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日子总是悲伤的/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之琛一直都知道是季洛做的这些事。

只是他可能答应了季洛要保密。

因为他曾经说过,有些秘密只能季洛亲自来说,而不是他来说。

他只是倾听者。

季洛也很大胆,无论好的还是坏的,都会一一的告诉宋之琛。

告诉她爱的那个男人,最真实的她到底是什么样的。

其实昨天我蛮震惊,但是后来我心底算是坦然了,袁瑾愿意背这个黑锅,是因为她喜欢季洛。

这豪门的手段,她都懂。

甚至……她还颇为欣赏。

因为萧炎焱说过,袁瑾也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

而这也是正常的豪门手段,但是听起来真让人心寒。

我有些好笑的看着袁瑾问:“现在季洛还是你们苏家认定的儿媳妇吗?”

“顾希,你这是在取笑我吗?”袁瑾道:“你知道倾年的心思,现在他和他的父亲已经闹决裂了,你还想怎么样?”

“袁总,一直狗眼看人低的是你们苏家,你现在问我还想怎么样?”

你说这可笑不可笑?!

“顾希,你凭什么就认为苏家以前会接受一个毫无背景的女孩?”

袁瑾这句话,戳中人心。

所以他们苏家没错,全都是我一个人做错了吗?!

真是搞笑!

“袁总,一年前那个车祸,我想你心知肚明,我也想苏倾年可能不知道。不过这不重要,苏州取走我一个孩子,我从现在起就要苏家败退!”

我要苏家一点一点的被人吞噬,我要让苏家成为顾家的附属品!

袁瑾听闻我这话,神情终于有一丝破裂,她问:“你都知道了?孩子?顾希你说什么孩子?!”

我笑了笑,自然问:“为什么不知道?当初苏州拿孩子威胁过我,他失败了,但他这次居然想取走我性命,只是他没想到我又怀孕了,我没有死,可是我的孩子死了,你们认为你们苏家很了不起是吗?可以随随便便的决定别人的生死?可以逃脱法律的责任?”

是,他们可以逃脱,因为苏家在政权的势力很大,甚至一手遮天!

听我这样说,袁瑾有一丝愧疚道:“顾希,这事我也是后来知道的,苏倾年的父亲他做事确实不妥当。但是好在你没有事,我有件事也要和你说清楚,苏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如果你要报复的话,切记别赔了自己。”

袁瑾不怕我对付苏家,她也知道我心里恨苏家,怪苏家。

我刚刚心绪有点混乱,心里很难过那个孩子的死去,还有我在医院昏迷了三个月,养了半年的伤。

我的背后也有很长的一条疤痕,是被汽车玻璃窗滑破的,那天晚上在别墅没有灯光,苏倾年没有发现。

我稳住心中的情绪,笑了笑问袁瑾道:“袁总,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明面的告诉你这些吗?不怕你知道吗”

袁瑾淡定问道:“为什么?”

“因为在苏家,我觉得你这人最靠谱,我还要感谢你当初在我生育的时候,说了要保我。”我顿了顿,又说道:“一年前你和我打赌,苏倾年是不是爱我,这个赌我们都输了,因为他爱我但是从一开始也是抱着报复我的心思……即使他从来没有报复过我。”

袁瑾镇定的接上我的话说:“说实话,你让我现在决定保谁,我绝对不会保你,因为我很爱我孙子云儿。”

七年过去,她当然爱。

不光她爱,我也爱……如果让我自己决定,我也愿,也心甘情愿的去保他。

我绕开她这个话,说:“袁总,我们打个赌,这次就拿苏家打赌,就看苏家和顾家谁能走到最后,条件是你不能告诉苏家任何人,你要保密。”

“这没问题,只要你有那个本事。”

袁瑾似乎不太在意我这个赌,一口给我应承下,真是随意。

“但是……”袁瑾道:“这苏家最后终究是倾年的,你在拿他的资产和你的资产做斗争,这真的很好吗?”

我笑了笑,解释说:“没什么不好,我的目标是苏州,你的那个丈夫。”

“其实倾年的父亲当年和我是联姻的,他行事顽固,从不顾别人的看法,如果你能让他跌一跤也没有什么不好。”

袁瑾出乎意料的理智。

她说:“还有顾希,站在我的角度我不接受你很正常,以后也是,即使你成为顾家总裁也是。”

我愣,问:“为什么?”

