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他知道了些什么?!/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场车祸后,我一直在幻想怎么让苏州自己摔一个大跟头。

以至于很多夜里我都在做这个梦,我想就让苏州摔一个跟头。

然后我就和苏家再无恩怨,不再往来。

可是,苏家势力盘根交错,仅仅苏家那从政的几个,都让我动不了苏州。

说起来是我在袁瑾面前狂言了。

顾乔曾经对我说过,他说:“小希想做什么就大胆的去做,大不了输得一败涂地重新再来。”

其实,我很怕输得一败涂地。

因为我没有资本东山再起,而顾家永远都是我要首先考虑的问题。

在不动顾家根本的情况下和苏州对抗,这是一件很艰难的事。

可是我就是不死心,我恨那个男人,恨那个一直在暗处主宰我人生的男人。

我又做梦了,梦见我的孩子被人高高的举起,然后狠狠的摔在地上。

从哇哇大哭到死无寂声。

我猛的睁开眼,定定的看着头顶的白色天花板,额头上一片虚汗。

忽而一只手伸过来,替我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我偏过头望过去,看着他半晌,沉默不出声。

苏倾年一如既往的穿着大衣,一如既往的帅气英俊,微微垂头看着我的眼眸,也是一如既往的魅惑人。

苏倾年从一旁桌上端过水,然后自己半个身子坐在床头,将我捞在自己怀里,一只手从我的锁骨处抱过去,一只手小心的喂着我喝水。

我喉咙很干,喝了很多。

苏倾年最后放下杯子问:“医生说你发烧,是那天晚上淋雨的原因吗?”

他没有松开我,就是以这种姿势抱着我,有些依恋的将脑袋抵在我头顶,轻轻的摩擦,暧昧至极。

我没有回答他这个话,而是问:“锦云呢?怎么没有看见他。”

“被人接回苏家了。”苏倾年的手指摩擦着我的颈子,嗓音愉悦的解释说:“我想和你单独待一会。”

我无言以对。

我将我手机从一旁的桌上拿过来,翻开看见宋之琛打了十几条电话过来。

苏倾年看见说:“我没有接,这铃声在病房里响了很久。”

现在已经晚上了,我没有回去也没有接电话,宋之琛应该很担心。

我连忙将电话拨过去,宋之琛那边接的很快,他问:“九九还好吗?”

他问我的身体情况,我低声解释说:“很好,之琛你别担心,我……”

“我知道,明天我会对阮景说的,你好好的休息一天,身体很重要。”

我说过宋之琛很聪明的,他已经猜出我现在和谁在一起。

但是他还是这么的善解人意。

苏倾年突然将我往自己怀里带了带,我坐在他大腿上,有些尴尬。

我拿着手机,对他说:“之琛,明天早上我就回公司。”

“嗯,那我挂了,你早点休息。”

挂了电话之后,我将手机扔在床尾,苏倾年却突然低头吻住我的颈脖,嗓音含糊道:“苏太太,我吃醋。”

苏倾年是那种,我们之前无论发生过什么不好的事,但他就是会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然后接近你,亲近你,魅惑你的男人。

我伸手推了推他的脑袋,有些疲惫说:“苏倾年,你别这样。”

这间病房是单人的,床铺也很大,苏倾年挤上来一点都不费力。

他抱着我,有些急迫的扯我身上的衣服,手指上下抚摸我的身体。

我有些无力的按住他的手掌,特别不明白的问:“你这是要做什么?”

“我想要你。”

他低低的一句话,包含了压抑和痛苦,还有一直以来的隐忍。

这话我没法接,他怎么就能直接说出这样的话,怎么就这样坦荡?

他将手从我手心里抽出来,剥开我的衣服,目光隐晦的看着我的身体。

我闭上眼,对于苏倾年我不知道怎么拒绝,甚至他示弱我就有些难过。

只是我们两个人怎么能无所顾忌的再回到从前?

苏倾年的身子轻轻的覆盖住我,他的吻落在我眼睛上,手指一直颤抖的抚摸着我的身体。

苏倾年他很隐忍。

即使我来经期,他也喜欢挑逗我。

苏倾年吻住我的唇瓣,轻轻的咬了咬,嗓音低哑道:“苏太太,以后你想做什么都可以,你能做的我陪你,你不能做的我帮你,只要你高兴。”

我猛的睁开眼看着他,苏倾年这话什么意思?!

他知道了一些什么?!

我冷着声音问:“你什么意思?!”

