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曾经第一次见面/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年今日告诉我这么多事。

可是每件事都是指责我的,我埋在他怀里哭的一塌糊涂,我难过。

可是他不会骗我的。

苏倾年说我曾经想要离开他,我曾经不想要小孩,我曾经背着他偷偷的和宋之琛联系。

这些都证明我曾经心思漂浮过,可是这到底是为什么?

苏倾年伸手揉着我的脑袋,轻声问我道:“顾希,你心底难过吗?”

我哽咽道:“我难过,苏倾年。”

“难过就对了,顾希你是该难过。记忆不在,很多事你都只能听别人说,你心里惶恐不安,甚至害怕。”

苏倾年明白,他现在明白我的心情,他很明白我心底的担忧!

我双手死死的抱住他的腰,我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该问一些什么。

我和苏倾年之间的那层隔膜算是捅破了,可是接下来呢?

接下来我该要做一些什么呢?

正在我想这个问题的时候,苏倾年忽而打横抱我起来,我下意识的伸手勾着他的脖子,脸贴在他胸口上,他见我这样低笑了一声沉默不语。

苏倾年将我抱进卧室放在床上,然后起身去浴室拿了一条湿润的毛巾出来走到我身边坐下。

他轻手的替我擦拭着脸上的泪水,他没有像以前一样讽刺我。

要是以前,他肯定将毛巾丢在我手上,嫌弃道:“擦擦你的脸,丑死了。”

可是他今天没有。

苏倾年收回毛巾,捏了捏我的脸笑着说道:“苏太太,别哭,我会心疼。”

苏倾年说他会因为我哭而心疼。

我忽而激动的拉住他的手,有些不知所措,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只有握住他的手,才会有一丝安心,才会觉得心里踏实。

苏倾年见我这样,他将毛巾扔在一边,十指与我相扣,垂头盯着好半天才说:“我再给你讲一件事。”

我非常忐忑问:“什么事?”

“顾希,六年前季洛以为,我是通过她才认识你的,其实不是。”苏倾年紧紧的握住我的手,放在自己膝盖上把玩着继续说:“那时候你刚到北京二个月,身无分文的向一个陌生人求助。”

我问:“那个陌生人是你。”

苏倾年点头说:“顾希你那时候年纪小,湿漉漉的一双眼睛看着我说,小哥哥我的钱被人偷走了,饿了一天了也找不到路,你能借我二十元钱吗?”

我第一次见面是喊他小哥哥吗?

“那声小哥哥是很魅惑人的,清脆悦耳,而且二十元对我来说是一个特别小的数目,我就顺手帮你了。但你非要记我的电话号码,那天我也赶时间不想和你纠缠,所以给了你一张名片,后来一个月后你打电话给我。”

我好奇问:“后来呢?”

我很喜欢听他讲以前。

“后来你在电话里说一定要还我钱,我觉得你特别有趣,所以就告诉你了我的地址。你竟然真的很傻,居然胆子大到一个人到一个陌生男人的公寓,而且只是为了还那二十元。”

苏倾年忽而松开我的手,过来从后面拥着我,将我抱在他的怀里,双臂紧紧的缠绕着我的身体,双掌包裹着我的手心,我靠在他怀里听见他又讲:“那一天,我们两个第一次发生了关系,是你主动勾引我的。”

我主动勾引他的?!

苏倾年见我疑惑,他用自己的下巴蹭了蹭我的脑袋继续说:“那时候你喜欢你们检察院的一个男人,那天你在我那里喝醉了将我当成他了。那时候你酒量还不好,喝了两杯就醉了,就开始在我跟前发酒疯。”

检察院的男人,只能是宋之琛。

“你给我喝的酒?”

“我那天桌上放了几瓶酒,而你那天好像心情不好,你对我说,小哥哥你一个人喝酒?要不要我陪陪你?”

我这人真蠢!

我说:“所以后面的事顺其自然。”

“嗯,那天你很坦然的接受我们上床的事实,也没有哭闹,我还很震惊,可是当我洗澡出来后你就逃跑了。”

“顾希,那天晚上你对我说了很多胡话,全都是乱七八糟你喜欢宋之琛的话,可是那又怎么样?”

那又怎么样?

后来我还是和苏倾年在一起了,可是当时我的心情究竟如何?

苏倾年将脑袋靠在我肩膀上,嗓音淡漠道:“我后来觉得你离开了也好,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处理你。可是后来我对你的思念越来越重,我想念那个在床上什么都不懂,一个劲问我要的小丫头,我想念那个只是为了二十元就跑到我公寓里来要还钱的小丫头。”

“后来你因为季洛又找到我了?”

