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李欣乔蹲局子了。/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年的话,让我接不下去。

我突然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现在从他口中听来的感觉都没有实话。

还有季洛的那条短信,多久考虑我的事,现在已经计划要处理我了?

我没有再说话,也没有推开他,这是我第一次对他说心底那么多感受,我希望他能明白,即使以后无论对我做什么,多给我留点余地。

今天会放年假,这几天过的很平静,与苏倾年也没有吵闹。

是很和谐的状态。

萧炎焱对我说:“我新年要回北京过年,如果你来北京可以找我。”

她知道苏倾年要回北京,她觉得苏倾年到时候应该会带上我。

我点头,笑了笑说:“好。”

听说董佛和宋言小朋友交往了不到两个月,双方已经见了家长。

他们的速度很快。

在下班之前,宋之琛到我办公室里来,看了眼我手上的手镯问:“九九,这个手镯里面的内容看过没?”

对,这是一个U盘,看样子是宋之琛费尽心思弄进去的。

不过这么漂亮的手镯,密码解开是一个U盘的造型,真神奇。

这段时间,我都忘了这事了。

我摇摇头问:“很重要吗?”

“不算很重要,九九答应我,明天以后再打开看一看。”

“为什么?”

宋之琛勾了勾唇角,轻声笑道:“因为等我离开再看。”

我惊讶问:“离开,你要去哪里?”

宋之琛伸手揉了揉我脑袋,温和的说:“我父母在国外,我要过去和他们一起过新年。”

我笑了笑说:“那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宋之琛离去之前,轻轻的拥抱了我一下,也很快的松开我。

我明白这个U盘里记载的是我的或者是他的事,因为他说等他离开再看,说明这里面有他的小秘密。

我收拾东西下班。

开车回景江的路上,老顾给我打来电话,声音着急道:“希希,欣乔她今天出事了,爸只能找你了。”

在过年前夕,李欣乔出事了。

老顾说李欣乔在公司里和同事不合,带着一帮人打残了对方。

现在正在警察局里蹲着的。

李欣乔刚出社会不久,性子很野,属于有仇必报的那种。

我觉得她也该坐两天牢反省一下。

而且现在家属正闹着赔偿,医药费也是不轻的,毕竟腿断了。

我暗叹,下手真狠。

我问老顾:“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赔钱的事有了解决,就是你雪姨问你能不能将欣乔从警察局带出来?”

“那个警察局?”

老顾说:“桓台附近的分局。”

“爸,那我这个管不到,你知道的,我就是和检察院附近的局子熟悉一点。”

这是大实话。

老顾有些着急问:“就是能不能让你警察局的朋友帮个忙?不能让欣乔在局子里过新年啊。”

我敷衍道:“那我找一下我的朋友,但是爸我只能说试一试,尽量保证她在新年的那一天出来。”

其实我挺想李欣乔在里面吃一吃苦头的,但是又不想他和小钢琴家后妈心急。

说到底李欣乔再不好,也是她的亲生女儿,她狠不下心不管她。

“那拜托你了,希希。”

老顾太客气了,他可能知道我不喜欢李欣乔,所有拜托我这事的时候心底有些忐忑。

害怕我会拒绝这事。

挂了电话之后,我给潘队打了过去,讨好他道:“潘队大人,小人今天想拜托你一件事。”

“有话就说,顾检别来这些虚的。”

我就喜欢耿直的人,我笑了笑说:“我妹子今天惹事了,被分局的警察关了起来,我心底本来想就是多关她两天的,但是我爸着急。”

“行,你妹子叫什么名字?我等会给分局的打个电话,不严重的话可以走一下关系,严重的话你自力更生。”

我说:“医药费误工费什么的我们都会负责,还有我爸也会亲自去领人,我妹子也会留底案,你让分局的同事能在新年那天放人就行了。”

这时有个号码打进来,我挂断后又给潘队说:“谢谢你了潘队大人。”

“小事,能帮就帮,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潘队。”

挂了电话之后,我将刚才的未接电话拨打过去,是老顾打来的。

我以为是关于李欣乔的事,没想到老顾开口就是,“希希,刚刚她打电话过来了,她问我要你的电话号码。”

这个她,我和老顾心底都明白是谁,只是我真的不愿意理会她。

我问老顾道:“你给了吗?”

“没有,我先问问你的意见。”

“爸,你希望我联系她吗?”

