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他放弃了工作,来陪我。/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语落。

宋之琛握着我的手一颤,他脸色有些苍白问:“刚回来就要走?”

“我要回顾家。”

宋之琛送我下楼,阮景拿着一把黑色的大伞过来撑在我头顶。

在离去之前,宋之琛伸手轻轻的将我拥抱在他怀里,道:“有时间多联系我,别让我太想你。”

我点点头,也伸手轻轻的拥抱了一下他,叮嘱说:“每天别太累,要好好的休息,也要记得每天按时的吃饭。”

宋之琛一个人每每都是饿了的时候,才会记起吃饭这件事。

而再次相见我和他共同有默契一样,没有再提旁的人让我们心塞。

季洛就是旁的人。

季洛爱他,爱的有些丧心病狂,爱的有些偏执,也爱的有些委屈。

宋之琛知道季洛的事,但是一直都是以退为进,从不在意。

和阮景回到北京后已经是凌晨3点的时候,我进房间洗了澡就睡去。

再次醒来已经是中午十二点的时候,我躺在床上有些孤独。

顾家这么大的别墅,如今就我一个人,就连顾丹也离开了。

我连个依赖的人也没有。

下午,我在别墅的后花园种植花草的时候,阮景过来告诉我说:“顾总,公司的其他股东都想要见你。”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他们都想问顾总,为什么这段时间陆陆续续的终止和颐元的合同。”阮景有些为难的说:“赔了大量的违约金,其他的股东心里对你有所芥蒂。”

“阮景,不过是违约金,顾家在乎这点钱吗?”我放下手中的花洒,坐在一旁的长椅上望了望天上阴郁的天气道:“离开苏家和季家,我们还有席家和宋家,你在怕什么?”

阮景沉默,随后离开别墅去工作。

我坐在长椅上许久,久到自己睡了过去,直到天上下雨身上被淋湿。

我睁开眼睛略有些狼狈的回到房间,换了一套干爽的衣服。

我拿起床边的手机看了眼,有几条未接电话是公司股东打来的,还有一条未读短信,是宋之琛的。

他说:“我在外面等你。”

外面等我?!他这条短信是下午三点的,而现在快六点了。

我连忙跑到别墅大门外,看见依靠在红砖上的男人,忽而笑了。

我骂他道:“宋之琛你是不是傻?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就不知道躲雨呢?”

“我在等你。”

宋之琛冷漠的脸见了我勾了勾唇,弧度扩大,温和的笑了出来。

我也笑出声,傻笑的看着他,不顾头顶的雨水和这北京阴冷的天。

宋之琛的到来,让我的心底微微有了安全感,这么大的别墅我不再是一个人,也不再空荡荡。

他洗澡的时候,我将我的浴袍放在门外说:“你将就着穿,等会阮景就会派人送衣服过来。”

宋之琛嗯了一声,等他洗了澡出来后,我看见他因为穿着我的浴袍有些小,手腕和脚裸都露了出来,有些滑稽。

我递给他一杯热牛奶,问:“今天怎么突然来北京了?”

宋之琛坐在沙发上垂头喝了一口热牛奶,随后望着我道:“我辞职了?”

“啊?”

我一脸懵逼,怎么突然就辞职了。

“我想来找你,九九。”

我突然有些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很久我问:“那你总检这位置怎么办?”

“这本来只是一个打发时间的职业,有或者无都没有关系。”

“之琛,我受宠若惊。”

我知道他因为我而来,但是这样的突然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宋之琛放下手中的杯子,看着我的眼睛,他认真的说:“九九,如果你愿意放下心中的那个人,那我想陪你走过剩下的时光,如果你现在还放不下,那我也想陪着你,等你放下他。”

他伸出手想摸我的头顶,但是随即想起什么一样,急切的收回手。

我见他这样,有些心疼的问道:“之琛,为什么十一年前偏偏看中我?”

“因为……一见钟情。”

这答案很模糊,但他说的是实话。

我笑了笑,手脚有些局促道:“之琛,这么多年谢谢你。”

距离新年还有一个多月,宋之琛说要给我过生二十七岁的生日。

生日的前两天他带我去了阿尔卑斯山,带我去看了雪景去爬了山。

他也带我去了芬兰,即使没看到他想要的极光美景,但已知足。

人就是这样,在越脆弱的时候,就会渐渐的依赖一个人。

而在我心里最为寂寞的时候,是宋之琛放下一切来到了我身边。

而我又抱着心疼他的情绪,开始渐渐的接受他,不排斥他。

宋之琛是一个好男人,从始至终就是,六年前他即使最开始没有接受我,但是在检察院也会一直的维护我。

他知道我没有钱,所以他经常在下班的时候带我回他的家蹭饭。

那时候我也不好意思,但是他说:“我只是多养了一只小猫咪而已,再说你能吃的了多少?”

