宋之琛以前一直认识的对不对?”

这一刻,我想戳破他。

“我有说过我们不认识吗?”

他这句反问理直气壮,是的,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否认过自己认识宋之琛,但也从来没有承认过。

忽而觉得这些话问的没意思,我心底有些颓废的说:“苏倾年我脑袋很晕,已经不够用了,我想睡觉了。”

我不能再去多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来堵自己的心。

“顾希,你只要记住一点,无论季洛以前是谁,无可置疑的是,现在你是唯一的苏太太,这是任何人都夺不走的,除非是你自己放弃。”

“不,你自己也放弃不了。”

苏倾年口气总是这样狂妄与霸道。

他说的没错,现在我是苏太太。

但是见锦云这孩子如此依赖她,我心底从一开始的感谢,到现在的嫉妒。

我真是一个坏女人。

而我也好想和苏倾年戳破孩子的事,这样装来装去的很没有意思。

苏锦云明明是我的孩子,我为什么要装作陌生人呢?

都怪苏倾年,他隐瞒我,我也没法向他坦诚,没法向他主动走近。

我现在最难受的就是苏倾年什么都不说,而我也不能认我的孩子。

而且有一点,这个苏太太,也只是苏倾年一个人承认的而已。

四表哥苏伽成说,他们整个苏家会反对我。

他们不会允许我这样的女人进门的。

一想到这,就觉得未来很累。

“苏倾年,睡觉吧。”

我没有接他刚刚那个话,我不知道怎么接下去,或许睡一觉就好了,

睡一觉就不胡思乱想了。

说到底就是他想要孩子,而后引发了这么多的问题。

苏倾年闻言默了默,半晌沉呤道:“顾希,你总是能将两人刚缓和的关系弄得很尴尬。”

苏倾年说了这句话,就丢下我打开门出去了。

他应该是陪苏锦云睡觉去了。

我现在算是被冷落了吗?

他妈的我现在心里也难受啊,我现在这心里特别特别堵的慌。

上一周两人才跋扈过,他将我扔在海里,好不容易和好。

而这一周又弄成了这个局面。

但凭什么说是我的错?他一开始不提孩子,我也不会贪心的问那么多。

明明是他从一开始就申明了不会爱我,我凭什么再给他生孩子?

而且他现在接近我的目的都是意图不轨的,怎么好意思跟我提生孩子?

我蒙起被子睡觉,第二天终于起来的比他早,自己开车去上班。

宋之琛不让我插手天成的案子,也正好,我有时间去看房子。

我发短信问了宋言地址,然后给宋之琛请了半天假。

那套出租房离小钢琴家后妈的学校很近,而且房子也不错。

稍微简单布置一下就好了。

我开车去了医院,小钢琴家后妈正在吃早餐。

她今天见我这么早来,脸上带着惊讶问:“怎么一大早来了?吃早餐了没有?”

以前我一直觉得小钢琴家后妈矫情,但是经过这段日子的相处,我对她比较了解也比较体谅了。

我点头说:“吃过了,我现在想带你和老顾去看看房子,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喜欢我就租了。”

老顾正在吃包子,他咬了一口问:“希希,你真的找房子了?”

“是啊,以后我来养你们。”

小钢琴家后妈想说一些什么,我连忙先开口说:“我们先去看房子,你们喜欢的话下午我就收拾出来。”

小钢琴家后妈终于妥协的说:“那好吧,我们过去看一看。”

开车将他们拉了过去,小钢琴家后妈很满意学校附近的这套房子。

我在门外悄悄的将房租给了房东,然后进去对他们说:“那我们现在回小区先把需要用的东西搬过来,将那房子给李欣乔腾出来。”

老顾的腿脚还不是很灵活,他在车上等我们下来。

我和小钢琴家后妈上去开门的时候,才发现门锁已经换了。

小钢琴家后妈愣在当场,随即苍白着脸立马给李欣乔打了电话过去。

李欣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花斑狗大妈已经在门口唠叨了半天,小钢琴家后妈都是好脾气回应她。

“妈,这是爸让换的,我没有别的意思。”

小钢琴家后妈说到底也是她的母亲,李欣乔也不至于太没人性。

至少还肯解释一下。

打开门后,小钢琴家后妈进去,花斑狗大妈也想进来,李欣乔直接拦住说:“徐大妈,这不欢迎你,你快到楼下去和那些老大爷们唠嗑。”

花斑狗大妈一愣,抱着自己狗说:“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礼貌?”

