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苏倾年恐高/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和苏倾年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莫名其妙的和好如初了。

从开始到现在,他并不觉得我和他在吵架,而是在闹小脾气。

他甚至当做这是一场情趣。

我有些郁闷的躺在被子里背对着他,既然他从后面迷恋的抱住我,即使他的双腿缠绕着我,即使我和他的身体亲密无间,我的心都觉得空。

清早我起来的特别早,换了一套衣服洗漱后就去厨房做早餐。

我用小锅熬了白米粥,又热了三杯牛奶,也准备了一些小菜。

见桌上热气腾腾的,我满意的笑了笑,然后悄悄的打开苏锦云的房间。

他的被子被自己压在身体底下的,还好房间里有空调,没有冻坏他。

他睡觉的时候和他醒着的时候有点不一样,睡着的时候像个孩子。

帅气的小脸上看起来很萌,也很嫩,头发也乱糟糟的顶在脑袋上。

我这几天都是早出晚归,好几天都没有看见他了,很想念他。

我想起昨晚他和苏倾年说的话,有些心酸和想哭。

苏锦云有些忐忑和小心翼翼,好像将我看的很重要,很依恋。

苏锦云这孩子平常都是八点左右醒的。

我低头看一看时间,他也差不多该醒了。

坐在床边五分钟,他果然睁开了眼睛,看见我一愣,随即揉揉眼睛傻笑道:“第一次醒了在床边看见阿姨。”

他的声音很软,我笑了笑将他抱起来走到浴室里去,替他洗漱。

我用毛巾擦了擦他的脸,将牙刷递到他手上说:“阿姨今晚陪你睡觉好不好?你会不会拒绝阿姨?”

“啊?”他有些懵,随即羞涩的点了点头说:“苏倾年说我睡相不好。”

“没事,挺好的。”

“那好吧。”

他还有点排斥我,但是比起以前客气的和我说话,真的已经好太多。

我给他换上帅气的衣服,然后和他一起出来吃饭。

苏倾年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看见我和苏锦云已经开吃没有等他,微微有些不满的看了我一眼。

我收回视线没有说话,苏锦云看见他,连忙热情招呼说:“苏倾年同学,阿姨做的小米粥,很好吃。”

“哦。”

苏倾年过来揉了揉苏锦云的脑袋,然后坐在他身边端着牛奶喝了一口。

吃了少半碗白米粥的时候,苏倾年忽而出声问:“苏锦云今天周末,你想去哪里玩?”

苏锦云好奇的盯着苏倾年问:“今天可以出去玩吗?不去公司?”

“嗯。”

“我想去游乐场。”

一个小孩子无论再成熟,心底始终喜欢去游乐场那样的地方玩。

苏倾年闻言立马皱了皱眉,道:“游乐场有什么好玩的?”

不是他问孩子的吗?

“哦。”

苏锦云有些失望,但是苏倾年这样说,他也没有非的说要去,也没有发脾气,或者和苏倾年争执。

懂事的过分,也让我心疼,我低头喝了一口牛奶,没有说话。

他们父子两个的对话,我大多是插不进去的,都是听着不发表意见。

苏倾年默了默,目光在我身上停留了一会说:“让阿姨陪你去,她今天也周末,有的是时间。”

苏锦云问:“你不去啊?”

他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很有灵气,他很希望苏倾年去。

既然这样,我开口说:“苏倾年,我们一起去吧。”

苏倾年拿勺子的手顿了顿,嗯了一声,没有下文了。

这是表示答应了?

苏锦云很高兴,出门的时候跟在我身边和我说一些幼儿园的趣事。

苏倾年开车按照导航上的地图,找到一家最近的游乐场。

他给苏锦云买了一顶棒球帽扣在脑袋上,跟在我们身后。

他不参加玩乐,他只是负责排队买票,在下面等我们两个。

过山车,海盗船,太空航游他都一一的拒绝。

即使苏锦云喊他几次,他都果断的拒绝,然后不搭理。

直到坐摩天轮的时候,苏锦云特别希望他上来,说:“苏倾年同学,我们三个一起玩一个好不好?”

“你们玩,我在这等你们。”

苏倾年站在外面的身姿很挺拔,我犹豫了一会,弯腰拉着他的手猛的将他扯了进来,他一愣随即坦然接受。

他坐在苏锦云身边,将手上的水紧握在手心,脸色略有些苍白。

摩天轮转动,苏锦云很兴奋的起身跑到另一边看着下面的景色,

越看苏倾年我越觉得不对劲,额头上有隐隐的汗水,我过去将他的五指握在自己手心轻声问:“恐高?”

