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顾希,我在等你回来。/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脑袋上的血流过我的眼睛,迷迷糊糊中,我听见一个略低的声音说道:“顾小姐,开着这样的车,在北京这样美的雪景下,而且又是在夜色中出了一场这样的车祸,想必和我一样,你一定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这男人的身后,救护车的声音一直响起,周围的人在忙碌呼喊。

我笑了笑,痛的哭出声道:“顾乔,你他妈怎么现在才来啊?”

“因为……我在等你。”

“顾希,我在等你回来。”

这场车祸让我恢复了记忆,在剧痛的思想之下,又不知道因为什么,我的记忆就完全的恢复了。

当年的事,真的挺复杂的。

以至于我现在都不愿意去回忆。

顾乔说我的孩子没有了,我知道,而且那个孩子还没有成型。

那是我和苏倾年的第二个孩子,本来他可以平平安安长大的。

与他的哥哥一样,平平安安的长大,做苏家众人宠爱的小孙子。

可是我还是没有保留住他,都怪我一时冲动开着苏倾年的车跑出去。

如果我没有在那晚发现真相,我可能不会开车跑出去,这孩子依旧在。

我将这错误怪在了自己的身上,也怪在了苏倾年的身上。

顾乔坐在我身边,替我剥开一个香蕉递给我道:“距离现在出车祸已经过去三个月,苏家的人都知道了,我做了手脚,他们现在不知道你的去处。”

我嗯了一声,接过香蕉拿在手里,顾乔又接着道:“顾家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顾希我一直在等你回来。”

“我不想回来。”

“我知道,姑姑她前段时间在你昏迷的时候过来看过你,但是害怕你不愿意见她,所以她又离开了。”

我是不愿意见顾丹。

我和顾乔的关系,就像苏倾年和苏伽成的关系一样。

而唯一不同的是,顾家很简单,至亲的只有我和顾乔两个人,其他的都是旁边隔了一辈的。

我沉默,咬了口香蕉。

我的心突然坚硬了起来,顾丹这人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喜欢她,即使她是我的母亲。

但是我也不会讨厌她。

六年前,我是听顾丹的话到北京的,这一年我和顾乔相熟起来。

但我不愿意身边的人知道我是顾家的女儿,所以一直都是隐瞒着的。

我不愿意让人知道,是因为当时我和顾丹闹矛盾,不想和她扯上关系。

再说这个顾家是顾乔一手做大的,和顾丹也没有什么关系。

所以我也算不上是豪门。

但是顾乔不这么想,他觉得这顾家始终是他留给我的。

是的,顾乔一直在等我。

顾乔见我香蕉吃完,他从我手中抽过香蕉皮道:“有些话你可能不爱听,但是你要先学习公司的项目,半年后我给你三个月的假,到时候你回来接手顾家,小希,你成全我好吗?”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顾乔说的成全具体是个什么意思。

但是我知道他是一个内心荒芜,平静,如同死水一样的男人。

直到后来我去他的墓碑给他扫墓的时候,我才知道他爱一个人,早已经看透了生死,厌倦了凡世。

而那个人,我知道是谁。

顾乔特别希望我接手顾家,他还告诉我说:“我的爸妈,他们现在在美国生活,我将所有的股份都转让给了你,到时候你是顾家最大的股东,而你的身边会有我安排的人一直辅助你,你记住再信任的人也只能用几年,几年过后一定要对他们上心,监视。”

我说:“乔哥哥,这太突然。”

“我知道,小希,可是我现在就只剩下你一个人,你好好养伤,这几个月我亲自教你,陪在你身边。”