“我就是没礼貌,你打我啊?”

可能上次我给李欣乔说的那个话,让她对花斑狗大妈记仇了。

那看这样子昨天在医院里,李欣乔说的那些话,单纯就是来气我的。

她这样的性子,知道花斑狗大妈说她,她怎么可能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和她聊天来委屈自己?!

花斑狗大妈被李欣乔的态度弄得一愣一愣的,生气的指着李欣乔只蹦的出一个字:“你!”

李欣乔直接砰的一声关上门,小钢琴家后妈见她这样也没有说什么。

而我站在门边看了一场好戏。

见她们两个讨厌的人撕逼,还真是一个很大的享受。

李欣乔瞪了我一眼,然后进去帮小钢琴家后妈收拾行李。

小钢琴家后妈直接推开她,不想让她帮忙,见这样李欣乔有些不高兴的说:“妈你这样就不对了。是你自己要选择跟过去过苦日子的,而且我这里随时欢迎你回来,还有那个钱……”

闻言小钢琴家后妈立马打断她说:“明天我就将钱转交给你姥爷,以后我每个月的工资你也不要想了。”

小钢琴家后妈的每个月工资以后都是要维持她和老顾生活的。

李欣乔瘪瘪嘴没有说话,识趣的坐在沙发上。

我过去帮小钢琴家后妈收拾东西,先拉着一个行李下楼。

我将行李箱放在后车里,想起昨天医生的话,我走到窗口对老顾说:“医生说雪姨有轻微的糖尿病。”

老顾闻言点头说:“这事我知道,所以我想亲自照顾她的饮食,每天下班陪她走走路,锻炼锻炼身体。”

好吧,老顾知道,我也不用多担心了,这是他们两口子的事。

我上去将被子抱下来塞进车里,不曾想花斑狗大妈和另外一个邻居溜达到车边来问:“老顾,你们搬家啊?”

花斑狗大妈就是不长记性,明知道我们一家人不喜欢她,她还非得凑上来。

老顾点头,好脾气说:“换一个新的地方住。”

另一个邻居只顾看着车说:“我儿子刚刚说,这个车很贵,至少上百万,顾希你那里淘来的啊?”

哪里淘来的?!

我笑了笑说:“我老公的。”

“顾希,你一个月内离婚又嫁给了一个有钱的老公?真是厉害啊。”

她的话里有着羡慕和讽刺,但更多的是羡慕。

我客气的笑了笑说:“我也没想到会有一个有钱的老公这样爱我。”

无论她们把我想成什么人,我都无所谓。

至少在她们眼中,我过得比以前好。

小钢琴家后妈搬东西下来,几个人客套了几句就离开了。

我心里暗叹,真是一群八婆。

所有行李收拾好后,我开车将他们送到租的房子里面。

我和小钢琴家后妈打扫了房间,又将被褥都换上,终于有个家的样子。

老顾看到这样,会心的笑了笑说:“我不回医院了,这腿也利索了。”

“那不回吧,我去将剩下的住院费退回来,还有把你的药带过来。”

小钢琴后妈欲言又止,听我这样说她也点头笑了出来。

我开车去了医院,将剩的住院费退了又将老顾病房里的药和水果拿上。

还有他的一些换洗衣服。

正打算坐电梯离开的时候,有个熟悉的声音喊住了我。

我好奇的望回去,一愣。

宁姜水是我高中同学,高中三年我们的关系很好。

那三年的一千多个日夜我就有八百多天和她在一起的。

只是后来高考后,她上了南方的大学,而我留在了本地。

后来……和很多人一样。即使以前关系再好,经过时间的洗刷,都只剩下了模糊不堪的回忆。

我和她有十年没见了吧。

这十年,即使偶尔同学聚会她都没来过。

她笑着对我惊喜说:“顾希,真的是你,我刚回来没想到就能在这遇见你。”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我听说她现在嫁给了本地的一个男人,也听说是个富二代。

是个有钱人家的孩子。

但是这么多年一直生活在外面的城市,北京。

听到我这样直接问她,她有些支支吾吾说:“回来有点事。”

见她这个模样,我知道有些事我不能打听,连忙说:“那我有事先离开了,有时间大家再出来吃个饭聚一聚。”

十年没见,再见也是陌生和尴尬。

“顾希,你能陪我一会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