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苏家/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飞机周围的地面湿漉漉的。

雪水在渐渐的融化,我和苏倾年一前一后的登上飞机。

在这一刻,我心恍然。

我突然明白,我和苏倾年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未曾真的坦诚过。

我明白,苏倾年爱我,我也明白,苏倾年不爱我,苏倾年现在爱的是曾经的遗失,爱的是回忆。

毕竟六年后的顾希,早就不是当初苏倾年爱的顾希了。

坐在飞机上,我望着外面的白云,而五指被称为丈夫的人紧紧的相扣着。

如此依恋,又如此生疏。

中午。到了机场后有人来接我们,苏倾年将我的行李交给那个类似管家的人,然后带我坐上回苏家的车。

这条我曾经走过一次的路,在此刻我却有些退缩与害怕。

而我唯一能依靠的人,就是我身边的丈夫,他是我全部的依仗。

到了苏家,苏锦云第一眼看见我们,他跑过来跳到苏倾年的怀里。

苏锦云和我这个亲妈不亲,早已经是我接受的现实。

我心酸的笑了笑,伸手抚摸孩子的脑袋,之后我看见了袁瑾。

袁瑾说她认我是苏家的儿媳妇,可是我还没有告诉她,我已经不稀罕这个名头了,我只是想要孩子。

我已经不稀罕苏倾年了。

不稀罕这个怀着目的接近我的男人,即使我还是想靠近他。

而我的这点靠近,他后来也给我完全抹杀了。

袁瑾过来伸手轻轻的抱了抱苏倾年,冷漠的脸终于温和的笑着说:“儿子,欢迎你回家。”

之后她松开苏倾年,朝我伸手道:“苏家欢迎你,顾希。”

苏家未曾欢迎过我。

我伸出手客套的笑笑,没有说话。

随后苏倾年带我回了他的房间。

苏倾年的房间是我第一次来,里面依旧是冷色调,但里间是张小床。

小床那面的墙是陈旧的海报,海报上面是以前明星的照片。

没想到他小时候也追星。

他将行李放好,可能见我视线落在那处,他对我解释说:“这是小时候的床,母亲将隔壁的一间房拆了为我保留了以前,而且也一直没人动。”

窗前有一张书桌,我走过去翻了翻,是苏倾年曾经做的笔记。

他以前很认真吧,书本上密密麻麻的做了很多笔记,就连数学本上也是画了很多图,解着方程式。

我想象着这个男人曾经少年时,修长的手指拿着三角板在作业本上勾勾画画的场景,应该很安静柔和。

不过,我还是感叹苏倾年的字,真的是好看到不行,看着就喜欢。

苏倾年过来,翻过一本笔记本,指着上面的对我说:“这几篇文言文,是我初三的时候,老师让我默写,我没有写出来,他罚我抄了五遍。”

“这篇文言文统共不过两百字,怎么就默写不出来呢?”

“呵呵。”苏倾年笑了笑,手臂圈着我的脖子,垂着脑袋放在我肩膀上,修长的手指翻阅着纸张道:“早读课的前一天,我们与隔壁高中有一场篮球联谊赛,我跑到别的校区打篮球去了。”

“所以你没有背书?”

苏倾年嗯了一声,又说:“文言文中考又不值几分,再说我挺不喜欢语文的,所以也没有当一回事。”

我好奇问他道:“没有当一回事,那你中考语文是多少分?”

“一百零八。”

“总分一百二?”

“嗯。”

苏倾年是个厉害人物,没有当回事的课程,也能学的这样好。

“那你成绩好。”

“苏太太成绩也不差。”苏倾年说了这句话松开我,对我眨了眨眼说:“你上学的时候也跳过几级,很厉害。”

是啊,我也一直是学霸。

只是没有苏倾年,宋之琛这么厉害而已,我就是刚好能学懂课本上的罢了。

之后苏倾年让我在床上休息一会,说等会吃饭的时候带我下去。

苏家是一个复古的欧式别墅,外观看上去像一座城堡。

这就是苏家的底蕴和财力。

而我也深深的明白我与这里格格不入。

等苏倾年出去的时候,我躺在他曾经的小床上,埋在他的枕头里深深的呼吸,感受他年少的气息。

我有点好奇苏倾年年少时的模样,这个优秀的男人,少年时肯定是被很多女生追捧惦记着的。

是很多女生心目中的男神。

苏倾年的少年模样……我立马起身翻阅着他的抽屉,从最里间找到一本蓝色的相册,带密码的。

我几乎是下意识的输入了7649,密码是正确的,苏倾年和我共同有一个毛病,我曾经习惯密码用1014,而他是7649。

7649,我怎么不明白这个含义?