在美国养伤的那段时间,顾乔一直陪在我身边。

他总是对我讲起一个姑娘,一个已经过世的姑娘。

我当初说过让他好好的和赵水云生活下去,可是顾乔的执拗和隐忍始终害了他们,婚姻始终走到尽头。

听顾乔说,赵水云孩子流产了两次都是因为他,赵水云生病后一个人去了冰岛,没有通知他。

最后她一个人死在了火葬场,将自己的后事交给了一个不认识的工作人员,等待他接她回去。

小小的一坛骨灰。

我认识赵水云,我喜欢这个嫂子,她和我一样的专业。

不过她以前选择一直做顾乔的妻子,隐藏了自己的优势,也是后来离婚后,她才重新做起了检察官。

可是也不过一年时间,她就消失在这个世间,再也找不到。

顾乔说起他和嫂子曾经的时候,我哭的一塌糊涂。

一个女人,流产两次,生病后自己找了一个冰冷的岛屿隐藏自己,一个人又联系了火葬场,静静的等待死亡,心死的等待最后一刻。

顾乔说,他不知道她在最后一刻有没有原谅他以前的所作所为。

不管有没有原谅,因为我在各国旅游的时候,我接到了顾家的消息。

顾乔死了,死在了冰岛,死在了那边的火葬场,死在了赵水云曾经死在的地方,他留的有遗嘱。

他将所有的一切都给了我,他说他想要和赵水云合葬在一处。

这一天下着雨,我穿着黑色的大衣将鲜花放在墓碑上。

有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几岁大的孩子过来,对我说:“你是顾家新任的总裁?顾乔和水云现在总算在一起了,以后顾家的事就是席家的事,你有什么事,都可以来找我,能帮的我们都会帮,这是我老公的手机号。”

她递给我一张名片。

后来,我知道,那个女人是宋知暖,我嫂子赵水云的好朋友。

而她老公席家是北京很有名的年轻总裁,和顾乔关系一直都很好。

在离开之前,顾丹喊住我,我笑了笑先阻止她,问道:“我只有一个问题,当初为何在我回到家的时候,就拒绝与我和老顾联系?”

顾丹还是一样的年轻,明明快五十岁了,却依旧像个三十多岁的大姑娘。老顾说过她爱玩,她不顾家庭。

想来是活出了自己,其实她没什么错,她选择了自己想要的生活。

“因为你失忆,顾乔说让我们耐心的等你回来,他说你需要成长。”

原来,是顾乔。

可是,顾丹也是真的听话。

我正打算转身离去,顾丹喊住我道:“希希,你……”

“顾丹,以后我们各不相见。”

她不适合做母亲,我也是不适合做母亲,我是一个失败的母亲。

后来听说天成的案子解决了,但是我心知肚明,苏家想保的人还是保住了,还是没有揪出来。

而那个人,我大概知道是谁。

这场和季洛之间的较量,我终究是输了,输得一败涂地。

而宋之琛给我的那个手镯我也一直没有打开,已经没有打开的必要了。

里面记载的什么,我大概明了。

季洛说我背叛过苏倾年,说我和宋之琛上过床,可是这一切不是她的设计?不是她想看到的?

季洛以前说过她六年前成全我和她喜欢的男人在一起。

是的,为了这个目的,她费尽心思的想拆散我和苏倾年。

季洛从始至终,这么多年来喜欢的都不是苏倾年,而是宋之琛。

苏倾年说宋之琛有疯子病,其实不是的,宋之琛只是有精神病,他曾经抑郁,情绪低落,几次想自杀。

难怪季洛一直想要我和宋之琛在一起,因为她心疼那个男人,甚至不折手段,甚至一步一步的陷害我。

而现在的情况看,宋之琛现在算好了吧,已经好了太多了。

我心底很心疼这个男人。

而宋之琛喜欢我,就是在十一年前的时候,那时候我大一他读研。

如果当时我了解他,我就知道他内心的敏感和脆弱,小心翼翼的想和我说话,但是又不敢接近我。

宋之琛很胆小。

但是好在现在,他好了很多。

在我失忆后,除了孩子唯一没有骗过我什么的,只有宋之琛。

一直顾着我的只有宋之琛。

还有六年前那天我生了孩子之后,苏倾年直接抱走了孩子离开了我。

还有我想起,那个小区的老大爷,其实就是苏倾年一直安排的。

他想让我知道苏锦云是我的孩子,他走的每一步都在算计我。

是的,我又爱上了他。

但是,我又不爱他了。

我无法再次爱一个两次伤害我的男人,我的心和顾乔一样冷了起来。

而我,只惦记我的儿子苏锦云,还有一直顾着我的宋之琛。

距离我上次出车祸已经过去了一年的时间,这段日子我一直在顾家的公司学习业务。

这是重新开始,我也不打算再做检察官,我不再打算接触以前。

可是我往往不想这么打算的时候,顾丹给我打了电话。

她说老顾担心我,她说老顾已经在家里躺了很多天,身子骨不行。

顾丹也说老顾哭了,因为提到我的名字,老顾就忍不住的哭了。

所以,我坐飞机回了那座城市。

所有的一切都没变,这个城市依旧在下雪,依旧快到新年。

甚至恍惚到,我过去的一年什么都没有发生,我还是和苏倾年在一起,我们在家里做饭,做爱,玩闹。

苏倾年会讽刺我,嘲笑我。

但也会心疼我,即使后来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