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苏倾年吐露心思/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不同的话让苏锦云这孩子一脸懵逼。

苏锦云望望苏倾年,又望望我,最后决定说道:“那我和阿姨去,苏倾年同学要帮着奶奶看公司。”

这次苏倾年直接斜了苏锦云一眼,不客气开口道:“有你这么坑爸的吗?”

苏锦云无辜的看着他问:“啊?怎么了苏倾年同学。”

我抿嘴笑笑没有说话。

吃过饭后,我率先的对苏锦云说:“锦云,阿姨有点事先离开了。”

我有点担心宋之琛。

苏锦云有些不舍的问:“那阿姨明天还会来找我吗?”

多陪陪他,他自然会对我产生依赖,这就是孩子,单纯而美好。

我笑着说:“会的,校门口等你。”

“那阿姨再见。”

苏锦云牵着苏倾年的手,我抬头看着苏倾年,客套的对他笑笑,然后到自己的车旁,开着车离去。

其实和苏倾年已经见过几次面,他都没有问过我孩子的事。

他知道我怀孕了,可是一年后他却没有再问我孩子的事。

他心知肚明还是?

我将车开回别墅,进房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去了厨房。

可是他没有在这里。

平常这个时间,宋之琛应该在厨房做晚饭的,他喜欢自己动手。

我略有些担心的上楼,打开宋之琛的房间,心才微微的放松下来。

宋之琛盖着被子躺在床上睡觉,应该是身体不舒服吧。

他的发色一年过去还是奶奶灰,我明白他为何要一直染这种发色。

因为我七年前对他说过:“之琛,我觉得你染奶奶灰发色很好看,可惜现在理发店里没有这种颜色。”

那时候,2009年,应该没有这种发色,只是没想到六年后他真的换了这种发色,而且一直都是这种发色。

我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没有发烧,那为什么会突然晕倒呢?

可能是我的手放在他额头上的时间有点长,宋之琛睁开眼睛伸手攥住我的手,忽而明媚的对我笑了笑。

他的冷漠在我面前从来是没有的,宋之琛弯了弯唇角,看着我问道:“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嗯了一声从他手中抽出手,而宋之琛却突然拉过我,将我抱在怀里。

他从来不会做这样的动作。

因为他知道底线,不会故意让我为难,可是今天……

我背对着他躺在床上,他从后面拥住我,手放在我腰上,温热的气息落在我耳后说:“九九,让我抱一抱你。”

他这话说的很委屈,很低沉。

我一时之间无法推开他。

这段时间是他陪我走过的,这段时间是他一直在照顾我,这段时间是他将我冰冷的心渐渐的软化了起来。

他一直为我默默的付出,却从来不会勉强我做什么。

我心疼他,在心底念着他的名字,想起他的曾经,就心疼的不行。

明明是个冷漠的男人,明明面对季洛冷漠的不行的男人,此刻却像个孩子一样,依赖我身上的温暖。

就像苏锦云一样,期待我陪着他。

小孩的心思不难猜,苏锦云想要我陪他,可是我现在没有办法。

我只能每天去看他。

宋之琛突然将我转了一个身子,他眸子深沉的望着我,修长的手指在我唇边摩擦,一直摩擦。

见我没有推开他,他的脑袋渐渐的凑了上来,有些小心翼翼的。

我忽而伸手摸着他的脸,宋之琛欣喜,笑的像个孩子主动的吻上来。

这是我和宋之琛第一次接吻,即使上一次被季洛算计他都是忍着的。

可是宋之琛很笨,他不会接吻,他只是将唇瓣放在我唇瓣上,然后不知所措,然后……眼圈泛红。

我知道,宋之琛活到现在没有交过一个女朋友,这是他的初吻。

活到三十一岁……还是初吻。

他的唇凉凉的,我心思却乱的不行,我突然怕有一天,他会消失。

我抚摸着他的脸,他的脸轮廓特别的有型,而他也不肯从我唇上离开,眸子一直欣喜的望着我。

他爱了我十一年,隐忍了十一年,如今仅仅因为这个,就欢喜的不行。

宋之琛的眼眶很红,我摸了摸他的眼睛,从他唇边离开道:“之琛,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的?”

宋之琛眸子闪了闪,反问我道:“什么事?我能有什么事瞒着你?”

