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季洛病态的爱/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北京最近的天气不算好,除了中间偶尔间隔的停一阵……这已经连着下了好几天的雨了。

而且这城市的北风也刮的厉害。

我的感冒显然更严重了,脑袋疼的厉害,眼皮很艰难的睁开。

在白色的大床上缓神了好几分钟,我才疲惫的从床上爬起来。

收拾妥当下楼的时候看见宋之琛微微低着头坐在沙发上。

手上拿着一份昨天的报纸,显然是在打发时间等我。

我的脚步声惊扰到了他,他偏过头看见我,舒展眉目的笑了笑,对我说:“阮景在外面等你,不过早餐已经做好了,花几分钟吃一点吧。”

吃早餐的时候我胃口不好吃的少,宋之琛又见我脸色苍白,他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皱眉道:“发烧了。”

我自己也伸手感应了一下,无所谓的笑笑说:“早上会招标,下午再去医院看看,你也别担心。”

早上的事情的确重要,宋之琛垂头想了想,随即道:“我和你一起去。”

他同我一起去,这事挺好的。

宋之琛离开别墅之前,去楼上拿了一件黑色的大衣下来拢在我身上。

从别墅到外面这一段路程,风雨相随,我的身上没有被雨水打湿。

因为身边的这个男人紧紧的将我护在自己的臂弯里,大半个伞都撑在我的头顶,给了我极大的温柔。

阮景看见我们来,连忙撑开伞下车,为我打开车门,我进去坐好时下意识的伸手扯了宋之琛的衣袖让他进来。

他看见我这个小动作,抿唇笑了笑,将手中的伞收拢坐进来。

阮景坐回车里,随后递给宋之琛一个锦帕,我抢先接过来伸手替宋之琛擦拭湿了半边的衣服。

我问:“冷吗?”

“没有,里面没湿。”

宋之琛眸光欢悦的看着我,我伸手摸进他的西装里面,有微微的潮湿。

但是好在里面的白衬衫是干爽的。

我擦着他的衣服,问前面的阮景道:“车上有多余的大衣吗?”

阮景挺细心的,他点点头说:“后面那辆车有顾总和宋总的大衣,这些平时我都有准备的。”

“谢谢。”

“顾总客气了,这是该做的。”

我笑了笑说:“等会下车的时候将外面的西装脱了,换上大衣。”

“好,听你的。”

宋之琛很乖巧。正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几乎是下意识的我猜出是季洛,因为她经常给宋之琛打电话。

在我的印象里,季洛一直都是落落大方的,除了面对宋之琛。

其实季洛也是求而不得,爱的疯狂,疯狂到不怕宋之琛讨厌她。

疯狂到宋之琛一次又一次的将她拉黑,她依旧也一次又一次的换手机号,她在这方面很执着。

宋之琛从西装裤里拿出手机,我看了眼备注果然是季洛。

不过他直接挂断,关机。

宋之琛做事其实很冷漠很决绝,在这一点上,苏倾年比不过他。

苏倾年会惩罚你,会闹你,会骂你,可是宋之琛不会,他都是沉默相待。

我好奇问他道:“为什么不接?”

宋之琛将手机放回去,偏头望着我,突然伸手顺了顺我脸颊旁的头发别在耳后去,道:“季洛,她早上打电话问我在哪里,我没有告诉她。”

宋之琛很实诚说:“不过如若没差的话,等会应该会见到她。”

我略有些惊异的问他道:“季洛知道顾家现在是我掌权?”

宋之琛大掌揉揉我的脑袋,轻声解释说:“不知道,但是她发短信说今天季家要招标,他父亲要带她去。”

季洛连这些都告诉宋之琛,想来是每天有什么事都会给他发短信。

我以前大学的时候,同一个寝室的室友喜欢一个男孩子。

但是那个男孩不喜欢她,她还是会每天发短信给他,大概意思是她今天做了什么,吃了什么,玩了什么。

即使那个男孩回短信从来都是一个嗯字或者一个哦字,也没有打击到她的热情,甚至让她心底欢喜。

这种情绪……这种隐忍的小情绪,迫切的想告诉对方自己所有的事的情绪,只有做的那个人才明白。

这就是单相思,这就是一个人的爱情,季洛七年前就没有想过和宋之琛在一起,或者得到他。

但她就是爱他,甚至一心的想要成全他,甚至来算计我和苏倾年。

我想了想说:“之琛,她很爱你,季洛其实她心底很苦,一点都不容易。”

“我知道,和我一样。”

