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回去见老顾/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身边的阮景说,前两天这座城市的雪下的挺大的,风也猛烈。

阮景是我的助理,顾乔给我留下的人,而我现在唯一能相信的就是他。

公司大大小小的事务其实我懂的还不多,还好阮景会往下安排。

阮景也会一直教我。

我出了机场,阮景立马给我披上一件黑色的大衣,侯着我进车里。

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出行的时候,身边会带这么一大帮人。

我也从来没想过,我居然会以这种方式再次回到生养我的地方。

我伸手摸了摸我的胸口,我感受不到里面的跳动,我没有因为再次回来而感到特别的激动或者欣喜。

我也可以断定,苏倾年不在这座城市,因为他的家从来不是这里。

司机将车开到当初我租的公寓下,在上去之前阮景问我道:“顾总,等会要不要我同你一起上去?”

我摇摇头,吩咐他道:“阮景,在下面等我,还有将卡给我。”

阮景点头,将早已经准备好的银行卡从自己的公文包里取出来交到我手上,我将这卡装在大衣里就上楼。

我敲门等了一分钟,里面才打开门,雪姨看见我很震惊,连忙拉着我的手臂进去说:“小希怎么回来了?”

还没有等我回答,她连忙对里面房间喊道:“老顾,你女儿回来了。”

雪姨有些手慌脚乱的去里间拿了水果出来放在桌上,又马上去厨房道:“小希,我给你做午饭,你等一等。”

我笑笑摇头说:“雪姨别忙活了。”

“那怎么行,你这一年没在家里,我和老顾一年没见你了,你一定要尝尝雪姨的手艺,又进步了很多。”

雪姨做饭一直都很好吃。

她很热情的到厨房里忙碌,不多大一会老顾从卧室里出来。

老顾的背更驼了,脸色也苍白,他看见我几步过来拉着我的手,激动的流着眼泪道:“希希,你这一年去了哪里了?”

“与顾丹在一起。”

老顾年龄大了,心也有些脆弱,不再像以前一样,无论怎么难过心里都会忍着,不会轻易的流下眼泪。

“你这一年怎么没有联系我啊,倾年有次过来看我,对我说你出国养胎去了,让我别担心,可是孩子呢?”

养胎?孩子?!

我笑了笑,老顾的脸色有些病态的苍白,我转移话题问:“顾丹说你身子骨不好,去看过医生吗?”

老顾可能见我转移话题太明显,他立马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他心疼我不好多问,点头对我说:“看过了,身子没什么大的问题,你别担心。”

我嗯了一声,和老顾坐了一会然后去厨房看雪姨做饭。

我没有说帮她,因为她也不会让我帮她,我不必矫情的去做无用的事。

我回头看见外面的老顾在收拾饭桌,随后我又看着雪姨小声的问:“爸最近身体怎么样了?他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听到我这样问,雪姨切菜的手顿了顿,声音有些哽咽道:“你爸在这一年里瞒着我自己偷偷的出去找工作,终究将身体累垮了。”

李欣乔将雪姨的存款拿走,后来又出了那样的事,再加上我又消失不见。

这一年他们过的很艰难。

我闻言心里有些难受,老顾那个一直养我长大的父亲,一直以来性格都懦弱,行事低调。其实说实话,以前小时候我心底有些看不起他。

但是后来长大后也明白他的苦衷,这么多年他的自尊应该和他的女儿一样,被别人践踏的已经不成样子了。

我默了默,依靠在门框边,从大衣里拿出阮景刚刚给我的那张银行卡放在厨房的柜台上,雪姨看见立马说:“你这是做什么?快收回去。”

我笑了笑,伸手顺了顺自己脸颊旁的长发别在耳后道:“雪姨这钱不是给你的,这是给老顾的,他是我父亲我舍不得他吃苦。所以这张卡里的钱你知道该怎么用,你们别太节约,想出去旅游散散心就去,想买什么东西就买。”

“小希……”

我打断她说:“雪姨,以后我可能就在北京生活了,回来的时间很少,你和老顾好好的过日子,心里别太担忧我,我会过的很好。”

我会过的比以前好。

雪姨可能不知道说什么,她默了默神情有些悲伤道:“那你一定要好好的,和倾年好好的生活下去。”

苏倾年真有本事啊,瞒过了老顾瞒过了雪姨,他做人真周全。

我出去的时候,老顾正在打电话,等他挂了电话之后,我笑着对他说:“爸,晚上我要离开回北京。”

“这么快?倾年刚刚打电话说他等会过来,你不等他?”