“苏家和顾家,这是两个家族,而顾家显而易见是你以后要留给姓顾的人,而不是云儿,云儿他姓苏,不姓顾。”

她说的没错,即使我愿意,顾家老一辈的人肯定会跳出来阻止。

但顾家现在年轻一辈中,以后最有资格继承顾氏的就是我的孩子。

但他必须姓顾。

家族传承,这是一个严肃的事情,血脉姓氏他们看的颇为重要。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事的时候,阮景说时间到,会议要开始了。

我以为会争的头破血流,只是没想到袁瑾主动放弃,率先离开。

离开之前她说:“给你一份见面礼。”

她的意思是,七年后,我成为顾氏总裁的见面礼。

只是谁要她给?这本来就是我的的合约,只是给他们做戏的。

我突然有种挫败感,看着季家的人和季洛,我直接无视他们。

让阮景帮我争标。

下午在宋之琛的决定下去了医院,我躺在病床上打吊针。

医生让我住一天院,观察情况。

我本来不想的,只是宋之琛一再坚持,我也没有办法拒绝。

但是在下午的时候我趁着宋之琛离开的一会时间,我马上让护士帮我取掉针管,说:“等会有人问我,就说我离开一会,马上回来。”

我昨天答应过苏锦云的,今天要在校门口等他,一起去吃晚饭。

我开着车来到校门口,距离放学的时间还有十分钟。

宋之琛终于发现我逃跑了,给我打电话,语气颇为责怪的问道:“九九,你身体不好跑哪里去了?”

我不好意思的解释说:“我出来一会,等会就回来了,你别担心。”

“九九,你在学校?”

昨天这个时间他知道我来接苏锦云了,他那么聪明猜到也很正常。

“我昨天答应孩子了。”

“那两个小时后,早点过来,我在这边等你,不许失约。”

宋之琛总是善解人意的。

我低头笑了笑说:“谢谢你,之琛。”

手心的手机突然被人抽走,我猛的转过头,苏倾年修长的五指拿着手机,他低头看了一会,里面还传来宋之琛的话,“九九,我等你过来。”

苏倾年手指猛的挂断手机。

“与他联系很亲密?”

他反问我这么一句话,然后也不等我说话将手机交到我手上。

苏倾年沉默,也没有看我。

我松了一口气也没有看他,过了几分钟后苏锦云出现在校门口。

我过去揉揉他的脑袋,还是像昨天一样,苏倾年自觉的坐到我车上。

我们依旧去了昨天吃饭的地方,但是我胃口不好不想吃,我对苏锦云说:“阿姨刚才吃了饭,现在不饿。”

苏锦云问:“阿姨刚刚吃了什么?”

“白米饭,然后青菜。”

这是中午吃的。

我想起什么一样,对苏锦云这孩子说:“小孩子要多吃青菜,会长高个的。”

苏锦云说:“哦,好的,我想长苏倾年同学那么高。”

我望了望一直沉默的苏倾年,他的确很高,差不多1米84吧。

吃饭期间我去了一趟洗手间,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烫的厉害。

这病越加厉害了。

我似有什么感觉一样,下面一松,我脸色一白,连忙进隔间。

果然有预感一样,经期到了。

刚刚在车上的时候就有这感觉,只是感觉不大没有太在意。

现在是一月中旬,这姨妈来的真准时,还好我带了卫生棉,裙子弄脏了……也还好我穿的长款黑色大衣。

不过小肚子疼的厉害。

可能跟淋雨有关系,也是最近没有休息好的原因。

我用冷水拍了拍脸,让自己清醒一点,才转身离开洗手间。

出去的时候,苏锦云可能看见我脸色苍白,他担忧问:“阿姨病了吗?”

我摇摇头,笑着解释说:“没有,阿姨身体好着呢。”

苏倾年望我一眼,没有说话。

吃了饭之后,我越发觉得身体不济,只得抱歉和苏锦云说拜拜。

苏锦云这孩子乖巧,也没有问我原因,只是点头说:“阿姨路上小心。”

我弯腰揉了揉他的脑袋,然后也看了眼苏倾年,笑着离开。

走到马路对面的时候,我眼前忽而一片黑,我使劲的摇了摇脑袋打开车门,对马路对面的一大一小温和的笑了笑,随后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我是比较没用的,我的身体现在很差劲,生病后身体恢复的慢不说,也特别容易晕倒。

而且这不是第一次晕倒。

上次顾乔说会给我三个月自己的时间,所以我按照宁姜水走的路线,坐火车到各国去旅行。

在火车上我晕倒过一次。

在雪山下我也晕倒过一次。

不过加上这次也只是三次。

我曾经将这事打电话告诉顾乔,顾乔叮嘱我,让我去找医生检查一下。

而我也非常听话的去了陌生国度的一家陌生医院,索性全身检查。

医生友好的笑着说我身体体质是很差的,让我自己多注意些,其他的没有什么大问题。

不过医生也说:“如果以后想要孩子,只能尝试别的方法。”

我担忧的问他道:“什么方法?”

“试管婴儿。”

他安慰我道:“不过几率……但总归有希望。”

医生的话我怎么不明白?

我没办法……再,自然受孕。

那天,那晚。

在陌生国度的大街上。

我委屈的哭了很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