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苏倾年的坦诚/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天周末,我想赖床。

苏锦云八点就醒来跑到外面去玩耍,我心里惦记着他没有吃早饭,一直用脚蹬着苏倾年的腰。

将他蹬醒了,他用手按住我的腿顺势摸上来问:“你想做什么?”

我转过身,迷迷糊糊道:“起来去给孩子做早餐,我再睡一会。”

“小东西,挺会使唤人。”

苏倾年轻声笑了笑,伸手拍了拍我的脸,然后起身穿衣服出去。

这一觉睡得很安心,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十点的时间。

我洗漱完出去没有见到苏锦云,只在书房里找到苏倾年。

书房门是半掩着的。

我打开门过去坐在他身边,好奇问:“锦云去哪里了?”

“刚被苏伽成接走了。”

苏倾年手握着钢笔在一张纸上写着东西,字体非常的漂亮。

刚劲有力。

“四表哥怎么突然接走孩子。”

苏倾年倒很坦诚道:“季洛来了。”

苏锦云和他们关系不错,季洛来了,他肯定要过去和他们玩。

我哦了一声,有些失望的看着他写字,转移话题问:“在写什么?”

“练字。”

我又哦了一声,这时苏倾年放下手中的钢笔,偏过眸子看着我,目光里有些隐晦,他顿了顿问:“顾希,为什么心底好奇却一直不问原因?”

我愣,反应过来问:“什么原因?”

这时我手机响起来,我刚拿起来被苏倾年从手中抽走,他看了眼消息随即扔在书桌上,我连忙拿过来看了看。

是季洛发来的:“你的孩子,我和伽成带出去玩了,晚上给你送回来。”

苏倾年知道了,我极力隐藏的事,被他不过一周多的时候就发现。

“顾希,你敏感多疑心底好奇季洛这个女人,却不肯问;你明明对苏家很好奇,却也不肯问;你对苏锦云的母亲更应该感到好奇,你也更不肯问;还有我是谁,你更不敢问。还有你和季洛早就联系了却也不肯告诉我,我想知道苏太太,你在怕什么?为什么一直不肯来相信我?”

苏倾年这一串质问,让我晃了晃,他说的没错,我是好奇。

还有之前按照我的立场,按照我失忆的立场,我应该对苏锦云的母亲很好奇,而不是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还有他是谁?他这话的意思?!

原来苏倾年他早就揣着明白装糊涂,在他的心底他或许会猜测宋之琛会告诉我,苏倾年到底是谁!

所以在他的心里,他以为我知道他是谁,而他以为的没错。

我知道他是六年前的小哥哥。

而且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还对苏锦云那么好,还那么关心他的去处。

苏倾年他是一个很聪明的男人,或许在很久之前,他都知道了。

而不是因为刚刚季洛的戳破。

而我们两人演了这么久的戏,不,是苏倾年看我演了这么久的戏。

我看着苏倾年,犹豫的问:“苏倾年,我问了你都会告诉我吗?”

“你不问,怎么知道我不会说?”

苏倾年伸手摸了摸我的脸,安抚着说:“别怕,你想知道什么?”

他这话什么意思?!

我想知道的,他都会告诉我吗?!

这一刻我心底很纠结,我想问他是不是那个小哥哥,问还是不问?

苏倾年都表达的这么明显了,不问白不问,我果敢道:“宋之琛对我说,你是六年前我的男朋友——小哥哥。”

“那为什么前几日还要说小哥哥是宋之琛?”苏倾年直接这样反问我,我一愣,他轻声的笑了笑又说:“对啊,顾希,我是你六年前的小哥哥。”

我和他藏了这么久的秘密,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打破。

直到后面我才发现,这不是剧终,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他这次坦诚的很直接,他说:“我一直在等你问我,可是你都没有。但有些事我们心底都明白,所以没有隐藏的必要,是时候该互相坦诚一下。”

苏倾年这样承认,我心底反而激动不起来了,我默了默很多话想说,在这一刻突然又变得不重要。

我没有从前的记忆,对以前的事一无所知,所以我也没有以前喜欢他的心情,我爱的只是现在的苏倾年。

从前的苏倾年是怎么样一个人?我们当时是怎么相处的?

“顾希,说话。”

该说一些什么呢?

“锦云是我的孩子。”

“是。”

这是我第一次从他口中得到确定的答案,如此的肯定。

我忽而觉得心酸,红着眼眶说:“我没有陪他长大。”

“我陪他长大的。”

“苏倾年,我不记得以前。”

苏倾年说:“我知道。”

“那你为什么会隐瞒我?”

