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宋之琛生病了。/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检察院有食堂,不过这外面的小巷子比食堂里的好吃的多,所以更多的同事都愿意到这条小巷子来吃。

不过宋之琛刚来这边没有多久,他对这里不熟悉,恐怕也是第一次来这里。

我问他道:“喜欢吃混沌吗?”

他点点头,解释说:“我对吃食什么的,都不是很挑剔。”

不挑剔那就是喜欢了。

我喊了两碗混沌,偏过头看着宋之琛的脸,脸颊有点泛红。

这与平时冷漠的脸有些不一样,我只是顺嘴的问他道:“你脸怎么这么红?冬天这么冷难道感冒了吗?”

没想到宋之琛点头说:“前两天感冒了,没想到最近有些严重起来。”

“去医院了吗?”

“还没有,没时间。”宋之琛默了默又说:“九九,昨天我有点想你。”

我:“……”

这话我不知道怎么接。

“九九,我好像更喜欢你了。”

这话我更没法接。

苏倾年说我曾经是喜欢宋之琛,曾经是真的喜欢过宋之琛的。

一想到这个,我见他这样心里就有些不忍了,心里酸酸的。

宋之琛对所有人都冷漠,唯独对我和大家不一样的。

我开头劝他道:“宋之琛吃了早餐,我陪你去医院吧。”

“九九……”

他忽而顿住,目光看向我没有说话,直到吃了早餐,他也没有再说话。

他径直的想回检察院,我拉住他从他衣兜里掏出车钥匙,开着他的车到他身边说:“宋之琛,我们去医院。”

那个时候,我不知道的是,宋之琛的心底很难受,也异常的孤单。

在这个世界,他的心是封闭起来的,唯独对我开了一扇窗。

宋之琛的心底,一直在默默的隐忍,想接近我但却又怕我为难。

失去记忆的我当时不了解宋之琛,也是后来恢复记忆的顾希,才明白他心底的痛和孤独,以及压抑的爱恋,这些都让我心底痛苦难耐。

我开着车送他去医院,在路上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下意识的偏过头看了眼名字,是季洛打过来的。

不过宋之琛很快的挂断,随即将手机调成静音放在裤兜里。

到了医院,医生说:“他在发烧,需要挂盐水,先去抽血看看。”

我着急问:“需要住院吗?”

“看情况,烧退了就不用。”

我哦了一声,跟着护士去拿药,然后给宋之琛办理住院手续。

先办一天的住院手续。

护士给宋之琛挂了盐水然后离开,偌大的病房里只有我和他两个人。

上次是我生病,他照顾我。

这次我无论如何都要照顾他,还好他是领导,假都不用请了。

我直接给董佛发了个短信,让她帮我在办公室里打一下掩护。

免得办公室里那群小妖精到处造谣生事,说我又没去上班。

我想起什么一样,将手上的钱包递给他说:“刚刚用了三百多。”

宋之琛躺在床上伸手接过去,然后从裤兜里掏出手机,一起放在一旁的桌上。

我低头看着手腕上这个镯子,至今我都不知道密码。

到底是什么呢?!

“九九,你讨厌我吗?”

宋之琛躺在床上,可能觉得安静,他出声问我道:“我不让你接手天成的案子,你讨厌我吗?”

我摇摇头说:“只是一个案子而已。”

再说他只是想维护我。

“九九,我想起了以前,我从你手中拿走一个特别小的案子,你就和我急,张牙舞爪的样子想要和我拼命。”

我看着他好奇的问:“那你为什么要拿走我的案子呢?”

“因为这样的你更具有鲜活力,我喜欢你生气的样子。”

我问他:“我现在变了吗?”

宋之琛还真的低头思索了一番说:“变了,变的不喜欢我了。”

“宋之琛……”

我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

正在这个时候,宋之琛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我坐在他身边的,一眼就能看见是谁打来的,还是季洛。

我想了想又说:“季洛可能今天见你没有去上班,她担心你。”

“她不该担心我。”宋之琛摇摇头说:“季洛就是好心肠,谁都担心。”

我说:“那她真的很好。”

“或许吧。”

我问他道:“你真的不接吗?”

宋之琛没有说话,十分钟过后季洛又打了过来,他有些烦躁的皱皱眉头,然后伸手拿过手机接起来。

宋之琛也是有情绪的,只是我见的不多,他没有对我有过什么情绪。

“什么事?”

季洛温雅的声音传来道:“之琛,我今天第一天上班,你怎么没有来?”

