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往事云烟/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下午的时候我带了孩子去医院,苏倾年有事去了天成集团。

在此之前我问过他,能不能给李欣乔安排一份工作。

因为顾家在这个城市是没有分公司的,只有问一下苏倾年了。

苏倾年表示有,随便给,但是他知道我妹子的习性,最后决定给个适中的位置,免得她闹腾。

老顾和苏锦云玩的挺合的来,苏锦云也挺喜欢和老顾交流。

他们这样我挺高兴的。

到下午的时候我收到两条短信,是宁姜水发来的,我当时换号码之后,将自己的号码第一时间给她发过去。

宁姜水她这人挺好的。

大概意思说:“前几天我和他和好了,他给我认过错也服过软,而且那个小三的孩子也终究没有生下来,他最后选择了我。我想既然当初遇见不容易,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他现在也终于肯说爱我,那我也不想再和他矫情了。顾希,这是我给我自己的一次机会,也是给他的最后一次机会,这次输了我也认了,认的心甘情愿的。”

我何曾不是?!

我和苏倾年没有发生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就连我的心也是在他的话语之下开始软化的。

是的,我心疼他,我爱他。

而且当他说出要为了我拉他父亲下水的那一刻,我就觉得我对他来说很重要,甚至胜过自己的父亲。

他都这样做了,我也没有必要矫情,就像宁姜水一样。

我颇有感触的给宁姜水回复说:“既然决定在一起,就好好的珍惜。”

宁姜水没有回复我这个短信。

但我想她以后应该很幸福。

晚上我和老顾道别,带着孩子回到景江的时候,苏倾年还没有回来。

我给锦云做了饭陪他看了一会电视又和他去小区走了走。

今天在下雪,我看见附近的小朋友在堆雪娃娃,我过去蹲下抓了一把雪在手心喊他道:“锦云,过来堆雪娃娃。”

听苏倾年说他喜欢玩雪,后来因为掉进水里后就很少碰了。

苏锦云见我手上拿着雪,他也从地上抓了一把捏成一个小球放在地上,我也捏了一个小球递给他。

苏锦云接过去蹲下,不久捏了两个手掌大小的雪娃娃,很简单的,就两个球堆积起来的,眼睛鼻子都没有。

他又捏了一个特别小的,小的雪娃娃在两个比较大的中间。

他满意的笑了笑说:“左边高的这个是苏倾年同学,右边低的这个是阿姨,中间这个个子小的,很帅气的是我。”

苏锦云他捏了一家三口。

我有些感动的揉揉他的脑袋,心底特别的软,和他在一起都是欢乐的。

我说:“一家三口。”

他肯定的点头说:“嗯,一家三口。”

在小区下面待了很久,回到房间的时候我让他去浴室洗澡。

他现在快七岁,已经不需要大人给他洗澡了,特别是女人。

洗了澡我哄着他去睡觉。

等他睡过去,我在他房间待了一会就回自己的卧室。

这半夜了苏倾年还没有回来,不知道他在做什么,我想给他打一个电话,但是想想还是放弃了。

还是等他自己回家。

我躺在床上的时候就想,等明天有时间就去见见董佛和宋言小朋友。

已经一年没见到他们,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要结婚了吗?

苏倾年一晚上没有回来,我也失眠了一晚上,直到第二天清晨的时候他才带着满身的酒味回来。

他昨晚喝酒了。

他看见我在厨房里做饭,过来看了眼说:“我去洗澡,等会和苏锦云去机场,等送他回去我明天再过来。”

我嗯了一声,苏倾年转身回房,洗了澡出来后他显的特别的精神。

苏倾年带着苏锦云离开时,他当着孩子的面伸手摸了摸我的脸,语气不舍道:“等着爷明天回来疼你。”

我瞪他一眼,在孩子面前都不知道收敛一点,这个男人真的是!

苏倾年和孩子离开了,我将家里的清洁打扫了一遍,然后去了检察院。

我在下面给董佛打了电话,这个号码还是我记在心里的。

以前联系多了自然就记得了。

“你是谁?”

我将手机搁在耳边,听着熟悉的声音笑了笑说:“是我,顾希,董检查官我在检察院下面等你。”

“啊啊啊……”董佛没有挂电话,五分钟后就出现在我车旁边,然后自己打开车门坐了进来,不客气道:“顾学姐,你这一年死在哪里去了?”

