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拿回天成的案子/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明的时候,我起床洗漱后,打开卧室门出去,苏倾年他不在家里。

不在正好,免得尴尬。

这两个月在苏倾年身边,我对他也有所了解。

他占有欲强喜欢和我闹,但是闹过之后他肯服软。

也说不上服软,就是态度很好。

今天这座城市的天气阴沉,我心情也有些郁闷。

更有些堵的慌。

我想起昨天季洛设计的那个圈套,今天就没好脸色给她。

在车库遇见,她喊我名字,我也是直接无视的回了自己办公室。

我本来不想再插手天成的案子,好吧,是宋之琛不让我插手!

但是现在季洛这样待我,从六年前到现在她都没有安生过。

所以我不可能也让她安心如愿。

她想要包庇,她想要就这样的起诉,我肯定不能如她的愿。

等上班时间到的时候,我去了萧炎焱的办公室,我笑着对她手下人说:“我和你们萧检说一些事。”

他们很识趣的离开办公室。

等他们离开后,萧炎焱好奇的看向我,我坐在她对面道:“天成的案子快上诉了,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萧炎焱首先问:“什么忙?”

“能不能想一个办法将案子拿到你手上,或者你和季洛一起,实在不行拖到新年后也行。”

我这个话让萧炎焱很好奇,她问我原因,我低头想了想说:“毕竟一开始就是我和董佛负责,听了你的话,我就觉得这个案子没有这么简单。”

听我这样说,萧炎焱笑了笑道:“顾检,是不是季洛找你麻烦了?”

我一愣,下意识笑着反驳道:“怎么可能?为什么这样说?”

“顾检我们共事快六年了,我认识的顾检其实不是一个吃闷亏的人,当初我给你说这件事的时候你没有多大情绪变化,而现在这样要求——容我想想,季洛是苏倾年的未婚妻,而你是苏倾年已经领证的妻子,按照季洛的性格,她肯定做了什么让你生气,所以你今天来是想要天成的案子,你想先将这个案子压下去,让季洛堵心。”

萧炎焱一直很聪明,我也没有必要隐瞒,点点头说:“季洛从始至终都在算计我,如果我一直沉默相对,她后面可能会做更过分的事,所以我不能让她觉得我是软柿子。”

季洛昨天做这坏事,直接当着苏倾年和宋之琛的面,那她还怕什么?

“顾检,你求我的事不多,但是刚好我对季洛没什么好感,这个案子我找个缺口,就以证据不足的理由向总检反映,要求插手这件案子——但是前提是以什么借口说证据不足?”

萧炎焱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也想了好半天,其实苏家想保人,这一切都是萧炎焱的猜测,证据都不足。

袁瑾她想保谁?

难不成是苏家的人?!

我连忙问萧炎焱道:“苏家人脉复杂吗?他这个家族人员复杂吗?”

萧炎焱听懂我说的意思,回忆着道:“还是挺复杂的,苏家的老爷子还在世,就是苏倾年的爷爷,他下面只有三个儿子,但有六个孙子,三个孙女,苏倾年在苏家排老五。”

老四就是四表哥苏伽成,其余的人我也不知道,就连苏倾年的妹妹我也没见过,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萧检,颐元公司是苏家老爷子一手打拼的,为什么总裁是苏倾年?”

六个孙子,为何总裁是苏倾年?

听我这样说,萧炎焱笑了笑解释说:“颐元不是老爷子打拼的,苏家老爷子是战场上走下来的,有权有势只是没有钱,后来除了苏倾年的父亲其余的两个兄弟都是在政界活跃。”

难怪警察局的事苏倾年一直都知道,原来是家族背景势力雄厚啊。

我问:“那现在和苏倾年同一辈的有几个人从商,几个人从政?”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现在从商的只是三个,苏倾年、苏伽成、苏素文。”萧炎焱默了默,解释说:“苏素文是个女孩,她和苏伽成都是在苏倾年的手下做事,是颐元公司的股东。”

萧炎焱又说:“我知道你的意思,苏家要保的人肯定是苏家的人,所以你在怀疑那几个从商的人。”

我笑了笑说:“有可能不是从商的,这个也不好说,毕竟需要证据。”

苏家的人和事真复杂!