这个问题让老顾犹豫了一会,他默了默才说:“我不希望,她不好。”

“那我们就不联系。”

“好。”我又说:“还有你别担心李欣乔的事,我给我朋友打了电话,新年那天会放人出来的。”

“谢谢小希。”

说这句话的是小钢琴家后妈,我安慰道:“雪姨,你别担心。”

“嗯。”

挂了电话以后,我离景江也不远了,几分钟的车程。

刚刚老顾说她要我的号码,这些年我也换过几张手机卡。

顾丹怎么会突然想到找我了?

她对待我,与我对待苏锦云不一样,我爱我的这个孩子。

可是她不爱我。

因为她舍得丢下我离开。

而我绝对舍不得离开苏锦云。

我将车停在车库,回到公寓的时候,苏倾年还没有回来。

苏倾年说过,他订了明天的机票,他一直在等我放假。

我进房间从衣柜里拿出给苏锦云买的衣服,装在行李箱里面。

收拾完行李后,我拿起手机准备给嫂子打一个电话,没想到正好一条短信进来,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但属地是本地,不再是北京。

我打开,对方道:“顾希是我——姜水。我和他离婚了,我现在正在火车上,我打算坐着火车环游世界。看着窗外的雪景,白云树木,湖泊山川,我心底还是会难过,我的孩子没了,我的丈夫没了,我的家庭没了,我的婚姻也没了,我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

宁姜水突然给我发短信,其实我挺能理解她的,我也遇到过失败的婚姻,无论如何赵郅我是真心待过。

还有她从哪里找到我的电话号码?以前很多同学我都没怎么联系了。

我想了想,在手机上编辑道:“姜水,其实有件事我没有告诉你,我是二婚,但现在过的很幸福,所以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重新开始而已。”

我现在过的不幸福,只是我想安慰她,什么事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咬咬牙就过去了。

短信回复的很快,宁姜水道:“顾希,我不知道你是二婚,对不起。其实我们两个以前的关系真的很好,但是现实就是这样,我现在有些后悔这么多年来没有联系过你,你真的挺好的。”

宁姜水这话题怎么扯到我好不好上面来了?

“别多想了,旅游回来好好的过日子,找一个爱自己的人。”

这次她没有再回短信。

其实任何一件事别人不能感同身受,每个人安慰别人也是顺口的。

人活一世不要将悲惨的事讲给一个很熟悉或者一个很不熟悉的人,因为他们只是听故事一样,安慰你几句然后听听就过了,从来不会放在心里。

但好在,我比较能感同身受。

我和宁姜水的运气都不太好,遇到的第一个男人都是会出轨的。

我坐在床上想这个问题的时候,苏倾年打开门从外面进来。

他今天穿的是西装,可能是公司开年会,场合有些正式。

我从来不问他工作上的事,因为这个和我没有太大的关系。

我也管不到他那么多。

他见我坐在床上,可能又看见一旁的行李箱,过来捏了捏我脸颊问:“这么着急的想去北京?”

我沉默,我没有着急的想去北京,我只是想着急的见我的儿子。

见我没说话,苏倾年也没在意,而是问:“吃晚饭了没?”

我摇摇头说:“等会做。”

苏倾年提议道:“别做了,公司有个年会,陪我去参加一下,有自助餐。”

和我猜的一样,年会。

我暗叹自己聪明,要是苏倾年知道我现在的想法,肯定会打击道:“这些不用过脑子,爷就能分析。”

我摇头道:“我不想跑。”

“别懒,苏太太。”他说了这句话又道:“公司其他的领导都有女伴,我也想我的苏太太盛装出席。”

苏倾年说的盛装出席,是真的。

他出了卧室拿了一个礼盒进来。

打开里面是一条蕾丝的金色长款礼服,背后都是镂空的,前面露出整个锁骨,穿上显得人特别的修长。

苏倾年品味一直不低,他打量了一番道:“果然很漂亮。”

我斜他一眼说:“别瞎说。”

其实听他夸我,我心底还是蛮高兴的,被男人夸怎么能不欢喜?

“苏太太,你很漂亮的,你的脸挺精致的,我觉得比上次在你们检察院见到的那个萧炎焱还要好看。”

萧炎焱是检察院公认的美女,苏倾年这话就说的太夸张了。

而且萧炎焱听到他说的这话,肯定会被气死的。

他让我坐下,亲自为我化妆。

我望着他,略有些惊讶问:“你会?”

“以前你还小不会化妆,所以迫使我学了这门技术,其实我手艺不差。”

以前的我,就是六年前的我。

“你真自信。”

“要不我们试一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