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所有的谜团涌来/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不是脑袋很乱,感觉自己接受的信息和别人告诉你的不一样?”

袁瑾的话直戳心脏。

我略有些震惊的看着她,问:“所以你今天来找我的原因是?”

“顾希,你是苏倾年的妻子,这点我认,你是我儿媳妇这点我也认,但是想要简单的进入苏家,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因为季洛才是我看好的儿媳妇,你和她的差距太大。”

“能说简单点吗?”

“顾希,我们来打个赌。”

“就赌倾年这次接近你的目的是爱还是报复?你看怎么样?”

报复?!为什么报复我?

难道就是因为我以前心思不坚定,不想要孩子,所以苏倾年想报复我?

“结果呢?”

“如果是爱,我不阻止你们在一起,如果是报复,你也可以早点抽身。”

我反问:“你会这么好心?”

“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坏。”

这句话,直到后来真相水落石出时,我才知道其实这里面最真实的就是袁瑾,她的确没有我想的那么坏。

“好,我赌。”

袁瑾听我这样说,笑了笑问:“你应该知道锦云是你的儿子了,等会想看他去见一见,那么顾希,你现在不介意我打个电话吧?”

她突然打电话?!我摇摇头,客气的说:“不介意,你的自由。”

我万万没想到袁瑾这个电话是打给了苏倾年,她按了扩音放在桌上。

袁瑾说:“你只需要听着。”

好吧,那我就听着。

苏倾年很快接通电话,依旧清朗的声音问:“妈,什么事?”

“新年你要带顾希回苏家吗?”

“嗯,怎么?”

袁瑾看了看我道:“没什么,我记得你离开北京的时候说过,有一些事还没有解决。等这些事解决了你就和季洛好好的在一起,而现在你和顾希领了结婚证,这事违背了你的初衷。”

“所以,你打电话的意思是?”

“能结婚就能离婚,儿子对吗?”

苏倾年那边默了默,说:“这事我自己有安排,我和季洛的事我们两个早就有了决定,你别插手。”

他没有回答也没有否认。

“我不插手。”

苏倾年挂了电话,躺在桌上的手机一阵忙音,而我的心情很低落。

仅仅是一通电话,袁瑾就打碎了我所渴望的爱情和自尊。

还有我所交付的信任。

什么是解决事情之后和季洛好好在一起?

什么是能结婚也能离婚?

什么是他自己有安排?!

苏倾年这个骗子!但是我不能示弱,我依旧微笑着看着袁瑾。

她见我这样,笑了笑说:“你真的变了很多,变的处事不惊了。”

“这个电话你想证明什么?”

“我不能证明什么,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一些事,我先离开。”

袁瑾说了这句话就离开。她人影一消失在视线里我就哭的一塌糊涂。

哭的心酸,哭的难过!

苏倾年这个大骗子,我还说我以后就都相信他,结果呢?

我问他怪不怪我,他说怪,但是后面看我受欺负就不忍心了。

他一开始接近我就是想报复我!

就是想让我爱上他,然后甩掉我!

我慌乱的起身,去了宋之琛给的那个地址,那个心理医生的地址。

我走进那个公寓,保安不让我进去,我给那个医生打了电话。

北京的天晚上下了雪,我在下面等了十几分钟,一个陌生的男人就过来了,向着我的方向过来。

他带着斯斯文文的眼镜,白白净净的,个儿也很高。等他站在我面前,我惊讶问:“你认识我?”

“之琛给过你的照片。”

宋之琛做事真细心。

从那个公寓离开后,我去了另一套公寓,我不知道为什么来这里。

但是就是想来这里。

来这里我就想哭,我坐在门边犹豫了许久,有些惶恐退缩。

最后输入了密码锁。

7649,是苏倾年手机锁屏密码。

这里真的是他的公寓,刚刚脑海中异常清晰,那个医生给了我地址。

而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地址是宋之琛让他转交给我的,宋之琛在引导我找寻自己的记忆。

心理医生说:“你的记忆,恢复的希望很大,想要恢复的意识也很强烈。”

他说:“多去几个特别熟悉的地方刺激刺激,或许不经意间就恢复。”

他刚刚催眠了我,问了我几个问题,我却都给忘了,然后他给了我这个地址,却没有多讲什么。

我打开这个房门,震惊,里面全是我和苏倾年的照片,贴了一墙。

全是我19岁到20岁的照片,还有我怀孕时候的大肚子。

还有我们吵架的照片……还有很多的生活细节,为什么都保存的有。

难道以前苏倾年在这公寓安装了监控,这些照片被他截取下来的?

