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苏锦云送我礼物/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早餐做好以后,苏锦云还没有醒来,我去他房间发现他正在看相册。

我到他身边坐下,看见是他小时候和苏倾年在一起的一些照片。

苏锦云趴在床上,他看见我坐在他身边,笑着对我说:“阿姨,这是我和苏倾年以前旅行的照片,这些我都不记得了,但是这个我知道,那年我五岁生日,苏倾年带我去的瑞士。”

苏倾年带他去了很多地方,作为父亲他一直陪在孩子身边。

我也明白他很少管公司的事,也是为了陪孩子成长。对于苏倾年个人来说他是没有野心的,他对那些名利的东西看的不是很重要。

苏锦云他手指点的那些都是他年龄小的时候,他记着的也不多。

但是他小时候要么是被苏倾年抱在怀里的,要么就是站在苏倾年身边拿着一台摄像机,萌萌的一副无辜模样,睁着眼睛看着镜头前面。

“你很乖。”

我揉揉他的脑袋,苏锦云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说:“这个相册我放那个小书包里的,本来想给你看结果后来忘了,今天记着所以拿出来看一看。”

苏锦云突然合上相册,递到我手上说:“阿姨,这个送给你。”

我惊喜问:“给我吗?”

苏锦云点头,认真说:“苏倾年同学说前几天是你的生日,这是送给你的生日礼物。”

我生日过去一周了,难为这个孩子还记得,我很高兴。

我将相册宝贝的抱在怀里对他说了一句谢谢,苏锦云眼睛期待的看着我问道:“阿姨,你说我考试成绩好,你会带我去玩吗?”

原来他还记得这件事。

我点头,肯定道:“你只要考试考好了,我肯定带你出去玩。”

“那阿姨不许食言,后天考试,苏倾年同学明天要带我回去。”

苏锦云是一副很肯定的模样,肯定他会考的很好,肯定我会带他出去玩的样子,真是一个有自信的孩子。

与他的父亲一样。

我将他抱下床,替他穿上衣服,然后带他去浴室洗漱。

出去的时候,苏倾年正端了一杯热牛奶喝着,他视线看见我们,特别愉悦的笑道:“苏锦云过来吃早餐。”

“嗯,我马上来。”

苏锦云特别乖巧的过去坐在饭桌前,我坐在他身边从桌上拿了一杯牛奶递给他,他接过去喝了两口。

等吃过饭,我回卧室换衣服,过了几分钟正打开门出去的时候,我听见苏倾年对苏锦云说:“以后喊她妈妈。”

苏锦云立马解释道:“我不好意思。”语气里有一丝为难。

“你不是很喜欢她吗?苏锦云她是你母亲,能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可是……”

我立马推开门出去,我不想让孩子为难,我不想他因为这个为难。

我将沙发上的挎包拿上,然后对他们说:“我去趟医院,你们在家里等我,中午我回来给你们做饭。”

闻言苏锦云抬头问我道:“阿姨,我们难道不去吗?”

“你后天考试,让苏倾年同学帮你复习,等下午的时候再过去也是一样。”

我过去有一些事要谈,不适合带孩子过去,而且在医院他也无聊。

苏锦云道:“那好吧。”

我笑了笑,对苏倾年说:“将你的车钥匙给我用一下。”

苏倾年笑,指了指客桌上说:“那把钥匙,和以前的一样。”

和以前一样。

是的,一模一样的黑色宾利。

还是我以前开的那辆,车牌号也是77649,是他和我的名字。

苏倾年是个浪漫的男人,在我还没有恢复记忆的时候就做这样的事。

我开车去了医院,却在病房里看见了李欣乔这丫头,她今天来做什么?!

我和雪姨说了几句话,然后对正在吃早餐的老顾说:“爸,好好养身体,医生说你太操劳了。”

老顾将自己的身体弄的不像样。

老顾无所谓的笑着说:“别担心,希希!”

不担心怎么可能?

