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苏倾年说我身体诚实/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半夜的时候,雨大了起来,噼里啪啦的雨声落在窗户上。

我思绪惆怅,穿了衣服起身,到了楼下望着落地窗外许久。

犹豫不决的站在原地,我终究还是拿了一把大黑伞走出别墅。

那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不远处的公路旁,我走过去站在车窗旁。

车门被打开,我的身子立马被扯了进去,伞掉落在地上。

温热的气息而来,苏倾年将我紧紧的抱在自己的怀里,用手掌一直抚摸着我的脸,他的身子有些颤抖。

他的眼神有些深情,痛苦,他一直摸着我的脸,低下唇瓣摩擦着我的额头,我的身体周围全是他身上熟悉的气息,冷冽又让人痴迷。

随后他将脑袋埋在我怀里,却一句话也不肯说,不肯打破现在这个宁静,不肯让我从他的手中溜走。

他给我的就是这样的错觉,爱我爱到不行,爱我爱到心底颤抖。

车门没关,北京的风伴随着雨吹到车里来,苏倾年的半个身子都湿了。

我悄悄的摸了摸他一旁的衣服,大冬天的苏倾年他也不怕冷。

许久,我出声道:“苏倾年,松开。”

他没有说话,脑袋埋在我怀里,双手支撑着我的背部,搂在他怀里。

我无奈问:“你这是做什么?”

“顾希,我很担忧你,那天你怎么就开车跑出去了呢?怎么就这样跑出去了呢?怎么就不见了呢?我一直都没有你的消息,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苏倾年终于出声了,他抬头眸光悲哀的看着我,修长的手指在我脸上滑动,冰冷的感觉。

我微微偏过头,微笑着说:“你会担心我吗?一直看我笑话的你会担心我吗?苏倾年,你想怎么报复我?”

我质问他,苏倾年愣了愣,他看着我半晌,轻声解释说:“我从来没有想过报复你,顾希我说过,我怪你——可是看见你被人欺负,我又心疼。”

他这话说的很真诚。

“苏倾年,你怪我什么?怪我不想要你的孩子,怪我和宋之琛上过床,怪我一直想要离开你对吗?”

苏倾年皱眉打断我:“别这样说!”

“为什么?苏倾年你怪我,你可曾想过我怀孕的时候你冷漠的对待了我好几个月,你可曾想过在手术台上我听见医生说,他说你保孩子不保我的时候,我那个时候的心情?”

我心里怨苏倾年,怨他七年前不曾相信我,也不曾肯再要我。

可是我又不该怨,因为从前是我没有给够他足够的安全感。

苏倾年有些震惊,才反应过来一样喃喃问:“你恢复记忆了。”

我从他怀里挣扎起来,出了车门站在雨夜里,我笑了笑说:“苏倾年,七年前你说我不想要孩子,可是你父亲找上我的时候,你在哪里?”

七年前有件事一直没有说,苏倾年的父亲苏州找过我。

他让我离开他的儿子,他让我堕胎,他说我不配生苏家的孙子。

不配……苏州说他的孙子一定会是名门望族的名媛来生养。

但那个人绝对不是我。

袁瑾和苏州不一样,袁瑾她还能理解人,而苏州直接很强势。

那时候我不过20岁,被苏州这样的男人对质,我很心慌很害怕。

他表情严肃说:“这个孩子如若你不愿取走,我可以让人帮你。”

他威胁的这么明显,我害怕的不行,又加上季洛的事,我才口无遮拦的说我不想要孩子。

还好那段时间苏倾年囚禁着我,也还好那段时间他一直在我身边。

不然苏锦云会和他的妹妹一样。

阴差阳错,孩子保了下来。

苏倾年错愕,问:“他找过你?他对你说了什么?”

我笑笑反问:“能说什么?”

苏倾年默然从车里出来,弯腰拾起地上的黑伞撑在我头顶,嗓音悲凉说:“顾希,我知道你现在怪我,可是看在孩子的份上,你陪在我们身边好吗?你回来我身边好吗?”