“我有点事。”

宋之琛的语气很冷漠。

季洛好脾气的追问道:“顾希也没有来,你和她在一起吗?”

“嗯。”

季洛默了默,又说:“我对倾年说有时间我们三个聚一聚,倾年答应了。”

我离宋之琛很近,所以他们的对话我都听见了,他们三?

是排除我了。

“你为什么要聚?”

季洛可能被宋之琛这个反问弄得一愣,她顿了一下说:“为什么不能?我们三个从小到大的朋友,这很正常。”

“嗯。”

宋之琛嗯了一声,两人又说了一句就挂断电话了。

我一直以为和季洛一起长大的只有苏倾年,没想到还有宋之琛。

“你们三一起长大?”

我心底有这个疑惑,索性就直接问出口了。

宋之琛放下手机,点头说:“大概十岁的左右的时候我和他们是一个班的,后来我去了国外,大学才回来读的。”

“一直和季洛他们有联系?”

宋之琛摇头好脾气的解释说:“没有,和季洛也是在大学重逢的,她认出了我,我没有认出她来。后来她带苏倾年过来,大家才相熟起来。”

我哦了一声,宋之琛又说:“我不太想和他们打交道。”

“为什么?”

“因为他们伤害过你。”

我惊讶问:“他们怎么伤害我了?”

苏倾年难不成还伤害过我?

“你以前知道他们是未婚夫妻的时候,给我倾诉过,你说你很伤心。”

我心底好奇,连忙问:“那段时间你不是没有在北京吗?”

“手机联系。”

苏倾年说过,我和宋之琛背着他偷偷的互相联系。

“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不知道我当初在检察院是因为什么休假的?难道我以前没有告诉过你原因吗?”

宋之琛摇摇头回答我说:“没有。”

他都说没有,我不能再问。

我想起昨天苏倾年说的话,我对他说:“苏倾年已经坦诚他是那个信上的小哥哥了,还有苏锦云那个孩子是我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宋之琛我想你一直都知道的,你以前又在骗我。”

其实仔细回想起来,宋之琛说话都是有漏洞的,季洛知道孩子是我的,她怎么可能不会告诉宋之琛?

还有那个苏家对外宣称苏锦云的母亲和苏倾年不合去了国外的消息。

宋之琛强调过,是苏家对外宣称的,而不是他认为的。

玩文字上的游戏,宋之琛和苏倾年都是一把好手。

“我又在骗你?”宋之琛顿了顿问:“你觉得我骗过你多少次?”

刚刚嘴快,说漏了。

我低头说了一句:“对不起。”

“那个孩子是你的,我没有告诉你是有私心的,因为苏倾年没有告诉过你,而季洛和孩子又走得近,我怕你难过,其实说起来都是我担心了。”

宋之琛眸子深沉,一眼看不到底,他轻声的笑了笑说:“是我想多了,一个母亲知道自己在这个世上有孩子高兴还来不及,哪有心思想别的?”

“宋之琛,我们不说这个了。”

我怕说到后面,会惹得大家都不高兴,他的情绪已经不好了。

我难得去找晦气。

“好,那就不说。”

宋之琛中午的时候烧退了,我和他吃了午饭回到检察院。

等他先上去两分钟,我才坐电梯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宋言八卦问我道:“早上才看见你,怎么一会人就不见了半天?”

“有点事。”

“什么大事?和男朋友约会。”

“去,去萧检的办公室干活!在我办公室里杵着做什么?”

“顾检,我错了。”

“快去!”

打发了宋言还有办公室里的一群实习生,我有些疲惫的闭着眼靠在办公椅上。

正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打开,我睁开眼看见来人一愣。

我坐直身子问她道:“有事?”

季洛穿着检察院的制服,身材比例很好,她坐在我对面,微笑着问:“你早上和之琛在一起?”

原来是问这个,我点点头说:“总检发烧了,我陪他去了一趟医院。”

季洛点点头,笑着说:“谢谢你,之琛他很冷漠,和倾年不一样。”

“那你觉得苏倾年什么样?”

“六年前的倾年和现在的之琛性格是差不多的,他变了很多。”

宋之琛也说过这种话。

他说六年前的苏倾年很冷漠。

“季洛,其实总检他挺会关心人的,对人也挺不错的。”

“我知道,那只是针对你。”

我一愣,季洛说:“倾年和之琛,我对他们再了解不过了。”

我说:“你们是老朋友。”

“这并没有什么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