宋之琛这比喻……

他忽而收回手,看着我的头发转移话题道:“黄色的大卷发真的很适合你,九九你现在的气质很好,比以前更美丽了,当然在我心里你一直都美丽。”

这话说的,阮景还在车上呢。

话说我的确染了头发,以前是很长的黑直发,现在是波浪的长发。

是顾乔给我请的造型师,他轻轻的笑着劝我说道:“小希,相信乔哥哥的眼光,这样的发型和这样的穿着再加上这样的妆容是最适合你的,就像你嫂子一样,很动人。”

但……乔哥哥不在了。

他在三十多岁的年龄,选择了自杀,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去陪嫂子。

顾乔的爱是隐忍不发的,但是却是最深情痴迷又专一的。

我没有接宋之琛这个话,我总不能说:“对啊,我也觉得挺漂亮的。”

车子开了一个小时,到达专门指定的会议场所,阮景先打电话让后面那辆车的人将衣服送到前面来。

是一件深蓝色的大衣,宋之琛穿在身上很合体,也很挺拔帅气。

阮景从前面下车撑开大伞,绕到后面车窗在外面等着我们。

宋之琛他先下车从阮景手中接过伞,然后伸出修长结实的手臂进来,目光含笑的看着我。

我愣了愣,将手心放在他大掌里。

宋之琛撑着伞和我进了大楼,阮景拿着文件和其他人跟在后面。

到了指定的房间,阮景说:“顾总,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还有半个小时,那就等吧。

十分钟过后,外面的门敲响,阮景看了看我,见我没有拒绝,他过去打开门,只是没想到是季洛。

她今天穿着套装,打扮很白领,和做检察官的时候不一样。

但一样的是,都很适合她……气质斐然。

她看见我,温和的笑了笑说:“没想到顾家的新任总裁会是你,不过这不是重点,我现在能借一下之琛吗?”

她的眼中,只剩下宋之琛。

我垂着头,没有理会她,我懒得和她说话,宋之琛见气氛有些尴尬,轻声对我说:“我出去一下就回来。”

我点头,等宋之琛离去之后,我在房间里坐了两分钟,就出去。

阮景跟在我身边,提议说:“顾总可以去楼顶看看。”

我好奇问:“上面有什么?”

“楼顶全是这个季节的花盆,景色不错,供大家观赏的。”

我笑着说:“你了解的挺仔细的。”

“是这儿的特色,我以前陪顾总就去过好几次,我想你可能喜欢。”

以前,就是顾乔。

我进了电梯上去,楼顶的盆栽挺多,也有很多沙发和座椅。

我选了一处坐下,问阮景说:“你觉得季家会不会和苏家争抢这次招标?”

“会的,利益在前,关系在后。”

对的,家族间应该是这样的。

坐了不到三分钟,下面又上来人了,我偏头望过去淡定的微微一笑。

袁瑾没想到我会在这里,她微微一愣,随即淡定的过来坐在我对面。

她依旧雍容姿态,目光打量着我,随后问:“顾希,一年不见。”

我笑着道:“是啊,一年不见。”

“你又变了很多,每次见面你都会以不一样的身份出现在我面前。”

袁瑾说:“第一次是我儿子的女朋友,第二次是我儿子的妻子,我孙子的母亲,第三次……”

袁瑾望了望一旁站着的阮景,语气略为惊讶道:“第三次是顾氏集团的人?”

阮景是一直跟在顾乔身边的人,有一点名气,而且在商场这么多年,她记得顾乔身边的人很正常。

她想起什么一样,在嘴里念叨:“顾……顾希,你是顾家的人。”

我笑着说:“袁总,其实七年前我一直没有对你说过,我是顾家的人。”

袁瑾闻言愣了愣,问:“顾希,你为什么要隐瞒这件事?如果你说出来,你和倾年的路可能没有这么坎坷。”

我不屑的问:“门当户对吗?”

见我这个神情,袁瑾没有一丝生气,她认真道:“顾希,你懂的,不是我要求门当户对,而是这个家族要求,你以前对苏家来说,没有一丝价值。”

袁瑾说的对,现在上流社会的婚姻都是强强合作,联姻的方式。

袁瑾总是这么理性,其实说到底,她一直都不坏,甚至……

甚至她还替人背了黑锅。

当初要送我走的不是她,而是苏倾年的父亲苏州和季家的长女季洛。

而让我失忆的,是季洛。

因为昨天在门外,我还偷听到宋之琛对季洛说:“季洛,这么多年你一直在算计,算计顾希失忆,算计苏倾年误会顾希,算计他们分开,你说你这些都是为了我?你这样真让我心底对顾希感到愧疚。季洛,你这是病!和我一样的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