在病房里待了一会,我出去坐在走廊上给雪姨发了一条短信。

不过两分钟她就出来了。

她有些憔悴难过的坐在我身边的椅子上,出声说:“小希,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是我心里害怕。”

雪姨害怕是应该的,承受失去老顾的百分之五十的机会。

说什么她都是不愿意的。

可是不做手术,老顾陪她的时间就会少几十年,这更痛苦。

我叹息一声,问:“雪姨,选择其实挺难的,老顾自己的话肯定是不愿意做这个手术,所以还是要你劝他。”

其实,我心里是希望老顾做手术的,因为几率还是很大,我希望他活的特别长久,而且他刚刚开始不用过苦日子,福都还没有怎么享……

我心里有些难过,雪姨心底应该和我一样纠结,惶恐与害怕。

“这事让我想想。”

“雪姨,过几天将老顾转到北京的医院去,那边的条件要好一些。”

雪姨说:“等过段时间吧,等你爸身体好一点的时候,再看看情况。”

“雪姨,帮我劝一劝老顾,他最听你的话,等决定要做的时候告诉我。”

雪姨脸色有些苍白,目光有些恍然,我看着她说:“这事不要想太久。”

“好,听你的。”雪姨突然问我道:“小希,你现在是继承你母亲的企业了吗?你现在也是有出息了,真好。”

我是继承了顾乔的企业。

“运气吧。”

都是运气,我失忆之后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

“小希,如果等会欣乔对你说了什么不好的话,你别在意,她那个性子你也是知道的,就是不服管。”她想了想又说:“其实欣乔这一年改变了很多,有时间就会过来看我和你爸。”

雪姨说了这几句话,我突然明白李欣乔好心的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老顾的病情,其实没有那么简单。

我听说她上次进了警察局,丢了工作赔了钱,这一年都是无所事事。

但是比起以前也收敛了许多。

我点头对雪姨说:“放心吧,我了解她,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雪姨欣慰的笑了笑,然后进了病房,果然不到一会,李欣乔出来了。

她坐到我身边,平和的说:“顾希,我听我妈说是你拖关系将我从警察局弄出来的?谢谢你。”

李欣乔也会说谢谢?!

真的是一件很稀奇的事。

我想了想说:“没事,随手。”

无论如何,她都是雪姨的女儿,她年龄又小,不能和她太斗气。

“顾希,我上次犯事,赔了别人二十多万,现在也没有工作,老顾说你可以帮我,你会帮我吗?”

雪姨给她的钱,她基本用完了。

而老顾又在做好人了。

我看了李欣乔,她的眸子很渴望,她其实改了很多坏毛病。

这一年过去,她不再跋扈,也不再不懂礼貌,甚至低声细语的。

果然要经历过社会的摧残,她才懂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句话。

我仔细的思考了这个问题,道:“我可以问问倾年,如果天成集团还缺人的话,你可以去工作。但是你别去惹是生非,好好的工作别让雪姨失望。”

“为什么你还肯帮我?”

为什么?!

我笑了笑,说:“至少你是雪姨的女儿,我老爸的小拖油瓶。”

这是我第一次对她说拖油瓶这个词,李欣乔笑了笑没有说话。

我和她分开后去了主治医生办公室,问了医生的具体情况,他说:“等身体再好一点,几率可能更大。”

那就再等一等吧。

我回到病房陪老顾,等到中午的时候才开车回景江。

在路上我似想起什么一样,给宋之琛打电话,可是对方一直没有接。

我心底很担心,可是他不接电话我也没有办法,只好发了短信过去。

回到景江的时候,苏倾年正在陪苏锦云做数学题,比较简单的那种。

我过去坐了一会,听苏倾年认真的给孩子讲解道:“3个9是多少?”

苏锦云七岁了,这个还是知道的,他立马答道:“是27。”

苏倾年又问孩子道:“27乘以3等于多少?”

苏锦云心算了半天,小心翼翼的看着苏倾年说:“71吗?”

苏倾年闻言皱皱眉道:“苏锦云,少了10个数,你怎么算的?被你吃了。”

看着苏锦云委屈的样子,我笑了笑起身去厨房做饭。

饭快要好的时候,我收到宋之琛的短信,他问:“刚刚有事,怎么了?”

有事还是故意不接电话?

我犹豫了半天编辑短信问:“回北京了吗?什么时间去美国?”

“刚回北京,正在公司交代宋家的事,订的明天回美国的机票。”

“那一路小心,到了记得给我打电话,你知道我担心你。”

“好的九九。”

我没有再回短信,心里放松了一口气将手机揣在衣服里。

心情欢喜的将菜端到饭桌上去,喊他们爷俩一起吃饭。

苏锦云很高兴,丢下苏倾年过来洗好手然后帮我拿碗筷。

苏倾年无奈的起身,在苏锦云进厨房的时间,他低头唇瓣在我脸上蹭了一下,低沉道:“苏太太,好香。”

我:“……”

没个正经。

我连忙推开他,害怕苏锦云突然冒出来。

这让孩子看见就尴尬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