手机键盘九宫格,打出来的首字母就是——倾年,顾希。

苏倾年心中挺浪漫的,小心思也挺多的,就比如这情侣装。

他还终究像个孩子。

我打开这个相册,苏倾年从小到大的照片都在,厚厚的一叠。

我就是比较关心他高中时期的模样,那时候的少年,眉目清隽,笑容纯净,长相俊美,身材挺拔。

甚至意气风发。

还有他穿球服的照片,白色的球服,头发湿漉漉的,微微凌乱,显然是刚打过球被水淋过。

这是我不曾见过的苏倾年,我想我还是不够的了解他。

我关上这本相册,将它放在原处,然后就又躺回到了床上。

期间苏锦云进来,他过来脱了鞋子,钻到我身边躺下。

即便是躺在我身边,也是和我有一段距离的,他的小身子没有碰着我。

苏锦云睁着大眼睛,好奇的对我说道:“阿姨,刚刚爸爸好像和爷爷吵架了,书房里的动静很大,奶奶让我别害怕,来你这里待着。”

他没有再喊苏倾年同学,而是爸爸,苏锦云现在心中很害怕吧。

而我不笨,我想也许是苏倾年的父亲不接受我,苏倾年的母亲又通过苏锦云将这意思传达给我。

袁瑾想说,苏家的人都不欢迎我。

我无所谓的笑了笑,随即伸手揉揉苏锦云的脑袋瓜子说:“别害怕,锦云,你爸爸在和爷爷谈事情。”

苏锦云哦了一声,又穿上鞋子蹬蹬的跑出去,模样欢脱。

苏锦云在自己的家,很放的开。

而他的家,就是苏家。

后来苏倾年没有带我在苏家吃饭,而是开着车去了外面的餐厅。

他略有些抱歉的看着我道:“顾希,不好意思,现在好像有点不乐观。”

我摇摇头,笑着说:“没事,我能理解,这不是什么大事。”

可能见我态度有些随意,苏倾年伸手握住我的手道:“你不难过吗?”

我疑惑问:“难过什么?”

“刚到苏家我就带你出来吃饭,你难道都不想问我点什么吗?”

男人就是这样,你不介意不愿提起的时候,他还非得让你专门问他。

“苏倾年你让我问你什么?”我将手从他手心里抽出来,看着他道:“问你明明带我回苏家,却连自己的父亲都搞不定?问你明明说过苏家没那么可怕,而现在他们却一点都不欢迎我?”

“他们没有不欢迎你。”

苏倾年说是他父亲知道的太突然,没有一点思想准备,也不知道怎么给季家的人交代,所以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过苏倾年也说,等会回去就好了,他再气他,也扭不过他。

苏倾年做的这些事,是想给我一个真正苏太太该拥有的地位。

一个在苏家被人承认的地位。

后来的两天,苏家一直都很平静,苏家的小辈也都陆陆续续的回来了。

包括苏倾年的亲妹妹苏满满。

是个比我小的姑娘,但是已经是一个两岁孩子的母亲。

她看见我,很惊讶,苏倾年给她介绍了后,她更加惊讶。

惊讶的下巴都要掉下来。

但是好在她也挺客气的喊我嫂子,和很多苏家人一样客气。

苏家的小辈其实很好相处的。

新年的前一天,大家都聚在一起吃饭,我认识的只有苏伽成。

我本来想送给苏锦云新衣服,但听到他的保姆在他身后小心翼翼的叮嘱说:“小少爷,这衣服是老夫人专门从国外订制的,你别弄脏了。”

我就果断的放弃了。

我压在了行李箱里,再也没有取出来,也没有想起来过。

以至于后面很久我都没有送给他一份礼物,从来都没有送给他过,

我的孩子也还从来没有收到过我的一份礼物,无论是新年礼物,儿童节礼物,生日礼物,或者是他上学得了奖,或者他考了一个好成绩。

我都从来没有送过他一份礼物。

我是苏锦云的亲生妈妈,可是这世上没有比我还失败的母亲。

我的儿子唤我阿姨,我的儿子和算计我的女人走的亲近。

我的儿子和我生疏的不行。

想到这,我心里越发的酸楚。

苏倾年现在被他的父亲叫到书房里去了,而苏锦云下午被季洛带走了,苏伽成也不愿意和我说话。

整个苏家就我单身一人。

我坐在苏家后院的秋千上,周围被花草相拥,这里安静没人打扰。

除了苏倾年,没人会想起我。

所以以至于附近有人说话的时候,她们也未曾想起我还在苏家,也未曾想起我就在她们身边。

她们八卦,可是八卦的对象刚刚是我,我本来不想听,可是又犯贱的好奇。

好奇的不肯离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