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烫着了?!/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年说他要做饭给我。

这是我第一次听他这样说,因为我连他会不会做饭都还不知道!

我在床上躺了十多分钟,然后进浴室冲了一个热水澡,穿上苏倾年的白色衬衫就出去了。

我到书房拿回自己的手机,上面有一条未接电话和一条短信。

电话是宋之琛打过来的,短信是季洛发过来的,她说:“锦云说他今晚想和我去吃海鲜大餐,回来应该很晚,那就让他在我这边住一晚,好吗?”

苏锦云很依赖季洛,我没法拒绝,索性当没有看见,没有回复。

苏倾年的手机也在书房里,我拿起来点开,一直是有密码的

正想放弃,季洛的电话打过来,是季洛的,备注是季洛!

那我上次误会了,那个宝贝儿不是季洛,很有可能是苏锦云。

我以前没想到,是因为我想这么小的孩子不会有手机。

可是上次苏锦云说他的手机在奶奶那里忘了带了,想借苏倾年的手机。

那一刻,我就有这种感觉,只是今天才确认,宝贝儿不是季洛。

苏倾年打的备注很直接,连名带姓的,简单又粗暴!

我有些好奇苏倾年会给我打什么样的备注,等季洛那边挂了电话过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我给苏倾年打过去,看见这备注一愣。

什么叫傻孩子?!

这个备注更让我无语,我害怕他突然回来,连忙放下他的手机到客厅里去,拿起桌上的书本翻阅起来。

刚翻阅了没两页,我想起刚刚有宋之琛的未接电话。

我觉得看见不回挺不好的,毕竟他对我这么关心,小心翼翼的维护着我。

我拿起手机给宋之琛拨打了过去,等他接通了,我问他道:“宋之琛,你下午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宋之琛柔和的声音隔着手机传来说:“没什么大事,就是想让你陪陪我。”

宋之琛很少说这样的话,因为他知道苏倾年在家,他不想让我为难。

我略有些担心的问他道:“宋之琛你今天怎么了?”

“没事,明天见。”

宋之琛忽而挂了电话,我有些微愣,他很少这样的。

正在这时,苏倾年从外面打开门进来,我偏头过去看见他头上的雪花,好奇的问:“今天又下雪了吗?”

苏倾年嗯了一声,说:“停了两天,雪开始融化的时候,又开始下了。”

我过去从他手上接过蛋糕放在桌子上。

他伸手脱了外面的黑色大衣,我连忙接过来放在一旁的沙发上。

苏倾年的靴子永远都是这么帅气的,他只有在穿正装的时候才会穿黑色的皮鞋。

他换上拖鞋,视线落在我身上,问:“怎么不在床上多睡一会?”

“睡了晚上就睡不着了。”

苏倾年嗯了一声,我故意的问他说:“刚刚给你打电话,你怎么没接?”

“打电话了吗?我没有带手机。”

苏倾年去书房拿了自己的手机,划开密码,我连忙凑过去,他又利索的黑屏将手机递到我手上,镇定的说:“拿着,我去给你做饭。”

拿着又没用,我又不知道密码。

他进了厨房,我跟进去,苏倾年才忽然记起刚刚的事,转身问我道:“你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

我随意的找了个借口道:“我想吃巧克力,想让你带点回来。”

“去吃蛋糕,上面有巧克力。”

我假装惊喜道:“真的吗?”

“傻样,出去别在这打扰我。”

好吧,我本来想看他做饭的,只有乖乖的出去吃蛋糕了。

吃了两口就将剩下的蛋糕放进冰箱里了,然后我不肯离开厨房。

苏倾年在做中餐,卖相还可以,就是不知道好不好吃。

我忽而伸手抱上他的腰,脸靠在他宽厚的背上,苏倾年脚步顿了顿,轻声说:“松开,等会伤着你。”

“不怕。”

“信不信我赶你出去?”

好吧,我松手站在一边。

苏倾年炒了一个菜出来,我连忙用筷子夹了往嘴里塞,他见我这样下意识的皱了皱眉道:“顾希,出去。”

“啊。”我连忙伸出舌头,含糊不清道:“苏倾年我……我烫着了。”

“笨蛋,刚刚就猜到了,没想到你还真的没让我失望。”

苏倾年拿过冰箱里的一瓶冰水,仰头喝了一口然后垂头吻住我。

我连忙抱住他的腰,将自己舌头塞进去,利用冰水降温。

其实大可以抱着瓶子喝水,但是苏倾年愿意这样,我也乐意吃他的豆腐,这对我来说一点都不吃亏。

他忽而松开我,转身将瓶子贴在我嘴上,吩咐道:“出去自己解决。”

好吧,我拿着瓶子坐回客厅上,滑着苏倾年的手机玩。

我尝试的输了很多密码,甚至连他的生日都给输进去了,也没有反应。

苏倾年的生日是八月二十九号,是处女座,处女座什么性格?

