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幼稚的苏倾年/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季洛说话太坦诚。

反而弄得我有一丝愧疚,感觉我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季洛,我听锦云说他很喜欢你,这么多年谢谢你照顾他。”

“不用谢,我很喜欢他。”

这句话是真心的,以至于到后来,我也确定这句话是真心的。

“季洛,你今天为什么要见我?”

为什么见我后就一直为我解答疑惑,说话也不遮遮掩掩,落落大方的样子让我显得更加无措。

“为什么?没有为什么,就是六年不见了想见一见你而已,还有顾希,这一次我喜欢的人我不会再让给你。”

她不想让苏倾年给我吗?

我说:“可是我们结婚了。”

“这重要吗?”

后来,她这句这重要吗?其实一点都不重要,她都从不放在心上。

还有一些事我想问季洛,可是问起来没有什么多大的意思。

因为大概原因我是知道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恢复记忆,只有自己才知道当年具体发生了什么。

因为季洛也和我一样,都是从别人口中知道这些事的。

真假各半,我只能做参考。

但是是苏倾年的母亲将我送走的,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四表哥苏伽成,宋之琛,季洛他们都是这样告诉我的。

当初我说我从四表哥口中知道我是被苏倾年母亲送走的,宋之琛没有否认。

没有否认那就是承认了。

而季洛说我是被催眠师封锁起来的记忆,那我这次找催眠师肯定没错。

没错,对,等过度时间就去北京。

我们相互沉默了半晌,季洛搅拌着杯子的咖啡,目光一直望向门口。

终于,她轻声的笑了笑对我说:“你看,他不放心你在我这边,所以刚刚打电话问我,现在又亲自过来了。”

我顺着她的话望过去,是宋之琛。

习惯性的黑色西装白色衬衫,身姿挺拔的从门外进来,目光望向里面,似乎在寻找什么人,面色略有些着急。

我没有回答季洛的话,她反而又说:“其实我挺好奇为什么你两次喜欢的都是倾年,而不是之琛。”

第一次我不知道原因。

但是第二次是苏倾年救了我,陪我度过最痛苦的时间,让我的心有了依靠。

我还没有说话的时候,宋之琛已经走了过来,勾了勾唇说:“季洛,你怎么提前一天过来了?”

“怎么,来见见老朋友也不行?”季洛笑着问:“难不成你认为我会吃了顾希,所以这么着急的赶过来?”

宋之琛之前说,如若季洛态度冷漠的话,我大可以离开。

可是没有,季洛一直都是温雅的笑着,很懂礼数和素养。

不会专门给人难堪。

宋之琛坐在我身边,喊了一杯美国绿山咖啡,直到这时候我才发现,他们两个的口味一模一样。

上次在咖啡店我倒没注意苏倾年喝的什么口味的,我今晚回去问一问他。

几个人闲聊了几句,就是最近的工作和生活,然后就分道扬镳了。

宋之琛本来想开车送我,但是我自己开的有车,我见季洛刚到这城市什么也没有,我笑着提议说:“宋之琛,要不你送季洛回酒店吧,我有事要去检察院一趟,你别担心我。”

宋之琛疑惑的问我道:“这晚上去检察院做什么?”

“萧炎焱在办公室,她刚刚打过电话,让我等会过去帮帮她。”

季洛说:“星期一见,顾希。”

她的意思是星期一,检察院见。

听我这样说,宋之琛点头,但是站在原地等我上车。

直到我开出十米,从后视镜我见他们两个低头在说着什么,随后宋之琛有些不耐烦的偏过头,不搭理她。

其实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我们几个人之间的关系究竟怎么样。

但是好像没有预想中的好。

毕竟我和季洛认识两个月以后,我就和她喜欢的人在一起了。

她疏离我很正常的。

季洛心中也是一直求而不得的。

但是季洛和想象中的太不一样,我一直以为一点都不好相处。

没想到她那么直接和落落大方,也那么漂亮和优雅。

同苏倾年一样冷艳,一样的高贵自持。

我开车去了检察院,萧炎焱看见我来,有一些震惊问:“顾检,怎么晚上突然过来了?”

“我有些事想问问你,萧检。”

萧炎焱给我倒了一杯热水递给我问:“有什么事?”