我有些着急的翻阅着这公寓里的东西,在最里面那个房间果然找到光盘,这些都被苏倾年收留了起来。

我装进电视旁边播放。

“为什么不要孩子!”

“我不要,我要去找宋之琛!”

苏倾年气急败坏道:“顾希,你敢跑一个我打断你的腿!”

后来他没有打断我的腿,这些光盘都是他囚禁我的光盘。

此后的好几个月,直到要生孩子的时候,我才离开这里。

我又放了一张光盘。

那时候我正在祈求苏倾年,我让他放我出去,我哭着跪在他脚下说:“小哥哥你放我出去好不好,孩子我会生的,我一定会生的,你别囚禁我?”

苏倾年听了很生气,他蹲着身子冷漠的反问我道:“我时时刻刻的和你在一起,你觉得这是囚禁吗?”

“我真的想要出去,求求你了。”

当时我为什么要一个劲的出去呢?记忆突然混乱了起来。

头剧烈的疼痛了起来,我躺在地上抱着脑袋,挣扎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苏倾年要囚禁我?只是因为我不想要孩子吗?

我挣扎着,手臂碰到一个笔记本,我趴在地上拿住。

等了许久才打开——

“今天顾希说要离开我,这话她说了不下一百次。小样,谁当真?”

“今天顾希又在睡梦里喊了宋之琛,我心底很难过,我想再等一等,等孩子生了我就放她离开。”

“今天,顾希趁着我不注意想要逃跑,被我抓了回来,也没收了她的手机,她哭了我也哭了,我就想不通我哪里比不上宋之琛?”

“……”

那时候的苏倾年24岁,还有些稚气未脱,写的日记也是满满的抱怨。

“我没有打她没有骂她,她为什么就觉得我不对呢?”

“是,第一次是我不对,觉得她可爱引诱她上床,可是她后来她不是喜欢我了吗?她主动说想要和我在一起,说想要和我重新开始,可是后来怎么又总是提起宋之琛这个男人呢?”

其实我也想知道为什么。

这个房间里全是回忆,我坐在里面舍不得离开,真的舍不得。

我想苏倾年囚禁我,可能只是想要孩子吧。

可是我当初为什么一个劲的想要去见宋之琛?

我在这个房间里翻了很久,也没有找到当初的事因。

索性就坐在地上睡过去。

这个房间空了很久,没有暖气,半夜我是被冻醒的,我连忙去卧室里用被子遮住自己。

手机一不小心掉进了床下面。

我趴进去伸手够着,却摸着一个木箱,我连忙拉出来。

这个是我的密码箱,因为上面被苏倾年用纸条贴着,顾希的小秘密。

密码,依旧需要密码。

密码,密码是多少?!

我将手机捞出来给宋之琛打了电话,对方半夜接起来有些惊异问:“九九,这晚上你有什么事?”

“宋之琛,以前,我说如果是以前,我最能用什么数字作为密码?”

明明感觉不可靠,可是我没有办法了,只能问宋之琛这个人。

“顾希,手镯的密码是1014。”

他告诉我手镯的密码!

我将手机扔在地上,解开手镯上的密码,而这不是手镯。

这是一个U盘。

我现在没有心情看U盘,而是先将这个密码箱打开。

是一个日记本。

还有一些小玩意。

“宋之琛生病了,我想去看他,真的很想去看他,季洛不许让我告诉小哥哥,不然她说她会带宋之琛离开。”

“宋之琛越来越精神不济,季洛说宋之琛在死亡的边缘几次,我真的好担心,可是小哥哥不允许我离开。”

我看到这,心里发抖,宋之琛得了什么病?到底什么病?!

“我很想要这个孩子,可是季洛说她是小哥哥的未婚妻,她说我抢了她的丈夫,她说她和我不再是好朋友。”

“即使她这样说,我还是想要孩子,可是季洛说,如果我想要孩子就一辈子见不到宋之琛,一辈子。”

季洛果然是坏人!

“当初刚到北京的那两个月,是宋之琛一直维护我,而我一直依靠的也是他,可是现在他生病了我却见不到他最后一面,我好害怕。”

宋之琛生了什么病?!可是现在好好的啊,并没有什么事。

“季洛今天打电话说,宋之琛在北京,我偷偷的跑出去想见他,可是被小哥哥抓了回来,他质问我为什么逃跑,我没有办法告诉他原因。”

这里面的日记没有几页,还有1014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宋之琛知道这个密码?甚至打开了这个箱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