我惊讶问:“他打电话?”

老顾点头说:“倾年这两个月每天都会打电话过来问我的身体状况,他这个女婿挺不错的,还关心我这个老头子。”

我沉默,没有接老顾这个话。

老顾肯定给他说了我在这里,不然他不会说他等会过来。

从北京到这里,没有航班,应该也是要到晚上去了吧。

我吃了午饭和老顾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阮景还在下面等我。

午后的这城市也渐渐的下雪了,还伴随着阴雨,落在脸上有些冰冷。

我在检察院下面犹豫了很久,索性吩咐阮景道:“开车去另一个地方。”

到了之后,阮景听我的话暂时先离开这里。

而我站在他曾经站的地方等我,一样的挺拔着身子。

我将双手揣在大衣兜里面,直到天色暗了下去,直到天上的雪大了起来,直到一旁的路灯亮了起来。

一辆白色的车才悠悠的开过来。

车上的男人好像看见了我,他连忙停下车,打开车门下来。

他站在雪路上看着我许久,却突然起步向我这边跑来。

这是我很多次见到不冷静的他。

我笑了笑也向他跑去,跳到他怀里轻声道:“之琛,我回来了。”

宋之琛将我抱起来转了一个圈,随后将我放在地上,伸手摸了摸我的脸,声音有些哽咽道:“九九,我想你。”

“我知道。”

我知道宋之琛他一直都想我,我知道宋之琛爱我爱的很深沉。

我知道自己无论是六年前还是六年后一直都有他守护,我知道我亏欠的他很多,宋之琛这个名字其实在心底想想都会让我觉得心痛。

我心疼这个隐忍的男人。

宋之琛带我回了他的家,他给我倒一杯水,伸手摸了摸我冰冷的脸道:“我一直在等你恢复记忆。”

“是啊,之琛,我也在期待。”

我期待想起曾经的事,可是想起来又怎么样?不过是一场心伤。

六年前,我对宋之琛告白,那时候我年龄小分不清喜欢和爱,我说我喜欢他,想和他在一起。

但是他拒绝了我,他说:“顾希,等我一段时间,我给你答案。”

但是这一段时间,我始终没有等到,我掉入了苏倾年的圈套,一步一步的离不开他,一步一步的爱上他。

是苏倾年教我熟稔了一个男人的身体,是苏倾年让我体会到思念,体会到爱情,体会到男欢女爱。

我想如果当初没有苏倾年,那么宋之琛现在应该会和我在一起。

就不会有后来六年的那么多事,也不会遇见渣男赵郅。

更不会有一段失败的婚姻。

这就是人生无常。

“九九,当年我对不起你。”

当年宋之琛的病情严重,是做过一些糟心的事,但好在他还有理性。

但是这些不重要,我摇了摇头笑着问:“你这几年病情怎么样?”

“医生说很稳定,你别害怕。”

宋之琛如实相告,我伸手拉住他的手掌笑着说道:“之琛,我不害怕。”

“九九,苏倾年他……”

我默了默,问:“他怎么了?”

“他一直在找你。”

我哦了一声沉默,宋之琛又道:“他已经对外宣称你是他的妻子。”

这事,我知道。

但是我现在已经不是顾希了,顾希在那场车祸的时候就死去了。

我和苏倾年再也没有关联。

不,那个孩子是我的。

即使他和我不亲,但他是我怀胎十个月冒着生命危险生下来的。

见我依旧沉默,宋之琛有些犹豫问:“那时候你出车祸后去了哪里?”

“之琛,你认识顾乔吗?”

见我突然这样问,宋之琛突然有些明了的说:“认识,顾家,苏家,季家都是一些了不起的家族。”

“顾乔是我哥哥。”我顿了顿补充道:“宋家也是一个了不起的家族啊。”

宋之琛行事一直低调,但是他的身份从来都不比苏倾年或者季洛差。

宋之琛惊异道:“可是前段时间我听说他好像……”

“是啊,他追随我嫂子去了。”

“那现在顾家是你的吗?”

宋之琛握着我的手心,我点了点头说:“顾家是我的了,顾家也只剩我了。六年前我进检察院也是因为顾家,只是我当时和我母亲顾丹有矛盾,我不屑认顾家,所以一直没有告诉你们。”

“这样也好,你现在会让他们大跌眼镜的,因为我们的九九被苏家一直嫌弃,他们那里知道你是真凤凰。”

袁瑾要的门当户对,是这样的吗?

“之琛,我等会要回北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