不管了,再输入一下他的车牌号码,也是没用,再试一试后面四位数!

擦,我惊讶的张开嘴巴,居然是7649,7649什么意思?!

我只是解开了密码,但是又立马锁屏,我不能动他的隐私。

我放下苏倾年的手机,用舌头舔着瓶子,感觉好了很多。

苏倾年端着菜出来,喊着坐在客厅里的我道:“过来吃饭。”

我哦了一声,过去坐在他身边,刚吃了一口饭,想起季洛的短信,我对他说:“今天锦云好像不回来。”

“嗯,等他玩。”

苏倾年拿起筷子亲自给我夹菜,我尝了一块,竟发现味道很不错。

虽然比我差点,但是能下咽。

“味道怎么样?”

苏倾年这样问,我肯定连忙点头夸奖道:“你做菜真好吃。”

男人需要被夸奖的,这是我上大学时,心理学有记载的。

大概是夸奖男人让他们心里得到满足,下次就会继续做类似的事在你面前邀功,这是鼓舞他们最好的办法。

“喜欢下次又给你做。”

看吧,和我想的一模一样。

我点头,吃了饭我主动收拾碗筷,从厨房出来以后,在书房找到苏倾年。

他正在看文件,我其实很少见他工作,但他工作挺认真的。

我不想打扰他就回卧室贴面膜了,今天这一天算度过去了。

与苏倾年待了整整一天。

这个周末都是和他和孩子在一起,心里感觉很充实。

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脸上的面膜被人取走。

我睁开眼看见苏倾年,翻了个身子对他说:“睡觉吧。”

苏倾年没搭理我,离开不过一分钟,就拿了一条毛巾出来擦了擦我的脸,随后又离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倾年出来将我塞在他怀里,这一夜很安稳。

第二天不出意外还是苏倾年穿戴整齐了才喊我起床的,这感觉就像回到了当初在桓台的日子。

我和他分房睡的时候,他每天早上都是穿的整齐,过来要来敲我的房门,喊我起床,给我不多的时间洗漱。

我连忙起来穿好制服,然后和苏倾年一起去的车库,随后分道扬镳。

现在我有车,他不需要送我了。

我开着车去了检察院,宋言小朋友也来上班了,他在门口晃悠和几个同事聊天,他看见我来连忙热情的问:“顾检,那套房子怎么样?”

“挺好的,谢谢你了。”

交房租的钱暂时用的苏倾年的,等我发了工资再转到这卡里。

虽然两千块没什么用,但是转到他的卡里我心里才安心。

宋言小朋友对我八卦道:“顾检,今天检察院来了一个挺漂亮的检察官,听说是上面调下来的,职位还挺高的,直接接受天成的案子。”

“那还是挺好的。”

宋言激动道:“好什么啊,我今天才发现我们组负责的案子被一个陌生美女抢走了,心里一点都不痛快。”

“别不痛苦了,萧炎焱最近手上案子多,她让我负责一部分,你可以重新回以前的领导那里学习了!”

“顾大美女,这更痛苦!”

我摇摇头说:“那没办法。”

宋言垂头丧气的先上去了,我笑了笑摇摇头自言自语道:“萧炎焱其实挺好的,不知道他在怕什么。”

我和门口的几个同事说了几句客套话,然后去旁边的电梯口。

打开电梯门,宋之琛穿着西服的挺拔模样立刻入了眼。

我微愣想起他昨天说的话,下意识的问:“宋之琛,你昨天有什么事吗?”

他不搭理我,从电梯里出来然后转身离去,我有些郁闷的进电梯。

刚到办公室,宋之琛的短信就过来了,他说:“九九,我在门口等你。”

宋之琛肯定心情不好,我犹豫一会就立马坐电梯下去了。

果然宋之琛在检察院不远处的路口等我,我连忙过去站在他身边。

他见我来,问:“吃早餐了吗?”

呃……他忽而这样问,我接上他的话说:“还没有,我等会打算和董佛一起去检察院旁边的那个小巷子去吃混沌。”

“那我们一起过去吃吧。”

宋之琛喊我下来只是邀请我吃早餐?我怎么感觉不对劲呢?!

特别的不对劲。

我点点头,走在前面引路跟着他去了旁边的小巷子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