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我爱苏锦云/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仔细想起来,生活很狗血。

狗血到电视剧里出现的场景,现在全部发生到我的身上了。

“顾总,先吃午餐吗?”

现在快到中午的时间,阮景这样问我,我微微垂头想了想问他说:“阮景,你吃饭了吗?”

阮景一愣,可能没有想到我这样问,他语气恭敬的回我道:“还没有。”

“阮景回别墅吧。”

我很久没有亲手做过饭了,在那次车祸过后一直都是依靠的别人。

而且这段时间都是宋之琛在做饭。

不可否认的事,苏倾年他做饭的确没有宋之琛做的好吃。

但是感受却是不一样的。

我简单的炒了两个菜,阮景也将饭桌上的碗筷摆放好。

我开了一瓶红酒,给他倒了一杯,两人碰了碰,我抿了一口后才笑着对他说:“乔哥哥给我身边留的人有好几个,但是他说除了你其余的人用着都要谨慎,阮景你和乔哥哥一直都认识吗?”

阮景镇定的点头对我解释说:“我和顾总以前是高中同学,那时候参加高考后家里没钱读大学,是顾总给我借钱让我交了学费,我一直很感激他,没有他也就没有现在的我,所以我一直跟在他的身边。”

是个知恩图报的人。

我吃了一口菜,思索一会说:“其实乔哥哥面冷心热,对嫂子也是。”

“顾总他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

我点点头,其实我也不太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我习惯后退。

“阮景以后顾家都是靠我们两个维持,我们能信任的人很少,乔哥哥一生的心血也不能毁在我手里。”

“好,顾总不会的我都会提醒你,以后那些合约我都过你的手。”

阮景是个好助手,整个下午都在教我分析当前的局势。

还有未来的合作伙伴。

这些顾乔给我大概的讲过,但是像阮景这样仔细,还是第一次。

夜色来临的时候,阮景离开别墅,我想了想开着车去了一个地方。

今晚下着雨呢。

我在车里犹豫一会,从包里取出手机给苏锦云发短信道:“锦云,我是阿姨。”

“嗯。”

短信回复的很快,我笑了笑说:“阿姨在你的家门外,你能出来吗?我带你出去玩玩。”

“好,等我。”

“悄悄地,别告诉任何人。”

短信没有再回复,但是苏锦云打着一把小红伞出来。

我远远的看见他,连忙下车不顾淋着雨向他招手喊道:“我在这里。”

苏锦云看见我,连忙跑过来站在我面前担心道:“阿姨别淋雨。”

他努力的撑着小伞,看他这个小模样,我愉悦的从他手中接过伞,然后伸手打开车门让他坐进去。

我连忙回了驾驶座发动车子离开苏家的范围,看见苏锦云没有带围巾,我连忙扯下自己颈上暗色的围巾递给他道:“锦云戴上这个,别感冒了。”

苏锦云哦了一声,坐在副驾驶上问我道:“阿姨来接我玩吗?”

我嗯了一声,将车速开的很慢问他道:“锦云想去哪里玩?”

“我也不知道,刚刚苏倾年同学说你在外面,他让我出来找你。”

其实我刚刚就猜到了,拿着苏锦云手机回复的,是苏倾年。

不过苏倾年默认我带走孩子,那我明天再送他回去。

“那你想跟阿姨回家吗?”

“好啊。”

回到别墅已经很晚了,刚刚苏锦云下车的时候摔了一跤,身上湿漉漉的,我心疼的连忙将他从地上抱起来回到别墅。

他的手心有些磕破,我将毛巾裹在他身上,拿来棉签和创口贴,我用消毒水替他清理干净手掌。

我下意识的用嘴吹了口气,轻声安慰道:“不疼,锦云。”

“嗯,不疼。”

这个孩子坚强的让人心疼。

我给他贴上创口贴,然后带着他进浴室洗了一个热水澡。

之前他一直都不好意思,和一年前不一样,他长大一岁更会拒绝人。

我努力劝他,最后无奈说:“不脱里裤,阿姨给你洗澡好吗?”

他害羞,我没办法,苏锦云点点头妥协着说:“其实苏倾年同学也很少给我洗澡了,我自己会洗澡。”

“可是你的手受伤了。”

“好吧。”

乖巧的孩子。

洗澡后我回自己的卧室取来他的衣服,替他穿上,他欣喜道:“真好看,阿姨这里也有我的衣服吗?”

回北京的那天,我一个人背着阮景去商场给苏锦云买了很多衣服。

即使我知道他暂时不会穿,但是这是我作为一个母亲的小心思。

“是阿姨给你买的,喜欢吗?”