苏倾年手心抚摸着我的脸,语调轻轻的道:“顾希,我是你丈夫,这辈子都不会有人改变这一点,我知道什么或者我不知道什么,你的身边都会有我。”

苏倾年这甜言蜜语说的很顺。

我已经确定,苏倾年他知道一些事,但是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

他莫不是知道我想搞垮苏家?!

既然知道,还说如此的话,苏倾年到底有多不在意苏家?!

苏倾年拉着我的手摸上他的身体,皮肤依旧紧致的不行。

这触感是很久没有的心动感觉。

他松开,我的手垂下来,他有些失望的低头吻了吻我的胸,魅惑说:“苏太太,双腿缠着我的腰好吗?”

这话有些渴求和小心翼翼。

他身上的衣服完整如初,就连大衣也没有脱下,很正面君子。

可是行为却一点都不规矩。

我没有听他的话,偏过头去沉默。

既然不知道怎么拒绝他,就随他,反正我身体不适随他折腾。

又不会真的干出什么事来。

再说……我也渴望他。

渴望接触他的身体。

苏倾年见我没有动作也没有说话,忽而翻了一个身,将我放在他身上。

我身上的衣服已经被他脱下,这样的姿势确实有点让人不好意思。

我可能脸红了起来,苏倾年看见愉悦的一笑,自己解开皮带,然后拉着我的手摸上他的身体。

苏倾年在这方面很喜欢使坏,他见我不动,捏着我的手自己动。

我有些无语的紧,立马从他手里抽出自己的手,从他身上下来。

苏倾年却突然将我翻了一个身子,我背对着他,而他的手突然一顿。

手指轻轻的抚摸我身上的伤口,声音颤抖着问:“这是出车祸造成的?”

“嗯。”

这没什么好隐瞒的。

闻言苏倾年顷刻趴在我背上,将自己的脑袋放在我颈子处。

不言不语。

很久我感觉颈子处湿润,他在伤心,苏倾年他因为心疼我而伤心。

这是我能感受到的情绪。

许久苏倾年在我背上扯开自己的裤子,塞到腿间来,轻轻的动着。

我来经期了,他有的是办法。

他的唇瓣一直落在我背上,湿湿的感觉,我咬住嘴唇压抑住自己心中的情绪,我不想让自己那么被动。

后来苏倾年动作越来越大,最后他强制的让我的双腿缠上他。

而最后苏倾年衣服都没有脱……

平静下来后,苏倾年将我翻了一个身放在他身上,我趴在他胸膛上听见他声音低哑的问:“顾希,要怎样你才回来?你才肯重新依赖我?”

苏倾年在示弱,其实挺不容易的,他从一开始就希望我回去。

一直都在放低姿态。

我心底突然难过了起来,我见不得他这样难过。

这比我自己受伤还让人心痛。

可是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办!

不知道该做一些什么,我依旧维持着趴在他胸膛上的姿势不说话。

“顾希,说话。”

他见不得我沉默,手掌攥住我的颈子,微微用了点力贴向他。

我说:“苏倾年,我的孩子没了。”

“顾希,以后会有的。”

我说:“苏倾年,我也舍不得锦云。”

“我知道,那我们在一起好吗?”

我最后还是沉默,半夜趁着他睡着的时候,偷偷的开车回到别墅。

这大半夜的宋之琛已经睡下,我喝了一杯温水然后躺在自己床上。

刚晚上被苏倾年抱着的那一刻,我差点又心思浮动的失城了。

我和袁瑾打了赌,我要拉苏州下来,我要为自己和孩子报仇。

所以,苏倾年我不能,碰。

清儿明的时候,宋之琛来我的房间看见我在,表情略有些惊讶,他进来道:“这么早就回来了?”

我点头,问:“什么事吗?”

宋之琛轻柔的笑了笑,过来坐在床边解释说:“想进来给你带一件衣服去公司,没想到你回来的挺早的。”

我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脑袋,比昨天的情况好了许多了。

我起身去浴室洗漱,出来的时候宋之琛还在我房间。

无奈,我拿了衣服去浴室换。

我和宋之琛一起去了公司,今天一天我和他都在公司处理事情。

但是下午的时候我还是提前离开,宋之琛知道我去那里,也没有多问。

而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我很不想见的人,刚好我的儿子从校门口出来首先奔向的就是她。

季洛永远比我获得苏锦云的喜爱。

季洛揉了揉苏锦云的脑袋,然后弯腰将他抱在怀里,这样的亲近。

她放下孩子,温雅的问:“顾希,你怎么来这里了?”

我笑着道:“接锦云吃饭。”

苏锦云从季洛怀里下来,跑到我身边,问:“阿姨,你身体好了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