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袁瑾要见我/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季洛这短信是什么意思?!

考虑我的事?我的什么事?!

苏倾年和季洛有什么事瞒着我的?不对,他们很多事都是瞒着我的。

苏倾年的很多事,都是隐秘的。

我有些忐忑的在厨房做饭,心里有些酸酸的,感觉苏倾年和季洛联系挺亲密的,也挺频繁的。

唉。

“叹什么气?”

声音从身后响起来,我一惊转身看见依着门边双手抱胸的苏倾年。

我缓了缓心思,摇摇头说:“没什么,就是有点想孩子了。”

“苏锦云又不是去经历磨难,他只是回苏家陪我的母亲而已。”

这话说的没错,但是就是记挂孩子,怎么能突然就给我带走呢?

“嗯,我煮的白米粥。”

“嗯。”

苏倾年嗯了一声就出去了,我转过头来继续做自己的事。

吃过晚饭以后,已经是晚上夜色朦胧的时候了,苏倾年带我去小区溜达,下面的天气有些冷。

我和他走了一段路然后坐在路边的长椅上,视线远处有孩子在路灯下堆雪人,也有一些大人在遛狗。

苏倾年可能见我今天比较沉默,见我心情有些不愉悦,他说:“苏锦云是比较爱玩雪的,上次就是玩雪差点出了事,那天我教育了他一顿,后来听保姆说他基本就不碰雪了,他是个很听话的孩子,懂事的有点过分。”

“苏倾年,锦云是个好孩子,即使刚开始和我很陌生,但是他很听话,听你的话和我好好相处。可是一想到六年都没有陪在他身边,我就有些难过。”

我不止一点难过,我也很心酸,我道:“我不止一次的想,当初怎么就舍得和这个孩子离开,而且还不知道他的存在呢?为什么你母亲要这么残忍的抹杀我的记忆?如果我还记得,我一定不会嫁给赵郅,也不会搞得自己那么狼狈。我还会去找你,去找我的孩子,我肯定不会放弃你们的。”

“顾希,苏锦云的出生是我一个人保护着的,而你从未想过要他。”

他这句话是在反驳我刚刚的那些话,我略有些难过,我问:“当初我不要那个孩子,给你的理由是什么?”

“你还年轻。”

当初我是还年轻,20岁不到的年龄如果说不想要孩子很正常。

但我无力反驳道:“我的确年轻。”

“所以……这就是你的借口。”

“苏倾年,我感觉我们之间好像还有一些隔阂,我对你还是一无所知。”

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还有季洛说的那个考虑,难不成他们之前就有什么协议?

“顾希,我还是喜欢听你喊我小哥哥,对我依赖的样子。”苏倾年忽而转移话题,我一愣又听见他说:“但是没有记忆的你,喊起来我也不愿听。”

“哦,你觉得我能记起来吗?”

那时候我忘记了,苏倾年不经意间给我转移了话题,忽视了我的问题。

“能的。”

苏倾年伸手拉住我的手与我十指紧扣,他的手有些冰冷,他摩擦着我的手腕说:“有一天你会记起来的。”

那一天是多久?!

后面几天过得很平静,我没有大案子,只是董佛在给我讲天成的进度。

出乎意外的进展的很快,天成的责任人也被抓了起来。

就连天成总公司颐元也抓了一个人出来,但是听了萧炎焱的话,我就觉得那个人不是主犯。

但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差不多水落石出的地步,已经在准备上诉了。

就在日子快到月底的时候,苏倾年还没有把苏锦云接回来。

给我的理由是,他母亲的身体还不好,想要孙子陪在身边。

而苏锦云也不会离开。

也就是快到月底的日子,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属地是北京的。

而这个人是我在心中念叨了很多次,都没有见到也不想见的人。

苏倾年的母亲,袁瑾。

她说:“既然成了我家的儿媳妇,那明天我们俩见个面,瞒着倾年。”

她的声音温雅柔和,和萧炎焱形容的那副女强人完全不一样。

我以为她的声音应该很冷漠,和萧炎焱一样,没想到这么温雅。

但是温雅的语气说出的话让我心中特别忐忑,甚至不安。

她说明天见个面,难道她现在在这个城市吗?

可是她下句就是:“北京。”

她挂了电话,我连拒绝或者答应的机会也没有,坐在办公室里不安。

心里惶恐,害怕。

宋之琛说过,她是我最不能见的人,而现在我知道为什么。

她送我离开苏倾年的身边,她不想让我找回去强制让我失忆。

她对我来说不是一个好人。

苏倾年的母亲为何突然要见我?

