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原来不过一场算计/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们八卦的对象,是顾希。

而八卦的本体就在她们身边。

甚至八卦的人也有苏倾年的亲妹妹——苏满满这个姑娘。

“那个,顾希出现的很神奇。”

说这话的我知道,是苏素文,从商的那个女孩,在苏倾年的公司。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大概记住了很多人,也记住了很多名字。

从我这个视线看过去,苏满满抱着孩子轻声哄道:“乖,不哭。”

苏满满又接着道:“顾希你不知道吗?六年前插足我哥和季洛姐感情的那个小三儿。”

我莫名其妙的成了小三儿。

与关小雨一样的身份,真搞笑。

“满满,话别这样说,她现在毕竟是你嫂子,再说季洛姐和五哥一直都没有谈过恋爱,五哥也没有将这婚约当一回事,她不能算是小三儿。”

苏素文还是比较公正,说话不偏不倚的,这样的姑娘挺不错。

苏满满闻言立马解释道:“我又没什么意思,我知道她是我嫂子,我只是这样说说,再说了素文姐你知道我和季洛姐关系比较近,我只是这样说一下,对嫂子没有多余的偏见。”

“我懂的,你就是说话不把门。”

“嗯,不过话说今天季家的人晚上都会过来,不知道到时候会怎么样。”

苏满满有些担忧苏倾年。

“能怎么样?顾希嫂子抢了别人未婚夫是真,是苏家违背了婚约在先,公司的合同应该会撤销一部分。”苏素文想了想,又说:“其实我觉得五哥并不是那么爱顾希嫂子,不然他们结婚怎么会一直瞒着我们?不然当初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舅妈送走她,五哥却都不阻止一下?如果爱顾希嫂子,那为什么当初在医院,顾希嫂子情况危急的时候,五哥会对医生说先保孩子再保大人?”

句句反问,针针见血。

苏满满将孩子哄睡后,好奇问:“你刚刚问,我以为你不知道顾希嫂子的存在,原来素文姐你知道的。”

“笨蛋,我刚刚那个意思是指她六年后出现的很神奇,我又没说不知道她,再说六年前苏家哪个人不知道她?”

苏素文敲了敲苏满满的脑袋道:“外面风大,我们先回去,别冻着孩子。”

等她们离去后,我已经泪流满面,我从来不知道六年前在医院生孩子的时候,苏倾年保的第一个人不是我。

而这事苏家所有的人都知道。

难怪他们现在都不当我是一回事,因为他们对我的态度就是苏倾年当年对我的态度。

虽然我愿意保孩子,但是被苏倾年这样决定,我心痛的要命。

我没有六年前的记忆,可是这心痛的感觉越发的清晰。

揪着我的心,痛的如此清晰,我想哭想大闹一场想骂人。

可是最后还是伸手抹了抹眼泪,望了望北京阴沉沉的天,沉默。

身边渐渐有了脚步声,我偏头望过去,四表哥苏伽成一直怜悯的看着我,目光里全是慈悲。

我笑了笑,问他道:“四表哥你怎么过来了?”

苏伽成抿了抿唇坐在我旁边的秋千上,出声道:“我以前就告诉过你,苏家并不适合你,这其中牵扯到很多的事和人,苏家想要更强大,就必须要有一个像季洛这样的家族来支撑它。”

我无所谓说:“我知道。”

苏伽成继续说:“顾希,她们说的话我都听见了,其实当初在医院的时候,舅妈劝倾年保大人,可是倾年固执的想要保小孩,好在你们都没事。”

苏伽成这话说的,当初想要我活命的是袁瑾,而不是爱我的苏倾年。

偏偏想要我活命的是袁瑾。

这真是一件有趣的事。

我笑着问:“四表哥,我为什么要相信你这个话?”

“顾希,我没必要骗你,也不屑骗你,这是你自己的事,你自己好好的想一想。”苏伽成沉默了一会,又说:“其实我一直挺可怜你的,只是你自己却从不肯可怜自己,一直都那么固执。”

我不难过,我不委屈,我不失望,我为什么要可怜自己?

我微笑着,没有说话。

直到苏伽成离开,直到苏倾年找到我,直到晚上守岁,直到季家的人找上门的时候,我才觉得自己可怜。

因为他们两家人从始至终都没有问过我的意见,也从来没有正眼看过我,更没有从他们口中提到过我。

而我的孩子在季洛的怀里,而我的丈夫在他父亲的身边。

而我在一旁的角落里。

我甚至有时候想,我真的渺小到所有人都看不见吗?