苏倾年这男人倒也直接,点点头将脑袋靠在我肩膀上,轻声说:“有点。”

我以为无所不能的苏倾年什么都不怕,没想到却有恐高的毛病。

想到这,我心里偷笑了一下,连忙移开自己的身体。

他睁开眼看着我,特别虚弱说:“你过来一下,我靠一靠。”

他在示弱,他示弱我就舍不得见他这样了,连忙过去将他脑袋抱在自己肩膀上靠着,手心一下一下的抚摸着他的脖子。

苏锦云看了下面的景色半天,转身过来看着苏倾年这样,他连忙说:“苏倾年同学你在吃阿姨的豆腐。”

苏倾年无所谓道:“她是我老婆。”

“哦,也对。”

苏锦云被堵的哑口无言,索性又转过身子看下面的景色。

这个城市是被雪色掩盖的,从高处看很漂亮,也难怪苏锦云喜欢。

下了摩天轮,苏倾年好了很多。

他镇定的喝了一口水,然后和我们去另一个地方,鬼屋。

这次胆小的是苏锦云小朋友,躲在苏倾年身后不出来。

苏倾年见他这样畏畏缩缩的样子,勾唇笑话问:“一个男人这么怂?”

其实我想说,人家只是孩子。

“不怂。”

苏锦云立马从苏倾年身后出来,忽而眼前几个人影飘过,模样极其恐怖。

苏锦云吓懵站在原地没有动作,反倒是我吓了一跳,啊了一声立马伸手抱住苏倾年的脖子,脸埋在他胸膛里,心惊胆战的。

苏倾年低声笑了笑,伸手搂住我的腰轻声安抚说:“那是真人假扮的,别怕苏太太,我在这里。”

听他这样说,拍了拍胸口心里镇定了下来。

随即连忙从他怀里出来,尴尬的理了理自己的耳发,低头看见苏锦云站在原地不动。

“锦云,没事吧?”

“哇。”苏锦云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吓了一跳,连忙摸着他的脸。

这是我第一次见他哭,见这个一直装小大人的孩子哭。

苏锦云下意识的伸手抱住苏倾年的长腿,声音含糊的不行说:“苏倾年,你儿子害怕。”

苏倾年叹息一声,低身将他抱起来塞在自己怀里,忍不住打趣说:“刚刚才说自己不怂,你看现在都哭的像个小姑娘一样,像什么话?”

苏锦云将脑袋埋在他怀里,瓮声瓮气的说:“苏倾年,我们赶紧出去吧。”

苏倾年点头,单身抱住他,然后伸手拉住我的一只手说:“闭上眼,跟在我后面,我带你们出去。”

其实这是我第一次来鬼屋,说不上特别害怕,只是刚刚太突然了,所以被吓了一跳。

我跟在苏倾年后面,很快出了鬼屋,我看着苏锦云的样子,刚刚这孩子真的被吓坏了,现在还在苏倾年的怀里不肯抬头,小身子半供着。

没有玩乐的心思了,苏倾年带着我们吃了午饭回景江。

苏锦云在苏倾年的怀里睡的很安稳,苏倾年将他放在自己房间里出来。

见我坐在沙发上,他过来顺溜的将我抱在自己怀里问:“下午做什么?”

“能做什么?我又不接手天成的案子了,也不用看资料,轻松的很。”

他摸摸我的脸,随意问我道:“为什么不接受天成的案子?”

“领导不让。”

宋之琛不让。

“天成的案子没有什么可调查的,其实我大概已经猜了出来。”

我好奇偏过头看着他问:“是谁?”

“还没确定,不过这事我会处理。”

这件案子有个时间限制,我说:“检察院月底应该会有个结果。”

“嗯。”

我想起今天,我问:“你恐高?”

“嗯,你知道。”

我知道?是指我以前知道吗?

他怎么突然这样说?

我说:“我真不知道。”

苏倾年捏了捏我的脸,唇瓣贴着我的脸,声音含糊解释说:“苏太太,你刚不是知道了吗?”

“好吧。”他赢了。

苏倾年突然翻身将我压在沙发上,目光凌乱的看着我,有些隐晦。

我伸手推了推他说:“别这样。”

好他妈尴尬,被他这样看着,真的有种像案板上的鱼肉,任君蹂躏。

苏倾年声音忽而委屈说:“这几天都没有。”

我忽视掉伸进衣服里的手说:“你不是说单身的男人都有自己的办法吗?”

“不一样,我有老婆。”

“别在这。”

“我们回房。”

苏倾年抱起我,然后回了卧室。

他将我放在落地窗上面的台子上,这位置很狭窄,仅仅能装我们两个人。

我连忙从上面下来,主动抱上他的脖子,和他亲热起来。

他的心思我能猜透,他喜欢刺激,但是那个地方最后吃苦的只能是我。

苏倾年特别喜欢我的主动,等我伺候他。

又是荒唐的一个下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