我笑了笑说:“没有就好。”

宋之琛手指摩擦着我的唇,却不敢再靠近,特别的小心翼翼。

见他这样,我有些心酸。

我忽而起床说:“我去给你做晚饭。”

他点头,望着我离开。

我回头的时候,发现他将手指放在自己唇角的,他见我突然回头,猛的放下手,尴尬的对我笑了笑。

我也笑笑,下楼给他做饭。

等做好端上去的时候,我在门外听见他在打电话,刚刚我出来门没有关好,里面的声音很清晰。

“季洛,你别多管闲事。”

宋之琛的声音很冷漠。

我不知道季洛又说了一些什么,宋之琛特别不悦道:“我怎么样和你有什么关系?你管好自己就好,别一天乱七八糟的想找顾希的麻烦。”

我不知道季洛又说了什么,宋之琛直接将手机扔在地上。

我在外面等了一会才敲门进去。

宋之琛望过来,口气放软的问:“你做了什么?”

“面条,这个做起来快。”

我过去放在桌子上,他从地上淡定的捡起手机然后过来拿起筷子吃起来。

无论我做的好不好吃,他都吃的很香,也吃的很干净。

我回自己的房间洗澡,然后拿起公司的文件看起来。

不一会手机有条短信进来。

是苏锦云的手机。

“睡了么?”

但我知道是苏倾年发的。

我没有理会,明天要面对苏家和季家的人,我还是先彻底了解项目才是。

不大一会又一条短信进来。

“顾希,是我,苏倾年。”

我握在手心犹豫了一会,回复了三个字道:“我知道。”

“顾希,接电话。”

我刚看完这条短信,苏倾年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我犹豫一会还是接了起来。

我有个问题想问他。

“顾希,在做什么?”

我说“打算睡了。”

“哦,锦云已经睡了。”

苏倾年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我默了默问:“苏倾年,你为什么不问我孩子的事,问问他在哪里。”

闻言对方沉默许久,嗓音低沉问道:“顾希,孩子在哪里?”

“没了。”

苏倾年沉默了好大一会。

半晌道:“这就是我不问的原因,因为我没有见你带孩子回来,我已经猜到了,对不起,顾希,是我的错。”

不是他的错,是我的错,那天如果不是我激动开车出去,就……

说起来,我知道是谁的错。

“苏倾年,我们还没有离婚吧。”

听我这样说,苏倾年声音忽而坚定道:“我们不会离婚的。”

“为什么?现在这样有意思?”

苏倾年解释说:“我说过没人能抢走你苏太太的位置,包括你自己,再说锦云还小,他还需要一个母亲。”

他说的没错,锦云需要一个母亲,我抱歉道:“我知道,锦云是我亏欠他。”

“顾希,这七年来孩子是我一个人带的,你亏欠锦云,而我亏欠你,这样就不能扯平吗?”苏倾年的声音有些低哑,他顿了顿继续说:“想知道当初我为什么要保孩子吗?是,这是我的错,是我说了混账话,是我不负责任。但是如果不是你非要离开我,不是你一直说不要苏锦云,不是你和宋之琛当着我的面裹在一张床上,我会这样?”

我没有和宋之琛上过床。

而且这是我第一次见苏倾年说话这样激动,他说:“顾希,人是相互的,当初我将你一步一步的套在自己身边,是因为我爱你,六年后再见依旧是这样。什么报复?!如果当初只是为了报复你,我会那么宠爱你?如果当初只是为了报复你,我看见你被赵郅那个渣男欺负,我他妈会心疼?顾希,我是苏倾年,自始至终都在爱你的苏倾年,即使有时候我脾气不好,即使有时候我对你也不算好,但是我从来没有说会报复你什么,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最后一句话有些无奈。

苏倾年很少这样吐露过心思,在以前的记忆里苏倾年是比较冷漠的,但是现在更多了一些痞性。

但是共同点都是,不会对我说这么多,不会真的分析自己的心思给我。

他说等我恢复记忆才会考虑爱不爱我,原来他是想让我知道,他除了保孩子那事,他从来都没有对不起我。

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

我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做,我要为一个人报仇,为我自己报仇。

我淡定问:“苏倾年,要睡了么?”

闻言,苏倾年有些气急败坏道:“顾希,我给你说了这么半天你到底听进去了多少?”

我无所谓道:“苏倾年,有时间说说离婚的事吧,孩子我不会争,但是我要每天想看他的时候,你们不能阻止。”

其实我没有无所谓,我还是心痛。

“顾希,你在做梦!”

苏倾年这次直接挂了电话。

我有些颓废的将手机扔在床上,苏倾年他现在不懂我的心思。

苏家,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回去的,那个破地方,那些个破人。

看文件,然后睡觉。

然后明天精神抖擞的起床。

然后……然后又怎么样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