苏家同意给季家赔款,而季家会继续和苏家合作,只是季家利益占大头,还有苏家不对外宣称我的身份。

正好,这本来就是一个破身份。

苏倾年在面对我身份的时候,他严肃的对大家说:“我以后见到任何人,我都会说顾希是我的苏太太,无论你们怎么样,我都不会改变这一点。”

看,至少苏倾年还在维护我。

即使,他父亲骂了他两句。

即使,我并不在意了。

苏倾年和季洛两个人到了别处去,我在原地想了想,犹豫的跟上去。

到了四处无人的时候,季洛直接质问苏倾年道:“苏倾年,你当初从美国回来是因为什么?”

“因为什么?”

苏倾年声音淡漠问。

“你不是想报复顾希吗?你说你处理完这些事,就帮我打理季家,可是现在算什么回事?你居然不想离婚?”

原来他真的是想报复我。

苏倾年默了默,对季洛解释道:“她是我孩子的母亲,无论我爱不爱她,至少我是不能离婚的。”

我躲在后面的墙壁处,心冷的不行,苏倾年的目的果然是这样。

宋之琛以前都提醒过我。

“她背叛过你,她和宋之琛上过床,这样的女人你难道还坚持要不成?”

季洛说话急了,口无遮拦,我却震惊在原地,我和宋之琛上过床?!

“闭嘴,季洛!”

季洛显然看不懂苏倾年的脸色,她继续质问道:“为什么要闭嘴?你六年后在她最狼狈的时候接近她不就是想看她笑话吗?苏倾年你一开始不就是想让她爱上你,然后再甩掉她吗?现在这样算怎么回事?!惊动到我爸妈,你就不怕他们会找你的麻烦吗?”

这事,季洛原来一直都知道。

我的所有狼狈和自尊,在一个不喜欢我的女人面前暴露的一干二净。

“与你无关。”

“苏倾年,顾希已经怀孕了,难不成你还想让她生下你的孩子?!”

我眼泪流个不停,这是下意识的,我也深深的震惊,我都不知道自己怀孕了,为什么季洛会这么肯定?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苏倾年这次直接绕过她,季洛笑了笑,对他道:“苏倾年,我永远记得你问我女人如果三周没来经期时的忐忑模样,那样的神情和六年前完全一样,你完了,苏倾年你和宋之琛一样完了!”

“季洛,以后我们的合作中断,你们季家的事全部扔给苏……”

我忽而跌坐在地上,苏倾年似有感觉一样连忙几步跑过来,望着跌坐在雪地上的我,他愣愣的问:“你都听见了?”

我连点头都不愿了,苏倾年连忙蹲下身子,颤着手抚摸着我的脸。

季洛跟过来,看见我笑了笑说:“本来想一直隐瞒你,没想到都被你听见了,顾希你现在心情如何?”

苏倾年闻言皱眉道:“季洛,滚。”

苏倾年立马打横抱起我回到房间,他想同我说话,可是我什么都听不见。

我应该是拒绝听他说话的。

苏倾年一直伸手摸着我的脸,嘴唇张张合合的也不知道再说一些什么。

我想我很孤单,很难过。

凌晨的时候,苏倾年以为我睡下了,他抱着我很久才起身离开房间。

趁着这个时间,我立马拿起他的车钥匙跑到车库开着车逃跑。

是的,我只是想要逃跑,我不想待在这个满是算计的地方。

我的心很恍惚,我的心很难过,以至于我的车速开的极快。

我认为只是普通的速度,可是终究还是出了车祸,在意识模糊的时候我第一时间还记得打电话给一个人。

我永远记得在北京初遇苏倾年的那一天,那月也正是冬季,和六年后和苏倾年在床上相遇的时间差不多。

那天我问他借二十元,他却说我可爱呆萌,主动的将自己的电话号码塞给了我。

还威胁我一定要还给他这二十元。

当时我就觉得他这男人小气。

可是再一次相见的时候,他说他失恋了要我陪他喝酒,狗屁的失恋,他一直都在给我设套,想要抓住我。

因为苏倾年曾经去过我所在的城市,而我大学兼职的时候做过他公司里的前台接待人员。

他每次上班,我都会打招呼,而时间久了,他就记住我了。

他对我比对其他员工多一些关心,也经常找我上顶层和他说说话聊聊天。

我自认为和他关系不错,所以在北京偶然遇到,我想他曾经是我领导,这二十元不可能不给借我吧?

我没想到,仅仅因为这二十元,让我入了狼窝。

搭上了我的一辈子。

这就是我和苏倾年最开始的渊源。

我和他认识了很久很久,在季洛的前面。

所以根本就没有季洛的什么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