她明明早知道我的存在,为什么突然要明天见我?

无论她的目的如何,我都先买好了飞机票,我去给宋之琛请假。

他问我原因的时候,我就说:“想去趟北京,找找记忆。”

他担忧问:“要不要我陪你?”

不用他陪我,所有的事我自己可以做,即使要让人陪我,也不该是他。

我不能总无条件的依赖他。

我下班后给苏倾年做好晚饭,去洗澡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

我连忙遮住身子,呵斥他道:“进来的时候怎么不敲门?”

“苏太太觉得我侵犯了你的隐私?”

我白他一眼,穿好衣服绕过他出去,问:“晚饭做好怎么不吃?”

“想和你一起。”

我哦了一声,和他一起吃了晚饭,又和他在床上裹到晚上。

他对于这样的事乐此不疲。

事后,我躺在他怀里说:“我明天要去一趟A市,后天回来。”

苏倾年侧着身子抱着我,用下巴顶着我的脑袋问:“去A市做什么?”

“宋之琛派我去出差。”

闻言,苏倾年语气有些不好问:“和他一起去A市出差?”

“不是,我和另一个同事。”

“男的女的?”

“女的。”

这样说他就放心了。

天明的时候,苏倾年亲自为我选了一套衣服,扔到我怀里说:“苏太太穿这个比穿其他的衣服都好看。”

这是他为我选衣服的经典台词,因为他看上的他自己觉得就是最好的。

我按照他的欣赏水平穿上衣服,他将我打量了一副觉得满意,随后又取下自己脖子上的项链挂在我颈上。

在此之前我拒绝道:“我有一条了,是你送我的生日礼物,再说……”

他没有给我拒绝的机会,径直的给我戴上,而我的那句再说……你这个很粗,都给堵了回去。

这是我第三次坐飞机到北京,苏倾年送我到机场就离开了。

除了机票和一些必用的东西我什么都没有带,我也发现我好尊重苏倾年的母亲,她打来一个电话让我去北京我就真的买机票去了。

我坐在靠窗的位置,视线里都是一些缥缈的云层,而下面是冬天的城市,被白雪覆盖的城市。

还有十天不到就是新年了。

家家都在准备着过新年,就连老顾打电话来让我去采办年货。

我还答应说这周周末陪他去。

到了北京的时候也是快中午了,我坐上车按照袁瑾给的地址过去。

我坐在长廊上等了许久,一杯咖啡喝完又点了一杯咖啡。

直到夕阳西下的时候,袁瑾才趁着天上夜色和海边灯景过来。

我不认识她,但是她认识我,一个贵妇模样的女人径直的走向了我。

我客气的起身等她坐下,我才又坐下,袁瑾的表情和萧炎焱差不多。

都是冷漠着一张脸。

但是袁瑾的声音很从容,很温雅,又和季洛差不多。

她五十多岁的年龄看上去四十多岁一样,容貌老的很慢。

她坐下说:“抱歉,让你久等了,公司那边有点急事。”

袁瑾还会说抱歉的。

我摇摇头,平静道:“没事,我也是刚来不久,你想见我有什么事吗?”

她问我说:“我知道你和倾年领了结婚证,知道我为什么没有阻止吗?”

我就是好奇这个,我问:“为什么?”

袁瑾端着咖啡从容的喝了一口,放下杯子才说道:“因为我答应过我儿子,无论以后他想做什么,我都不会插手,包括他的婚姻。”

“那你找我来?”

“但是顾希,我不满意你。”

这个我是知道的,她肯定不会满意我,不会满意我这么个女人。

我镇定道:“我知道。”

我不能输了气势。

“你和以前不一样,以前你会质问我,现在你很冷静的面对我,因为现在的你知道我拿你没办法。”

我说:“没有。”

袁瑾忽而笑了笑,这是我第一次见她笑,她说:“我儿子是颐元公司的总裁,他现在要护一个人,简单的很。”

“但是你知不知道当年你失忆的时候,其实倾年他是知道的,他去美国就是默许我这样做。”

苏锦云说他和苏倾年从小一直生活在美国。

“你的意思是?”

“当年他是同意我送你走的。”

可是苏倾年前段时间还说,他是苏倾年,如果六年还查不出一个真相就是他的失败!

而季洛说苏倾年和宋之琛都不知道当年我失忆的事!

怎么每个人的话都不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