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踢他/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宁姜水让我留下来陪她,我默了默答应了。

我先将手上的东西放回车里,然后和宁姜水一起去了妇科。

她现在一个人,她想让我陪她做掉肚子里的孩子。

我没有多嘴的问她为什么,但还是在医院的走廊上坐着等她。

不过短短一个小时的时间她就从手术室里面出来了。

一个小时一个生命也就没有了,真的很不可思议。

她脸色异常的苍白,我连忙起身过去扶她。

她坐在医院里休息一会,然后和我去了三楼打吊水。

我坐在一旁,没有出声。

宁姜水却找着话题说:“顾希,我们十年没见。而这十年我们却共同有默契一样,你不联系我,我也没有联系你。”

“大家都忙。”

“是啊,大家都忙,忙着结交新朋友,忙着找工作,忙着讨好上面的领导,忙着讨好自己的婆婆和丈夫。”

宁姜水这话说的有些惆怅。

其实她本来就是个忧郁的女子,性格有些木木的,很安静的那种。

她的名字由来听说是两首诗拼凑在一起的,我也记不清是什么。

但是也造就了她诗意的精神世界。

高中时她经常说她想要活的像诗一样,她想去充满诗意的地方。

所以高考填志愿时她选择了一个古老的城市。

但是听她这话,忙着忙着,好像又和我活的差不多。

现实与理想,始终是有差距的。

我说:“这就是生活。”

“顾希,我的老公在外面有人了,是一个很热情的小女孩,我没有和他闹脾气,我只是想和他离婚,但是他不答应,所以……我也不要他了。”

那个他就是肚子里的孩子。

“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不要难过。”

当初赵郅出轨的时候,我很难过,后来也就熬过去了。

现在想来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没有难过。”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她默默的流下了眼泪,又说:“当初我和他结婚的时候,他没有说爱我,而我也知道他是一个花心的男人。所以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只是这次他明目张胆到将那个女人带回了家里给婆婆看……因为那个女人也怀了他的孩子。”

“顾希,你说他这是什么意思?”

苏倾年和我结婚的时候也没有说爱我,但他不是一个花心的男人。

他现在没有出去找其他的女人。

“你如若想离婚,就勇敢点,如果你舍不得就多受点委屈。”我顿了顿,看着她说:“姜水,如果你选择受委屈,他以后会更加的肆无忌惮,会将你当做一个没有名堂的女人,你会没有自尊的,所以这事你自己考虑清楚。”

“我知道,顾希。”

宁姜水伸手擦了擦自己的眼泪,这时候她的手机响起来,她接起来态度冷漠的说:“什么事?”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她又道:“打掉了,就在刚刚,我们离婚吧。”

挂了电话之后,她又哭了出来,刚刚在男人面前她不敢示弱。

不到半个小时一个年轻的男人出现在这个病房,直接往这边来。

我愣了愣,就起身离开。

其实偶遇宁姜水让我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我和她差不多的。

但是又是不一样的。

我好像在宁姜水身上看见了自己的未来一样,默默的忍受,等很多年过去忍受不了的时候,就决绝了。

宁姜水很决绝,用一个孩子的生命断了和丈夫的所有牵挂。

其实这个婚姻,她是真的想结束,如果只是闹脾气,那这个孩子走的太冤枉了些。

我的心口很难过,最近的事情都积压在一块了,却发泄不出来。

有些事想找个人倾诉,也没有合适的对象。

明明知道身边的人心怀不轨,我却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说到底我也是一个脆弱的女人,很是希望得到苏倾年心底的喜爱。

算了,不去想这些,我将老顾的东西给他带过去后,就回检察院了。

这几天我都在办公室里加班,和萧炎焱一起。

我没有案子,索性帮她的忙,她也没有拒绝我。

真好,萧炎焱这样的女人真的很好。

虽然所有人都觉得她高冷,但一接近她,其实她还挺能暖人心的。

为什么办公室里的所有人都觉得她不好相处吗?

我和她工作六年,她从来没有说算计过什么,抢案子也是抢的明目张胆的,从不阴着来,在背地里搞事。

今天下了夜班,我和萧炎焱去了路边摊要了两份宵夜和几瓶啤酒。

她打开递给我一瓶,自己又打开一瓶喝了一口道:“顾检,你最近在和苏倾年闹脾气?”

我一愣,她是个聪明的女人,见我最近不着急下班,她猜出来了一点苗头。

我镇定的喝了一口拉罐啤酒,摇摇头说:“没有。”

我只是心情不好。

萧炎焱说:“顾检,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要听吗?”

萧炎焱突然要告诉我一个秘密,这可了不得。

我点点头好奇问:“什么秘密?”

她趁着寒风仰头喝了一口啤酒说:“我以前喜欢一个男孩子,我和他从小都认识,为了他我一直努力让自己变得优秀,我也一直追随他的脚步。所以从小到大,我一直都是学霸,无论是学习还是跆拳道我都学的很好。”

“从我八岁开始,我暗恋他20年,一直到现在也没有说过喜欢他。”

萧炎焱很少说这么多话。

我们平时很少打交道,她为什么要突然告诉我这个秘密?

