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宣战!/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季洛神经病,这样的事居然能做十几次,真是脑袋有病!

我惊讶的问:“你明明知道他要拉黑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因为我了解他们,他们也了解我,所以无论我做不做都是一样的,只要能让你不好过,我就放心了。”

这是季洛第一次当面对我说这样的话,说的这样的直接。

但是她说话一直都是温雅的,都是保持着微笑和一定的优雅。

“季洛,你真的很讨厌我?”我想了想又说:“其实我还不知道当年我们的立场怎么样,但是我觉得并不好。”

“就像现在吗?”季洛问我,随后又说:“其实我们关系只好了两个月不到,当时我挺喜欢你的单纯和幼稚的,可是后来你的出现抢走了我想要的人。”

我问:“所以你报复我?”

我问这个问题,以为能得到她的肯定答案,没想到她摇摇头,笑着解释说:“以前一直撮合你和他在一起,因为不想他难过,后来你对他漠视的越来越厉害,伤他的心也越来越深。我看在眼里的时候就在想,为什么这么一个我渴望却得不到的男人,偏偏就看中你这么一个女人,而你还一点都不珍惜?每次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就对你越加的不满,甚至想你从来没有在北京出现过多好。”

我心底惊讶,季洛今天也开始坦诚了,像之前的苏倾年,宋之琛一样。

她渴望却得不到的男人?

只有苏倾年了,当时我和苏倾年在一起,按照那份光盘和苏倾年的日记来看,我的确没有好好珍惜他。

季洛说我伤苏倾年很深吗?

这个问题到翻年过后,我才发现自己一直都在自以为是。

“季洛,苏倾年已经是我的丈夫,法律上的——如果你喜欢他,就请让他先和我离婚,不然很多事都只能维持现状,你永远不会进苏家的大门。”

“呵呵,顾希你在向我宣战?”

她这样理解没有错,我点头冷漠道:“我们明着来,别像个小老鼠一样搞一些阴招,丢人!”

季洛皱皱眉解释说:“我可没玩阴的,我都是当着你的面和你玩的。”

的确,这更气人!

季洛又问:“你觉得你胜算多大?”

胜算多大?!

袁瑾给我听了那通电话后,我就觉得自己没有什么胜算。

我反问她:“你觉得呢?”

“呵呵,我给你提个醒,只要你拿了天成这个案子,苏家的那个豪门,你这一辈子也别想往里面挤了。”

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想挤,不过季洛这个话让我更加的确定——

袁瑾想保苏家的人。

季洛不想再和我废话,说完这句话之后她就优雅的起身离开了。

我斜了她一眼就开始收拾自己办公桌上的东西,快下班了。

下班后又不想早点回家。

所以在老顾给我打电话以后,我就利索的跑到他那里去了。

他说现在挺早,想和我去商场里买一些年货,我也有这个打算。

我买了很多的东西,也买了一些对联,也给锦云买了一套新衣服。

用的我自己的工资……虽然衣服不是很贵,但是我这是第一次给孩子买礼物,我自己心里很欢喜。

刚到了景江车库,苏锦云给我打电话过来,我连忙接起来问:“锦云,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软声的童音道:“阿姨,奶奶让我打电话问苏倾年同学多久回北京。我觉得问你也是一样的,所以给你打电话了。”

他还是不肯喊我妈妈。

但是没事,他要有个适应的过程。

“阿姨检察院要三天后放假,应该会在新年那天过来的。”

“那阿姨我等你。”

我说:“锦云,阿姨想你。”

每次自己喊阿姨,都觉得心里酸。

“嗯,我也想你。”

挂了电话之后,我脑袋趴在方向盘上默默的沉淀了一下情绪。

这段日子过的都很委屈,心酸,迷茫,压抑,恐惧,难过。

所有的负面情绪都有过。

但是想着苏倾年对我好过,而且还有一个孩子,我就觉得能坚持下去。

苏倾年对我好过,但是我现在不能依靠他,也不能相信他。

我觉得我自己好像就是在等待,等待一个苏倾年将我致命一击的时刻。

这种感觉有点崩溃。

我在车里待了二十分钟,然后提着东西下车坐电梯回家。

我打开门看见坐在沙发上敲打电脑键盘的苏倾年,他正在忙碌。

我收回视线没有主动出声,而是换了拖鞋将东西拿进去。

我放在门边不远处的沙发上,然后转身去了厨房做晚饭。

本来想做晚饭的,但是想想又放弃了,我现在不想管他吃没吃饭。

我从厨房出来拿着东西想进卧室,苏倾年放下电脑,双腿从玻璃桌上放下来,起身走到我身边问:“回来这么晚,是买了什么吗?”