你看,他多好。

而在离开芬兰的前夕,我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如一年前一样,属地依旧是北京。

是北京,就是以前的熟人。

我犹豫了一会,接起来没有说话,对方也没有说话,可是也不挂断电话。

我低头思索了一番道:“苏倾年,你打这个电话是想做什么。”

“顾希,生日快乐……你还好吗?”

你还好吗?

我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语调冷漠的问:“苏倾年,你有事?”

“你在哪里?”

我直接挂了电话,将这张电话卡抽出来扔进了垃圾桶里。

他能找到我的电话号码,无非就是通过老顾,还有他问我在哪里?

而我永远都不会在苏家。

这时宋之琛从外面打开门进来,他见我行李收拾妥当以后,从一旁拉到自己手掌里说:“走吧,等会的飞机回国。”

宋之琛有点私事要先去美国,他将我送上飞机后,随后要坐另一个时间点的飞机离开。

但他对我说他后天就回国。

回国后阮景一行人来机场接我,我将手中的行李箱扔给他,他立马转交给一旁的人,走到我身边报告说:“顾总,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公司的股东们又和苏家季家,修复了合同。”

这事我知道,阮景之前汇报过。

我无所谓的笑着说:“让他们折腾,这事我们先不管,你调查一下最近季苏两家最近和那些公司会招标。”

“顾总的意思是?”

“抢。”

阮景给我披上黑色的大衣,在刚要上车的时候,一个童音喊住了我,“阿姨,真的是你吗?”

阿姨,我的儿子依旧喊我阿姨。

我转过身看了眼苏锦云身边的男人,最后将视线落在苏锦云身上,笑着说:“锦云,是阿姨。”

其实难为锦云还记得我的样子,他朝我走几步,阮景立马伸手拦住他。

苏锦云立马站在原地,模样有些无辜的看着我,很委屈的样子。

我笑了笑伸手拂开阮景的手,等苏锦云走近,我微微弯腰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问:“锦云今天怎么会在机场?”

“昨天在姥爷家玩来的。”

姥爷家就是老顾的家,没想到苏倾年还会带孩子去看老顾。

不过苏锦云喊老顾姥爷,却还是不肯喊我妈妈,想来还是生疏。

“好玩吗?”

苏锦云点点头,好奇的问我道:“阿姨这一年去了哪里?”

我特别对不起这个孩子,我从来没有教养过他,也没有好好的陪过他。

我摸了摸他的脸,随即收回手说:“阿姨有事,今天刚回来。”

“那阿姨等会要和我们回去吗?”

苏锦云有些期待的问我,我轻声的解释说:“阿姨还有事不能陪你玩,不过锦云可以将你的电话号码给我,等阿姨空了就打电话给你,找你出来玩,你看这样好吗?”

我曾经给苏锦云偷偷的打过电话,可是是空号,想来是又换了手机号。

苏倾年一直没有说话,视线落在我身上,我笑了笑又看向苏倾年问:“苏先生应该会同意吧?”

苏倾年沉默,直到苏锦云给了我他现在的号码,直到我打算离去时,这个一直站在旁边的男人才出声阻止我。

他说:“顾希,要走了吗?”

我看着他淡定反问:“不然呢?”

“一句话也不想和我说?”

我轻松回答:“嗯。”

我进了车内,阮景立马关上车门,等车子开出很远的时候,我才红着眼圈望向后面的一大一小。

苏倾年依旧俊郎,他到现在为止都还不知道我恢复记忆了。

以前的苏倾年,他将我囚禁在公寓里,囚禁我的同时也囚禁了他自己。

曾经是我一直说不要孩子,这个是我的错,但是他应该明白,那时候我不过20岁,什么都还没有准备好的年龄,有这样的心思很正常。

再说当初我不想要这孩子,都是因为季洛,她用宋之琛威胁我。

季洛说:“顾希,如果你真的还打算生下这个孩子,我就不再管宋之琛,任由他自生自灭,或者我可以将他送进精神病院,让他受别人的欺负。你想想这样高贵清雅的男人,被人这样对待,你就不会感到心疼?”

而且明明那时候季洛爱宋之琛爱的不行,为了我和宋之琛在一起,她连这些话都说的出来。

她爱的太深太极端。

她之前想要成全我和宋之琛,可是这个计划一直落空,而现在她说过,她要开始抢,不会再让给我。

其实她没有想到一点的就是,宋之琛是个独立的人,有自己的想法。

季洛她总是在强加她的意志给他。

再说我从始至终就没有和她抢过宋之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