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乔哥哥(加更)/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年亲自替我化妆。

他说的我们试一试,语气特别的自信,其实我是相信他的。

他一直都这么厉害,无所不能。

所以以至于我看到自己这张脸被他捣鼓的这么漂亮的时候,我没有太大的惊讶,我只是觉得他是宝。

当然我说过的,他更是毒药。

其实我的脸挺小的,皮肤也很好,被捣鼓一番我也不是很差劲。

甚至说的上漂亮。

苏倾年拿出一双银色的高跟鞋,蹲下身为我穿上,手掌一直抚摸我的脚裸,我心下一颤立马收回。

他见我这样,抬头望着我勾了勾唇,轻声魅惑道:“我不想去年会了。”

我知道他想做什么,我起身绕过他走在前面,对他说:“别乱说,快走吧,你别迟到了。”

这是我第一次到天成公司名下的酒店,是个很气派的豪华酒店。

苏倾年在上面讲话的时候,我偷偷的溜到酒店后面的花园里来。

被积雪掩盖的景色,银装素裹,天气有些冷,我紧了紧身上的厚实大衣,然后坐在木质的长椅上。

灯光遗落下来,照着泛白的雪色,我伸手抓起一块雪捏在手心。

凉凉的感觉浸透指尖。

很少有这样的安静时刻,更何况眼前的这番景色不差。

“在这做什么?”

一声突兀的话语入耳。

这是陌生的、宠爱的、思念的声音。

我猛的偏头,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正迈着步伐走过来。

他走到我身边坐下,伸手揉了揉我的脑袋问:“小希,在这里做什么?”

他知道我的名字,他叫我叫的这样亲切,不同于情人间的,而是长辈间的一种溺爱,宠爱。

我惊讶问:“你是谁?”

他听我这样的话,皱了皱眉道:“姑姑说你不记得我了,我还不信,没想到今天见面是真的这么回事。”

我再问:“你是谁?”

还有姑姑是谁?!

“喊我乔哥哥,一大家人中就我们两个比较熟悉,而我也最喜欢你。”

手中的雪渐渐的融化,我再一次问:“你叫什么名字?”

“怎么办?”他望着我,又说:“我突然不想告诉你——我的名字。”

这个男人的眼底是平静无波澜的,这个男人其实和宋之琛一样的性格,都是冷漠清孤的。

但是他却同我开玩笑。

这样显得他很别扭,笨拙。

我默了默,说:“你不说没事,因为今天过后我也会忘了你。”

他没在意我的话,而是转移话题,嗓音哀愁的对我道:“小希,她走了。”

“嗯?”我惊异问:“哪个她?”

“六年前你说让我和她好好的,可是她已经走了两年了,一个人待在了异国,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仅仅说了这两句话,身边的男人情绪忽而低落,眸子中有点点泪光。

是谁?谁走了两年会让这个男人提起来就满心悲伤,痛苦不堪?

“别难过,会好的,终究有一天这个日子始终会好起来的。”

我别无他法,我无法感同身受,只能说这么两句心灵鸡汤。

这男人倒没有什么反应。

“小希。”这男人突然伸手摸摸我的脑袋,神情恍惚道:“以后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我是你的乔哥哥。”

他取过我手心里的手机,然后输入了一个号码,将自己的备注打上去。

乔哥哥。

然后,他就离开了。

就像出现时一样,消失的也神秘。

这个男人认识我,这个男人知道我的名字,他是我六年前的熟人。

只不过是谁?

乔哥哥……我心中默念这三个字。

在花园里坐的久了,身子也冷了,正打算起身回宴会,身上突然温暖起来,我抬头望着他。

苏倾年将一床毛毯裹在我身上,出声低低的问我道:“怎么在这坐着?”

我问:“你怎么出来了?”

“出来找你。”

苏倾年紧了紧我身上的毛毯,坐在我身边伸手将我搂进他怀里,问:“怎么不在里面等我?”

“太热闹了,出来走走。”

苏倾年嗯了一声,也沉默不语。

十几分钟过后,他打横抱起我就向车库走去,我搂住他脖子担心问:“就这样离开可以吗?”

“可以,我回去给苏太太做晚饭,你晚上什么东西都没吃,不能饿着你。”

其实苏倾年也很细心和温柔。

我坐在他跑车里,窗外的霓虹灯转瞬,我视线落在外面,静静的看着。

明天就要去北京,我是不大乐意的,那个对我来说陌生的城市。

手机铃声响起,苏倾年拿过我手机看了眼备注,语气微微有些吃醋道:“苏锦云最近都没给我打电话,原来是打到妈妈这里来了。”

我一听是苏锦云的电话,连忙从他手心抽过手机,按了通话键。

苏锦云软软的,稚嫩的声音传来道:“阿姨,明天你们多久到?”

