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孩子回北京了!/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季洛说这并没有什么用。

听她的话里还略有些惆怅。

我沉默,不知道怎么接她这个话。

季洛可能也觉得自己说话漏嘴,温和的笑了笑解释说:“其实我们三人很少来往,就我和倾年走的比较近,因为你知道我是苏家内定的媳妇,逢年过节的自然少不了我。”

“所以……”

所以她这是在同我炫耀吗?!

季洛忽而淡定冷静的说:“但你和倾年领证结婚已经是事实。”

我答:“我知道。”

季洛伸手顺了顺自己的长发说:“你们能走多远就看你们两个的造化。”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顾希,对于苏家以后有你的苦头吃,你自己好好把握吧。”

她说完这句话就起身,到门口的时候她转过头平和的笑了笑道:“顾希,你对我有成见,真是很好笑的一件事,我没有怪你,你却反倒来防备我。”

季洛离开我的办公室,可是我的心潮还有一些翻滚。

苏倾年说苏家没有那么可怕,说苏家老太太不会再阻止他和我在一起。

可是季洛又说苏家以后有我的苦头吃……还有我的确对她有防备。

我对她一直都有防备,只要她出现我就进入备战状态。

我想要从容,大方的面对她。

因为季洛,我真的很羡慕她,羡慕她能够正大光明的被苏家接受。

羡慕她被苏锦云喜欢。

正在我惆怅之时,苏倾年打来电话,我按了通话键接起来,听见他道:“顾希,苏锦云今天回北京了。”

我震惊问:“怎么突然回北京了!”

苏倾年没有回答我,只是问我道:“你在检察院吗?”

我说:“在的。”

“出来,请我喝杯咖啡。”

我哦了一声,挂断电话给董佛说了一声就跑到楼下咖啡厅等苏倾年。

我不知道苏锦云为什么会突然回北京,感觉事出有因。

因为苏倾年说过,苏锦云寒假都会和我们一起生活,直到回北京。

二十分钟不到,苏倾年开着那辆骚包的跑车停在咖啡店门口。

我从透明的玻璃窗望出去,苏倾年今天穿着正装呢,蓝色的西装白色的衬衫,蓝色的穿着也很俊郎。

他关好车门然后迈着长腿进了咖啡店,视线在里面扫了一遍,随后径直往我这个方向过来。

苏倾年坐下将手机放在来咖啡桌上,喊了一杯美国绿山咖啡。

美国绿山咖啡,四个人的习惯。

他坐下后看见我,皱了皱眉头问:“怎么没有穿大衣?”

啊?!我低头看了看,刚刚在办公室里有空调,我将衣服脱了放在一边的,刚刚下来的时候没想起这回事。

不过也并不觉得冷。

“忘了,等会回去穿。”

我说完这句话,苏倾年却率先起身一言不发的出去,打开自己的车门取出自己黑色的大衣。

他进来递给我说:“先穿上。”

我连忙拒绝道:“苏倾年,我不冷。”

“不听话?”

好吧,我穿上。

我接过他的衣服,拢在自己身上,里面还带着他的气息。

我问他道:“锦云怎么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突然回北京了?”

“我妈身体不好,吩咐苏伽成将孩子带回去,我今天刚知道这回事。”

季洛昨天那条短信……

“季洛他们……”

苏倾年点头,勾唇道:“他们早就串通好了,将孩子带回去。”

季洛一来,苏锦云就离开了。

两天没见,我有些想孩子。

我哦了一声,情绪有些低落,苏倾年见我这样,他轻声安抚道:“等我妈身体好点,下周我就将孩子接回来。”

我点头,只能这样了。

“那我回检察院了。”

“陪我坐一坐。”

苏倾年按住我放在咖啡桌上的手,目光清浅的看着我道:“坐一会。”

他这依赖的小动作挺招人喜欢的,我笑了笑说:“还有几个小时就下班了。”

还有几个小时我们就回家了。

“我知道。”

好吧,陪苏倾年坐了半个小时,我和他两人在咖啡店门口分离。

走之前我将他的黑色大衣还给他,他接过去随手扔进了车里。

我回到检察院的时候,萧炎焱办公室里面的人过来喊我道:“顾检,我们萧检喊你过去呢。”

怎么突然喊我过去?!

我想不通为什么,好奇的到了萧炎焱的办公室,刚进去她的手下就离开这里,十分懂事。

偌大的办公室里现在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

萧炎焱今天穿了一身黑色的皮衣,我略有些好奇问:“今天你跟着警局的出去找证据了?”