他拿孩子说事……想无所顾忌的回到一切,回到从前没有吵架的日子。

可是为什么?苏家长辈狗眼看人低,季洛害我如此地步,我凭什么就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还有……那场车祸。

我突然觉得无趣,转过身子步伐快速的往别墅走去,苏倾年跟在后面。

到门口的时候,我转身瞪着他道:“苏倾年,你不准跟进来。”

苏倾年这时突然扔掉手中的伞,伸手拉过我将我抵在一旁的红砖墙上。

他的发丝被雨水淋的湿透,他一只手攥住我的颈子,低头吻了下来。

这吻缠绵悱恻,苏倾年的舌头伸进来,扫荡着我的领地,我呜咽一声伸手推他,却纹丝不动。

索性使劲咬他的嘴唇。

他却跟发了疯一样,更加死死的将我抵在墙上,挑逗着我。

手伸进我的衣服,大掌摸上我的胸,仅仅这样,我的身子就立刻软了下来。

我说过,苏倾年很魅惑人,他知道我抵挡不了他的诱惑。

他知道我的弱点。

当我喘息着的时候,苏倾年停手,额头抵着我的额头,嗓音略为愉悦道:“顾希,你的身体比你的嘴诚实。”

我沉默,不想接他这个话。

偏过头看着远处,雨渐渐的大了起来,苏倾年却突然打横抱起我回家。

回我的家,回顾家。

他将我放在沙发上,伸手脱我的衣服,等剩最后一件bra的时候,我伸手按住他的手,看着他一言不发。

苏倾年可能被我看的发毛,他伸手捂住我的眼睛,低头吻上我。

手在我身上游走,到处点火。

在他要进来的时候,我还是推开他翻身起来,跑到浴室里呕吐起来。

刚刚居然有一瞬间的恶心。

我瘫坐在地上扯过一旁的浴巾遮在身上微微的喘息,苏倾年跟进来看见我这幅模样,脸色变得很难看。

他蹲下身子,摸了摸我的脸,语调颓废问:“不愿意我碰触你吗?”

肯定是不愿意的。

我不语,苏倾年陪我待了一会,随后开口说:“快天亮了,我看看锦云就走,你和他多相处一会吧,晚上送回来也没事,其实他挺喜欢你的。”

我知道,苏锦云喜欢我。

只是现在还是不会叫我妈妈。

苏倾年离开了,我坐在地上将脑袋埋在臂弯里难过的不行。

看,被苏倾年碰触,我就招架不住,我就一门心思的想贴上去。

我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上,当年手术后应该会有刀疤的,而就连这个也被袁瑾抹除了,也被他们苏家抹除了。

他们真的是神通广大,真的是无所不能,这样来支配我的人生!

去他妈的苏家,去他妈的苏倾年。

我不要念叨他,虽然其实算起来,苏倾年也没有什么错。

在当时的立场,他没有错。

但是当时他身为我喜欢的男人,他就是做错了,他就是不好。

我他妈太矫情了,我伸手覆盖住泛红的眼圈,等到外面天色渐渐亮起来的时候,我才去厨房做早餐。

苏锦云在,我要亲自给他做饭。

我忙活了半个小时做好,这时苏锦云从卧室里出来,下楼看见我,他过来坐在饭桌旁,问:“阿姨起来很早吗?”

我摇摇头问他道:“刚起来不久,你洗脸刷牙了吗?”

“嗯,我用的昨晚你给我的那个天蓝色牙刷,就是牙膏味道我不喜欢。”

“那你喜欢什么味道?”

我将桌上微热的牛奶杯递给他,苏锦云接过去想了想说:“水果味的。”

苏锦云低头喝了一口奶,笑着又说:“阿姨,我等会就要回去吗?”

听出他话里的意思,我高兴的问:“锦云现在不想回去?”

“我想和阿姨玩一天。”

求之不得。

吃了早餐,我给阮景打了电话,让他今天就在公司,别过来接我。

他好奇问:“顾总有私事?”

“今天有点私事,我下午过来。”

“好。”

挂了电话之后,我去卧室换了衣服,然后拿了一条围巾弯腰给苏锦云围好,拉着他的手离开这里。

我带他去游乐场玩,他很兴奋的和我坐海盗船,还有过山车。

孩子终究就是孩子,无论平时苏锦云表现的再成熟,到这一刻也变得和其他小朋友一样。

所以以至于后来很多次,我都带他来这里玩,我喜欢他依赖我的样子。

在经过鬼屋的时候,我问他道:“锦云,你还想进去一次吗?”

“我想,苏倾年同学说男子汉就不要怕这些,上次我太丢脸了。”

他垂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完这些话,我想了想蹲下身将他抱在怀里,安慰他说:“苏倾年同学比你还大的时候,被恐怖片吓得尿裤子。”

苏锦云就像听见了什么大事件一样,抬头认真的望着我问:“阿姨,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胡诌的,只是安慰这孩子。

我点头,揉了揉他的脑袋说:“是真的,所以苏倾年同学说你胆子小的时候,也别往心里去。”

苏锦云裂开嘴笑了,最后他还是决定要去鬼屋走一遭。

他说他要表现的男子汉一点。

他说他要成为一个胆子大的,什么都不怕的男子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