苏锦云稚气的笑了笑,欢喜道:“喜欢。”随后又有些惆怅道:“阿姨,这一年你没有在,我很想你。”

苏锦云说他这一年里很想我,其实我真的特别想他。

苏倾年说这孩子想要一个妹妹,可是我却给他弄丢了。

我有些哽咽的抱着苏锦云,他也乖巧的趴在我肩膀上。

我将他抱进卧室,然后将房间里的玩具全部找出来,想邀功一样放在他面前说:“这些都是阿姨买的,还有这个机器人还有积木,你喜欢吗?”

“阿姨我是大人了,不玩玩具了。”他可能觉得这话不好,又补充道:“但是我很喜欢这些,以后可以留给妹妹玩。”

妹妹……

没有妹妹了。

还有一年前的苏锦云不是特别爱玩玩具,对积木比较感兴趣。

现在他长大一岁,对积木也没有什么兴趣了,而我却不知道。

越想越觉得心酸,越想越觉得对不起这个孩子,我等他上床睡觉的时候,连忙跑到外面楼下去。

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生疼的眼睛,我甚至不知道为何要走到这样绝境的地步,为何我会活的这么失败。

其实我明白六年前,哦不,是七年前苏倾年的心思。

我想可能是因为季洛的挑拨,苏倾年他以为我不够爱他,所以他对我也是完全的不够信任。

因为不够信任,我们终究不会有好的结果,苏倾年想放我走,但是也要等我生了孩子之后。

我心里特别难过,为何在抉择我和孩子生死的时候,他会那么果断的选择孩子,他当真一点都不怜惜我?

生死之瞬,最为脆弱,我永远记得医生的助理对他说的那句话。

他声音冷漠的,传着话说:“孩子的父亲要求保孩子。”

甚至医生也说:“这话虽然混账,但是我们尽全力听天命,外面的人是大家族,实在不行只能保孩子。”

那时候我是顺产,自然能听见他们说的话,后来才麻醉做的手术。

但是就是医生那几句话让我心寒的不行,犹如冰封一样。

所以在别人对我催眠的时候,我下意识的选择封闭。

宋之琛说他认识的九九无论遇到什么事都不会选择逃避。

但那次失忆,也是我甘愿的。

我和苏倾年都是被人误导过,但是事情却依旧发生出来了。

他做过那些事说过那些话,我也做过那些事也说过不好的话。

但我们都没错,我们只是在自己的立场上思考问题,但是我就是过不了心里的这关,我就是想苏家这样自豪自大的家族摔一个跟头。

狠狠的摔一个跟头。

所以从回北京后,顾家一直都在和他们抢生意,抢合同。

而我另一方面又依靠宋家和席家的势力将自己稳固住。

之前苏家一直都要求见顾家的新总裁,我都是给拒绝的。

我都是拒绝袁瑾的,而不是苏倾年,因为颐元是袁瑾在帮着打理。

但是过几天还是会避免不了的,人始终会见的,话也始终会说的。

其实仔细想来袁瑾没错,她那样的身份要求门当户对很正常。

而且苏家也没错,他们看不起我很正常,不想承认我的存在没错。

季洛也没错,因为她爱宋之琛。

苏倾年没错,在当时的情况下他说那些话没错,六年后找到我想报复我没错,因为在他心里我和宋之琛上过床,我背叛过他,我对不起他。

但是苏倾年却不知道,季洛算计我和宋之琛上床,可是宋之琛没有趁人之危,没有让我为难。

但是季洛却让苏倾年相信了。

我就想不通一点,为何季洛做这些事,苏倾年和宋之琛却还是会和她联系,这样一个有心机的女人,难道他们心里一直都不明白吗?

难道这就是豪门?!

或者季洛手段更高,可以做到双方都不会和她绝交的地步?

是的,应该是这样的。

因为季洛在人前总是温雅的存在,美丽的,漂亮的,温柔的,而不是跋扈的。

眼睛生疼,我去了另外一间房看外面的摄像头,果然猜的没错。

电脑上,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别墅外。

我一直都了解他的,苏倾年那样固执的人,肯定会跟上来。

我看了许久,随后离开回了卧室。

苏锦云已经熟睡,我躺到床上微微侧身低头吻了吻他的额头。

这是我第一次亲他,我很忐忑,也很激动,更加喜悦。

多日来的委屈和伤心,突然得到安慰,得到解脱。

我爱苏锦云。

每次想到他不在我身边,我就想哭,这一年我特别的思念他。

我摸了摸他的脸,将被子给他盖严实,又捏了捏他的脸和手。

很少和他有这样亲近的时候。

几乎没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