不过苏家要保的人,袁瑾要保的人,我现在却想给揪出来。

这就是和苏家为敌,我心里觉得无所谓了,苏家接不接受我不重要。

重要的是目前先让季洛堵心,然后查出苏倾年想查出的人,随后做好自己的事,其余的以后再说。

还有当年发生了什么,我一定要弄明白,找出真相!

“这个也是,等会你给董检说一声,我们三一起去找总检,三个检察官一起反对,他没有不考虑的道理。”

“那用什么借口?”

“天成的案子我也一直在关注,就以证据不足,凶手在外的借口。”

这件事就这样决定了,我从萧炎焱的办公室离开,然后去和董佛商量了一下这件事,她非常赞同。

董佛直接给我抱怨说:“最近真他妈憋屈,季洛一来所有人都开始松口,然后证据也是她找齐了,顺利的我都开始怀疑是不是她安排的!”

这个案子自从季洛来,进展的的确顺利,检察院的那一群小妖精天天跟在季洛的身后拍马屁。

势利的让人看起来很烦躁。

董佛就是第一个看不惯这种现象的人,她经常给她们翻白眼。

因为这案子董佛是出力最多,吃苦最多的人,现在风光都是季洛的了。

董佛她那样的性子肯定生气!

也是直到去了宋之琛的办公室,我才猛然发现,因为六年前加上六年后的事,因为季洛一直没有让我痛快过,所以我现在起了报复她的心思。

也说不上报复,而是能让她堵心尽量让她堵心,不想让她心底好受。

再说这个案子是以前我前任总检大人给我的,我要还原真相。

我就要对天成的案子负责到底。

见我们三个人,宋之琛抬头望着我们道:“你们三个真的决定临时共同接受这个案子?不给就要上天闹腾?”

这话怎么这么耳熟?!

我们三个人阵仗,有点像打群架,架势都是准备好的。

但是听宋之琛这男人一本正经的说出就要上天闹腾,我还是垂着头下意识的勾了勾唇角。

我们三人一起点头,萧炎焱强势的语气说道:“案子有问题,当然要查下去,天成的案子我觉得可以推后半个月,只要等新年后,找齐证据。”

“顾检,你也这样认为?”

这事本来是我挑的,当然是这样认为的,我点点头说:“我和萧检一样的想法,案子有问题当然要继续查。”

“看来你们三个都不认同季检的工作能力,对她的质疑很深。”

宋之琛说完这句话,忽而站起身视线落在我们身上,双手插在西装裤里,看的我们几人发毛。

我正想说句什么,宋之琛忽而出声道:“你们三个今天过来,也正好免了我找你们过来的借口。”

我惊讶,抬头看着他问:“总检,你的意思是?”

“顾希,如你所愿。”

他没有说顾检,如你所愿,而是说的顾希,如你所愿。

随后他又添了一句:“萧检,董检,我如你们所愿,还有三天检察院放年假,这个案子年后再说。”

宋之琛给这个案子给的很快,他给这个案子就表明,他和季洛的关系又会僵化,不,本来就是僵化的。

昨天他将季洛拉入了黑名单。

其实这个案子拿走,对季洛没有什么大的损失,因为她也是帮苏家做事,和她本人没有直接利益关系。

而且她给苏家讲了,我在袁瑾的心里更没有好影响了。

但是至少现在能让她郁闷。

再说,苏家,很重要吗?

我猜的没错,在下班之前,季洛来我办公室找我了。

她将我的手下人清理出去,然后落落大方,怡然自得的坐在我对面,温雅的笑着道:“顾希,你今天突然拿走天成的案子想做什么?”

“没什么,不想让你得意。”

我不怕她知道我这个心思。

“为什么不让我得意?!”

“季洛你不明白吗?”我反问她一句,冷笑着继续道:“大家都说我们曾经是朋友,可是我不见得,因为从一开始你就是不怀好意的。”

季洛闻言,笑了笑说:“就因为昨天的事吗?你觉得我心机重?”

“难道不是?”

季洛问我道:“我是当你、苏倾年和宋之琛的面戳破你的事,我是直接这样做的,知道为什么吗?”

我怎么知道?!

“因为我要让你知道,即使我做这样幼稚,坏心的事,苏倾年和宋之琛也不会不理我,更不会责怪我。”

她这样理直气壮,表明自己深的两个男人的宽容,他妈在像谁炫耀呢?!

我提醒她道:“宋之琛将你拉黑了。”

“他是当你的面拉黑我的?这又有什么?他这么多年拉黑我不下十次,我都换了十几个手机号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