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老顾生病了/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锦云这孩子很关心我。

他脸上有些犹豫,随后不好意思的对我解释说:“阿姨,今天是季爷爷的生日,季洛阿姨现在要接我过去,爷爷和奶奶也在那边等我,我可能要先走,阿姨对不起啊。”

他对我一直都挺客气的。

再说昨天我突然晕倒,没有和苏锦云有过约定说今天会来接他。

所以……是我冒失了。

我看了眼一旁温雅站着的季洛,带上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

她的神情真的挺让人讨厌的。

明明做过那么多不好的事,但是现在却能如此坦荡的微笑。

我不去多想,摇摇头对苏锦云道:“阿姨只是来看看你,你要去给别人过生可不能迟到了,阿姨先走了。”

我伸手捏了捏他的脸离开。

在车上我心情一直都很低落,是的,刚刚在季洛面前我又狼狈了。

我的孩子……喜欢她胜过我。

其实说到底是我的原因,我很少陪他,我想起前两天苏锦云在车上说的话,我就心酸的不行。

我以后一定多抽点时间多陪他。

回到别墅的时候,宋之琛正在厨房里做饭,味道很诱惑人。

在家里他穿着家居服,白色的套装,很休闲的那种,显得他长手长脚。

宋之琛看见我回来,勾着唇对我说:“九九,去洗个热水澡陪我吃晚饭。”

我这么快回来,而且季洛又随时给他发短信,他可能知道我今天的事。

但是他却不戳破我,而是让我等会陪他吃晚饭而已。

宋之琛这人做事很细心,处处都是为我考虑,都是以我为先。

洗了热水澡的时候,宋之琛还在厨房里忙碌,我想帮他也被他赶了出来,说:“去沙发上等我,一会就好。”

好吧,去沙发上等他。

与宋之琛吃了晚饭后,他陪我看了一些文件才回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中午我在外面正要吃饭的时候,我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我拿着看了眼备注,是一个我比较熟悉的陌生号码,但是没有备注。

这是我换的新卡,以前很多联系人也没有了,我接起来却一愣。

没想到是李欣乔,难怪号码熟悉。

我有点后悔接她这个电话,问:“打电话过来什么事?”

“老顾身体最近很差,已经住院了,他让我和我妈别告诉你。”

李欣乔会那么好心的告诉我?!

挂了电话后,我担心的对宋之琛说:“我等会要回以前那座城市。”

宋之琛一愣,问:“有什么事吗?”

“我爸生病了。”

我打电话让阮景订机票,过了两分钟他打电话回来说:“顾总,飞机每天飞一趟,时间已经过了。”

我忘了时间了。

没办法,只有开车从北京回去。

这次我让阮景留在了公司,就只是我和宋之琛两个人回去。

从北京这里开过去要到晚上去了,宋之琛已经开了好几个小时的车了。

在休息站的时候,我看宋之琛有些疲惫,对他说:“我开一会吧。”

闻言,宋之琛笑了笑,伸手揉了揉我脑袋,道:“你安心的坐着。”

宋之琛下车去休息站里面的超市买了一口袋零食回来。

他全部塞在我怀里说:“已经下午三点了,你吃点这个填一填肚子,等过去的时候再做打算。”

其实他和我一样,都没吃午饭。

但他总是想到我,我微微红了眼眶,又想起阮景和他对季洛说的话,我心里就担心的不行,害怕……

可是他又表现的太正常了。

我抱着这袋吃的,宋之琛从自己西装兜里取出一小口袋药,然后又打来一瓶矿泉水递给我,说:“这是我在医院里带出来的药,你喝点。”

我点头,接过来仰头喝下。

车子又发动了,我想给宋之琛一块面包,他摇摇头,表示不需要。

而我也没有强迫他。

到了老顾所在医院的时候,果然不出所料已经是晚上的时间了。

我本来想直接上去看老顾,但是想起宋之琛没有吃饭,我和他一起去了医院附近的饭店。

花了半个小时吃了晚饭,又给老顾打包了一份鸡汤,我们才上去。

进门的那一瞬间,我略有些震惊,我和宋之琛万万没有想到,他们也在。

是的,苏倾年和苏锦云在,苏倾年正微微垂着头,认真的削着苹果。

这与第一次我在医院时躺着的时候不一样,那时候他将苹果皮削的非常厚,只剩下一点果肉,也咬的很响。

现在想来,那时候他在生气。

生气赵郅那样欺负我,又生气我一点用都没有,更生气他自己的无能。

苏锦云首先看见我,他眸子惊喜道:“阿姨怎么过来了?”