明天九点多的飞机票,我笑着说:“应该是中午吧,阿姨到了就给锦云打电话。”

“那阿姨我等你。”

苏倾年忽而从我手上抽过手机,搁在耳边对苏锦云道:“苏锦云,你还记得有我这个父亲的存在吗?”

“哇,苏倾年同学你也在啊。”苏锦云语气喜悦道:“你们快回来啊,老祖天天拉着我说话,他说的我又听不懂,苏倾年同学我想你们了。”

听他这样说,苏倾年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道:“苏锦云,老祖是我爷爷,也是你长辈,他拉着你说话,你一定要认真听,不能表现的不耐烦。”

苏锦云乖巧的说:“我记住了。”

挂了电话以后,苏倾年将手机放在一旁,聊天一样的说:“爷爷年龄大了,就喜欢唠叨,我想他很喜欢你。”

我问:“为什么这么认为?”

“因为他和其他的人不一样,他喜欢一个人不是因为他的附加条件。”

我明白苏倾年的意思,我没有家族背景,但是他爷爷不会看低我。

而且他认为老人家会喜欢从来没有一面之缘的我,他这太高估我了。

“苏倾年,谢谢你。”

“嗯?谢我什么?”

刚刚苏锦云的电话,让我想起一件事,我说:“至少谢谢你告诉锦云真相。”

告诉他我的存在。

聪明的苏倾年自然明白我话里的意思,他抿了抿唇瓣,轻声对我解释道:“你是他的母亲,这是任何人都改变不了的,没什么好谢的。”

苏倾年,不太喜欢我说谢谢。

回到景江的时候,我回卧室换了衣服,又将脸上的妆卸了。

出去的时候,苏倾年还在厨房捣鼓,我过去站在厨房门口问:“你在做什么?”

“三明治和白米粥。”

我哦了一声,苏倾年递给我一个三明治道:“做这个很简单,你先吃着。”

我接过来咬了一口,味道还不错。

里面的培根和鸡蛋还是热的。

其实吃完一个三明治,我就已经不饿了,甚至有些饱。

我下午在办公室吃了一些零食,全是董佛在我办公室打酱油,吩咐手下人去买回来蹭时间的。

其实我挺喜欢董佛的生活态度,该做事的时候就做,没有重要事的时候,能偷奸耍滑就偷奸耍滑。

虽然有些饱,但是苏倾年做的白米粥我还是喝了几口。

苏倾年见我喝了几口后没有胃口,为自己解释说:“我做中餐不行,但是西餐挺厉害的,锦云也喜欢。”

苏锦云说他们在国外生活了几年,所以苏倾年做西餐厉害很正常。

一个大男人孤身照顾孩子六年,其实算起来一点都不容易。

难为苏倾年一点都没抱怨。

“那有时间你可以给我做一做。”

“苏太太吩咐的,当然好。”

苏倾年特别爱说这些让我心情愉悦的话,至少现在是愉悦的。

睡觉之前,我问他行李收拾好了没,苏倾年无所谓的说:“家里什么都不缺,需要带什么?”

是的,他应该什么都不缺。

第二天早上我起来的比苏倾年早,给他做了早餐,一杯牛奶。

那个……白米粥是他昨晚做的,我只是热一热而已。

我刚做好早餐,他就起来了。

头发湿漉漉的,显然洗过澡。

苏倾年用白色的毛巾擦了擦自己的头发,随即随意的丢在沙发上,过来单手抱了抱我夸奖道:“真贤惠。”

我不好意思的解释说:“是你昨晚做的,我只是热了一下。”

“一样的。”

苏倾年松开我转身去了卧室,出来的时候已经换好衣服。

他手上拿着一件黑色大衣和白色的毛衣递给我,语调愉悦道:“去换上。”

他已经为我选好了衣服。

但等我穿上出来以后,我才发现我身上这套,无论是外面大衣还是里面毛衣和他都是差不多的,类似情侣装。

我没想到他还有这些小心思。

出门的时候,他让我穿上和他一样的黑色靴子,在家里我不缺这些的。

当初他给我买的时候,就是偏向这些风格,都是他的喜好。

这喜好我也是挺喜欢的。

在电梯里,苏倾年取下自己大红色的围巾围在我脖子上,我连忙说:“我手上有一条,等会就围上。”

苏倾年挑眉的笑了笑,从我手中抽过围巾围在自己颈上。

我无语,这有什么不一样?

这次他没有开车,我们坐了出租车到机场,在椅子上坐着等着登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