“是的,不过短短一周时间而已,我去找季洛时候,遇见你。”

我背后都是他的体温,我心安的问:“后来我们怎么在一起的?”

“做爱,做的多了就熟稔了。”

这话太直接。

苏倾年笑了笑说:“那时候我也是很有魅力的,做的多了你就离不开我了,后来你说你爱我,你会陪我,可是到最后又如何?顾希你的心不稳定。”

我连忙反驳:“我不会的。”

我又补充一句道:“苏倾年,当年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是吗?如果有的话就赶紧想起来,好好的编个借口对我解释,这样我就会考虑爱不爱你,苏太太。”

“苏倾年,你是毒药。”

之前我就说了,他是毒药。

“嗯,我知道。”

苏倾年他说了这么多都是我对不起他的事,这些都是真的吗?

可是当年的事具体是什么?

或者这只是苏倾年的片面之词?

我太了解自己了,我不可能三心二意的,我选择一个人肯定会一心一意,我和苏倾年之间肯定有误会!

我有些委屈说:“四表哥说是你母亲送我走的,不然我可能也不会离开北京,可能也不会失忆。”

“顾希,你想说你的失忆是因为我的母亲吗?我知道这事是她的错。”

苏倾年这样真诚,我有些惊讶的偏过头看着他问:“这些你都知道?”

“顾希,我是苏倾年,颐元公司的总裁,一个真相如果六年我都查不出来,那我也活的太失败了。”

苏倾年手掌忽而放在我脑袋上,揉了揉说:“她只是观念不同,不必理会她,以后她都不会阻止我,因为苏锦云缺一个母亲,我缺一个妻子。”

“你这是在告白吗?”

苏倾年反问我:“顾希,你认为呢?”

我知道,我一天没有想起来当年的事,苏倾年一天都不会考虑爱我。

“为什么六年后才来找我。”

“顾希,这该问问你自己。”苏倾年默了默,又说:“问问你的心。”

后来我才明白苏倾年这句话的意思,当年的事是我做的不对,是我没有给他足够我爱他的感觉。

“苏倾年,感觉不过一个小时,就好像经历了很长的时间一样。”

“嗯,你的过去,我讲给你听,你有什么感觉?”

我讨好的看着他,笑道:“我想知道当初我喜欢你的感觉,我当初肯定特别特别的喜欢你。”

“苏太太,别说甜言蜜语。”

我哦了一声,笑着反身抱着他的脖子,吻上他的唇,摩擦的笑道:“苏倾年,从现在开始,我只相信你。”

“又哭又笑的,很难看。”

我不在乎他说的这句话,将他压倒在床上,笑嘻嘻的说:“你说我们是做爱做熟稔了就在一起了。”

“所以……”

“再试一试当初的感觉吧。”

我想这是我最主动的一次,因为我无所顾忌的和苏倾年做爱。

不去考虑以前,不去想未来,只是安安心心的想从他身上得到愉悦。

也想让他从我身上得到愉悦。

我很爱他,我知道我很爱这个男人。

就是短短两个月时间,不去算以前,他就完全走进了我的心。

我扯开他的裤子,压在他身上,苏倾年任由我动作,任由我胡闹。

不久他微微的抬起身子,轻声细语的在我耳边说了一句话,我脸一红,拍了他一下,按照他的要求低下头。

他想要,我就给他。

苏倾年和我在床上又是待到下午,他最近经常和我做这事。

我累瘫了躺在床上,他倒非常精神抖擞的穿衣服起来,伸手捏了捏我的腰问:“你现在想要吃什么?”

“什么?!”

我一脸懵逼问:“你会给我做?”

苏倾年眸子里含着笑意,他微微的垂头吻着我的额头说:“你早上起来到现在都没有吃饭,而且你表现又这么好,苏先生就勉为其难的给你做一次,要么?”

“要!我还要吃蛋糕。”

“好,我等会去买。”

苏倾年真是百依百顺啊,这样的他可真的是第一次。

“那你亲一亲我脸颊。”

“苏太太,求之不得。”他低头亲吻了一下,然后穿上大衣打开门出去。

他还细心的关上门。

直到视线被挡住,我才收回视线。

我想,我和苏倾年算是坦诚了吗?以后会幸福下去吗?

他好像真的挺喜欢我的。

六年后,他没有放弃我,也没有因为我离过婚就不接近我。

甚至费尽心思的为我报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