“为什么不说?”

“因为我知道自己的性格不是他喜欢的那种,就因为这点我犹豫了,一直犹豫到现在,犹豫了整整20年,爱来不及说出口。”

我问:“那你以后会说吗?”

“不会,有一种感情只适合在自己的世界里兵荒马乱。”

“为什么告诉我?”

萧炎焱扔下手中的啤酒瓶,又开了一罐说:“因为你很幸福。”

这是什么逻辑?!

第二天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萧炎焱指的是我和苏倾年。

她说过她曾经是苏倾年的邻居,也就是说她爱了苏倾年整整20年。

而仅仅因为她喜欢的男人身边是我,所以她才说我很幸福。

她这话的意思是……是劝我别和苏倾年闹脾气?

她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而我该好好珍惜着?!

我突然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

萧炎焱这个高冷的外表下,是一颗荒芜的心,爱一个人爱到时间荒芜。

逃避了几天,过了几天的逍遥日子,苏倾年终于忍不住的来抓我了。

在我和萧炎焱又一个晚上吃宵夜的时候,他不客气的拉着我的衣领将我带走。

我抱歉的对萧炎焱笑笑,她无所谓的摇摇头,自己拿着筷子吃饭。

苏倾年将我扔进车里,一路上不说话,我也沉默。

等回到家的时候,我看着很晚还没有睡的苏锦云,忍不住眼圈泛红。

我轻声问他:“锦云,你怎么还不睡呢?”

“阿姨这几天都不在,我以为你不喜欢我和苏倾年同学了。刚刚苏倾年同学说他去接你,所以我在这等阿姨回家。”

“对不起锦云,最近加班。”

苏锦云摇摇头,从沙发上起来说:“阿姨回来就好,我先去睡觉了,阿姨明天见。”

“明天见。”

等苏锦云回房,我去厨房里接了一杯冰冷的自来水喝下。

苏倾年跟进来,伸手将我猛的推在墙上。

我背上被冰冷的瓷砖碰的生疼,杯子里的水也被洒了很多出来。

他伸手使劲的摁住我的脑袋贴在瓷砖上,语气不善问:“顾希,这样好玩吗?”

“呵。”我反问:“为什么不好玩?”

“胡闹。”

苏倾年忽而松手,我放下杯子,低头理了理自己的衣服,随即抬腿一脚使劲踢在他腰上。

他表情微微错愕身子不稳的退了一步。

反应过来后大力的将我摁在墙上,身体贴着我厉声道:“你在发什么疯?”

“刚刚你弄疼我了。”我笑了笑解释说:“苏倾年是你教我的,你说有人欺负我,那我也要欺负回去,我刚刚只是在听你的话而已。”

“神经病。”

苏倾年松开我骂了我一声,我站稳身子,笑着说:“我就是神经病。”

“顾希,苏锦云这几天一直问我,是不是他惹你生气了,所以你一直不回来。你觉得让他这样一个小孩子担心你对吗?”

我心里很痛,但是我还是嘴硬道:“为什么不对,他又不是我孩子。”

“呵,我说过你总有一天会后悔。”

是是是,我该后悔,那是我孩子。

但是我就是不想气势输给他。

我执拗说:“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顾希,你在发什么脾气?”他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苏倾年,是我的错,但是我现在没办法心平气和的与你说话。”

那天晚上是我不遵守约定,是我多嘴了。

但是那天晚上他冷处理我算怎么回事?!

“所以……”

“我先睡觉去。”我绕过他,回到卧室,脱了衣服立马躺下。

果然猜的没错,他跟进来了。

苏倾年没有说话,但是房间里的烟味越来越重,直到呛的我咳嗽起来。

我连忙起身打开窗子,回头的时候,见苏倾年勾了勾唇,笑开。

我骂他说:“你神经病。”

“刚好,我们都是神经病。”

我依靠在床头,语气疲惫说:“苏倾年,我其实一直不想和你吵架的。”

“夫妻吵架,是享乐。”

怪人!

我想起四表哥的话,转移话题问:“苏倾年,苏家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有老人孩子,还有苏太太。”

他说的真简单。

“哦。”

“苏倾年,我想去一趟北京。”

我想去找那个心理医生,宋之琛给我的那个地址,我在心里念了无数次。

“好。”他顿了顿,嗓音柔和道:“新年我带你回苏家。”

我们这算是和好如初?!

——

宝宝们,投票是有VIP等级的人投的女神参赛票,这个对手机酱来说很重要,每天投票数多,手机酱真的会加更。还有2号恢复三更,还有一更下午送上。VIP等级1的可以投一个,等级2的可以投两个,等级3的可以投4个,等级4的可以投6个,等级5的可以投八个,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