我笑着解释说:“能去哪里啊?现在在北京生活而已。”

“顾学姐,你还是开的苏倾年帅哥的车啊,莫不是和他有?”

董佛一脸八卦的看着我,我终于承认点头道:“他老家是北京的,我现在跟着他在北京生活。”

闻言董佛对我抱怨说:“你去过好日子,怎么都不告诉我一声?也不联系我?顾检,你这是抛弃以往了啊。”

“我这是后来有事,走的有些仓促,到北京后忙了起来,就忘了这事,看我这不一回来就来找你了吗?”

我的这些解释有些苍白无力,因为本来就是假的,但只是有些事不能拿出来到处说,要放在心里。

“好吧,原谅你,你这次回来待几天?上次你突然离开是宋总检给你办的离职手续,不过宋总检一个多月前也离职了,现在是新一任总检。”

这个事我知道,我说:“这次回来待一周吧,我爸生病了,我想要陪他一段时间再回北京。”

董佛有些失望的说:“那你赶不上我和宋言十天后的婚礼,也就是新年前三天。”

“你们都要结婚了?董佛你做事挺快的啊,不过我礼金会如数的写的。”

我昨晚都还在想这个问题,没想到想什么来什么,还猜对了。

“你当然要写礼!”

董佛理所当然道:“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你人不能到场,礼金也要到。”

我笑了笑,好吧。

和董佛吃了午饭才分开的,以后我和她见面的机会肯定很少。

想着这点我就开始怀念以前在一起的日子,一起玩闹的日子。

李欣乔的事也解决了,董佛也见了,宋言小朋友……也见了。

见了她未来老婆,等于见了他。

吃午饭的时候,听董佛说萧炎焱调回北京了,办公室里那群妖精有人升职了,当初为了这么个职位她们几个争的头破血流的,还被总检骂了。

她说她看了好大一场的免费闹剧。

还有我在监狱外犹豫了许久,还是终于决定去见了赵郅。

一年不见,他显瘦了很多。

他见是我,很惊讶,随即平静的问我道:“你来做什么?”

我淡定的问:“赵郅,你是因为报复我才出轨的吗?”

他知道我指的是生过孩子的事。

“是,但也不算,是我自己把持不住,容易受年轻姑娘的诱惑。”

他说话挺公正的,我解释说:“其实你应该猜出来了,我是失忆了。这不是我的错,你不应该算在我头上,在我们婚姻期间,我没有做错什么。”

“顾希,我是一个比较传统的人,我当初有这个想法是很正常的,但是又是错误的,希望你以后过的幸福,能原谅我之前对你做的事,对不起。”

他说了对不起,这是离婚后很多次说,但是这一次是真心诚意的。

他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这就够了,一句对不起以前的就都烟消云散,毕竟也是我不对在先。

即使这个不对也不是我愿意造成的。

我走之前对赵郅说:“赵郅,这句对不起我收下了,我也对你说一声对不起,一个巴掌怕不响,说到底我也有错,错在我失忆上。我会为你请律师翻案,减轻你的期刑,但是你母亲和关小雨,我不会帮她们的。”

赵郅对我的这些话沉默。

当然如果我不失忆,我这辈子都不可能说会嫁给他。

我也不想再说什么,开着车离开这里然后回到景江。

我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间,其实有一些寂寞,我索性打开电脑在沙发上和阮景语音,问一些工作上的事。

他将最近几天的事都给我讲了讲,他也说:“顾总,最近和我们合作的公司,都陆陆续续的和苏家解约了,还有宋家那边也是一样的状况。”

阮景说:“苏家的股票跌的厉害。”

苏州应该要坐不住了,他应该查的出来是我动的手脚。

我点点头,和他说了几句就挂断语音,然后给宋之琛发短信。

我说:“谢谢。”

谢谢肯拿宋家来帮我。

没有收到宋之琛的回信,我也没有太在意,而是躺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最后是被一通电话吵醒的,没有备注,我接起来问:“你是?什么事?”

“我是季洛。”

我一愣,问:“什么事?”

她居然知道我的手机号。

“之琛现在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是的,宋之琛在前几天换了电话号码,只是没想到季洛突然打电话过来问我,而且是在几天后才问。

我装傻的问季洛:“不是尾号4876那个吗?”

想我告诉她?以我和她现在的关系……

季洛她是在做梦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