萧炎焱点头,给我倒了一杯水递给我说:“出去办了点事。”

我接过来握在手心,笑着问她道:“嗯,你找我过来有什么事?”

萧炎焱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她看着我的表情依旧冷漠,她沉默半晌,才问我道:“顾检,你知道季洛这个人吗?”

萧炎焱和苏倾年邻居,肯定和季洛也认识,毕竟从小一个片区的。

“我知道,只是不熟悉。”我顿了顿,又说:“我知道她是苏家的什么人。”

“顾检,苏家老太太是豪门,季洛也是豪门,我也是豪门,我母亲教导我说,豪门没有一点手段是不可能的,没有手段反而被其他人看不起。”

上次我问过她苏倾年的母亲,在她的印象中,是一个不折手段的女强人。

萧炎焱这话的意思是?!

“顾检,季洛在我的印象里不是一个好人,但是在豪门里不是一个坏人。她一来就拿了你的案子,这事我本来不想说的,但是你自己要注意。”

“注意什么?是总检不让我插手的。”

“为什么不让你插手?”

宋之琛不是为我好吗?

我突然说不出这个借口。

见我回答不出来,萧炎焱为我解释说:“顾检很多事不能只看表面天成的案子,季洛为什么要专门从北京过来负责?为什么要半途接手?你都不想一下原因吗?”

我震惊问:“你的意思是?”

萧炎焱点头说:“豪门多的是手段,就像这样的贪污案一样,如若我猜的不错,是苏家老太太让她来的,目的只是为了保上面的人。”

“但苏家不希望找到凶手吗?”

“这个案子是苏倾年举报给检察院的,或者说苏倾年想找到,但是苏家的老一辈不想,因为那个人可能是他们想放过的人,所以……”

我道:“季洛是检察官,难道她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寻求真相吗?”

萧炎焱说:“季洛这个检察官,只是她的工作,不是她的生活。不过这些都是我的猜想,很多事都没有证据。”

“那你为什么告诉我?”

“季洛来,一个和苏倾年有关系的人来,我告诉你,只是想让你长长心。”萧炎焱见我脸色不好,她又道:“天成的案子应该就会这样揭过去,你别去多想了,苏倾年那样的男人自己会有办法的,让他自己处理吧。”

这一刻,我想起苏倾年说过的,他说他大概知道是谁,他会自己处理。

原来他早就猜算好了一切。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没事,我只是说出我知道的。”

“豪门真可怕。”

“不可怕,只是每个人各司其职罢了,以后你也会这样的。”

“我不会。”

“你嫁给了苏倾年,就避免不了婆媳关系,就避免不了豪门。”

她这话说的我不能反驳。

我放下纸杯说了一句谢谢,然后起身离开这里,我本来想问一问宋之琛那个案子的事,但是想想算了。

下了班以后我去看了看老顾和小钢琴家后妈,他们两个人正在吃饭,看见我来很惊讶。

老顾说:“希希你来了?正好快坐下一起来吃个饭。”

我摇摇头,将买好的水果和牛奶放在桌子上说:“不吃了,倾年一个人在家,我要回去给他做饭,我就是过来看看你们,给你们买点东西。”

听我这样说,老顾连忙赶着我道:“那你赶快回去,倾年一个人在家等你,别让他等久了。”

我郁闷道:“爸,哪有催女儿离开的?”

“哈哈。”

老顾傻笑,小钢琴家后妈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对我说:“你爸他生怕饿着自己的女婿。”

我点头笑了笑说:“那我回去了。”

我回到家的时候,苏倾年正在浴室里面洗澡,我敲了敲门问:“苏倾年,你晚饭想吃什么?”

门被打开,苏倾年身上湿漉漉的,只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

他伸手摸了摸我的脸,轻笑着说:“晚饭想吃苏太太。”

“正经点。”

“那就随便吃点,别太麻烦。”

我点了点头,苏倾年又关上门进去继续洗澡,我正想出去的时候,他放在床上的手机响了一下。

我好奇的过去拿起来看了看,是季洛的未读短信。

我心下真的特别好奇,自己的丈夫和另一个女人的短信,怎么可能一点都不好奇?

我点开密码解锁,滑开上面的屏幕没有点进这条短信,只能看到前面十几个字。

季洛说:“两个月了,你打算多久考虑顾希的事?你计……”后面看不见了。

我连忙将手机黑屏,放在床上,然后连忙走到厨房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