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我很难过、伤心/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和宋之琛两人在酒店外面吃了早餐就赶往机场,在机场等待的时候……宋之琛他接到季洛的电话。

好像在宋之琛身边,他总能接到季洛打过来的电话。

宋之琛坐在我身边有些犹豫的皱了皱眉头,随即接起来道:“有什么事?”

他开头永远都是这一句。

“之琛你在北京?”

我在宋之琛身边,很清晰的听见他们的对话,我好像总喜欢偷听。

宋之琛冷漠的吐出一个字:“嗯。”

季洛问:“找到顾希了吗?”

“怎么?”

“没事,我就是问一问。”

季洛笑着说着这些话,宋之琛耐心不是很好问:“还有事吗?”

意思就是没事的话他就挂了。

“之琛,顾希在你身边是不是?”

“嗯。”

宋之琛嗯了一声,我又听见季洛道:“我说你去北京找顾希,倾年不相信,非得从你口中承认。”

我脸色一变,宋之琛脸色也一变,嗓音特别冷漠道:“季洛,我们以后不用再联系了,还有顾希是出差,我担心她所以跟过去的。”

“之琛,你主动联系过我吗?这样的威胁听着真有意思,还有你总是第一时间维护着她,想着她。”

宋之琛立马挂了电话,将季洛的号码拉入黑名单!

他脸色有些不好道:“对不起,我平常不太屑于撒谎,所以刚刚季洛问我,我没有想那么多。”

和宋之琛没有关系,是季洛算计的,他也不知道苏倾年就在季洛身边。

再说了谁也没有想到季洛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做这样的坏事。

季洛坏到了理所当然,坏到了明处,她这是在搅和我与苏倾年?

在飞机上几个小时我心里都有些不安,与宋之琛分别后我回了景江。

我刚打开门进去,就被人掐住脖子抵在墙上,苏倾年的脸色十分的不好,他冷声道:“A市出差?信号不好?”

我很少见苏倾年这番模样,距离上一次也是赵郅给我打电话的时候。

其实我不该怕苏倾年的,明明是他怀着不好的心思,我为什么怕他?

我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盯着他的眼睛承认道:“我骗了你。”

“呵,承认的倒是很利索。”

苏倾年伸出另一只手摸了摸我的脸,随即使劲的捏着,扯的生疼。

我连忙拉住他的手道:“住手。”

“顾希,你胆子真的是太大了,是不是我对你太纵容的过?”

苏倾年占有欲强,特别是听到我骗他,而且又是和宋之琛在一起。

宋之琛是他的敏感之处。

他六年前爱顾希,最在意的就是宋之琛这个男人。

所以平时我都是远离宋之琛的,我怕他不高兴,可是我为什么要这样怕他不高兴?

苏倾年突然打横抱起我,我使劲的在他怀里挣扎,他却禁锢着我,到了卧室他将我摔在地上,而不是床上。

我伸手摸着自己发疼的屁股,有些委屈,但是一直忍着。

我看着他取掉自己的皮带,连忙道:“我是骗了你,但是我是一个人去的北京,我只是想找回失去的记忆。”

我不能告诉他,是因为他母亲喊我去的,因为我和她母亲有赌约。

虽然我知道自己胜的机会不大。

“宋之琛跟你去的?”

“是。”

我现在只能这样说,但是我感觉对不起宋之琛,他明明只是想陪我。

苏倾年忽而蹲下身子,目光看着我,语调清冷道:“和宋之琛又在一起过夜,当我真的那么好欺骗?”

苏倾年现在情绪一点都不好,他突然扯开我的衣服,将我推在地上,以极其强势的方式进来。

咬着我的肩膀,以前他会细心的吻,而现在就是啃咬。

苏倾年他在惩罚我。

但是他凭什么惩罚我?!

身上越痛,我心里就越觉得委屈,以至于完事后,苏倾年想和我说话,我也没有搭理他,无论他说什么。

无论他怎么威胁,我都没有搭理。

他可能着急了,一脚将我踹到地上去,身体摔的很痛,我却一直咬牙忍着。

我光着身子伸手扯下床上的被单遮在自己身上,转了个身子侧躺在地上,心里难受的要命。

我现在心里难过的不行,苏倾年下床穿上裤子,转到我跟前来蹲下,目光定定的看着我道:“和我闹脾气?”

“滚,苏倾年。”

我终于忍不住了,吼了他一句,瞪着眼红着眼眶看向他。

他可能也没想到我喊他滚,他神情微微愣了愣伸手将我扯起来塞进自己怀里,手掌死死的攥住我的颈脖。

他嗓音漠然道:“顾希,犯了错就要接受惩罚,这是我以前对你说的,所以你闹脾气我觉得可以忍受,但是要适可而止,你现在是要吵架?”