我看见苏倾年的手一顿,随后脑袋抬起来,目光看向我和宋之琛。

我笑了笑,解释说:“阿姨的爸生病了,我当然要过来看一看。”

苏锦云点头,随后乖巧的喊道:“宋之琛叔叔。”

他觉得宋之琛冷漠,但还是会懂礼的喊他叔叔,他真是一个好孩子。

老顾现在睡着的,雪姨看见我,连忙几步到我身边拉着我问:“怎么突然过来了?你爸的事……”

“雪姨,你们没有告诉我,自然有人告诉我,这瞒着我做什么?”

我爸生病了却告诉苏倾年,但是瞒着我做什么?!

我将鸡汤交到雪姨手上,给她介绍宋之琛说:“雪姨,这是我朋友。”

“雪姨。”

宋之琛跟着我喊,雪姨高兴的连忙说了几个好,然后拿着水果去洗。

我坐在老顾旁边看着他,不过短短几天他的模样更加的憔悴。

像是得了重病。

其实人真的挺脆弱的,以前老顾精神抖擞,可是现在不过几年时间却成这样。

我想去问问主治医生,看见苏锦云坐在他父亲身边,我轻声问:“锦云,陪我出去一下好吗?”

“好啊。”

苏锦云立马起身,过来主动的拉着我的手,我心底微微一颤。

他很少这样主动。

我拉着他,到了外面洗手间问护士的主治医生在哪里?

护士说下班了。

但是她说可以找值班医生。

值班医生看了眼桌上的病例,解释说:“这个主治医生不在,病例不好给别人看,我不确定你是谁。”

我也知道,我立马拿出身份证给他,他接过去看了看随后还给我。

他翻开病例对我解释说:“病人右心脏功能已经衰退,而且衰退的很厉害,牵动了肺部,病人的主治医生应该说过,劝他住院或者做手术。”

我脸色苍白的问:“结果呢?”

“做手术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不做手术也只有几年的时间。”

这个医生说的很明白了,想来雪姨也知道,她居然一个人承受这些。

她居然一直没打算告诉我。

我拉着苏锦云回去,在走廊上,苏锦云疑惑的问我道:“阿姨,姥爷的身体不好吗?那个医生说几年的时间。”

我闭了闭酸楚的眼眶,蹲下身和他面对面,摸着他的脑袋安抚他说:“几年是一个很长的时间,姥爷会好的。”

“那阿姨你别难过。”

苏锦云伸手摸了摸我的脸,我忍不住的流下眼泪,他有些着急的替我擦拭着,着急道:“阿姨别哭了。”

他见这句话没用,连忙到我怀里抱着我的脖子,我伸手抱住他。

苏锦云是担心我的,即使关系不亲,但是母子连心。

我难过,他也会难过的。

我擦了擦眼泪,将他抱在怀里站起身,然后往病房走去。

在门外,我听见苏倾年说:“你这样的性子,真的是挺会打算盘的。”

他是在对宋之琛说吗?

宋之琛冷漠说:“你要怎么想是你的事。”

“七年前你也是这样,无论心里再委屈再难过,但就是对她一昧的谦让,宋之琛你这是什么计谋?苦肉计?不对,美人计?也不对,委屈求全?”

苏倾年讽刺人是毫不留情面的,我抱着苏锦云离开,下楼。

苏锦云眼睛黑溜溜的看着我,好奇问我道:“为什么不进去?”

“我带你去买吃的。”

苏锦云立马道:“我想吃果冻。”

“好啊,还有吗?”

“没了。”随后苏锦云好奇的问我说:“阿姨,你怎么不和我们住在一起?”

我们?是他和苏倾年?

“阿姨最近忙。”

“苏倾年同学和爷爷吵了一架,再也没有回来过和奶奶们一起吃饭。”

苏锦云说:“但我要上学所以就和奶奶们住在一起的,只有星期天才会和他住一起,但是很多时候都是苏倾年同学一个住,阿姨我觉得他好可怜。”

苏锦云这孩子觉得他可怜。

我想苏倾年就真的可怜。

我不知道怎么接孩子这个话,想了想解释说:“阿姨以后会回去住的,你不要认为苏倾年同学可怜,他好着呢。”

他刚刚还讽刺宋之琛。

不知道宋之琛会怎么接他那个话,或者直接无视,冷漠相待。

这七年,无论是七年前还是七年后,宋之琛的存在都是给我莫大的鼓励,难过时是唯一会陪着我的人。

我并没有将他当做备胎,可是……我一个人时候还是贪恋另一个人的陪伴,我没有无坚不摧。

我觉得自己有些过分,这样对宋之琛有些过分。

可是又觉得目前只能这样。

因为……因为什么?

我也不确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