我说:“一些年货。”

他好奇问:“什么年货?”

他想和我聊天说话,他主动示好。

“没什么重要的。”

我拿着东西进屋,苏倾年跟进来,我将给苏锦云买的衣服拿出来,用衣架挂起来放在衣柜里。

苏倾年看见,他抿了抿唇,略有些紧张的问我道:“我有吗?”

我好奇问:“什么?”

“新衣服。”

我一愣,说:“你有很多。”

“苏锦云也有很多。”

“不一样,他是孩子。”

我拿了浴袍打算进去洗澡,苏倾年坐在床上,目光看着我道:“苏太太没听说过男人也是孩子。”

我有些无力,他昨天那样待我,我心底失望、生气,他却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和我说些玩笑话。

我默了默,没有搭理他然后进浴室洗澡,出来的时候苏倾年还在。

他脱了衣服,裸露着胸膛依靠在床头,一只手臂枕着自己的脑袋,手上拿了一本英语版的书。

《霍乱时期的爱情》

他看了一个月还没有看完。

我去外面吹了头发,觉得肚子饿又去厨房倒了一杯牛奶喝下。

也好在冰箱里有面包,我将就着吃了两块,然后才回卧室。

我只能回卧室,进房间后我收拾了一下自己买的年货,然后去到床上,离他稍微远点,背对着他睡觉。

在半夜迷迷糊糊中,我感觉自己被拥入了一个怀抱。

这个怀抱的气息那么熟悉,我睁开眼想了想又随即闭上眼。

刚闭上眼,苏倾年的手不安分了,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阻止他。

最近一直和他做的很频繁。

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他,我的经期已经晚来了两周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因为我现在不敢去医院做检查。

我害怕现在这个时候怀上孩子。

在这个我没有记忆,和苏倾年感情不稳定的时间段。

而且经过去北京一趟,我更加害怕肚子里真的有了孩子。

我不知道该怎么对待他。

见我阻止,苏倾年从背后抱住我,用自己的脑袋蹭着我的脸,嗓音低哑的讨好道:“苏太太,别生气了。”

苏倾年还知道我在生气。

我按住他的手,背对着他说:“苏倾年,我给你讲一个事好吗?”

苏倾年认真问:“什么事?”

“我和赵郅在一起六年,我的性格算的上很好,但是和赵郅拍拖的时候,他即使有时候因为话说不到一块急了动手打我,我都是打回去的,我最讨厌男人暴力。而你,苏倾年你没有打我,可是你摔我,踢我,这和暴力没有什么区别,苏倾年你有些大男子主义,这是我无法忍受的,之前我都给你说过,我不喜欢你这样。”

他语气特别好道:“顾希,其实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认错好不好?”

他是一个知错的人。

苏倾年一个劲的揉着我的脑袋,手臂从后面抱着我的脖子禁锢着我。

我感觉到他的手臂有些颤抖。

“可是,苏倾年这是你第二次践踏我的自尊。苏倾年,我是顾希,是被前夫背叛被小三算计扔在山上的顾希,是被人讨厌被人说闲话的顾希。但即使我再怎么不堪,我的心底也是渴望自尊和被人疼爱的。你无意间做了我的丈夫,你说你的女人是拿来宠的,我曾经一直以为是你会给我这些疼爱,维护我的自尊和为数不多的骄傲,可是我现在觉得我们不合拍。赵郅打我都是很轻的,最重的一次还是我和他离婚的时候。”

我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觉得自己都该可怜一下自己。

苏倾年闻言沉默了许久,手一直颤抖着抚摸我的脸颊。

半晌他问:“顾希,你想离婚?”

“不是我想离婚,而是季洛来了,你该怎么对她一个交代。”

能结婚也能离婚,儿子对吗?

这是袁瑾的原话。

这是袁瑾和我的赌约。

“这和季洛有什么关系?”苏倾年不屑的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嗓音柔和道:“顾希,以后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控制自己的脾气,如果再打你,我同意你离婚。”

这个话很重!

“苏倾年,宋之琛很让你在意吗?”

“嗯。”

我问:“因为他喜欢我,你是吃醋吗?所以苏倾年你是爱我的?”

这个答案,他从来没有给过我。

“顾希,想要我爱你,你要先恢复记忆,想起我们的曾经。”

又是这句话。

“苏倾年,我想问,真的是我引诱你上床的?”

“嗯。”

这个男人,他又说谎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