是是是,我是要吵架!

我张口使劲咬住他肩膀,苏倾年一疼甩开我,我连忙站起身跑出去,到了苏锦云的房间将自己关起来。

我现在不想和苏倾年说话。

我靠着门滑落在地上,抱着肩膀将脸埋在自己膝盖上。

苏倾年他太为所欲为了。

明明季洛算计我先,明明他也和季洛在一起,凭什么要求我?

外面传来敲门声,很大力的那种,但是我就是没有开。

过了一会,外面安静下来。

我伸手擦了擦自己的眼泪裹着床单睡在苏锦云的床上。

想想孩子,心里就好受的多。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我强制忍着肚子的饥饿没有出去。

等到半夜的时候我才打开门出去,但是客厅里烟味很重,灯也开着的。

而且我一打开门,手腕突然被人攥住拉了出来,身子被扑倒在地上。

我脑袋撞在苏倾年的手心里,他刚刚摔倒的时候将手掌放在我脑袋下面的,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我嘶哑着声音看着他没好脾气道:“苏倾年,你起来!”

苏倾年没有说话,目光看着我的眼睛,他忽而低头埋在我锁骨里。

许久都不说话。

我突然感到他的一丝无助,但这念头也是一闪而过。

我推着他的身子,从底下拱出来,然后去厨房倒了一杯牛奶喝。

我打开厨房的火,烧了开水。

煮了一袋泡面吃,我没有管苏倾年,任由他随心所欲。

我围着床单坐在厨房的地板上开始吃起泡面,我现在不想出去看他。

我很饿,我只想吃东西。

我抱着一个比我脸都大的盆子,吃着吃着突然掉下了眼泪。

苏倾年对我发脾气,那他知不知道我现在对他很失望?

袁瑾说他离开北京处理完事,就会回去和季洛在一起。

这件事指的不就是我吗?

他要处理我!

他凭什么处理我?!

即使我曾经对不起他,也是六年前的顾希,再说他当年不可能什么错都没有,他不能这样如此的理直气壮!

我低着头吃泡面,视线之处突然有了一张白色的卫生纸,我望过去,苏倾年俊郎的眉目如初,他勾了勾唇道:“苏太太,吃泡面别吃的这样难看!”

他这样的行为,怎么就能当之前的事没有发生过?

我没有理会他,低头继续吃,觉得不够又去倒了一杯牛奶。

我绕过他出了客厅坐在沙发上。

他跟过来坐在我身边道:“苏太太,你那个前夫说的没错,你的脾气越来越大了。”

以前和赵郅离婚的时候,赵郅那天在民政局也说了同样的话。

我不是脾气越来越大,而是我知道的越多,就越难过。

也越不想和苏倾年说话。

他不坦诚,我曾经以为的坦诚都是假的,他根本就不坦诚。

什么我勾引他,假的;什么我喜欢宋之琛,假的;什么他想让我一直做苏太太,假的。

他母亲问他说,能结婚也能离婚,儿子对吗?

他没有回答,但是我感觉知道他的答案,那么的轻而易举。

我现在心里很烦躁,特别是和他单独在一块,越不知所措。

苏倾年见我不说话,他伸手将我抱在怀里,叹息解释道:“我最讨厌的人就是宋之琛,你以后别和他来往。”

“为什么?”

为什么要讨厌宋之琛!

“他就是个疯子,生了病的疯子,我不想让你接近他。”

生病?!季洛也说宋之琛生病了!

我连忙转头看着苏倾年问:“什么病?宋之琛生了什么病!”

“疯子病!”

苏倾年只给我了这三个字!

疯子病是什么病?!

我的头又疼了起来,苏倾年见我脸色不好,身体抖着,他连忙紧紧的抱着我问:“顾希,你怎么了?”

“苏倾年,我头疼。”

半夜的时候,苏倾年非的将我弄到医院来,照了片子。

医生说我没什么大事,就是脑神经活跃的挺欢快的,让我别想那么多事。

在车上的时候苏倾年也劝我道:“一天别想那么多糟心的事。”

“苏倾年,刚刚我们还在吵架。”

但是现在怎么感觉今天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闻言苏倾年语气不善问:“所以顾希你想一直和我闹?”

我沉默,苏倾年在这方面永远是赢家,而且他这样也是想和我好好的。

至少现在是想好好的。

回到家我直接进了卧室睡觉,苏倾年倒也不在意,没有跟进来。

我躺在床上一夜无眠,而这一夜苏倾年也没有回卧室睡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