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他总是来的很及时/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年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我低头思索了一会道:“苏倾年,我刚刚真的信号不好。”

刚刚自己挖的坑,咬牙都要坚持。

“哦。”这哦的明显不信,但是他好在也不想追究下去,问我道:“顾希,你今天多久回来?”

今天回不去了,现在中午的时间,买机票也只有等明天早上。

我找着借口解释说:“这边有些紧急的事,苏倾年我明天中午回来。”

“嗯,吃午饭了吗?”

“等会就吃。”

“苏太太,在外面照顾好自己。”

就是这么简单一句话,一声苏太太,让我眼眶微微泛红。

我心里难过的不行,可是我什么都不能去质问这个男人。

我匆匆的挂了电话,我以前将那个宝贝儿的号码从苏倾年的手机记了下来,我相信这就是苏锦云!

我拨打电话过去,几秒钟后一个软声的童音道:“阿姨,是你吗?”

我略有些吃惊的问苏锦云道:“锦云你知道是我吗?”

苏锦云对我解释说:“嗯,上次在苏倾年同学的手机里记下了你的号码,回北京后我就存了起来。”

真是一个聪明上心的孩子。

我问了苏锦云苏家的地址,他也具体不知道,我教他用QQ定位。

苏锦云没有玩微信,但是我记得他说过他申请的有QQ号。

我按照这个QQ地址,打车过去,一个小时后才到达。

这是独栋的别墅老宅,很气派很古老,这也是我第一次来苏家。

也是第一次知道我丈夫的老家。

我有些忐忑的给苏锦云打电话,过了十分钟左右他才出来。

我看见他的身影,连忙下车对他招呼道:“锦云,阿姨在这边。”

苏锦云看见我,连忙跑着小步伐过来,笑着问:“阿姨怎么在北京?”

“阿姨带你去吃肯德基,好吗?”

苏锦云犹豫道:“可是奶奶说我要出去,就要保姆跟着或者给她打招呼。”

“我们只出去一个小时就回来?你奶奶不会知道的。”

“那好的,阿姨。”

我和他坐出租车到了不远处的一家肯德基店,我进去给他点了一份套餐,还有一杯热奶茶。

他喝着奶茶问我道:“阿姨怎么突然来北京了?苏倾年同学也在吗?”

他刚刚问这话的时候,我没有回答,没想到他还记得这事。

“阿姨过来找你玩,这事你别告诉任何人,包括苏倾年同学。”

见我这样认真的叮嘱他,苏锦云有些好奇问我道:“为什么呀?”

他拿了一块炸鸡翅在手里啃着,我抽了一张纸擦了擦他油腻腻的下巴,笑着解释说:“阿姨是偷偷过来看你的,你爸爸不知道我来北京了。”

苏锦云笑着道:“阿姨真好。”

我笑了笑,心底软软的,刚刚所有的委屈和难过在看到这个孩子以后,全部都烟消云散。

现在没有什么比他更重要。

我揉了揉他的脑袋,问:“锦云你父亲告诉过你妈妈去哪儿了吗?”

听闻这话,苏锦云有些惊讶问:“阿姨难道不是你吗?”

“啊,是我?!”

我一脸的呆滞!

“苏倾年同学在带我见你之前就说你是我妈妈啊,他问我想喊阿姨还是妈妈的时候,我问他有什么区别吗?”

我激动问:“那他怎么说的?”

苏锦云低头想了想说:“苏倾年同学说,如果我不好意思可以先喊阿姨。”

我激动的问:“所以,锦云你一直都知道我是你母亲?”

苏锦云点头,想了想说:“我知道,但是我和你不是很熟悉。”

所以他才那么客套,才那么懂礼貌,难道他也怕我不喜欢他吗?

我忐忑问:“锦云,你为什么不问我这六年为什么没有在你身边陪在长大?难道你就一点都不讨厌我吗?”

听我这样说,苏锦云放下手中的鸡翅,用纸巾擦了擦上面的油,看着我语气认真的说:“阿姨,苏倾年说你这六年过的也很不容易,他说你其实也很想我也想陪在我身边,他说如果我怪你就是我的不孝,其实我也很想你。在国外的时候邻居一家三口出去玩,我也想要阿姨陪在我的身边。”

苏倾年在孩子面前一直为我考虑,甚至打消了我和苏锦云以后相认的尴尬场面,这些他都为我解决了。

我突然伸手将身边的苏锦云抱在怀里,他可能有些不好意思没有说话。

我流着眼泪,喜悦道:“锦云谢谢你这么理解我,你不喊我妈妈没事,其实……阿姨也挺好听的。”