“萧检,其实我和苏倾年结婚了。”

萧炎焱神情一愣,随即问:“这是好事啊,怎么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萧检,你对苏倾年的母亲了解吗?她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萧炎焱和苏倾年的老家是这么多年的邻居,她应该了解一些。

萧炎焱低头想了想,依旧冷漠着一张脸道:“没什么印象,因为我很小的时候她都一直很忙,她是一名女强人,每天早出晚归的工作。后来我工作的时候见她的机会更少了,只是听我妈妈讲她在商业场上不择手段,心机深沉。”

这样的母亲,做出让我失忆送走的事,是很正常的。

其实我刚刚就确定了,不知道为什么要跑过来问萧炎焱。

可能是我想找一点点的借口来消除我对苏倾年母亲的误解。

因为她是我孩子的奶奶,是我丈夫的母亲。

我心中还期望,如若苏倾年带我回北京的苏家,她能对我好一点点。

至少不要求门当户对,让我有机会一直陪在苏锦云的身边。

我真的害怕她以后还会做什么让我不能反抗的事。

而且现在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想离开我的孩子,我想一直在他身边。

“谢谢你,苏倾年说他新年带我回北京,可是距离新年还有一个半月,我担心怕到时候她不喜欢我这样的。”

听我这样说,萧炎焱说话特别直接道:“她不喜欢你很正常,因为她那样的人要的媳妇不会是你这样的,但是顾检无论她以后说你什么你都不要往心里去,她毕竟只是婆婆,不是你的丈夫。因为你现在的依仗只是苏倾年。”

萧炎焱说的没错,一切都是我瞎担心。

既来之则安之,等一切到北京再说,左右不过这两月。

我开车回景江的路上,宋之琛打电话过来了,他问我道:“到家了吗?”

我嗯了一声说:“我到了。”

“九九,晚安。”

“宋之琛。”见他要挂电话,我连忙喊住他问:“季洛的话能信多少?”

对方沉默思索了一会,对我说:“九成,至少还没有骗过我。”

他对季洛的评价很高。

季洛说那年的苏倾年爱我还没有到奋不顾身的地步,季洛说是苏倾年的母亲送我走的,季洛说她以后不会将喜欢的人再让给我,季洛说她喜欢苏锦云。

九成,这些话基本都是真的。

季洛现在开始要抢苏倾年了,她落落大方的在给我宣战。

我挂了电话,有些忧愁的回到景江,厨房已经收拾干净,我好奇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一大一小问:“谁今晚这么乖巧,吃饭还记得洗碗啊?”

一回到这个家,心里就会好受起来。

苏倾年沉默着,视线没有看向我,倒是苏锦云乖巧的解释说:“苏倾年同学说,我六岁了该学习自己洗碗了。”

我震惊,过去坐在苏倾年身边问:“你不会让孩子洗的碗吧?”

“为什么不行?”

他理所当然,我郁闷道:“苏倾年你……他那个小身板也够不着啊。”

“有小板凳,他踩得稳。”

我:“……”

“阿姨,是我和苏倾年同学一起洗的,他洗第一次我清理第二次。”

苏锦云见我这样冤枉苏倾年,连忙跳出来解释,真是父子连心。

我进卧室换了一套睡衣,然后出来和他们坐在一起看电视。

我想起刚刚,好奇的问苏倾年道:“你喜欢喝什么咖啡?我打算明天买点回来,我可以帮你带点你喜欢的。”

“没什么特别喜欢的,可以带点美国绿山咖啡,你以前喜欢喝。”

我以前……苏倾年可能觉得自己说漏嘴了,连忙又添上一句说:“刚和你见面的时候,你就是喝的美国绿山咖啡,看你表情感觉你喜欢的不行。”

我那次和苏倾年在咖啡店见面,是喝的美国绿山咖啡吗?

那天关小雨和赵郅在,我倒没有关心我喝的什么,心底很气愤而已。

不过他再怎么解释,也是他说漏嘴了。

我可能那段时间是爱喝这种咖啡的,是那段一年半的时间。

我哦了一声没有再问,我们都是喜欢喝美国绿山咖啡的,这是刻意还是?

晚上睡觉的时候,苏锦云说:“阿姨你今天说想和我一起睡。”

我拍拍自己的脑袋,连忙摸摸他的脸说:“对呀,阿姨想和锦云睡。”

听见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对话,苏倾年突然插嘴问:“那我怎么办?”

苏锦云可爱的模样笑着说:“你可以和我们一起睡啊。”

“苏锦云,男女有别。”

“你和阿姨也是啊。”

“她是我老婆。”

“你以前说她是我未来妈妈。”

我无力反驳他们,苏倾年这居然和一个孩子抢我,这有多幼稚?

最后没有办法,我们三个一起睡。

半夜的时候,苏倾年将孩子抱在了他身后,然后蹭过来抱着我的腰。

我真的是无语极了。

拍拍他的额头问:“苏倾年,你敢不敢再幼稚一点给我看看?”

“真要看?”

“嗯。”

“苏锦云说你帮他洗过澡,那你明天晚上也可以帮帮我洗澡。”

不要脸的苏倾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