苏倾年笑了笑说:“你不记得我,我说难道你就会相信吗?”

不会相信的,就连宋之琛也是花了很多心思,让我去相信他的。

我跳过他这个话,好奇问:“苏倾年,你为什么突然出现在我的身边?”

从宋之琛话里的意思,感觉苏倾年出现的目的,不单纯。

“见你受欺负,忍不了。”

这样简单?!

“我们遇见之前,我没有受欺负。”

“但我知道赵郅出轨了。”

“所以……你来帮我?”

苏倾年轻声笑了笑说:“顾希,你是我曾经放在手心的女人,被这样一个渣男欺负,我会觉得自己没有能力,会觉得自己很差劲,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他说,曾经。

我是他曾经放在手心的女人。

而且当时我不是他的女人。

“两个月前,我是很狼狈。”我伸手按住他在我脸上摩擦的手,轻声问:“可是你说过,不会爱我。”

“那样的你,为什么值得我爱?”

苏倾年反问的这样理所当然,那样的我……我突然自卑起来。

我忐忑的问:“所以……”

苏倾年将我捞在自己怀里,声音明艳道:“顾希,你现在是苏太太,是我以后一辈子都会珍惜保护的女人。”

“那你爱我吗?”

我现在心底执拗这个答案,因为这对我很重要,特别的重要。

苏倾年忽而垂头吻上我,将我的身体压向他,直到我们两个微微喘息的时候,他才松开问我:“什么是爱?”

“顾希,你告诉我,如果你爱我那么从前为什么会瞒着我和宋之琛联系;如果你爱我为什么会在睡梦中喊别的男人的名字;如果你爱我那么为什么当初不肯为我生下苏锦云?”

这话信息量太大,我震惊的看着苏倾年,喃喃的问:“我喊的谁的名字?”

“宋之琛。”

我连忙从他身上下来,碰到一旁的书桌,跌坐在地上,屁股摔的生疼,我摇摇头说:“不可能的。”

我怎么可能那么花心?!

苏倾年起身,只穿着白色毛衣的他,看起来异常的干净,也异常的恐怖,他反问我道:“为什么不可能?”

他蹲下身子,用两只手指卡住我的下巴,一字一句的道:“当初你不肯为我生下苏锦云;当初你执意要去找宋之琛;当初你执意要离开我;而你现在却来问我,我爱你吗?”

“你这颗心都未曾装我,怎么能过分的来要求我只装你?”

苏倾年突然摸上我的胸口,大掌使劲的按了按,我忍不住流下眼泪,拼命摇头说:“苏倾年,你骗我,如果我不想为你生孩子,为什么锦云在?”

“当初不是我日夜看着你,这个孩子怎么会这么可爱的出现在你面前?”

“不可能的,苏倾年你在说谎,我爱你,苏倾年我爱你,我没有不爱你,我一直都很爱你。”

现在的我,很爱苏倾年这个男人。

“现在你爱我,我一直知道。”

苏倾年这句话直接将我的骄傲击破个粉碎,他一直都知道——我爱他。

苏倾年解释说:“在你最落魄的时候,我出现在你面前拯救你,给你最大的宠爱,你为什么不爱我?这次我比宋之琛早了一个月。”

“顾希,这次我先拿着和你的结婚证,所以无论以后你想做什么,都是被我掌握在手心的,你这次逃不了的,只能是我的女人。”

所以,这就是他和我领结婚证的目的?!

我抖着声音问:“苏倾年,所以你现在是报复我吗?”

苏倾年松开手从我胸口拿走,他伸手将我拥在怀里问:“为什么这么想?苏太太,你现在这么爱我,我为什么要报复你?”

苏倾年声音清浅的说:“苏太太我很想和你过一辈子。你和苏锦云,我们三个人,一直这样过下去,当然如果你愿意再给我生一个小姑娘就更好了。”

苏倾年的甜言蜜语,前一刻明明还厉声质问我,而现在……

他到底怎么想的?

“苏倾年在你心中以为,曾经我不爱你,难道你一点都不会怪我吗?”

“怪,怪了你六年,可是再见到你那么委屈可怜的模样,我更觉得气愤,后悔自己没有早点出现在你面前。”

“苏倾年你这是毒药。”

“苏太太,如果你想让我爱你,那你自己也要努力啊,这样不记得曾经的你,心思忐忑容易摆动的你,你觉得我会爱你吗?”

“苏倾年,我曾经真的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喊过宋之琛的名字吗?”

“嗯。”

“我们曾经会吵架吗?”

“经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