苏锦云伸手抹了抹我脸上的泪水,乖巧的安慰我道:“阿姨,别哭。”

他不怪我,还在安慰我。

“我没有哭,我是高兴。”

我从来没有想过,苏锦云会知道我是他的母亲,也从来没有想过他会一直沉默,没有责怪我,也没有哭闹。

苏倾年说的对,孩子懂事的过分。

这六年,苏倾年教育的很好,他无时无刻的陪在孩子身边。

给苏锦云全部的爱,弥补了我的残缺,苏倾年是一个好的父亲。

单从这一点,我就很感谢他,感谢他将我的孩子养大,养的这么好。

我和苏锦云待了一会,然后送他回去,随后就离开这里了。

我没有再回那套公寓,而是去酒店订了一间房,整个下午我都在睡觉。

我脑袋感觉要炸掉一样。混沌的不行也疼的不行,我迷迷糊糊的记得自己下午接过一个电话。

对方问我在哪里,我很迷糊的说了地址,也没有去管他继续睡。

我头很痛,只有闭着眼睛睡觉,睡了就不会那么痛了。

晚上我因为肚子饿的不行醒来,我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

从昨天到今天,一点都没有吃。

我口渴的倒了一杯水喝掉,然后打开门出去打算买两个面包。

但是打开门的时候,我错愕在原地,被拥进一个怀抱,冷冷的气息传来,他的身体很冷很冰,好像是在外面站了很久的原因。

宋之琛抱住我,宽厚的手掌按住我的脑袋埋在他的胸膛上。

这一刻我忘记了挣扎,我满脑子想的是,他怎么突然来了?

好像总是这样,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宋之琛总是第一时间出现。

我有些难过的伸手抱住他精瘦的腰,将脸埋在他怀里不知道说些什么。

在他面前我一直都是爱哭的,所以现在我索性也不忍了。

许久,我哭丧着问:“宋之琛,你怎么突然跑到北京来了?”

宋之琛抚摸着我的脑袋,轻声道:“因为,九九在这里。”

“宋之琛,你不该来的。”

“我想你。”

宋之琛说他想我,所以来了。

可是他不该来的,我和他之间不应该有这样的联系。

可是我又在庆幸他来,因为我一个人真的很寂寞,很难过。

突然我肚子响了起来,打破了悲伤的气氛。

宋之琛听见我肚子响,没有笑话我而是带我去吃饭。

等吃了饭以后,我问他说:“你多久过来的?在门外等了多久?”

“不久,一个小时。”

不止一个小时,他下午打电话过来到现在已经五六个小时了。

他在门外等了很久很久,也没有离去,一直守在外面。

我有些感动,这就是宋之琛啊,一直默默的陪伴在我身边的男人。

回到酒店后,宋之琛自己也开了一间房间,然后和我上楼。

他和我进了我的房间,我不知道该和他说些什么,反而是他开口问:“九九你知道了些什么?”

宋之琛他了然的目光看向我,他应该猜的出来我知道了些什么。

我深吸一口气,对他说:“其实我来北京,是苏倾年母亲袁瑾让我来的。”

宋之琛担忧问:“她说了什么吗?”

我点头,说:“她说季洛是她内定的媳妇,她说苏倾年接近我是有目的。”

“你相信苏倾年吗?”

宋之琛这样问我,我其实之前很相信苏倾年的,因为他给我坦诚的那天我说过,苏倾年以后我只相信你。

看,我又傻逼了。

在宋之琛的目光之下,我摇了摇头说:“我很想相信他,可是宋之琛我很压抑,因为我身边的每个人对我说的话都不一样,我不知道该相信谁。”

“我不会骗你。”

我知道,他基本不会骗我的。

即使骗我也是上一次孩子的事。

我难过道:“宋之琛,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我只是想要个普通的家庭,可是我身边的人都心思各异。”

“九九,因为你爱的人是苏倾年,所以你的生活注定不简单。”

萧炎焱也说过类似的话。

因为我爱的人是苏倾年,所以一切都是我自找的,该自己承受着。

他顿了顿又补充说:“如果你觉得自己以后会一直爱苏倾年,就要相信他,因为在你心中,他已经成为了唯一。”

“对不起,宋之琛。”

他喜欢我,我不应该在他面前总是提起苏倾年,而我好像总是不知不觉的伤害到他,没有照顾他的心情。

“别说对不起,你睡一觉吧,明天早上的飞机,我在这里陪着你。”

宋之琛开的房算是白开了,因为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还是昨晚的姿势,身子挺拔的坐在沙发上,目光落在我这边。

一时之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